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恶念

    <!--章节内容开始-->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恶念

    寂静的冥河,在老鹏皇踏上那座横在冥河之上的古桥那一刹那,立时风起云涌,有无尽的黑气从河面之上冲了起来。

    “哇啦!”

    漆黑的河水冲上了高天,隐约可以见到河水之中夹杂着的枯骨,那枯骨也是黑'色'的,漆黑如墨。

    这是一条死河,蕴含无尽死亡气息,透发出了冲天的煞气,那煞气几乎将老鹏皇身上透发出来的黄金神光都压了下去。

    这个时候,金翅小鹏皇与那头笼罩在黑气之中的大鸟之间的大战,也到了决定胜负的紧要关头了。

    “唰!”

    金翅小鹏皇的右手化成了一柄黄金神刀,直接劈砍进漆黑的死气当中,将那头大鸟的一只翅膀给斩了下来。

    黑'色'的血水四散飞溅,那头大鸟嘶吼一声,便向着冥河冲了过去。

    金翅小鹏皇并没有追击,因为那头大鸟身上的血水十分可怕,蕴含精纯的死亡之力,如果被沾染上身,就是不死也会没了半条命。

    金翅小鹏皇快速飞退,躲避了开去,即便如此,他右手的衣袖上,依旧被那黑血腐蚀出了几个孔洞。

    “这……”

    金翅小鹏皇心惊不已,要知道,他身上穿着的衣衫,可不是凡物,而是由大能级的强者祭炼过的宝衣,就算是皇者神兵都难损分毫。

    这种不死生物实在太过恐怖了,体内的死血可以腐蚀皇者神兵。

    那头大鸟冲进了冥河之中,没入了黑暗里,另外几头不死生物或是被天鹏一族的强者击杀当场,或是也冲进了冥河。

    天鹏一族的人都松了一口气,还没有进入圣葬之地,他们便陨落了两名强者,虽然事先已经预料到这样的事情,但是依旧让人骇然。

    进入圣葬之地,不可能全身而退,这是所有人的共识。

    但是还没有进入圣葬之地就已经折损了人手,这让天鹏一族的人尽皆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压抑。

    踏上古桥的老鹏皇继续向前迈步,他身上浩'荡'而出的黄金神光,将从四面八方汹涌而至的死气挡拒了开去。

    金行之力浩'荡',就如同一轮金'色'的神阳在无边的黑暗当中移动,老鹏皇的气息太过强盛了,几乎将身外的那一层玄阴神光都撑破了。

    玄阴神光以秘法加持在众人的身上,将外界的死亡之力隔绝在外,但并不影响众人的神通与法力。

    十三名天鹏一族的强者进入赤原,还没有真正进入圣葬之地,便已经有两人陨落了,剩下的十一名轻者,依旧向前进发。

    老鹏皇在前方带路,金翅小鹏皇等人跟在后面,走上了横在冥河之上的那一座像极了轮回桥的古桥。

    在金翅小鹏皇等人走上古桥之后,整条冥河都沸腾了起来,漆黑的河水,汹涌咆哮,冲上了高天。

    一道道透发出滔天煞气的魔影在河中隐现,想要从河中冲出来,但是却似乎被什么力量束缚在了河底,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法冲天而起。

    古飞隐身在一旁,冷眼旁观,有天鹏一族的人打头阵,这实在是最好不过了,这样一来,自己却是少了许多危险。

    古飞也踏上了那座古桥,前方的天鹏一族的强者并不知道有人远远的吊在他们的身后。

    要知道,这里是赤原大地之下,入夜之后,没有人敢进入赤原,就是半圣都不愿冒这个大险。

    天鹏一族的人并不认为他们的身后会有人,根本不用查看,只要前进便行,任何有生命的东西进入赤原,生命力都会快速流失,没有人可以幸免。

    但是金翅小鹏皇等人却是万万没有想到,古飞身上有极道圣器,根本就不怕赤原的这股邪异到了极点的死亡力量。

    就在古飞踏上古桥之时,赤原外面,一座山峰之上,却是站立着一道黑'色'的身影,这个人神材婀娜,脸上戴着一个狰狞的青铜面具,正是一路追踪古飞而至的那个神秘女子。

    前方死气浩'荡',血雾弥漫,一股令天地万物都为之战栗的恐怖气息在汹涌,神秘女子站立在山巅,很久都没有动一动。

    “那小子竟然进入了赤原,这怎么可能,他是在找死吗?”良久之后,神秘女子说出了这样的话语。

    而后,那神秘女子右手一翻,手上出现了一个水蓝'色',拳头大小的晶球,晶球之上,有符文在隐现。

    神秘女子将一道神力灌注进晶球之中,那水蓝'色'的晶球,立时便涌出了一层蒙蒙水蓝'色'神光。

    待到蓝光散去,晶球之上竟是显现出了一些朦胧的影像来。

    就在这个时候,正在古桥之上的古飞,忽然心生感应,似乎冥冥之中,正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一样。

    “又是这种感觉!”

    古飞心头凛然,他已经不止一次感觉到这种异样了,但是却难以捕捉到任何痕迹,似乎有人以**力在窥视自己。

    “到底是谁,他是怎么做到的!”

    古飞不禁又惊又怒,暗中的这个人,手段真的太过可怕了,自己似乎已经被锁定了,有一种难以逃脱的感觉。

    “唰!”

    古飞的眉心冲出了一道紫金神光,他全力运转武道天眼,他的眉心像是生出了一只可以看透三千世界的天目,扫视八方虚空。

    “好警觉的小子!”

    赤原外的山巅之上,神秘女子低声骂了一句,而后便收起了手中的那个水蓝'色'的神珠。

    与此同时,古飞那种异样的感觉也随之消失了,这让古飞很是不安,连武道天眼都难以觉察到暗中那人的踪迹。

    “一点蜘丝马迹也没有,这怎么可能!”

    古飞暗暗心惊,武道天眼可以看穿一切虚幻,直指本源,就连大道的痕迹都可以看穿,暗中的这个人很不简单啊!

    就在古飞一分神之时,前面的天鹏一族的强者早已不见了踪影了,就连天鹏一族身上浩'荡'而出的金行之力的波动,也感应不到了。

    “可恶!”

    古飞恼怒不已,他想要追上前去,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极道虚淡不实的身影却是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他的周围。

    古桥下方黑水浩'荡'澎湃,大水已经几乎要涌上了古桥之上,桥底黑气弥漫,似有一双双鬼手在黑气当中抓出来。

    “这是……”

    古飞浑身寒'毛'都炸了起来,一股寒气从脚板底直窜了上来,沿着脊柱,直达天灵,令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战。

    一道虚淡不实的身影,突然向古飞扑了过来,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瞬间袭上了他的身上,令他通体发寒。

    “碰!”

    古飞一拳向前击出,一股大火从拳头之上冲了出去,那道虚影立时便被大火笼罩,瞬间化成了一股青烟。<!--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