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二千六百六十六章 重遇玄冥圣女

    <!--章节内容开始-->    玄冥教,曾经是天界东土大教,可以与东土天帝元古抗衡,但是,随着东土天帝元古的势力越來越强大,东土天帝元古终于是忍不住向玄冥教出手了。

    沒有人谁可以阻止东土天帝元古一统天界东土的决心,于是,一场大战下來,玄冥教败了,败的很惨。

    当年的一战,玄冥教自教主以下,教中的所有高层都几乎被东土天帝元古一锅端了,只逃脱了有限的几个人。

    而玄冥教的玄冥圣女便很幸运,当年那一战來的很突然,当时她并不在玄冥教的祖地内,因此才得以逃过一劫。

    当年的东土天帝元古强势无匹,一举攻破了玄冥教的祖地,然后对玄冥教余孽展开无情的追杀。

    玄冥教本來有历代先贤开辟出來的十三个隐秘的小天地,被称为玄冥十三界,但是现在,十三个小天地,只剩下最后一个小天地了。

    不得不说,东土天帝元古真的很可怕,近几年,元古天帝已经将玄冥教的残余势力几乎全部铲除了。

    元古天帝逐一攻破了玄冥教的那些隐秘的小天地,但是,玄冥十三界当中最后的一界,元古天帝却是一直找不到准确的位置。

    一旦连最后一个小天地都被元古天帝找到,然后攻破,那么玄冥教就真的彻彻底底的在天界除名了。

    这个时候,在玄冥教最后的一处小天地内,所有人都紧张无比的盯着从虚空通道之中走出來的那个人。

    “怎么是你,”

    玄冥圣女一见那人,不禁惊呼了起來,这个人,正是已经在天界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古飞。

    “想不到一到來便见到了当年的故人,真是幸事啊,”

    古飞从虚空通道之中走出來之后,古阵台上的符文随即便暗淡了下來,他身后的那条虚空通道随即便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这个人是谁,”

    有人低声说道,所有人都震惊无比,要知道,这座古老的阵台已经很久沒有人动用过了,这个突然到來的家伙,到底是什么來头,与玄冥教有什么关系。

    很多人都很好奇,但是,更多人赶到不安,那东土天帝的手段可是层出不穷,为了铲除玄冥教的残余势力更是不择手段。

    古飞只与玄冥圣女有些交情,与玄冥教的其他人却是根本沒照过脸。

    “古兄,想不到你还记我,”

    玄冥圣女走了上去。

    “这……”

    听到玄冥圣女的话语,在场的所有玄冥教的高层都感到很意外,想不到玄冥圣女竟然认得这个人。

    这些人当中,一个面如冠玉,风度翩翩的中年男子却是盯着古飞,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悦的神色來。

    “呵呵,只是一试,却是想不到还能用,”

    古飞笑着说道。

    他说的却是大实话,他也不确定当年玄冥圣女告诉他的的那个空间坐标还能不能用,于是才试着启动转送阵台。

    如果玄冥教的这一方小天地不复存在了,古飞打进传送阵之中的空间坐标便不会激发传送阵。

    但是,如果传送阵台能运转,那便表明,玄冥教的小天地依旧存在,他可以横渡而來,跨域而至。

    古飞从南岭跨域而來,却是想不到刚从空间通道之中走出來,便见到了玄冥圣女,玄冥圣女并沒有在元古天帝的追杀之下陨落。

    “走,到我那里,我们好好聚一聚,”

    见到來人是古飞,玄冥圣女的眼眸如同天上的星星一样,在不断的闪烁着精光,她邀请古飞前往她的修炼之地。

    “好,”

    古飞点头说道,他也正想了解一下东土现在的情况,他还不急着渡劫,在压制着自己的修为。

    “无楚,这是什么情况,”

    那名面如冠玉的中年人身旁,一个黑须道者看着正在走远的玄冥圣女与古飞,不禁看了一眼那中年人,而后说道。

    “哼,”

    名叫无楚的中年人冷哼一声,脸色阴沉的几乎要滴出水來,他盯着古飞的背影,眼中透出了狠毒的目光來。

    他追求玄冥圣女多年,但是玄冥圣女始终对他冷冰冰的,更不用说请他进入其在小天地之中的潜修之地了。

    但是,那个家伙竟是一到來,便被玄冥圣女请进了她的潜修之地,这让无楚很不爽,对古飞是又恨又羡慕。

    “那个小子就是一个小白脸,与你无楚圣王比起來,简直就是脚底泥啊,”

    那名黑须道者继续说道。

    无楚沒有说话,这个时候,古飞与玄冥圣女的身影一惊消失在了一片竹林之中,竹林后面,便是玄冥圣女的潜修之地青竹湖。

    玄冥教的这处小天地足有十几万里之大,如此辽阔的天地,比起人间界之中的一些小国的疆域还要大。

    以玄冥城为中心,玄冥教统御着这一方天地,是这一方天地之中的主宰。

    青竹湖,在玄冥城外不到百里的地方,在玄冥城上空,可以见到整个青竹湖,那无楚甚至见到湖边有两道身影在漫步。

    无楚阴沉着脸从天上飞了下來,直接走进了城主府内,他乃是玄冥教的大长老,现在的玄冥教教主之位还空缺着。

    他这个大长老,却是玄冥教实际的掌控者。

    那个黑须道者向青竹湖的方向望了一眼,然后露出了一丝冷笑,也从天上飞了下來,然后走进了城主内。

    “圣女有些过了,她乃是我教圣女,竟然与陌生男子走的那么近,这成何体统,”

    玄冥城城主府内,坐着几个玄冥教的掌权者,大殿正中的宝座却是空着,这是只有玄冥教教主才有资格坐的座位。

    “不错,我们有必要弄清楚那个男子的來历,”

    黑须道者看了坐在上首的大长老无楚一眼然后说道。

    “那人能跨域而來,恐怕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啊,”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犹豫着说道,他有所顾虑,要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后果不堪设想啊,现在的玄冥教,不能再树敌了。

    “哼,难道我们玄冥教就好惹了,”

    坐在上首的无楚看了那老者一眼,然后冷冷说道,<!--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