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坐忘长生

第四百零七章 雁宕堡

    雁宕堡是一座建在山体内的修仙城,外面也有一些高耸的塔形建筑,但主要的设施却都是建在山内,防御力应该极好。

    不过如今的雁宕堡还没有建完,山体内很多地方都还在修整,到处都是忙碌的修士。

    柳清欢一走进去便惊叹了一声:“这不会是把山都挖空了吧?”

    进门便是一个巨大而又空旷的大厅,厅中甚至看不到一根支撑的柱子,高高的穹顶应是被施了法术,能直接看到外面的天色,要不是还能看到周围的洞壁,他都以为自己还在外面。

    一座高台就建在大厅正中,上面摆放着一只巨大的方鼎,稳重如山、沉厚如地。

    柳清欢眼睛都差点鼓出来,难以置信地道:“这这这是什么……”

    林焕之并不是第一次来,只是抬头看了一眼那鼎,说道:“这是少阳派的山河鼎。”

    有几人从柳清欢身边路过,看到他满面震惊之声,发出善意的笑声:“嘿,又吓傻一个。”

    “哈哈,可不是?当初我刚看这山河鼎时,也傻了半天呢。谁能想到四大门派竟然直接将仙器摆出来呢,简直吓死人了。”

    “是啊,他们竟然都不怕有人把这个鼎偷走?”

    “呵呵,想什么呢?你看那鼎有人守吗,因为只要接近的人都已经被那鼎吸进去了。”

    柳清欢回过神来,闻言问道:“吸进去?”

    说话之人哈哈笑道:“是啊,进去被关上几个月,放出来时就半死不活了。”

    柳清欢看向那山河鼎,厅中人来人往,却没一个人往高台上爬。

    那几人只是路过而已,说了几句便还有事忙。

    林焕之带着他来到大厅深处,熟门熟路地在纵横交错的通道中绕来绕去,大体是在往地下走:“柳师弟,这雁宕堡内的通道越往下越复杂,堪比迷宫,你回头一个人时要小心。”

    柳清欢哦了一声:“难道这堡内还有什么危险不成?”

    林焕之道:“我听门中师叔说过,这里面从东荒之地开放,开始建的那天起便是一个大阵。前三层还好,是寻常修士的活动范围,所以没什么危险。但从第四层开始,越往下越复杂。大多数门派驻地都在第四层,而我们门派的在第五层。”

    “这么复杂,那不是很不方便?”

    “所以说很多人都不愿意进堡里来,就在外面的平原上居住。不过这座堡垒建立的初衷本就不是寻常的修仙城,所以也可以理解。”

    柳清欢开始时还记着路,不过他很快发现这样做只是徒劳。从第四层开始,这里面的通道应是用上了奇门遁甲,不是一时半会能摸清的。

    林焕之带着他在第四层绕了数圈,又到一处后指着面前的数个门洞道:“这里是传送法阵区……嗯,好像我离开的这几个月,又建好了一座新的传送法阵。”

    柳清欢打量那些门洞,只见每一个门前都有两个修士守在那里,时不时还会有一队巡逻的修士从门前走过。

    “现在已经建好的法阵有通往流沙岛的,还有我们文始派附近那座九霄城的,东涯遗岛的传送法阵应该是最近才架设好。至于其他再远的,便要建跨大陆传送阵才行了。”

    他又看了看周围,小声道:“我们自己的门派驻地里有直传门派的传送阵。”

    他俩在门前走过,守卫的修士警惕地盯着他们,但在林焕之出示文始派身份玉牌后,便不再管他们。

    看完传送法阵,两人便又七拐八绕来到通往地下五层的通道,柳清欢十分怀疑他们已经不在进来时的那座山峰底下了。

    他向林焕之道谢:“林师兄,多谢你一路带我进来,不然我一个人恐怕还下不来。”

    而且还给他详细介绍了一路,说的话怕是把他几个月的话都一气说完了。

    林焕之只随意地挥了挥手,用令牌打开防护法阵:“回头你走熟后便知道了。嗯,我先回自己的住处,你去外事堂吧。”

    柳清欢又道了一回谢,送走林焕之后,走进外事堂。

    一个小弟子迎上来:“柳师叔,你是今日刚到雁宕堡吗,要不要办通行令牌?是否需要我给你安排住处?”

    柳清欢看看他:“你认识我?”又说道:“通行令牌给我办一块吧,然后你领我去明阳子长老的住处。”

    “好的师叔。”小弟子立刻答道,很快便给他弄好通行令牌,当前引路:“不过明阳子长老目前好像不在驻地内,左师叔也不在,只有稽师叔在。”

    柳清欢跟在他身后,笑笑:“你倒是知道得挺清楚。”

    那小弟子挠挠头,嘿嘿一笑:“我没别的本事,也就记人最快,只要见过一次的人都记得。”

    “哦?这倒是有意思。”柳清欢感兴趣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弟子高声答道:“我叫王路,和师叔一样,也是竹林山的弟子。”

    柳清欢想了想,问道:“那你是不是记得驻地内都有那些人?”

    “是啊是啊。”王路点头如捣蒜:“我天天就在外事处呆着,每个进来出去的师兄师叔我都看着呢。”

    “那你认不认识尹霸,他现在在不在驻地内?”

    “尹师叔前些天就回来了,他受伤了,然后好像是通过传送法阵回门派了。”

    柳清欢道:“受伤?”

    尹霸竟然会受伤?

    王路使劲点头,生怕他不信的样子:“我听其他师兄说,尹师叔是跟人打架受伤的,伤得还挺重的呢。”

    他知道的也不多,柳清欢皱紧眉头,再问也问不出什么,决定回头再去探望尹霸。

    两人一路聊着,很快便到了明阳子的洞府前。王路走的时候还有些依依不舍,柳清欢拍了拍他:“回头若有修为上的问题,可以来找我。”

    王路这才兴高采烈地蹦着走了。

    柳清欢叩了门,嵌在墙上的石门向两边滑开,里面的防护法阵也已打开。

    稽越的声音从门内传来:“师弟自己进来。”

    他走了进去,发现这洞府内如同外面一般光线明亮,进门先是一个小花园,栽种着盛放的花木,院中竟然还有一棵他以前采自太玄极真大洞天的碎宝树。

    稽越踩着木屐,提着一只小桶晃出来,手上还拿着一只种花的木铲。

    柳清欢笑道:“师兄真是好兴致!”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