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七百七十章 天下皆虚,唯我独真!

    话语吐出,一道黑色的人影就突然出现在了方恒的面前,同样一指头点出,直接撞向了凰天邢的手指。

    嗡!

    双指碰触,无形的震动声出现,方圆天地似乎都进入了毁灭状态。

    “哼,既然已经不讲规矩了,那又有什么限度不限度?”

    冷哼声传出,凰天邢的眼神中毫无意外之色,另一只手掌猛然挥出,两柄戮罪剑就直接刺向了方恒。

    “好,既然你说没限度,那我也不必留手了。”

    黑袍老者淡淡说道,另一只手掌同样挥出,一道黑色的光华涌现,当场就包裹了两柄戮罪剑的剑身。

    砰砰砰!

    密集的爆炸声不停的从那两柄戮罪剑上出现,只见被黑光包裹的戮罪剑,开始不停的挣扎。

    “哼,戮罪剑可是我执法门的宝贝,岂会那么简单就被你控制?”

    见到这一幕,凰天邢再次冷哼,挥出的手掌猛然一捏。

    “戮罪破杀!”

    轰轰轰!

    声音传出,本来的碰撞声直接变为了爆炸声,两柄戮罪剑开始爆发出了恐怖的血芒,带着一股毁灭的意志,不停的冲击着黑袍老者的黑色能量。

    “呵呵,你以为你们执法门的这两柄戮罪剑,我们没办法对付?”

    就在这时,黑袍老者笑了一声,“你们太天真了。”

    话语之间,黑袍老者的手掌也是一捏。

    嗡!

    震动声传出,只见原本包裹戮罪剑的黑色光华在此刻突然消失,全数进入到了两柄戮罪剑的内部!

    下一刻,戮罪剑本来的血色光华,在此刻全部变为了黑色的光华!

    短短瞬间,戮罪剑就好像被重新祭炼了一般,彻底变为了黑袍老者的所有物!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见到这一幕,凰天邢立刻怒吼一声,“我们执法门的戮罪双剑,怎么被你们控制了!”

    “呵呵,执法门,终究是天云派之下的组织,你们的一举一动,我们岂能不清楚?既然我们清楚你们的一举一动,那我们自然就准备了暗手。”

    黑袍老者冷笑道,“这戮罪双剑,就是最大的暗手之一,当初你们打算炼制的时候,我就已经把我的灵魂分割出了一部分,让我的灵魂融入到了还没有成型的戮罪剑之内,形成器灵,为的就是有朝一日防止你们执法门用这两柄剑对付我们,只是我没想到,这一招后手不是用在了我们的身上,而是用在了保护这小子的身上,真是世事难料啊。”

    话语吐出,凰天邢的脸色顿时苍白起来。

    现在他算是明白了,原来他执法门暗中准备的一切,都早就被这天云派的三位太上护法看穿了,甚至,还留下了反制措施。

    这是他怎么也想不到的,也是让他愤怒的!

    “可恶,你们欺人太甚!”

    怒吼声突然从凰天邢的嘴里吐出,下一刻,凰天邢的手里就突然间出现了一柄血色鞭子,对着黑袍老者就狠狠的抽了过去!

    黑袍老者却是一笑,手指一点,那两柄戮罪剑就突然飞了过来,当场就爆发出了一道血芒,护住了黑袍老者的身躯!

    轰隆隆!

    血色鞭影抽到了黑袍老者身上的血光上,立刻引起了一阵剧烈的爆炸,方圆万里的虚空,在此刻都破碎起来!

    所有天云派弟子此刻都惊呆了,谁都没想到,天云派的太上护法竟然和执法门的太上掌门动手了!

    下一刻,所有天云派的弟子就身体一抖,他们都知道,不管是天云派的太上护法还是执法门的太上掌门,都是魂武境的恐怖人物,他们要是动手,那绝对是天崩地裂,他们都会在这种战斗余波下死亡!

    “住手!”

    就在这时,一道喝声响起,只见那始终在场中悬浮的五色光华突然冲向了凰天邢和刘灭的中央,化为了一个无面无目的人形。

    所有人都是一呆,他们都认出来了,这道光华,正是之前太上护法召唤过来的昔日大陆强者残魂!

    “诸位同伴,我知道,事情的过程你们都看到了,是谁先不讲规矩,是谁先动的手。”

    黑袍老者见到这道光影来临,直接就说了一句。

    凰天邢却是满脸的怒火,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确是他们不讲规矩在先,这一点他就算是狡辩也辩不过去,只能保持沉默。

    “都是同伴,难道非要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就分出生死么?”

    淡淡的声音从光影中传出,顿时让场中剑拔弩张的气氛消减了不少。

    “分出生死当然不是我们所想的,只不过他们不讲规矩,那说不得就要给他们展现一下我们的意志了。”

    黑袍老者再次说道,“现在我说明,方恒,谁都不能动,谁动,就得先过我们这关,诸位同伴,你们明白我的意思么?”

    话语吐出,那五颜六色的光影一点头,“这一点,我们也是认可的,凰天邢,还有马太,张成,你们也不要再动手了,否则就是违抗了我们的意志。”

    听到这话,执法门的两个元老,以及凰天邢的脸色都难看起来。

    他们知道,在昔日的同伴都已经表达态度的情况下,方恒,今天是杀不了了,日后必然会是他们的大麻烦。

    “算了,不动手就不动手。”

    凰天邢这时候说道,“不过我们也有条件,把我们执法门的戮罪双剑还给我们!这是我执法门耗费了近千年时光才铸就而成的剑!”

    那五颜六色的光影也一下转头,看向了黑袍老者。

    “还?可以。”

    黑袍老者淡淡说道,“不过不是现在,你们不守规矩,用这剑进攻我天云派弟子,为了以儆效尤,这两柄戮罪剑,就暂且留在我们天云派吧,十年之后,你们再来拿走。”

    话语之间,黑袍老者的手掌就是一挥,只见那两柄戮罪剑当场就破开了无数空间,消失无踪!

    “刘灭,你欺人太甚……”

    “说话的时候最好动动脑子。”

    直接打断了凰天邢的话,黑袍老者冷冷道,“你们身为执法门之人,却做出暗中偷袭天云派弟子之事,这件事情,本身就是对天云律法的一种触犯!如果我们把这个消息散布到天云大陆之中,你们觉得你们的位置,还能做稳么?”

    话语吐出,凰天邢等几个执法门的人都是身体一震。

    黑袍老者说的是对的,要是这件事情真的传遍整个天云大陆,被天云大陆的人知道,那执法门的公信力立刻受到质疑,到时候大陆民声沸腾,他们就算是有毁天灭地能量,也一样无法在有威严统领执法门。

    这,才是致命的打击!

    “哼,这件事情我们没有宣告天下,就已经是给了你们面子,现在只不过是拿了你们两个宝贝,你们就说我们欺人太甚,你自己说,你们是不是蠢?”

    黑袍老者再次冷哼一声,让那凰天邢几人的拳头都一下握紧,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够了,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谁都不能够在对方恒出手了。”

    就在这时,那道光影淡淡道,“你们都回去吧,等待着小子突破。”

    凰天邢脸色阴沉,却连犹豫都没有,就直接回到了之前站立的位置。

    黑袍老者却是冷笑不停,身体一动都不动,依旧站在方恒的面前。

    他要亲自为方恒护法!

    此刻的方恒,对于身边发生的事情自然也是清楚的,同时对于黑袍老者对他所做的一切,他的心中也满是感激。

    “虽然说这几位前辈刚上来对我有利用成分,但是站在那么高的位置上,都能这么帮我,这本身就已经是一种恩惠了,这一点我必须要记住。”

    暗道一声,此刻的方恒,是真的把这几个老者当成信的过的人了,这是事实证明了的。

    “不过想要报答这种恩惠,还是需要强大的力量,我现在,和他们差的还太远了,必须要加快速度进步才行,真武境,给我突破!”

    心中怒吼,方恒闭目盘坐的身体突地震动起来,随着他的躯体震动,他身周无数的空间都跟着震动。

    下一刻,就是天地都跟着震动!

    一股浩瀚无尽的气息在这一刻从方恒的身上散发出来,随之出现的,还有一股火红色的光华!

    “魂能之力!”

    看到这种光华,天地间无数的人都惊呼一声,他们都能感受到方恒这股光华中的能量构成,灵魂和虚武之力的融合,就是魂能之力!

    “天下皆虚,唯我独真,破破破!”

    怒吼声在此刻从盘坐的方恒嘴里吐出,只见方恒一下睁开眼,身体蓦然间就站了起来,轰隆一道巨响,他身上的火色魂能之力,瞬息间就贯穿了天地!

    一股恐怖无边的气息从这股魂能之力中散发,在这一刻,所有人的眼神都一下呆住了。

    他们似乎真的觉得,这一刻,天地间一切都是虚假的,唯有方恒,是真正存在的!

    “哈哈,哈哈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真武境,我终于突破了!执法门的诸位,还要多谢你们!”

    就在这时,方恒的大笑声传出,震得万里虚空都嗡嗡作响,让所有人都露出了惊骇之色。

    在战斗中突破,在压力下进阶!

    这种事情,本来就是惊世骇俗,更不要说方恒是在这种危险下做出突破了,这没人不佩服!

    执法门的几个人脸色阴沉的都能够滴出水来,显然是怒到了极点,只是却一句话都说不出。

    天云派的三位太上护法却是在此刻都露出了笑容,看向执法门的几人眼中,满是讽刺。

    至于林清苑几人听到方恒的话,更是开心无比,脸上都露出了兴奋之色。

    他们知道,大局已定。

    在方恒突破真武,还有三位天云太上护法护持的情况下,执法门的危机,已经彻底解除!

    “方兄!战斗可还是没有结束呢!”

    就在这时,一直站在林清苑身边的周元喝了一声,“别忘了,你现在刚突破境界,需要练练手。”

    “哈哈,知我者,周兄。”

    方恒大笑一声,目光直接就看向了下面的千落和碧血。

    这两个人,都是真武境五重的高手,实力非比寻常,正是他现在练手的好对象。

    同时,他也能接着这个机会,一举击溃这两人,彻底确立自己的威严。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