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绝世邪神

第二百三十一章 刀无忌

    听到了金玉缕的惊呼声,萧君子笑容更大,点头道,“对,这就是地宝葫芦,多年前你们天宝阁高手在行走北方大陆死亡后被我抢到的。∫□顶∫~~□点∫□小∫□说,w★ww..co⊙m”

    “什么!难道是你杀了我门中的那位前辈!”

    “呵呵,就算是我的杀的吧。”萧君子笑道,“不过你现在知道了,又能如何?”

    话语之间,萧君子的身体就轻轻一震,那黄色的小葫芦上散发的金光更加强烈,一瞬间就让那金色大葫芦停止旋转,那本来被金光所庇护的金玉缕,脸色苍白起来。

    “怎么可能,我对天宝葫芦的控制权怎么没有了!”

    “你太弱了。”萧君子摇摇头,“天宝葫芦是半帝级武器,地宝葫芦也是,两者要是相遇,那就是的帝级武器,而你,不过是虚武境六重的巅峰,如何能够控制住两件葫芦相连之后的帝级威能?”

    “那凭什么你能控制!”

    “因为我比你强啊。”萧君子笑了一声,“控制权是衡量武者强弱的标准,你不会不知道这个道理吧。”

    话语传出,金玉缕眼神中露出一抹绝望,再也说不出话来。

    轰!

    一道爆响突然在天空中出现,金玉缕的身体,竟然自己爆开了。

    他知道,就算接下来他在怎么坚持,也没希望了,萧君子实在是太强大,要是他继续硬顶,那肯定会遭受半帝级武器的反噬。

    被武器反噬,那是灵魂上的痛苦,没人能愿意承受的,他也不愿意,就自己选择了灭亡。

    金色的天宝大葫芦在金玉缕灭亡后震动起来,竟自动就到了萧君子的手里,和萧君子手里的小葫芦碰在了一起。

    “哈哈,帝器有灵,主动臣服,这倒是喜上加喜。”

    萧君子仰天大笑,状极欢快,身影一转,就来到了方恒几人的面前。

    “哦?方恒,这才区区两个月的时间,你竟然就有这么两位帮手了,呵呵,这等速度,可真是让我意外。”

    笑声从萧君子嘴里吐出,好像他真是为方恒高兴一般。

    方恒却是面容平静,淡笑一声,“箫会长说错了,这两位老前辈可不是帮手这么简单,是我的朋友。”

    话语一出,萧君子目光一闪,似乎没想到方恒竟会在这个关头反驳他,好在他的笑容依旧不变,点头道,“原来如此,倒是我的口误了,呵呵,两位前辈,你们既然是方恒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只需要让方恒告诉我一声就行了。【顶【..点【小【说,w¤ww..c♀om”

    听到这话,林老张老对视一眼,沉默下来,都没有回答。

    现在他们是跟着方恒的,越过方恒和萧君子这种高阶身份的人说话,这算怎么回事?干脆不说。

    “呵呵,那我就代二老谢谢箫会长。”方恒这时笑了声,“日后要是有机会,一定要箫会长帮忙。”

    话语说着,方恒的身体就是一转,分明是打算离开的意思。

    唰!

    就在方恒转身的时候,突然间,那九个青年中的一个竟突然站到了方恒的面前,浑身气息隐隐散发,大有要动手的意思。

    “嗯?”方恒眉头一挑,看都不看这人一眼,转身道,“我说箫会长,他这是何意?”

    “呵呵,很简单。”萧君子笑道,“方恒,那起源神碑在你手上吧,这等神物你留着太危险,不如我来帮你保管比较好。”

    听到这话,二老的眼神都是一寒,方恒的拳头,更是一下握紧了起来。

    “起源神碑?什么是起源神碑?”

    脸上露出了疑惑之色,方恒看向萧君子,道,“我根本不知道箫会长再说什么。”

    面对方恒这种明显不认账的手段,萧君子的笑容依旧不减,道,“呵呵,你要是不知道起源神碑是什么那最好,把你拿着的那血红色的戒指给我,我让你知道什么是起源神碑。”

    “这栋关系可是我豁出命才拿来的。”方恒的脸色一下平静下来,“箫会长就这么拿走,未免太欺负人了把。”

    这话落地,场中的气氛一下就凝重起来。

    特别是那几个身穿黄袍的青年,眼神一下就变的无比凌厉,身上的气息如同隐形之剑。逼向方恒!

    “哼!”

    冷哼一声,一道漆黑色的门户突然降临在场中,挡在了方恒面前,四周无形的气息立刻就被吸收干净,下一刻,就返还了回去!

    嗖嗖嗖!

    天地中一片虚无,却有空气尖啸之声,只见那几个黄袍青年的身体一动不动,身上的衣物,却都被划出了无数道口子。

    “找死!”

    一个青年见到自己的衣服被划开,大怒,抬手就要攻击方恒。

    “住手!”萧君子神色一冷,当场让那青年的身体一抖,不敢在动。

    “你刚才想对方恒动手?”萧君子神色冷漠的走到了那个青年的身边,冷冷发问。

    “我……”

    啪!

    清脆的耳光声传出,萧君子根本就不给这青年解释的机会,一巴掌就将其抽到了地上。

    “方恒,不仅仅是神龙会的会员,更是救过我妹妹的恩人,你敢对他不敬,是想死了吗!”

    恐怖的杀气从萧君子身上散发,让场中的人都是一阵骇然,那地上的青年更是脸色苍白,连句话都不敢说。

    唯有方恒,脸色不变,只是静静的站在原地。

    “滚起来,磕头道歉!”

    萧君子再度冷喝,让那青年眼中露出了一抹不甘,却不敢犹豫的走到了方恒面前,当场就要跪下。

    “不必了。”见到这青年的动作,方恒猛的一摆手,一颗血红色的戒指直接被他扔给了萧君子。

    伸手接住,萧君子的目中露出了一抹疑惑,道,“怎么了,突然想给我?”

    “呵呵,箫会长为了我。连自己人都能打成这样,我要再不给,那可就有点不识抬举了。”

    方恒笑着说了句,便直接转身。

    “下次,还望箫会长别这么抬举我。”

    最后一句话说出,方恒的身影就直接向着远方飞去,原地的林老和张老也没多留,瞬间就跟着走了。

    只剩下萧君子一人,看着那离去的方恒身影,笑容更大。

    “方恒,定安城虽好,不过在那里也不要久留了,很快,中央城就要举办一件盛事,你不应该缺席。”

    “另外,玲珑这段时间也很想你,望你莫辜负了美人思念。”

    两句话吐出,传递到了远方,片刻后,一道回音响起。

    “两月之后,我会回去。”

    听到了这声回应,萧君子笑着点点头,也不再喊了。

    “会长!”

    就在这时,九个青年之中的那个挨打的人走了出来,看向萧君子道,“我不明白。”

    这个青年的年纪也就在二十四五岁,境界却达到了虚武境三重,是一个恐怖的天才,萧君子却为了方恒抽他的脸,让他去给方恒磕头,他当然难以理解。

    “这件事情,你受苦了。”萧君子点点头,“回去之后,我会给你一颗龙灵丹作为补偿。”

    听到龙灵丹三个字,青年的眼中划过了一道喜色,却还是张口道,“我不明……”

    “你不需要明白!”另一道声音突然想起,只见众青年之中的一个身材高大的人走了出来,冷冷道,“你需要的,只是服从,这你明白吗?”

    那青年脸色一白,再也不敢多问,不停点头。

    “呵呵,金泽,你没必要这么生气的。”萧君子笑了笑,“他早晚都会明白的。”

    “是。”高大的青年低头应声。

    “行了,咱们走。”萧君子一点头,“这次大获全胜,回去之后,都少不了你们……”

    唰!

    一道风声突然传出,下一刻,一柄雪白色的长刀就出现在了场中众人的面前。

    “谁!”

    大吼声从金泽的嘴里响起,却被萧君子一下拉在了身边不能动弹。

    “呵呵,倒是没想到,无忌前辈竟然也来这里了,还望无忌前辈现身如何?”

    听到萧君子的话语,跟在他身边的几个年轻人脸色都变了。

    能被萧君子称为无忌前辈的,整个北方大陆,只有一个人!

    劈天裂地,刀无忌。

    “嗝!呃……”

    一道怪异的响声传出,下一刻,便是扑鼻的酒香覆盖全场。

    闻到了这股味道,那跟在萧君子后面的人脸色都变了,有酒有刀,绝对是刀无忌不假!

    “把…把石碑放在刀旁边。”

    一道醉醺醺的话语传出,所有的人都是身体一抖,看向了萧君子。

    萧君子苦笑一声,“前辈,不如你出来,我亲手交给你可好?”

    没有声音回应。

    那个人,从出现到现在,只拿出了一柄刀,只说出了一句话。

    换成任何人,都会觉得这是一种不尊敬。

    萧君子却没有这么觉得,他只是苦笑更浓,道,“罢了,见刀如见人,既然前辈已经说了这话,那我就放在这里。”

    话语之间,他手里的血红色戒指就光芒一闪,一块巨大的石碑当场立在了场中,萧君子竟真这么简单的就把石碑放在这了!

    让人诡异的是,他身后的那九个青年,眼神中都露出了一副这是应该的味道。

    嗡!

    长刀一震,巨大的石碑竟一下被吸入了刀身之中,下一刻,便是一道煞白的刀光冲天而起,瞬间便消失在遥远的天空。

    萧君子看着消逝在远方的刀光,双眼中精光闪烁。

    “终于,一些老怪物们开始出现了吗?看来我的计算,果然没错啊。”

    喃喃的话语吐出,萧君子的拳头突地一厉。

    “今天这件事情谁都不许外传!”

    九个青年立刻点头,那位前辈都来了,他们岂会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

    “哼,我们走!”

    冷哼一声,萧君子撕开空间,一众人很快就消失无踪。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