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三百六十三章 破碎的酒杯

    “你!”那说话的青年神情一怒,顾求剑是他们星之大陆的第一,龙霸天是北方大陆的第一,萧君子却说顾求剑来了龙霸天也不会来,这明显是说顾求剑根本就不再龙霸天眼里!

    其他的星之大陆的天才也都在此刻愤怒起来,这等明显带着羞辱意味的话,无形之中就是把他们压低了一等,这让他们岂能承受?

    “我怎么?”

    听到那青年的只吐出了一个字,萧君子当场发问,脸上是在笑,只是眼神,却无比平静。n∈頂n∈点n∈小n∈说,

    黑袍青年见到萧君子的眼神,更加愤怒,有心想说什么,却不知什么原因,他不敢说。

    那平静如同海洋般的眼神,让他畏惧了。

    “呵呵,萧兄,你怎么也是北方大陆的第二天才,没必要为这点小事动气吧。”这时,星月华笑着开口了。

    “哈哈,星兄讲错了啊,我可没动气,我只是没想到他会说话而已。”萧君子笑着回答。

    这一句简单的话语吐出,星之大陆的那群天才身体一震,更加愤怒,包括星月华,笑容都一下僵住了。

    萧君子的话,太狠了,听着是很普通,实际上的意思却是说,我们三个说话,他哪里有资格插嘴?他插了嘴,就是不懂规矩,更说明星月华对自己的手下没有掌控力!

    简单的话语,在不同的场合说出,会显出不同的效果,萧君子显然是很明白这一点,用的炉火炖青。

    “哈哈,好了好了,大家坐在一起,本来就是一种缘分,箫会长只不过是开个玩笑,没必要这么认真。”就在这时,坐在上首处的夏行阁笑了一声,开始打圆场。

    “夏老说得对。”萧君子笑着回应,让星月华的眼神闪烁几下,立刻道,“呵呵,我们也只是当玩笑听的。”

    这句话吐出,场中的气氛都是一静,总算不是在那么剑拔弩张。

    继续等了一会儿,萧君子旁边的位置却还是空着,没有任何人来,这一下,场中的人都有些不耐烦了。

    “呵呵,箫会长,我听说你有一个妹妹,是现任玉上天宗宗主的义女,名为玲珑,对么?”

    就在这时,星月华旁边坐着的一个青年说话了,话语很是客气,显然是吸收了之前的教训。

    “对。”萧君子直接点头。

    “哈哈,我还听说这玲珑小姐貌美如仙,性格温和,并且天资血脉极其珍贵,这是不是对的?”

    “呵呵,身份尊贵是真的,毕竟是我宗主义女。”萧君子笑道,“只是貌美如仙,天资珍贵这种事情,就有些谬赞了。”

    “怎么能是谬赞,箫会长不必这么谦虚,毕竟这两天,我们也在玉上天宗打听清楚了玲珑小姐的样貌天资,无人不拍手称绝。”那人继续说道,目光一闪,“只是我很好奇,玲珑小姐现在可有配偶?”

    “没有。”萧君子当即摇头。

    “哦?玲珑小姐现在年纪也不小了吧,为何还未有配偶?莫非,是眼光太高?”

    “你可以这么理解。”

    这次,不待萧君子回答,何人敌就淡淡回应了。

    “嘿嘿,什么事情都有个限度,眼光也是如此。”那人笑了一声,目光看向萧君子,“不知道我们,有没有在玲珑小姐面前一展风采的机会?”

    这句话吐出,其目的已经昭然若揭,所有北方大陆的天才脸色都不怎么好看了。

    对方这话,看着是想要在箫玲珑面前表现,实际上却是在暗中讽刺他们北方大陆无人,连能俘获箫玲珑芳心的男人都不存在。

    “一展风采,这件事情你想多了。”萧君子淡淡道,“我妹妹,心中已经有了自己喜欢的人,所以就算你们再怎么再现风采,我妹妹也不会东西。”

    这话说得快速,更有着一股斩钉截铁的味道,让所有人都是一愣。

    “哦,那这么看来是没希望了。”那人摇了摇头,露出了遗憾之色,“不过,这一次我们不远百万里前来这里,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玲珑小姐的样貌?”

    “当然。”

    这时候,萧君子脸上露出了笑容,眼睛看向了殿外,“她这就来了。”

    话语落地,大殿之外,就出现了两道身影,一男一女,男的年轻,女的貌美。

    正是方恒和箫玲珑!

    “哥,刚才是谁说要见我?”

    清脆的声音吐出,箫玲珑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在夜风的吹拂下,她的长发飘扬,淡黄色的长裙轻轻舞动,一时间竟让所有年轻人都呆住了。

    “呵呵,自然是星之大陆的这几位。”萧君子笑着回答,同时目光看向方恒,道,“你可算来了,快,过来坐下。”

    听到了萧君子后面的话,场中的人都是一惊,认真的看向了方恒。

    谁都没想到,让他们等待了这么久,甚至让上首处的圣武大陆之人都等待了这么久的人,会是这么普通的一个青年!

    相比于星之大陆天才的震惊,北方大陆的天才震惊就小了许多,只是有一些意外。

    方恒的表现,方恒所做下的事情,以及方恒的姿态,在整个北方大陆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萧君子说方恒是北方大陆天才的一个象征,也的确不是什么夸张。

    同一时间,在众人都或是震惊,或是冷漠的看着方恒的时候,方恒也在观察着众人。

    “好家伙,北方大陆的天才这次可算是到齐了。”

    暗道一声,方恒一眼就认了出来坐在左侧方向的何人敌,王鬼愁,还有那在席位战帮过他的明风,以及身穿曹家服饰的两个青年。

    到最后,他的眼神一凝,不止是北方大陆的天才到齐了,他的仇人,王乱天,此刻也到了。

    “哼。”

    心中冷哼,方恒并没有说什么,对萧君子点头,就走到了那个位置的旁边。

    “哥,我坐哪。”

    就在这时,箫玲珑突然出声问了句,让萧君子一笑,“我再给你安排……”

    “不。”箫玲珑当即摇头,脚步快走了几下,直接来到了方恒的面前,“我要和方恒坐在一起。”

    听到这话,场中的青年再次一惊,北方大陆的天才没有说什么,看向方恒的眼神却露出了一抹不满。

    他们都知道,方恒的身边,已经有一个美丽无比的女子了,现在,却还夺走箫玲珑的心,这让他们怎么高兴。

    星之大陆的那帮天才更是目光冷漠,隐隐透着一股嫉妒之意,这么美丽的女子竟然愿意和这么一个普通的家伙坐在一起,他们当然嫉妒。

    “这样不好吧。”萧君子也察觉到了殿中之人的目光,犹豫着说了句,却发现箫玲珑脑袋一摇,坚决的说道,“我就要和方恒坐在一起!”

    这一下,萧君子脸上露出了苦笑,看向方恒,却发现方恒面无表情,一副随便的样子。

    “那好吧,你们俩就挤挤。”萧君子终于点头,他妹妹的性子他是了解的,自从上次方恒离开之后,她妹妹就没在和他说过几句话,现在好不容易有了要求,他不能拒绝。

    “谢谢哥哥。”箫玲珑开心的笑了一声,就拉着方恒坐在了一张桌子上。

    “哈哈,好了,人总算是到齐,咱们也可以开始了。”萧君子笑了一声,手掌端起了一杯酒,对着身旁的人说道,“诸位,咱们都是北方大陆的年轻人,三位使者却不远千万里来到这里看我们,这份关心和照顾,我们应当记在心里,更应该体现在行动中,来,我们一起敬三位使者一杯。”

    话语吐出,北方大陆的天才都是一点头,手掌端起了一杯酒,和萧君子同时一饮而尽。

    “呵呵,箫会长真是客气了。”

    见到这一幕,上首处的夏行阁笑着点头,同样端起酒杯,另外二人也随之动作,同时一饮而尽。

    “我也要敬三位使者,感谢三位使者不辞辛苦,先来到了我星之大陆。”星月华这时目光一闪,也举起了杯子,带着星之大陆的所有天才同时一饮而尽。

    “星少主也客气了。”

    三人再次举起酒杯,喝了一次。

    两次敬酒之后,气氛就开始热闹起来了,同一大陆的人彼此交头接耳,脸上都带着笑容。

    方恒却没有多说什么,目光不停的观察着对面的人,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别的大陆的天才,当然要好好观察。

    看了片刻之后,方恒的心中冷笑,这些来的人,除了上面的三个,气息浑厚,他看不透,剩下的,只有两个人对他算是有威胁,一个是率先敬酒的,一个是坐在这敬酒之人旁边的紫衫青年。

    “方恒!”

    就在这时,那星之大陆坐着的人边角处,传出了一道声音,方恒眉头一挑,发现喊她的人竟是媚心儿。

    媚心儿对他摆了摆手,做了个鬼脸,就不在看他了,这让方恒摸了摸鼻子,不知道怎么回应。

    他倒是不好奇媚心儿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媚心儿当初说师门的人来找她,要让她回去,现在上首处坐着的那个金袍老者,气息和天宝阁的那金玉缕非常像,那肯定是他要带着媚心儿走了。

    “来,方恒,我给你介绍一下。”

    就在这时,萧君子对着方恒说道,“这三位,分别是来自圣武大陆的使者,这位是圣武宗的夏行阁,夏长老,这位是天宝阁的宝护法,那位,则是圣武大陆的天才,叶飞龙叶兄。”

    听到了这介绍,方恒点头,对着三人举杯,一饮而尽。

    那三人却是目光一转,拿起酒杯,浅尝半口,就算是见过方恒了。

    他们三人身份尊贵,要是萧君子敬他们,他们会喝一杯,方恒么,他们只是隐隐听说过,浅尝半口,就已经是给方恒面子了。

    对此,方恒也只是笑了笑,他当然明白这道理。

    “呵呵,那位,是星辰宗的少主星月华,星兄。”萧君子再次介绍了一句,方恒点头,再次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星月华目光一闪,同样端起酒杯,只是啪啦一声,酒杯从他的手里滑了下去。

    “不好意思,我没拿稳。”

    带着歉意的声音从星月华嘴里吐出,话语听着是道歉,看眼神,哪里是道歉?分明就是冷笑!

    见到这一幕,北方大陆的人都是脸色僵硬了下来。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