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七百八十八章 起源神碑的奥秘!

    本来他们知道,这些事情的幕后,都是玄天府首肯的,那方恒肯定被玄天府定为了目标,是以他们才想着避免今天的情况发生,选择离开。

    只是现在他们却知道,方恒根本不是一个人,他的背后,还有着天云大陆。

    有这个保护,就足够了,玄天府绝对不敢对方恒如何。

    再加上方恒现在的身份,以及天资,他们能够肯定,日后的方恒,绝对会成为超越真武的存在!

    超越真武,那就是魂武,一个魂武境的强者,那就是在天界也能够自保了,玄天府,又对方恒算得了什么?

    “这件事情,我们会考虑的。”

    终于,方啸天笑着说了句,天云十卫也恭敬的点头,不再多说。

    片刻后,嗖的一道破空声响起,方恒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大殿之中。

    “行了,怨气都已经被我吸收干净,中央城在无危险。”

    看着父母,方恒笑了说了一句,方啸天也是笑着点头,“事情解决了就好。”

    “呵呵,事情可还没解决。”

    方恒笑了一声,目光突然看向了天云十卫,“你们出来五个人吧,两个前往星之大陆,三个前往战武大陆,我要这两个大陆的统治门派,完全毁灭。”

    话语之间,方恒的手指一点,顿时一道灵魂光华出现,进入了天云卫中的五个人手里。

    一接到这灵魂光华,五个天云卫走了出来,其中一个问道,“方长老,完全毁灭的意思是,一个都不留么?”

    “对,一个都不留!”

    方恒冷冷道,“他们敢动我父母,就必须要付出血的代价!”

    “是。”

    这五个天云卫立刻点头,身影一动,就同时离开了。

    等他们离去之后,方啸天才说道,“恒儿,这五个人够不够?”

    “呵呵,爹娘尽管放心。”

    方恒笑了一声,“这五个人,都是真武高手,他们去,足够。”

    另外五个天云卫也是笑着点头,他们都是冲击魂武失败的人物,综合的实力,大概有着真武六重,岂会对付不了这几个地界的门派组织?

    “好。”

    见到那几个天云卫的样子,方啸天才放心的点了点头,笑道,“现在……”

    砰!

    一道闷响声突然传出,直接打断了方啸天的话。

    却是方恒,突然跪在了地上。

    “爹,娘,孩儿不孝,让你们陷入了这么大的危险,这都是孩儿的错。”

    话语吐出,方啸天和方母顿时眼神一变,连忙走到方恒面前,“恒儿,你这是干什么,这次的事情,你没有任何的错。”

    “不,这就是我的错。”

    方恒认真道,“是我考虑不周,不过爹娘尽管放心,我再也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儿子以性命保证!”

    斩钉截铁的话语吐出,方啸天和方母顿时身体一震,点了点头。

    他们,知道方恒的性子,既然方恒这么说了,那他们,只能点头。

    “呵呵,好了。”

    见到父母都点头了,方恒也是一笑,站起身来道,“现在,是该办一些正事的时候了,正好我也很长时间没见到朋友们,正好一起去见见。”

    “好。”

    方啸天和方母也是笑着点头,很快,方恒一众人的身影就走向了大殿的内部。

    同一时间,北方大陆太青山脉,真武门,真武大殿。

    一个青年和一个美丽的少女正站在大殿中,正是现在真武门分门的掌权者,流云和流霞姐弟。

    此刻的他们,都目光严肃的看着大殿中央的一副山河图。

    嗡!

    就在流云和流霞姐弟看着这幅山河图的时候,这山河图也是一震,一股恐怖的能量波动从其中散发出来,让真武大殿内的空间都是一阵波动。

    同样的,流霞姐弟在这波动出现的一瞬间,也是脸色一变。

    “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流云这时候皱眉道,“你不是说这山河图是真武门悬挂在这里千年的物品么?怎么其中会散发出能量波动?”

    “我也不知道。”

    流霞摇了摇头,目光严肃,“毕竟以前的我,只是真武门的记名弟子,哪里会知道这么多?”

    “那方大哥应该是知道的。”

    流云说道,“要不要通知方大哥?”

    “暂时不用。”

    流霞想了片刻后摇头,“他现在还有一大堆的事情在忙,这时候要是通知他这些事情,难免会给他添更多麻烦,就在看看吧。”

    “可是我总觉得有些不好。”

    流云认真道,“虽然这山河图的波动是最近一个月才开始的,也没有造成什么破坏,可我的感觉就是不好”

    “我也感觉不好,但是,那也要等事情出现了在告诉他。”

    流霞说道,“就和我之前说的一样,他现在身上的担子太重了,我们不能再给他添麻烦,况且,这种事情要是传了出去,说不定会引起门内弟子的恐慌。”

    听到这话,流云眉头皱的更紧,最后却点头道,“那好吧,就先等等看,要是事情有任何不对,那第一时间就要通知方大哥。”

    “这是肯定的。”

    流霞也点点头,“行了,我们继续修炼,就看着这个东西会出现何等变化。”

    话语之间,流霞就盘做了下来,流云也开始盘坐,两人很快就闭上了双眼。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一天,中央城的方恒,自然是不知道真武门发生的事情的,当然,他要是知道这种事情,绝对会一探究竟。

    毕竟这幅山河图,曾经是真武门最为重要的传承,他在其中得到过巨大的好处。

    只是此刻,他不知道,他正在中央城内的一处真武大殿中盘坐。

    之前的他,已经和朋友们分别见面了,他所坐下的事情,也已经被他们知道,不管是张老还是林老,不管是曾经和他师兄弟相称的罗狮虎还是他的老师,都对此很是震撼兴奋。

    方恒强到了这个地步,这是真的让他们高兴的。

    特别是林老和张老,他们在高兴和震撼之余,更是感慨,自从和方恒相识到现在,只是短短三年左右的时间。

    三年,方恒就已经成长到了这种地步,在天界之中都有了诺大的名头,这让他们除了庆幸,就是庆幸。

    箫玲珑对此也很是高兴,一直提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只是方恒却没有对箫玲珑多说些什么,不是他对箫玲珑有什么不满,是他知道,这时候的他,不能轻松,必须要抓紧时间做好中央城的防御。

    父母被抓走这件事情,带给他的打击太大了,这次他是侥幸,把父母完好无损的接了回来,下次呢?

    下次,方恒绝对不会在这么侥幸了,是以现在的方恒,必须要避免下次的事情发生。

    “想要让父母拥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只有两个办法,一个,是大陆的灵脉掌控权,但是大陆的灵脉是在是太强大,除了我能有这个强度承受,并且进行驾驭,父母却是很难驾驭的。”

    盘坐的方恒脑海中划过一道念头,“如此看来,那剩下的手段只有一个,那就是把我的大陆灵脉分出来一部分,让这一部分,进入到我的帝器之中,催生器灵,同时,在让器灵臣服于我的父母,这样一来,才能够真正的让父母拥有强大的力量保护自己。”

    “但是这个办法,却有着巨大的问题需要克服,虽然这器灵都是以我的灵魂能量构成,但是器灵本身成形,就会拥有自己的智慧,让他们臣服我简单,如何能让他们臣服于我的父母呢?”

    一个问题再次划过方恒的脑海,方恒的眉头,皱了起来。

    想了半天,方恒也想不出一个结果,最终只能手掌一挥,散发出去一股灵魂波动。

    片刻后,大殿之中就出现了两道身影,正是林老和张老。

    林老和张老一个是阵法师,一个是炼器大师,哪怕修为境界不高,只是两人在阵法和兵器的知识上却是足够丰富,方恒把他们喊来,就是想请教与他们。

    简单的把自己的问题一说,殿内的林老和张老,眼神震惊起来。

    哪怕他们已经听到方恒有上百柄帝器的说法,只是他们却还没见到,现在听了方恒的话,二老才真的相信了。

    “小子,你这个问题很棘手,你先拿出来一些帝器,让我看看吧。”

    林老这时候说了句。

    “嗯。”方恒点头,手指向着虚空一点,嗖嗖破空声出现,整整一百件各式武器出现在了大殿之中,同时一股恐怖的波动开始散发,似乎一瞬间,这个殿内就被各种恐怖的意志侵占。

    感受到这股气息,林老和张老的眼神都是一变,林老本人更是走向了这些兵器,眼神中满是火热之色。

    他是炼器大师,这么多的帝器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岂能不在乎。

    片刻后,张老突然一摇头,“帝器到底是帝器,就算器灵不完全,但是本身的威能还在,以我的手段,现在都无法让他们臣服,何况等器灵诞生之后?”

    “说的是。”

    林老这时候也一点头,“这些帝器,等级太高了,我们根本就无法做到什么,以我们的经验和知识,也找不出任何的办法。”

    “这样么?”

    方恒眉头一皱,他没想到,这个问题这么难。

    “不过,我们没有办法,不代表你没有办法。”

    就在这时,林老却再次说了句,“小子,你可还记得起源神碑?”

    话语吐出,方恒立刻就是一呆。

    下一刻,他的目光就是一亮,“起源神碑我当然记得,莫非林老是说起源神碑有用?”

    “我也不知道有用没用。”林老道,“但是这东西,是太古之物,传说蕴含了武学的起源,并且当初我们炼制兵器的时候,这起源神碑内部也有过能量,可以帮助我们炼器,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试一试呢?”

    听到这话,方恒立刻点头,笑道,“到底林老是前辈,不是您提醒,我还真忘了这件事。”

    话语之间,方恒的手指就是一点,轰隆一声,大殿之内,顿时出现了一块气息古朴,通体发黑的巨大石碑。

    看着这座石碑,此刻的方恒眼神中,已经完全是凝重。

    这石碑,是他当初在先天境时候弄到的,他也一直看不出其中的奥秘,只是现在的他再看,感觉却完全不同。

    <b>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