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七百零七章 寒刀

    “能在一个魂武棺材下压着的东西,那肯定是不简单的,所以我们就拿了过来,可是怎么也打不开,所以就放在了身上,想着等遇到了方兄,在让方兄看看了。”

    暗风在这时候接口道。

    “原来是这样。”

    方恒点了点头,目光不停的打量着这个卷轴。

    片刻后,方恒目光一闪,“那短剑,还有双刀,以及圣兄所修炼的功法,都是从那个魂武陵墓中得到的?那个陵墓叫什么名字?”

    “的确都是从那里得到的,不过那个陵墓叫什么名字,这我们还真不知道。”

    暗风回答,“我们去的时候,就是一个埋葬在黄沙中的洞穴。”

    “嗯。”

    方恒目光一闪,“根据我的观察,暗风,你手里的双刀充满魔性,应该是魔道杀戮之刀,圣心,你气息沉凝,应该是修炼了正道的静心功法,再加上你们拿出来的那柄短剑,寒气凛然,如果我没猜错,这个陵墓的主人,应该是一个身怀寒冰属性血脉的武者,修炼了静心功法,短剑是防身绝技,双刀则是杀人利器,而这画轴表面是金色,内部的气息浩瀚繁复,却也是这三种能量的结合体,如此来看,想要打开这个画轴,就需要你们三个人同时震荡力量才能引起呼应。”

    听到这一连串的话语,圣心和暗风都是一呆,下一刻就同时点头,都觉得很有道理。

    “那这要打开吗?”

    林清苑这时候问道。

    “打开肯定是要打开的,我也很好奇里面到底记载了什么。”

    方恒目光闪烁,道,“不过你们却不能离这里太近,站的远些吧,一个拥有寒冰血脉,修炼静心功法的人,却使用魔道双刀来对战,这只有两种可能,要么这人是一个纯粹追求实力的武者,要么这人,是一个阴险的武者,第一种还好,要是第二种,那这画轴中就肯定就有一些极为不好的东西了,以防万一,退后是最正确的选择。”

    话语落地,林清苑三人都是眼神一缩,下一刻就同时点头。

    他们是知道这种事情的严重性的,一个魂武强者要是想要隐藏了什么,他们几个虚武,是根本无法抵挡的。

    “行了,你们三人,还有周元,都退后五里左右,共同震荡力量传递过来,我就在这里看看,这画轴到底蕴含什么奥妙。”

    方恒再次说了句,林清苑几人也毫不犹豫,身影一动,就拉开了距离。

    轰轰轰!

    接连三道巨响从虚空中传出,下一刻,一道带着寒气的剑光,一道黑色的刀光,以及一道略带着一股玄黄?色的光华就开始飞来,直接进入了方恒面前的金色画轴之中!

    嗡!

    当这三种能量同时接触到画轴的时候,这画轴顿时震动了一下,下一刻,就是一道通天彻地的金色光华从这画轴上出现,肉眼可见,这画轴开始缓缓的打开。

    等到画轴完全打开之时,那通天彻地的金色光华在此刻又是一收,最终,凝成了一个金黄?色的中年人虚影。

    “吾名,寒刀!”

    轰!

    在这中年人虚影成形的刹那,一道浩瀚无比的声音就从这中年人的嘴里吐出,瞬间就震荡了方圆数万里的天地!

    方恒的眼神一变,他感觉到了,这个中年人的气息,比之前他所感受到的器圣气息,只强不弱!

    “我的刀,剑,功,已经被人所得了么?好,很好,我的一身本领,也总算有了一个传承。”

    就在方恒眼神变幻的同时,这中年人也点了点头,说话的同时就是手掌一招。

    嗖嗖嗖!

    三道破空声接连传来,本来拉开距离的圣心等人,就再次被拉了回来!

    圣心三人的眼神中满是震惊,统一看向了方恒,现在这个情况,他们只能看方恒的了。

    “哦?”

    见到圣心三人的眼神,这中年人的目光也是一闪,看向了方恒,片刻后点头,“原来如此,你是得到了器魂传承的人么?果然是不错,器魂,有了一个好传人啊。”

    听到这话,方恒心中一惊,立刻抱拳道,“晚辈方恒,侥幸得到了器魂前辈的衣钵,不知前辈和器魂前辈是什么关系。”

    “心有惊雷却面如平湖,真是块好材料。”

    中年人没有回答方恒的问题,反倒是淡淡的说了句,“我问你,你愿不愿意接受我的传承?”

    听到这话,方恒眉头一皱,“晚辈不知前辈是何意思。”

    “很简单,我把我的一切都传给你,以你的资质,想必很快就能发扬光大的。”中年人淡淡道。

    “那不知前辈的传承是什么?”方恒问道。

    “就是他们三个现在有的,戮魔双刀,观海决,玄冰剑。”

    中年人回答。

    “可是这不是已经到了他们手里么?”方恒再问。

    “这个简单,只要你点头,我立刻就能让这些东西脱离他们,传给你。”中年人淡淡道,“而你所需要做的,只是接受。”

    听到这话,圣心和暗风的脸色都变了,这些东西是他们好不容易拿到手的,却没想到这么简单就能被人夺走。

    “我不能接受。”

    方恒直接道,“这三位是我的兄弟,我若夺他们东西,与禽~兽何异?”

    “哦?你真的不愿意?”

    这中年人意外的说道,“这可是我的传承,不必那器魂老家伙的东西差。”

    “不愿。”方恒认真回答。

    中年人一愣,只是当看到方恒那认真的目光时,他就一笑。

    “好,不见利忘义,你是个好小子,而你们几个能和这种小子交朋友,倒也算是你们的造化,得了我的传承,也有那么几分道理。”

    中年人淡淡说了句,立刻让圣心暗风的神情一松,下一刻就同时弯腰行礼。

    “多谢前辈。”

    “嗯。”这中年人一点头,“这里的,只是我的一丝意志,我的本体已经死了,之所以留下来这一丝意志,就是想看看我的传人是谁,倒是没别的想法,现在看到你们三个,虽然比我想的差了点,但却也差不到哪里去,我也满意了。”

    听着这话,方恒几人都是一点头,心中更加轻松了,还好,这人不是什么阴毒的魂武强者。

    “当然了,我之所以留下一丝意志在这里,也是为了能让我的传人能够更加清楚这个世界的构成,所以,你们对这里有什么不懂的,就可以问我了。”

    中年人再次说道。

    “原来如此!”

    方恒几人顿时一喜,这里是神武世界,以前从来没人来过,自然对这里的讯息知道的都不怎么详细,现在他们有了解的机会,只要把握好,那绝对是能比别人强上太多的。

    “请问前辈,这个世界的主人叫什么名字,他,去了哪?”

    方恒问道。

    “这个世界的主人名叫帝战,他没去哪,他死了。”

    中年人回答。

    “死了?”

    方恒几人目光一闪,“怎么死的。”

    “他在一次战斗中被一个叫玄龙的神武偷袭,身受重伤,最终不治身亡。”

    中年人再次回答,“至于那个玄龙,以及帝战为什么会被玄龙偷袭,这些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嗯。”方恒几人都是一点头,只是心中却十分震撼。

    他们真的没有想到,到达了神武这个层次的存在,竟也会因偷袭死亡。

    “前辈和这位帝战前辈是什么关系?为什么您会在他的世界里?”

    方恒再次问道。

    “这个么,就有些复杂了,不过简单一点来说,当年的我,是魂武的巅峰,只差一步就能达到神武的存在。”

    中年人淡淡道,“不过这一步,比登天还难,要想突破,只有两个办法,一就是靠时间,一千年左右,就能自然而然的突破,可是这时间太长了,我虽然有这个寿元,可我最讨厌的就是浪费时间,所以这一条我没选,第二条呢,就是找到一个神武高手进行战斗,借此激发自己的潜力,若有所悟,说不定就能一朝悟道,突破神武,我选择了第二种,我找到了帝战,我和他打了一场,然后,我败给了他,死在了他手里,就这么简单。”

    话语落地,方恒几人都是一呆。

    这中年人的话说的简单,只是方恒几人谁都明白,当初的事情,绝不是这么简单。

    一个绝世强者和一个神武战斗,为的,只是突破境界!

    这种决定,到底蕴含了怎么样的胆魄,怎么样的自信,以及怎么样的渴望,这是他们都无法想象的。

    片刻后,还是方恒反应的最快,露出了笑容。

    只冲这人的说话方恒就能看出来,这人活着的时候,绝对是一个痛快的家伙,简单,直接,合方恒的脾气。

    “笑什么?还有要问的么?如果没了,我可就走了。”中年人继续道。

    “有。”方恒立刻道,“既然前辈败给了这个世界的主人,那为什么前辈的陵墓会在这个世界?”

    “因为当初的战斗,就是在这个世界中进行,死在这里很正常,而且帝战也很敬重我,他是耗费了一千年时间才达到的神武,我却是不愿意浪费那一千年时间,这意味着如果我用他的方法,也能够达到他那个地步,但是我没用,所以,杀死我是他表示敬意,把我埋葬在他的世界里,也是一种敬意。”

    中年人淡淡道。

    “原来如此,那请问前辈,既然帝战前辈已经死了,那帝战前辈的陵墓在哪?他是否和前辈一样留下了传承?”

    方恒目光一闪,终于问出了最为核心的问题!

    神武的传承!

    圣心几人也都在这时目光凝重,这也是他们想知道的!

    “当然,帝战当初被人偷袭,就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他也没有子嗣后人,也没有弟子,当然要留下传承,不然他还留着这个世界干什么?早就把这个世界毁灭,化为虚无了。”

    中年人笑了笑。

    “是么。”

    方恒眼中透出了一股明亮的光华,“那不知,帝战前辈的传承在哪,我们,能不能得到?”

    “这个就有点困难了。”

    中年人道,“当初死在帝战手下的,一共有五个人,一个是我寒刀,一个是器魂,还有另外三个,我们五个人都是死在这个世界里的,所以我们五个人的陵墓都在这里。”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