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八百一十六章 夜噬!

    .shumilou.co  m.shumilou.co

    砰砰砰!

    爆炸声从向着下方掉落的三具残躯中响起,瞬息间,他们就彻底变为了飞灰,再也不复存在。

    死了!

    玄天府,仙圣阁,极杀门,三派的魂武,三派的守护力量。

    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死了!

    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连发威的时间都不存在!

    中央城无数看到这一幕的人,都张大了嘴巴。

    没人能够用言语来表达此刻他们的情绪和想法。

    震惊,迷茫,疑问,难以置信,惊恐,不解…等等,在这一刻全数涌入了他们的脑海和心灵之内,混乱不堪。

    要是有人能够把一个人的想法具象化的话,那么此刻的中央城,就是一团浆糊。

    每一个人,都在混乱着。

    是人就知道,这三个魂武,任意一个,任意一点指,就能摧毁整个中央城,就能抹杀方恒!

    只是这三个魂武,却根本没有做到这一点。

    他们被方恒用不知名的阵法抹杀了。

    这是很让人难以服气的做法。

    只是难以服气,也要服气。

    成王败寇,就是这个世界的至理。

    什么尊严?什么荣耀?

    在生与死和胜与败面前,这些东西,统统都脆弱的让人发笑。

    方恒赢了。

    不管他用什么方法,他终究是赢了。

    同时,在双方力量悬殊如此大的情况下,方恒的胜利,和卑鄙无耻也远远挂不上钩。

    以弱胜强,这本身就是一种值得歌颂的故事。

    “无耻!”

    就在所有人都发呆的同时,一道怒吼声,突然从上空的血海中传了出来。

    方恒笑了笑,手掌随意一挥,那无穷的血色海洋能量就直接消失。

    三道血肉溃烂的身影,出现在了方恒的面前。

    正是玄天府掌门,极杀门门主,仙圣阁阁主三人!

    他们的境界,是真武的巅峰,同时他们本身又都是一方门派的掌权者,自然不容小瞧。

    在刚才那无穷的怨气之中,他们不是最强的,他们也不是最弱的,自然,撑得时间比别的人长一些。

    “呵呵,无耻?”

    方恒笑道,“事到如今,争辩无耻还是对错,又有什么作用呢?在死亡的事实面前,你们的意志,微不足道。”

    唰!

    话语之间,方恒的身影就一闪,一道白色的匹练如同闪电般划过虚空。

    噗嗤!

    鲜血喷发,那仙圣阁的阁主,身体直接变为了两半,血肉乱飞的同时,就已经向着下面跌落。

    彻底死亡!

    “我极杀门不会……”

    唰!

    白色的匹练再次出现,一颗好大的头颅飞起,这极杀门的老者,脑袋也直接飞了起来,肉身彻底跌落,走向了死亡!

    转眼间,极杀掌门,仙圣阁主,亡!

    只是看到这一幕的中央城之人,却都没有再怎么混乱。

    魂武,都死在了方恒的设计之下,何况区区三个门派的掌门?

    场中,只剩下了一个玄天府的掌门玄天法,还在虚空中呼呼喘息。

    随着他的喘息,他身上的气息,也越来越虚弱,体表处的血肉更是从溃烂变为了黑灰,渐渐飘洒。

    受到怨气的侵蚀,他本来,就快死了。

    “没…没想到,你居然拥有这种手段。”

    颤抖的话语从已经不是人形的玄天府掌门嘴里吐出,“是我小瞧你了。”

    “不是小瞧我,而是想不到。”

    方恒淡淡道,身影一闪,直接来到了玄天法的面前。

    “对于力量的方面,你身为玄天府掌门,自然了解的比谁都深,你已经计算了我力量的极限,按照你对力量的认知,这是没有错的,甚至还无比正确。”

    “可惜的是,我不在你能理解的力量范围之内,所以,不要自责,你不是小瞧了我,而是根本就想不到我的力量和手段到底有多少。”

    “如果…能回到过去,我…我一定会杀了你!”

    玄天法抬起那已经完全扭曲的面孔,冷冷的吐出了一道声音。

    “这个世界上,永远没有如果,只有既定的事实。”

    看着那张足以令所有人都产生畏惧的脸颊,方恒淡淡道,“所以你现在说的,只是废话。”

    “杀了我吧!”

    玄天法蓦然吼了声,“在我死后,我玄天府的真正高手,会为我报仇!他将会用你永远都无法想象的酷烈手段,把你折磨到死!”

    “呵呵,你以为,我会没有动作?”

    方恒笑了声,“恐怕你玄天府的那两位高手,正在享受着痛苦呢。”

    “你……”

    “细节你就不必知道了。”方恒淡淡道,“一个死人,知道这么多又有什么用呢?”

    噗嗤!

    鲜血迸发,肉眼可见,这玄天法的身体,直接被方恒的真武剑从中抛开,彻底从天空上掉落,死亡!

    所有中央城的人都是身体一震。

    他们不是为了这玄天法的死亡震惊。

    他们的震惊,是他们知道,至此,玄天府,将会彻底丧失对北方大陆的掌控权。

    北方大陆,真正的迎来了一个不受束缚的主人。

    方恒!

    “哼。”

    站在天空上的方恒,却是没有理会中央城人心的波动,他只是对着那玄天法的尸体冷哼了一声,目光就看向了远处的虚空。

    那个方向,正是玄天府的方向。

    “刘老,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

    同一时间,天界玄天府之中,一个身穿黑衣,面容祥和的老人,突然出现在了玄天府的大门之外。

    当这个老人出现的一瞬,玄天府那高大无比的大门,也轰然打开,其中出现了两个身穿紫袍,面容冷酷的年轻人。

    “你是何人,为何要在玄天府门外!”

    “呵呵。”

    面对这到质问声,老者只是一笑,“我叫刘灭,来这里,是有些事情要找你们太上护法和掌门商谈。”

    “刘灭?”

    听到这个名字,两个年轻人的眉毛都是一挑,下一刻就露出了冷色,“你有什么事情要商谈?”

    “嗯,杀人的事情。”

    刘灭笑了笑,脚步就向着大门处开始走动起来。

    两个青年顿时眼神一缩,同时大喝,“玄天府不准外人擅闯……”

    砰砰!

    两道爆炸声突然响起,下一刻,这两个年轻人的身躯就直接化为了血肉碎片,洒满了整个玄天府的大门!

    刘灭却是甩了甩手,“年轻人不知道尊老敬贤,真是该杀。”

    话语吐出,刘灭的身体就继续向着内部踏入。

    “何人敢来我玄天府杀人!”

    “找死!”

    就在这时,玄天府的内部也传出了无数道喝声,只见无数高手开始纷纷降临在刘灭的周边。

    对此,刘灭却是笑容依旧,脚步不停,只听砰砰爆响不停传出。

    凡是他走过之处,所有人,全数化为满地的血肉,彻底死亡!

    看到这一幕,无数的人脸色都变了,他们终于知道,这个老者不是什么好惹的家伙,纷纷开始逃命。

    “怎么能走呢?你们管事的人没出来,我也懒得找,只能用你们的命来发出讯号,走了可就不好了。”

    看着那些向着四处奔跑的玄天府弟子,刘灭笑了一声,手指一点,一道无比浓郁的黑色光华就喷发了出去,化作了无数的剑雨,刺向了那些奔跑的玄天府之人。

    砰砰砰……

    密集的炸响再次传出,那些跑的人,无一例外,全都身体炸开,彻底死亡!

    玄天府这如同仙境一般的世界,转眼间就变得如同地狱一般!

    “住手!”

    终于,就在这些人死光之后,一道大喝声响起,下一刻,一个身穿玄色长袍的老者就站到了刘灭的身边,脸色无比阴沉。

    “呵呵,你来晚一步。”

    见到这个老者,刘灭笑了一声,“不然的话,这里死的人,最起码会少一半。”

    “可恶!你堂堂魂武高手,为何要屠戮我玄天府普通弟子!”

    那玄色老者大喝质问。

    “理由很简单,因为你玄天府的魂武高手,在对付我天云派的核心弟子。”

    刘灭笑道,“是你们不讲规矩在先,那没办法,我也不能讲规矩了!”

    “天云派弟子…方恒!你是天云大陆的人!”

    那玄天府老者目光一闪,立刻就知道了刘灭的身份。

    “正是。”刘灭笑了笑。

    “可恶,方恒不过是一个……”

    “这些话就不要说了。”

    刘灭摆了摆手,“不管方恒在你们眼里是什么,不管你们对付方恒有什么样的理由,方恒,始终是我天云派的核心长老,你们动他,就是动我天云大陆,所以,不付出血的代价是不行的,刚才你们的弟子只是开胃菜,你么,才是现在的主菜。”

    嗖!

    话语之间,刘灭的身影一动,下一刻,就直接来到了这玄天府老者的面前,一指头点出!

    “空之规则,分割!”

    见到刘灭来袭,这玄天府老者大喝一声,同样手指点出,瞬息间,整个玄天府的空间都好像化为了镜子一般,出现了无数的裂痕!

    同时这些裂痕,还在缓慢的移动着,每一下移动,就会造成无数建筑的倒塌!

    这是规则之力,这是魂武的特权!

    就连刘灭的身躯,也在这些裂痕之下,变得身首分离了!

    “哼,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原来你只不过是一个……”

    砰!

    爆炸声突然打断了玄天府老者的话,下一刻,那些分裂的空间,在此刻竟全数炸开,无数的乱流当场就吹拂了整个玄天府,好像此刻,玄天府已经变为了一个被风暴充斥的混乱之地。

    “呵呵,身为初阶魂武的你,能把规则运用到这个程度,实在是不错了,给你几百年,或许能够达到中阶的地步。”

    刘灭的笑声突然间出现,下一刻,一根手指,就突然出现在了这玄天府老者的眉心之前。

    “可惜,你没有这时间了,黑暗规则,夜噬。”

    <b>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