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七百五十章 邢人魔!

    一处黑暗,毫无边际的虚空中,方恒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这里。

    看着四周茫茫的虚空,方恒的眼神不停的闪烁,道,“前辈,晚辈现在进来了,不知道前辈在哪?”

    话语吐出,在虚空中引起一阵回音,却没有任何的回应。

    换成是谁,在这个情况下都会心中发毛,黑暗虚空,孤身一人,这种孤独,几乎是人类最为本源的恐惧。

    方恒,却是完全不同。

    他没有慌张,更没有畏惧,他有的只是冷静,以及淡然。

    无我决,无意境,这部功法方恒不是白练的。

    纵然天塌地陷,也无法让心情起任何一丝波澜,何况区区孤独?

    嗡!

    片刻之后,黑暗的虚空中突然传出了一道震动声,下一刻,方恒就来到了一片黑色的大地上。

    这片黑色的大地上没有别的,只有六根粗大的白色柱子,直插天际。

    在这六根柱子之上,还有着六条锁链,其中每一条锁链,都连接着中央的一个人。

    一个皮肉生蛆,白发苍苍的老者!

    看到这一幕,方恒眼神一缩。

    他现在也看出来了,这个老者,应该是被人镇压在了这里。

    同时,就在方恒的眼睛看向这个老者的瞬间,这个老者低垂的头颅也一下抬起,看向了方恒!

    嗡!

    方恒的身体蓦然一抖!

    一接触到老者的目光,方恒就恍若从其中看到了无穷的哀嚎与惨叫,似乎众生都在嚎哭,万物都在凋零!

    没有多少人,能承受得住这股目光。

    好在的是,方恒不是一般的人,深深呼吸了两口气,他就恢复了正常。

    平日里他见过的凶狠残忍之辈也不少了,特别是杀尊,屠戮地界,那才是真正的血海涛天,这人和杀尊比,还差那么一段距离。

    “哦?”

    见到方恒这么快就恢复了平静,这老者也轻咦一声,“果然是个天才人物,不但能在绝对的孤独中保持冷静,还能在我的目光下依旧站立。”

    “前辈夸奖了,和前辈比起来,晚辈什么都算不上的。”

    方恒笑了笑。

    “桀桀桀……虚伪的小子。”

    听到方恒的话,这老者发出了一阵如同夜枭般的笑声,“要是换成以前,我早就把你这种小子扒皮抽骨了。”

    “这话说得好,以前。”

    方恒毫不变色,淡笑道,“现在,不是以前,对么?”

    话语吐出,老者的眼神顿时一冷。

    “别忙着发怒。”

    方恒却是摆了摆手,“咱们客气也客气够了,所以,还请前辈告诉我为何要让我来到这里吧,另外,也请前辈告诉我,我的宝贝,为何能引起前辈的力量?”

    老者的眼神闪烁起来,“上来就问这么直接的问题,小子,你胆子很大么,不怕我杀了你?”

    “刚才前辈又是给我选择,又是打开通道,这么大费周章的让我进来,绝对不会是杀了我这么简单。”

    方恒淡淡道,“而且,我估计就算前辈想杀我,恐怕目前也做不到吧。”

    听到这话,老者的眼神再次一阴。

    方恒却是没有说话,平静的看着老者。

    方恒知道,这人上来又是考验他又是吓唬他,所图绝对不是小事,既然这样,那他决不能被吓住了,必须要把这气势夺回来。

    像这种老怪物,必须要寸步不让,否则被这种怪物利用了说不定还帮其数钱。

    看着方恒平静的目光,老者阴沉的眼神突地一变,变得温和起来。

    “呵呵,原谅我,被关在这里久了,脾气有点反常。”

    “晚辈理解。”

    方恒也是一笑,心里却是完全的冷哼。

    脾气反常?鬼才信!

    “好,理解就好,现在我就回答你的问题。”

    老者笑道,“先回答你第二个问题吧,为什么天星珠能引起我的力量,理由很简单,因为天星珠的主人,天星老人,当年和我是至交……”

    “停。”

    方恒立刻一摆手,“前辈,晚辈不是蠢货,也不是傻子,所以请前辈还是告诉晚辈实话吧。”

    “呵呵,我话还没说完,你怎么就知道不是实话了?”

    老者立刻发问。

    “至交就不是实话。”方恒眉毛一挑,“能量的排斥和不排斥,晚辈还是能分别的,刚才前辈让我施展天星珠,天星珠一出现,前辈的力量就随之出现,但是很快,前辈的力量就收了回去,天星珠立刻跟上,看起来,天星珠似乎在找寻着什么,不过晚辈和天星珠心血灵魂相同,怎么会不知道天星珠不是在找寻什么,是在追击!”

    听到方恒的话,老者的眼神开始闪烁。

    方恒却继续道,“天星珠是天星老人的遗物,里面有天星老人的残余意志,能让天星珠追击,这证明天星老人残留的意志在愤怒,呵呵,前辈的力量一出现,就引起了天星珠之内天星老人的残余意志愤怒,那前辈和天星老人,怎么会是至交?是敌人还差不多。”

    话语吐出,老者沉默了。

    片刻后,桀桀笑声响起,“小子,你可真够精明的,没想到只是一个漏洞,你就能知道这么多。”

    “哪里哪里,晚辈也是侥幸。”

    方恒冷笑,“不过希望下次,前辈不要再让晚辈侥幸了,否则不管是什么事情,晚辈都是不会做的。”

    听到这话,老者眼神深处划过了一道杀意,脸上却是笑着点头,“这事怪我,不该哄骗你,你放心,接下来我会说实话。”

    方恒却没有接话,只是做出了一副聆听之色。

    “我的名字,叫邢人魔。”

    老者淡淡道,“至于我为什么被关在这里,这种事情想必你没兴趣知道,所以我直说重点,我让你进来,就是想让你助我脱困,至于我为何能操控你的天星珠,你之前猜的很对,我和天星生前战斗过无数次,天星最恨的人就是我,我最想杀的也是天星,自然,当身怀天星珠的你出现的时候,我就感应到了你,同时在天星珠出现的时候,自然也感受到了我。”

    “哦。”

    方恒点点头,“前辈为何会肯定我能帮助你脱困?毕竟对前辈来说,我只是个蝼蚁吧。”

    “呵呵,你可不是什么蝼蚁,得到了天星的传承,你注定就会不凡。”

    老者笑了起来,“至于为何能肯定,则是因为你的力量是火焰神雷,这种力量,是能破开我身上这些锁链的。”

    方恒再次点头,直接问道,“帮前辈,我有什么好处?”

    “救你一命,不就是最大的好处了么?”老者道。

    “话不能这么说,晚辈斗胆说句实话,现在晚辈和前辈,是平等的。”

    方恒淡淡道,“前辈让我进来,就是知道我有这个能力帮前辈脱困,说白了,咱们是各取所需,现在晚辈进来了,这就已经是一种让步,而因为晚辈进来了,所以晚辈逃过了必杀的一劫,这就已经是扯平,现在咱们谁都不欠谁的,自然要商量一下好处了。”

    一番有些饶人的话语从方恒嘴里吐出,别人听不懂,老者却是听得十分明白。

    “好,算你有道理,你想要什么好处?”

    “这个,就看前辈能给我什么好处了。”

    方恒淡淡道。

    “你现在的力量是很不错的,强大,爆发力强,同时你的气息经常在变化,这证明你身上有很多种武学,另外通过你施展天星珠来看,你的灵魂也很强,应该达到了真武境,结合这几点,我可以传授给你一部神级高阶武学,天地独尊功。”

    老者认真道,“此功开发潜能,有万武合一的功效,内练神魂,外联体魄,兵器拳脚,沾之既会,一学就可登峰造极,原本是天界神武至尊傲无神的贴身功法,只是千年前他破空消失,谁也不知他到了什么地方,他留下的功法,被我抢到,你若帮我脱困,我就可以送给你。”

    听到这套功法,方恒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心中却是惊喜起来。

    天地独尊功,他一听介绍,就知道是绝对适合他现在力量的功法,他要是得到了,绝对能化繁为简,甚至之前他得到的那三种浩瀚武学意境,都能够融会贯通,达到合一境界,对他的提升是难以形容的。

    当然,这种想法,方恒知道绝对不能表漏出来。

    “这老头关在这里,不知道做下了什么大事,肯定还有什么宝贝,不趁着这个机会好好捞一笔,实在是对不起这个机会”

    心中暗道一声,方恒也不说话,就这么沉默起来。

    “怎么,不满意?”

    见到方恒不说话,老者的眉头一挑,“小子,你可别不识货,这天地独尊功可是我这里最好的功法了,也是最适合你的,你若是习练,魂武指日可待,神武,也有那么三分希望。“

    “呵呵,这功法再好,比起前辈的自由来,如何?”

    听到这话,方恒突地笑着问了句。

    “哦?你的意思是,嫌我给的不够?”

    一下就明白了方恒的意思,邢人魔的眼神冷了下来,“小子,我劝你一句,贪心有时候是好事,能让人进步,但是太贪,那可就会让人送命的。”

    “这可不是贪。”方恒一摆手,“我只是和前辈换位思考了一下而已,如果我是前辈,被这么几条锁链捆着,一身的实力都发挥不出半点,整日里还要经受着肉身的腐朽痛苦,这样的日子,我可是一天都不愿意带,如果又出去的机会,别说是一部神级功法,就是十部,我也给。”

    “你还想要十部?”

    老者眉毛一挑,“先不说我有没有十部,单说我有,你觉得我会都给你么?”

    “这个,就要看谦卑自己的意愿了。”方恒再次笑道,“还是那句话,换位思考,如果前辈是我,前辈现在会怎么做呢?”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