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七百五十六章 就是打击你!

    “或许这么说有点不对,不是不配,是根本就没那个资格。”

    方恒冷笑道,“当然,不光你没有资格,场中所有的人,在我的面前都没有资格,甚至连平等交谈的资格,都没有。”

    话语吐出,全场皆静。

    狂,太狂了!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方恒,这个年轻的小子,竟这么的狂!

    要是方恒在面对除去王杀的所有人说这话,他们还是能理解的,不管怎么说,方恒的实力在那,瞬间就能抹杀他们这个级别的人物,那他们自然就没资格和方恒平等。

    只是,现在他们不只是他们,还有一个力量强大的人在这里,王杀!

    他是一位魂武境的人,这个境界,本身就证明了一种资格。

    偏偏,方恒却把王杀和他们这些人归拢到了一起,统称为没资格。

    这种说法,就算没有指名道姓,实际上对王杀,也是一种无声的侮辱了。

    “你太狂了。”

    终于,王杀的脸色也阴沉下来,“我堂堂魂武……”

    “魂武很了不起么?”

    直接打断了王杀的话语,方恒笑道,“在我眼里,你和他们没什么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我杀不死你,却能杀死他们,但是,这个区别对现在的我来说,和没区别是一样的,因为我根本就不会对你动手。”

    “是么?”王杀的眼神冷了下来,“你不对我动手我能明白,你境界太低,可我不明白,你凭什么肯定我不会对你动手?”

    “你没在听。”

    方恒摇了摇头,“我的意思很简单,我会当着你的面,杀掉所有人,然后在当着你的面,直接离开,而你,却什么都做不了,不是你不想做,而是你无法做。”

    话语吐出,场中五派高手都是目光一闪,隐隐有了些不信。

    方恒的确是强,只是他们怎么也不相信方恒会强到这个地步,能当着一个魂武的面杀了他们,在扬长离去。

    就算不说他们联合在一起的实力,单说王杀,这好歹是个魂武高手,怎么也能和方恒五五开吧,也是能牵制方恒,这还是往大了说,方恒怎么能做到那种事?

    “不信?”见到了场中诸人的目光,方恒冷笑更浓,“那我就让你们体会一下吧。”

    话语之间,方恒的手掌就突然放到了腰间,直接拔出了真武剑。

    同时,他的脑袋上面,浮现出了一个光球。

    他脚下踩着的飞舟,也在此刻嗡嗡震动起来。

    没什么霸道的气势从方恒的身上散发,更没什么亮的刺眼的光华,一切都是普通到了极点,没有半点的花哨。

    只是就是这样,却偏偏让场中的各派高手心中都生出了一股警惕。

    不知道为何,他们此刻很想逃离。

    只是他们却没有逃离。

    畏惧危险是一种本能,好奇是另外一种本能。

    现在的他们,已经被方恒勾起了心中的好奇,这种本能,已经压住了他们的畏惧本能。

    他们真的很想知道,方恒到底凭什么能说这种话。

    “呵呵,对了,别说我不给你们机会。”

    就在这时,方恒突地笑了声,“如果你们想走,现在就走,我不动手,大家各走各路,如果不走,那后悔可就晚了。”

    听到这话,有的人露出了犹豫之色,只是有更多的人,却目露冷色。

    他们不想走。

    一个虚武境的人物,岂能这么简单的把他们吓退!

    “看来你们都不走了,既如此,那就统统都死吧。”

    嗖!

    话语吐出,方恒的身影突的消失!

    一道白色的光华在方恒身影消失的一刻,就划过了一部分人的身躯。

    下一刻,方恒和飞舟的身影,再次出现在原地。

    一切好像都没有发生,一切好像都非常平常普通。

    场中的人也都在四处观瞧着,却没发现什么异常。

    “哈哈,方恒,这就是你之前所谓的让我们体会?可我怎么什么都没体会到?”一道笑声从无极魔宫的人群中吐出,只见说话那人满脸的嘲笑之色,似乎很是鄙夷方恒。

    “哼,故弄玄虚之辈。”就在这时,仙圣阁的一个中年人也冷哼一声。

    方恒却是露出了笑容,好像对这些人的话语,一点都不在乎。

    王杀的脸色,在这一刻难看起来。

    到底是魂武,他的反应总是要快些。

    “为什么那么快?”

    话语问出,场中的一群人都很好奇,不知道王杀再说什么。

    只是就在这一刻。

    五派高手,有一半的人,突然身体僵住了。

    他们眼前的世界突然模糊起来,他们突然感觉到了一股撕心裂肺的痛苦。

    只是他们再也说不出话了,再也表达不出自己的想法了。

    他们的嘴巴碎了,他们的五脏碎了,他们的血肉连带着骨骼,在这一刻完全分解了。

    天空中好像突然盛开了数十朵美丽的红花,只是见到这股美丽的人,脸色却都无比苍白。

    这些人都明白,这种美丽,是用生命才能构建出来的!

    哗啦啦!

    如雨般的声音响起,由生命构建的美丽花朵,在一瞬的美丽后就彻底凋零,向着下方掉落。

    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是身体一抖。

    他们知道,那些人死了!

    五派高手,近百人,在这一瞬间,竟然死了一半左右!

    怎么死的?

    方恒怎么做到的?

    怎么会这样?

    无数的念头划过了还活着的人的脑海,无数的想法都在这些人的心中升腾,让这些人的脸色异常苍白。

    他们的武学定理,在这一刻彻底被推翻了。

    或许说这已经不是推翻,是践踏。

    方恒在用他们所不理解的事实,践踏着他们多年来所拥有的一切武学定理与认知!

    “现在不是你该问问题的时候,是我该问问题的时候。”

    就在这时,方恒的声音响起,他没有回答王杀的问题,只是把目光看向了场中还活着的人。

    “闲杂,你们体会到了么?”

    话语吐出,全场再次安静下来。

    之前的全场寂静,是为方恒的狂妄寂静。

    现在的全场寂静,是死一般的寂静。

    “看来你们体会到了。”

    见到这群人的沉默,方恒冷笑更浓,“不过,你们体会的还不够深啊,我这让你们全身心的体会一下。”

    嗖!

    话语之间,方恒的身影再次消失,一道白色的流光,再次扫过了全场虚空。

    所有人都定住了。

    他们没想到,方恒根本就不给他们任何说话的机会,甚至是问问题的机会,说动手就动手。

    还是在瞬间就动手,在他们无法理解的方式下动手。

    “这……”

    噗!

    一个字响起,只是后面的还没有说完,这个说话的人就已经身体散开。

    下一刻,接二连三的身体开始散开。

    不是爆炸,不是撕裂,就是散开,好像花朵再次开放了一般。

    天空中又多出了数十道美丽的血花,只是这一次,只有两个人再观赏。

    方恒,王杀。

    方恒脸带冷笑,似乎很欣赏自己的杰作。

    王杀满脸惊骇,似乎怎么想不通眼前的景象。

    “怎么会那么快?”

    终于,当这一片血花开始向着下方掉落的时候,王杀的问题,再度响起。

    “怎么会那么快?你自己没看到么?”

    方恒笑了笑,指了指他脚下踩着的飞舟。

    “帝级武器,高阶!”

    看到了方恒的手指,王杀的眼神也是一变,一眼就认出了方恒交下宝贝的等级。

    “现在看出来了。”方恒冷笑。

    “你头顶上的那个,也是一件宝贝,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其中的能量,便是让我都能感觉到一种威胁,这是什么级别的?”王杀再次发问。

    “这个我也不知道。”

    方恒笑道,“我只是因缘巧合下发现了它而已,至于它的潜力和真正阶位在哪,我也不知道。”

    “这不是神武的传承?”王杀认真问道。

    “当然不是,神武的传承另有他物。”方恒淡淡道。

    王杀沉默起来。

    “你刚才一直再问我问题,现在,该换我问你问题了。”

    方恒这时候道,“其实我的问题很简单,你觉不觉得,我刚才的话是对的,你没有资格?甚至连和我平等的资格都没有。”

    听到这话,王杀身体一抖。

    他知道,方恒这是在羞辱他。

    “我不觉得你这句话是对的,如果你想让我认为你说的是对的,那么接下来,你可以对我出手。”

    “呵呵,看来你是真的不明白。”

    方恒笑着道,“速度,力量,精神,意志,灵魂……等等,每一个方面,都是一个人的基准,一个基准强,整体都强,两个基准强,这就是天才,换句话来说,天才的呈现方式是多种多样的,那自然,力量的呈现方式也多种多样。”

    “或许在正面的对战方面,我的确是打不过你,因为你境界高,但你还记不记得我刚才说的话?我说,我会在你的面前杀光所有人,然后我会扬长而去,而你却什么都做不到?”

    听到这话,王杀的脸色难看起来。

    “这一点,我做到了。”

    没有管王杀难看的脸色,方恒淡淡道,“而我做到了,就是我赢了,在这一个方面我胜过了你,这意味着在力量的方面,我就胜过了你,只是展现的方式不同而已。”

    “你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王杀突然暴吼一声。

    “这可不是废话,这是实话。”方恒淡笑道,“至于我为什么说这么多,理由很简单,你是我的敌人,那我就要尽我的一切方法来打击你,就算打击不到你的**,我也要打击你的心灵,我要让你明白这种无力感,我就是杀了极杀门的人,你能怎么样?我就是有神武传承,你又能怎么样?你什么都做不了,我却来去自如,想如何便如何。”

    <b>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