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七百三十八章 自然之血!

    虚空中,鲜血如雨。⊥,

    整片虚空,只还剩下了两个人。

    一个,是满脸冷色的方恒。

    一个,是满脸苍白的萧君子。

    两人互相看着对方。

    方恒的眼中满是冷笑。

    萧君子的眼中满是震惊。

    “嘿嘿。”

    打破寂静的冷笑声出现,只见方恒一下张开了嘴巴。

    “知道你为什么现在还活着么?”

    听到这话,萧君子身体一抖。

    片刻之后,萧君子的胸膛起伏起来,最终呼的一声,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

    “或许知道吧。”

    平静的声音从萧君子嘴里吐出,似乎在刚才的那一口气中,萧君子就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绪。

    “哦?那你不妨说说看。”

    方恒眉毛一挑,冷笑道,“我为何,在刚才没有对你下手?”

    “因为,我很特殊,对你来说,很特殊。”

    萧君子淡淡道,“我是箫玲珑的亲生哥哥,我是在北方大陆中央城最初对你伸出援手的人,我是你能成长到现在的重要基石,同时,我也是让你陷入危险最大的那个人。”

    “这种种因素,造成了我对你很特殊,所以你没有像击杀其他人一样击杀我。”

    “你或许想折磨我,一舒心中的怨气。”

    “你或许想痛快的说两句话后,在干脆的杀掉我。”

    “再或者你是看在箫玲珑的面上,想给我一点死亡的尊重。”

    “我说得对么?”

    接连几句话吐出,场中一片安静。

    方恒的脸上,却依旧带着冷笑。

    没有半点变化。

    “你的原因,都说完了?”

    萧君子点了点头。

    “嗯,那我告诉你,你说的都不对。”

    方恒冷笑道。

    萧君子目光一变。

    方恒却继续道,“你是箫玲珑的哥哥不假,不过,这有什么呢?玲珑是玲珑,你是你,我岂会因为你,就对玲珑好坏半分?”

    “你是在中央城第一个对我伸出援手的人,这也不假,不过,这又有什么?你对我伸出援手,就是要利用我,这一点在最开始的时候我就已经明白,所以,这也没什么特殊的。”

    “至于你是我成长到现在的重要基石,这话完全错,我能走到现在,完全是靠着种种奇遇以及自身努力,你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

    “让我陷入危险最大的人?这个倒是实话了,不过那种危险已经过去了,我早就不在意。”

    “折磨你,我没兴趣,痛快的杀掉你,更是不可能,因为你不会让我这么痛快的,死亡的尊重?死就是死,哪里有什么尊重不尊重?特别是对你我这种存在来说,虚名算什么?生死,就是一切的结果了。”

    听到了方恒的这些话,萧君子的脸色阴沉起来。

    “那你到底是为什么没有立刻杀我!”

    “因为我知道你还有手段,如果我刚才攻击你,你可能会抵挡住那种攻击,然后趁着之前的那段时间逃走。”

    方恒笑道,“而之前的那段时间,也是我需要恢复力量的时间,六个真武五重,再加上这么多的虚武,不是那么好杀的,我已经耗费了很多力气。”

    “这就是你废话这么多的原因?”

    萧君子的脸色阴沉起来,“恢复力量,确保我不会逃走?”

    “对,这就是根本的原因,不然我和你废话干什么?”

    方恒冷笑,“你认为你对我有什么特殊意义,真是可笑,你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你只是一个敌人,而敌人,就要抹杀,很简单。”

    听到这话,萧君子的拳头紧握。

    生平第一次,他感受到了这么大的侮辱。

    这是心灵上的侮辱!

    哪怕以前在北方大陆的时候,龙霸天号称第一,却也只是在表面上压过他,他心里都运筹帷幄,毫不在意。

    方恒却是完全不同,方恒给他的,完全是心灵上的打击,一次一次的失算!

    这是他从来没有遭遇过的对手。

    “很愤怒?”

    方恒眉毛一挑,冷笑道,“不要愤怒,现在的你,没有愤怒的资格。”

    “有没有资格愤怒,岂是你做主的……”

    噗!

    一道入肉声突然响起,血花突然散开!

    萧君子的身体瞬间就到了三百里之外,同时他的后背处,被划出了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哦?我这偷袭的一剑可是酝酿良久了,就算是那几个真武五重的人都避不开,你却避开了。”

    方恒这时候笑了笑,“看来我猜的果然没错,你,还有手段。”

    听到方恒的话,萧君子脸色更加阴沉。

    “对了,你刚才说有没有资格愤怒,我岂能做主对吧,现在我回答你,我就是做得了主。”

    方恒淡淡道,“为什么?因为在我的面前,你必须要平心静气,否则就有破绽,有了破绽我就会杀你,所以你不能有愤怒的情绪,更不能有高兴的情绪,因为这都是会让你死的,而死了,你的愤怒,高兴,又有什么用呢?所以,在我的面前,你连愤怒的资格都没有。”

    话语吐出,萧君子身体抖动,更加愤怒了。

    连愤怒的资格都没有!

    一个人,连情绪起伏的资格都没有了,这是多大的侮辱!

    噗!

    又是一道入肉声响起,萧君子的眼神一缩,身体闪烁,再次来到了三百里之外的虚空。

    他的背上,再次多出了一道血痕!

    “你看,我说了你连愤怒的资格都没有,你就是没有。”

    方恒淡笑道,“当然了,除非你想死,那我倒是可以让你愤怒一会儿。”

    萧君子的身体颤抖起来。

    蓦然间,他对着自己的手臂就是一拳。

    咔嚓!

    骨骼断裂的声音响起,萧君子的左臂,被他自己生生拍断了!

    痛苦一瞬间就充斥了萧君子的眼眸,只是下一刻,却是痛苦后的冷静。

    他用痛苦,来压抑自己的情绪!

    看到这一幕,方恒的眼神也是一缩,点了点头。

    “用理智来控制行为,用行为来造成疼痛,用疼痛来压抑情绪,呵呵,萧君子,不得不说,你真的够狠。”

    “狠么?比起你杀人的时候,我觉得我很善良。”

    萧君子这时候一抬头,冷冷说道,“而且,你不是想要知道我的后手是什么么?现在,我就让你见识见识!”

    嗡!

    一道绿色的光华突然从萧君子的身上爆发出来,一股强烈的生命气息开始涌现。

    只是很快,这些生命气息又全部消失,那些绿色的光华也好像一瞬间就进入了虚空之中,彻底沉寂。

    方恒的眉头皱了起来。

    从气息和光华中的能量来看,他知道这是有关于生命的一股力量。

    只是这股生命的能量,却能融入于没有生命迹象的虚空空间中。

    那这就绝不是单纯的生命能量这么简单了。

    “看出来是什么了么?”

    萧君子这时候冷冷发问。

    “没有。”方恒很直接的回答,“所以还是要你告诉我。”

    “那我就告诉你。”

    萧君子冷冷说道,右手一震,一柄细长的剑就突然出现在了他的手掌中,同时,他的身影就来到了方恒的身旁,一剑直接刺杀过去!

    “哦?”

    见到萧君子的动作,方恒心中有了些意外,他没想到,在他之前展现的力量下,萧君子,竟有勇气对他发出攻击!

    “你有这胆量,到是让我好奇了,我倒要看看其中有什么奥妙。”

    唰!

    动念之间,方恒手中的真武剑也是一下斩出,对着萧君子的长剑就砍了过去。

    这一剑很快。

    快的就算是真武境的人,都不一定能够抵挡。

    偏偏,却击到了空处!

    萧君子的身影直接消失,来到了方恒的背后,手中的细长之剑直接点向方恒后脑。

    方恒眉头一皱,脚步一踏,想要躲过萧君子的袭击。

    偏偏,萧君子的剑也消失,在方恒身影稳定的一瞬,就再次到了方恒的胸膛之前。

    “有意思。”

    噼里啪啦!

    一股赤红色的火焰雷电突然从方恒的身上爆发,当场就撕裂了无数的空间,萧君子的身影,也在这时突然后退。

    哪怕是火焰神雷的爆发,都没有触碰到萧君子的身躯哪怕一下!

    方恒的火焰神雷,是连真武境五重的人都来不及反应和躲闪的!

    偏偏,萧君子就躲了过去!

    “你刚才释放的,是血脉力量吧。”

    终于,方恒这时候也说话了,“通过你这几下动作来看,你的血脉,应该具有预测的效果,你预测了我下一步的动作,所以你能次次抢占先机,否则的话,你不可能这么完美的就躲过了我的攻击,也不可能次次都抢在我的前面。”

    听到这话,萧君子的目光一闪,直接点头。

    “没想到,才仅仅两下交手,你就已经看出了我血脉的奥妙,的确,你说的对,我就是预测了你下一步的动作。”

    “在你我如此大的力量悬殊之下,你竟然能够预测我的动作,而且还预测的这么准确,如果我猜得不错,你的血脉,应该是特殊血脉的一种,莫非是自然血脉?”

    方恒淡淡问道。

    “是。”萧君子直接点头,“既然你已经看出来了,我也没有隐瞒的必要,我的血脉就是自然血脉,和天地血脉,鬼妖血脉齐名的血脉!”

    听到这话,方恒的眼睛一下眯起来了。

    他想起了自然血脉的记载。

    演算世界未来!

    “怪不得你萧君子在北方大陆能有这么大的声势局面,连龙霸天都压不住你,也怪不得你萧君子能步步为营,总是能算常人所不能算,在当初甚至一度把我逼到绝境,原来如此,原来你有这种血脉。”

    “北方大陆,知道我这血脉的,不超过三个,而现在,三个都已经死了。”

    萧君子冷冷道,“你是第四个,所以,你也会死。”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