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灭武尊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进入赤原

    <!--章节内容开始-->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进入赤原

    赤原,横在中土与南岭之间,这是一处邪异的所在,有莫测的力量笼罩住了整个赤原,修士难以飞度。

    任何进入赤原的修士,修为都会被压制。

    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修为越高,压制得越是厉害,没有那个修士愿意进入赤原,那里赤地万里,寸草不生,连个鬼影都没有一个。

    古飞在赤原外面徘徊了很久,他尝试过,进入赤原之后,想要冲天而起,但是却发现自己根本飞不起来,有一股力量将他禁锢在了地面上,他只有步行走。

    在赤原之中,修士的修为都被最大限度的削弱了,古飞更是失去了御空飞行的能力。

    “这真的是一处邪异之地啊!”

    古飞感到一丝不安,赤原的邪异,对于天界之中的修士来说,并不陌生,白天的时候,修士可以在赤原任意出入,但是一到了晚上,便没有人会进入赤原。

    夜幕来临之时,赤原会变成一处大凶之地,有妖鬼与魔头在徘徊,晚上进入赤原的修士,没有一个可以再从里面走出来的。

    有人说那是上古之时的无上存在陨落之后的 不灭神念化成的邪物,除非是千古佛主亲临,要不然,任谁都无法超度这种邪物。

    古飞看了看天'色',只见太阳已经西沉,黑夜不久就要来临,他已经错过了进入前方那一望无尽的血'色'大地的最好的时机。

    “只有等到明天了!”

    古飞不得不先行退走,这个时候进入赤原,无异于是'自杀',黑夜来临,赤原便会变成一方凶地绝地。

    一到夜晚,就算是帝级的人物都不愿意轻易走进赤原。

    古飞不愿意冒这个险,他退到了赤原百里之外的一座山峰之上,他盘坐在了山巅,而后闭目养神,运气调元。

    只要过了赤原,对面便是南岭,南岭是妖族与魔族的天下,十万魔山便在南岭,南岭神帝苍霄,便是一尊妖帝。

    南岭,有无尽的传说,那里有天界的魔巢,是天地间的魔源,一切邪恶似乎都源自于那里,那里有无数的天地隐秘。

    就是龙族的祖庭,也是在南岭,传说那无上极道妖圣太皇,曾经在南岭的一座神山之上盘坐了近万年。

    现在的龙域,传说便是太皇以无上神通开辟出来的一方圣土,是妖族的朝圣地,在妖族有无上的地位。

    南岭的局势非常复杂,妖族与魔族相互征战不朽,这是天界最动'荡'的一个大域,有时甚至会爆发帝级的大战。

    近年来,十万魔山之中的魔头都在蠢蠢欲动,南岭妖族面临的压力是无法想象的,妖族挡住了魔族,要不然,十万魔山之中的无数魔头,早就杀进中土大地了。

    人族也派有高手在南岭坐镇,魔族的一举一动,都在人族的监视之下,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人族各大教都会在第一时间知道魔族的异动。

    古飞对现时南岭的局势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

    时间在消逝,太阳的余晖,彻底消失在了群山之下,天地昏暗,黑夜将要来临,大山之中,一片寂静。

    山巅之上,微风佛面,古飞的心灵逐渐变得空灵起来,仿佛与这一方天地融合在了一起,进入了一种非常玄妙的状态。

    到了古飞这等境界,已经可以感知天地大道,触'摸'到了道的边缘,再进一步,便能斩道,成为大能。

    当然,斩道对于古飞来说,还是早了点。

    天道无情,大道无定,每一个人的际遇都不同,感悟的到的“道”也是不同,要斩去“他道”成全“我道”很难,都不知道有多少惊才绝艳的人物,卡死在了这一个关卡之上。

    所有修士,修炼的都是前人开创出来的“道”,别人的“道”,终究是别人的,即便是修炼到最高深的境界,也是绝对不可能胜的过开创出这一“道”的圣人的。

    要想摆脱前人的桎梏,成为天下无敌的极道圣人,就要斩去“他道”,于是,修炼界之中,便有斩道一说。

    古飞想要超越武祖,便要斩道,便要悟出自己的道来,即便是同为“武”,但是也可以悟出不一样的“武道”来。

    盘坐在山巅之上的古飞,似乎触'摸'到了更深层次的东西,但是却是始终抓不住,'摸'不透,就像是一团空气,没有形状,也看不见,'摸'不着。

    “难道这就是道吗?”

    太过玄奥了,古飞根本不可能悟出,他的心神都沉浸在了这一妙境之中,竟然有一种不想从这种玄境退出来的念头。

    古飞的肉身沉寂了,气息全部收敛了,像是一尊石人一样,一动不动的盘坐在了山巅。

    附近地域的山岭之中,没有任何凶兽的吼叫传出,赤原之外的地域,似乎根本没有凶兽在盘踞。

    到了午夜,赤原深处传出了凄厉的鬼啸,似有无尽的孤魂野鬼从地域之中冲了出来,在赤原深处徘徊。

    古飞忽然张开了双眼,一股邪异恐怖的气息从赤原深处浩'荡'而出,令他立时从那种玄妙的状态之中惊醒了过来。

    “怎么回事?”

    这股气息,令古飞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赤原深处,似乎有一尊上古的魔神觉醒了过来一样。

    古飞从山巅之上站了起来,而后冲天而起。

    他来到高天之上,而后举目向赤原远眺,只见前方的那一方一望无边的血'色'大地之上,有丝丝血'色'的邪气从地上涌出。

    血'色'大地之上,已经笼罩上了一层薄薄的血雾,血雾当中,有一道道虚淡不实的身影在隐现。

    “难道这一方血'色'大地深处,孕育出了一尊可怕的存在吗?”

    从赤原深处浩'荡'而出的那股气息,非常邪异,似乎并不像是无上大妖与先天神魔陨落之后,残留的不灭神念。

    这让古飞想到了月神遗宫之中的那一道圣人恶煞。

    圣人的怨念化成的恶煞,是天地间最邪恶的东西,这种东西已经跳出了五行中,不在三界外,万古难以磨灭。

    “竟是有一尊极道圣人陨落在了这里?”

    古飞想到这里,不禁心头震动,圣人恶煞无比邪恶与恐怖,人、神、仙、魔、妖、佛,通杀,任谁遇上,都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魂飞魄散。

    难怪但凡在夜晚闯进赤原之中的修士,都没有一个可以再从赤原之中走出来。

    赤原内煞气冲天,赤原深处更是不时有血'色'邪光冲出,血雾汹涌浩'荡',那是一眼望不到头的血'色'的海洋。

    白天与黑夜,同是赤原,但是却是两个截然相反的景象。

    古飞暗暗心惊,这个时候的赤原,已经化成了一方凶地绝地,煞气浩'荡',血光闪烁,笼罩在血'色'大地的血雾之中,有一道道虚淡不实的身影在隐现。

    那是陨落在血'色'大地之上的修士的残念,这种残念被某种力量放大了不知道多少倍,令残念都可以凝聚出人形来了。

    大凶之地,已经毋庸置疑了。

    古飞从天上降落,继续盘坐在山巅之上,闭上了双眼,不再理会前方那一方血'色'的世界,他想要重新进入刚才那种玄妙状态。

    但是,他发现,这个时候,无论自己如何努力,都已经难以触'摸'到那种境界了,这让古飞不禁有点失落的感觉。

    赤原之中的异象,持续了足足一夜,到了第二天将要破晓之时,才逐渐平复了下来,赤原之上浩'荡'的那股可怕气息也退去了,最后消失在了赤原深处。

    当东方天际发白之时,整片无尽的血'色'大地,终于彻底的平静了下来。

    古飞没有犹豫,他从山巅站起,而后向前御空飞行而去,来到赤原前面,便从空中降落到了地上。

    他直接走进了前面的那一方血'色'的大地,当他一脚踏进那一方大地之时,一股邪异的力量便立时将他笼罩了起来。

    古飞的修为顿时便急剧下降,他的修为与实力被削弱到了仙神境界便停了下来,不再继续下降。

    不得不惊,这样的地方,古飞从来没有遇到过,竟然可以削弱一个修士的修为与实力,这到底是怎么样的一处所在啊!

    修为虽然被削弱,但是古飞的肉身力量却是并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他虽然不能御空飞行,但是他一步踏出,便能横跨数十里,比瞬移还要快。

    所有修士进入到赤原,修为都会被压制,但是古飞是一个另类,肉身的强悍,即便是在这一方邪异的地方,都难以被压制。

    被压制的,只是古飞体内修出的武者真力。

    古飞要赶在天黑之前,横跨整个赤原,到达对面,进入南岭地界,而后寻到老龟与小青他们,要不然,黑夜一旦来临,他便要失陷在赤原之中,再也难以走出去了。

    “怎么回事,赤原怎么那么辽阔?”

    半个时辰之后,在赤'色'大地之上狂奔的古飞,依旧见不到对面,他已经奔行出了数万里了,这一方赤'色'大地,似乎没有尽头一样。

    古飞暗暗心惊,这太过邪异了,他心中都不禁有点发'毛',种种手段不能施展,他只能用双脚跑的。

    入目尽是一片赤红,这让古飞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压抑。<!--章节内容结束-->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