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七百六十一章 太上门主!

    轰隆!

    恐怖的爆炸声传出,在老者的这一掌之下,整个大殿之中的空间都开始扭曲了,似乎一瞬间就进入了毁灭状态!

    感受到这股力量,站在殿外的天云弟子都是眼神惊骇,他们都知道,就这种威势,真武四重的境界是绝对有的!

    方恒完了!

    在这种绝对的境界差距下,没人相信方恒还能反抗。

    只是令所有人都瞪大双眼的事情再次出现!

    在他们眼中老者那足以毁灭一切的手掌,突然间被另一只手掌挡住了!

    没有爆炸,没有爆响,只有平静到了极点的安静,好像老者刚才的那股威势,都只是一瞬间的梦境一般!

    “什么!”

    一道惊呼声从出手的老者嘴里吐出,只见他的眼神中满是难以置信,下一刻,他的另一只手掌就再次拍出!

    轰隆!

    爆响声再度传出,足以毁灭一切的气势再度升腾,只是很快,当这一掌再次到方恒面前的时候,方恒的另一只手掌也再次拍出,和老者的手掌对撞到了一起。

    一切,再次化为了安静,好像从始至终,都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所有人的眼神都呆住了。

    包括那几个执法门的长老,他们也都说不出话来。

    他们搞不明白,方恒到底是怎么把一位真武四重的强者力量化为虚无的。

    整个场中,只有圣心等人的脸色始终保持着平静。

    在神武世界中,方恒的力量就已经能够和真武四重的人物对抗,更不要说之后还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了,现在的方恒,绝对比之前要强很多,他们怎么还会有意外?

    “我刚才就说了,你们是没这个实力的。”

    看着这些人惊讶的眼神,方恒淡淡的说道,“现在,我就让你体会一下这句话有多真实。”

    轰!

    话语之间,方恒的身体就是一震,一股浩瀚无比的气息从方恒的身上爆发出来,如山穿日月,又如飘渺之云,更如玄妙之阵,让所有人的眼神都惊骇起来。

    特别是那个站在方恒面前最近的执法门长老,最为震惊,别人感觉的还只是气势,他却能够通过手掌的接触感觉到方恒那隐藏在体内的狂暴能量,那是他远远都不能比拟海洋!

    砰!

    闷响声突然传出,下一刻,这个执法门长老就呆呆的看向了自己的胸膛。

    他的胸膛,已经出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空洞。

    没有血肉,甚至没有脏腑。

    好像就是生生没了。

    下一刻,一股剧烈无比的疼痛才开始传出,这老者瞬间就张开了嘴巴,想要惨叫。

    只是他却发现,自己根本叫不出声来。

    他的双手不停挣扎,只是他却发现,他根本就操控不了自己的双手。

    最终,他眼前的世界一下模糊,身体重重的摔在了地面上。

    全场皆静!

    没人能说的说出话来,每一个人,除了圣心等人之外,剩下的,全部都脸色苍白,惊恐的看着方恒。

    死了。

    堂堂执法门长老,一个真武四重的强者,就这么生生被方恒轰开了胸膛,死了!

    这期间,没有惊心动魄的打斗,没有过多的纠缠。

    只有干脆无比的死亡!

    这是怎么发生的?

    凭什么会发生?

    方恒到底怎么做到的?

    无数的问题划过了众人的脑海,只是却没有人给出答案。

    他们,完全无法理解眼前的事实。

    “现在,你们都体会到了吧,你们,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

    安静之中,方恒的声音再次响起,顿时让众人都身体一抖,从内心的崩溃回到了现实中。

    执法门的一群老者,脸色都无比难看。

    他们没有想到,方恒会有这么大的力量。

    当然,他们更想不到的是,方恒敢在他们的面前斩杀执法门的长老!

    当着执法门的长老的面,杀执法门的长老,这种行为,已经是在执法门的脸上抽了几个无形的耳光!

    “方恒,你这是找死!”

    轰隆!

    一道怒吼声从那为首的老者嘴中吐出,随之出现的,还有一股恐怖无边的气势。

    与此同时,老者身边的其他执法门长老也全都身体震动,统统爆发了气势。

    方恒当着他们的面杀他们的同伴,那今天,他们是怎么都不能轻易罢手了。

    “呵呵。”

    感受到这些气势,方恒笑了笑,眉宇之间依旧没有半点畏惧之色,道,“你这句话有意思,我已经用事实告诉了你们,你们不是我的对手,你们又有什么资格在说我找死?”

    话语吐出,这些执法门老者脸色更怒,手掌一震,各式兵器就开始出现。

    “在你们动手之前,我有句忠告。”

    见到这一幕,方恒淡笑道,“最好不要动手,否则,你们都会死。”

    话语之间,方恒的手,也摸向了腰间的剑柄。

    见到这一幕,这些老者的眼神都是一缩。

    他们能感觉道,方恒话语里的认真。

    这不是虚张声势,这也不是愤怒之后的威慑。

    这是平静的事实。

    殿外的人也都露出了紧张之色。

    他们也想知道,执法门,会在这个时候动手么?

    “够了。”

    就在气氛紧张道了极点的时候,突然间,一道淡淡的话语吐出。

    所有人的眼神都是一变,下一刻,就共同看向了大殿的中央。

    一个身穿黑袍的老者,出现在了这里。

    “太上护法!”

    一道惊呼声响起,瞬间,场中的无数天云弟子都是身体一抖。

    下一刻,他们就共同的弯腰行礼,认真道,“见过太上护法。”

    “免了。”

    太上护法摆了摆手,笑着看向了执法门的一群老者。

    “太上护法在上,方恒击杀我执法门弟子,无法无天,手段残忍,还请太上护法做主!”

    见到太上护法的目光,那为首的执法长老也是立刻行礼,口中说出了这么一段话。

    “呵呵,这件事情我都看见了。”

    太上护法笑了笑,“不过么,这件事情我觉得方恒没做错。”

    “什么!”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忍不住惊呼一声,谁都没有想到,方恒当着执法门之长老的面杀了执法门长老,太上护法却说方恒没做错!

    这是完全的站在了方恒一边!

    “护法!这件事情不对…”

    啪!

    清脆的耳光声突然响起,直接打断了这说话的执法门长老。

    “我对于不对,是你能说的么?”

    太上护法笑着问道。

    所有人都沉默下来了。

    那执法长老的首领更是低下头来,哪怕挨了一耳光,却一句话都不敢说。

    他能说什么?黑袍老者是天运派的太上护法,是整个天运大陆的最强者,守护者,更是最初的创造者!

    在这等人物面前,他们当然没说话的份。

    “呵呵,护法大人,你这样做,未免有些不对了吧。”

    就在这时,一道笑声突然从虚空中响起,下一刻,场中就再次出现了一个人,一个丰神俊朗,身穿红袍的中年人。

    见到这人,场中的人脸色再吃一变。

    “执法门太上门主!”

    一道惊呼声响起,所有天云派弟子再次身体一抖,同时弯腰,喝道。

    “见过执法门太上门主!”

    “呵呵,都是一派之人,没必要这么多虚礼了。”

    中年人笑着一摆手,目光看向了黑袍老者。

    “呵呵,凰天邢,你也来了。”

    黑袍老者笑着点点头,“不过我可是知道的,你轻易不出面,一出面就必定是众人相随,执法八绝呢?让他们也过来吧。”

    “既然护法大人吩咐,我当然照办。”

    凰天邢一笑,手掌一挥,“都出来吧。”

    咔嚓咔嚓…

    碎裂声接连开始响起,瞬息间,虚空中就再次降临下了八个身穿红袍的人,都是年轻人!

    只是这些年轻人,却和普通的年轻人不一样,这八个年轻人的眼神,全都是灰暗的,好像是死人一般。

    只有偶尔间划过的一抹冷光,才证明他们还是活着的。

    看到这八个人,场中的天云弟子都是脸色一变,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今天的事情闹得这么大,执法门的太上掌门,天云派的太上护法都在此刻降临了。

    方恒却是目光一闪,心中有了些凝重。

    他能够感觉到,这八个年轻人体内的能量联系,这是他远远都比拟不了的能量厚度。

    好在的是他也不畏惧,有太上护法在,他知道这几个人绝对不敢对自己下手。

    “果然都来了。”

    太上护法笑着点点头,“现在,说吧,你刚才说我有些不对,哪里不对?”

    “自然是处理方式不对,方恒杀我执法门弟子,长老,罪行极大,我门下长老只是说了两句,却被护法大人赏了一耳光。”

    凰天邢笑道,“就冲这一点,就已经是不对,哪怕护法大人是天运大陆的创始者,守护者,可是也应该遵守天云律法,不然我天运大陆和其他的混乱大陆何异?”

    “呵呵,这些事情,我没有不对的地方。”黑袍老者笑道,“你说的的确对,天云律法,是我天云大陆核心,就算是我,也必须要遵守,但是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在这一系列的错误之前,还有更大的错误。”

    “哦?那请护法大人解释一下,我愿闻其详。”

    凰天邢道。

    “单论杀人来说,方恒却是罪大恶极,该死该杀,但是,杀人这事情向来都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

    黑袍老者笑道,“方恒,你解释一下吧,为何要杀人?”

    “因为人要杀我。”

    方恒立刻说道,“弟子进入神武世界后,执法门弟子就对我进行了暗杀,我为了保护天云派众弟子,以及我自己,所以我就把执法门弟子杀了,而我回来之后,执法门弟子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杀我朋友,出口就要我死,那没办法,弟子只好再次杀人,在之后,这几位执法门长老过来要缉拿我,弟子明明无罪,为何要跟着诸位长老前去执法门?所以弟子就杀了一位长老。”

    “你撒谎!”

    方恒的话语刚刚落地,一道喝声就猛然传出,只见那执法门为首的长老喝道,“我执法门弟子,个个光明正大,岂会在其中做出偷袭之事!”

    “我有证人。”

    方恒淡笑道。

    “证人?谁?你那几个朋友吗?”

    那长老冷笑道,“那几个都是你的朋友,他们做的证,都不可信!”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