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苏苏篇(四十二)

    vip章节内容,

    吃完饭各回各家,赢修和苏苏顺路去看了看王凯他们的吊床。

    “其实挺好的。”苏苏看到环境后还有些羡慕。

    星空下的湖水边,两个吊床和两顶帐篷。当地老百姓特别贴心的给上面装饰上了花,摄制组的灯光一打,远远看着跟拍大片似的。

    “多浪漫啊!”董甜感叹,还原地转了几圈。

    苏苏瞬间觉得自己弱爆了,到了播出的时候那几圈一定是慢镜头。长发飘飘的美女在夜空下翩然起舞,啧啧!

    “那你和我换换?”兰新马上说,“你睡帐篷吧!”

    古月笑嘻嘻的指了指吊床:“那不如和我换啊,躺着就能看星星。”

    董甜捂着嘴笑:“我还是选择睡床,你们俩自己浪漫吧!”

    知道了有两队人过的不好,大家很满意的回去了。苏苏和赢修洗了个热水澡,然后舒舒服服的睡觉。

    “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卖报的小行家,大风大雨的满街跑,走不好滑一跤,满身的泥水惹人笑,一个铜板就买两份报!”

    “啦啦啦……啦啦啦……”

    赢修黑着脸把闹钟丢出去,无比羡慕的看了眼对面毫无动静的门,为什么他不像苏苏一样吵不醒。

    “起床了。”导演小声说,“七点钟不去早饭就没了。”

    赢修挠了挠头发用钥匙直接开了苏苏的门,又从包里翻出她的闹钟。

    “当当当当当……”将军令震耳欲聋。

    摄像师和导演头一次见这架势,目瞪口呆的看着苏苏睁开眼。

    哎呀!小姑娘素颜也是美美哒,赶快给个特写!

    “赢影帝。”到了吃早餐的地方,总导演跑过来问赢修,“你那个助理的闹铃是将军令吧?”

    赢修看了他一眼:“下一个任务让我赢我就告诉你。”

    “……你这样聊天是不对的。”导演严肃的说,“你看早上叫你们起床的铃声怎么样?”

    “卖报歌?”赢修嗤了一声,“不怎么样。”

    导演笑了:“可是我喜欢,所以每天的叫早都是这首歌。”

    “嗯,关我什么事。”

    导演一脸你怎么能这样的表情:“我都告诉你了,你也告诉我呗!那首将军令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含义,怎么你的助理一听那个就醒了?”

    “想知道?”赢修笑。

    导演点头。

    “等下任务让我赢。”

    “……你吃早饭去吧。”

    早饭吃的非常安稳,没有游戏没有任务。等他们吃完后,导演开始发任务卡。

    苏苏接过来打开,然后同情的看向赢修。

    “我猜对了,煮茧抽丝。”

    五组一起去工坊,最后获取丝线最多的午饭四菜一汤,一次递减,最后一名没有菜。

    “这是什么啊?”其他人别说见,连听都没听过。

    只有赢修洋洋得意:“我家苏苏会哦!她会哦!”

    “苏苏你真的会啊?”连吴勇都没见过这活,“好弄吗?”

    苏苏想了想:“我觉得挺好弄的。”

    大家放心了。

    然后去了昨天赢修和苏苏看到的工坊,赢修站在门口往里看,就是不进去。

    “修哥你看什么呢?”王凯兴奋的转了一圈,见他还不进来。

    赢修神秘兮兮的把他叫过去:“里面……有看到蚕宝宝吗?”

    “没有。”王凯摇头,“都是蚕茧。”

    赢修这才放心的进去,大家正围着几个工人,听他们讲解煮茧的过程。

    “先把茧浸入50~70c温水中,约2~4分钟。使茧层渗润,并使茧层外面结一层水膜,以增强通水性能,提高抗煮能力。”

    吴勇把师傅的话重复了一遍:“我们只要记住第一个步骤先把茧泡在50~70c温水中三分钟就行了。”

    大家看师傅做了一遍,浸泡好后开始第二个程序。

    “然后用100度的蒸汽高温对茧腔内空气进行置换,再把茧移至约60c的低温水中。因温度下降,茧腔内的蒸汽和空气遇冷后急剧收缩,使茧腔内外压力不同,达到茧层渗润的目的。”

    大家围着一个机器:“这个怎么用啊?”

    师傅演示了一遍,还提醒他们一定要小心,这可是100度以上的蒸汽炉子。

    “这些茧越来越白了耶!”董甜小心的戳了戳飘在水面上的蚕茧,“师傅我能拿起来看吗?”

    师傅同意后,董甜和古月一人拿起一个。

    “你摸摸,好滑!怪不得丝绸那么滑……”两个人兴奋的讨论着,见苏苏和兰新只是盯着池子里的茧看,以为她们不敢摸。

    “苏苏你不是做过吗?怎么不摸一摸?”董甜装作一副关心她的模样,把茧递过去。

    在她心里,根本不相信苏苏会煮茧……

    “我不想摸尸体。”苏苏淡淡的道,“我以为你们会害怕。”

    古月和董甜懵了。

    “苏苏,你刚刚说尸体?”古月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一边,“什么尸体?在哪啊?”

    苏苏指着她们手上的茧:“蚕宝宝的尸体,在茧里面。”

    “啊!”董甜尖叫了一声把茧丢回池子。

    古月也脸色发白的丢进去。

    “这里面还有蚕?”兰新这会倒是好奇了,拿起一个看了看,“不是化茧之后就变成蛹了吗?”

    几个男人听到苏苏的话脸色都不太好,他们根本没想过这里面竟然还有蚕宝宝,不是应该把它们拿出来在煮吗?

    只有赢修用一副你们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家伙的眼神看着他们。

    “不是蚕,是蛹。”师傅解释道,“蛹状态的时候是没有生命体征的,就是一个肉丸子,要经过时间慢慢化娥才算。”

    几个男人的表情好看了一点,关岳还感叹了句:“我今天算是理解作茧自缚这个成语的意思了……”

    而古月和董甜还是一脸的不能接受

    “接下来是第三个步骤。”

    继续在100度的蒸汽高压下对已渗润的茧进行蒸煮,主要作用是使茧腔吐水和煮熟茧层。使水分子进入丝胶内部,增大丝胶体积,使其膨润软化,同时利用热汤溶解一部分丝胶。

    “这个部分要不停的搅拌,让蚕茧的受热均匀,搅的时候要轻一点,顺时针方向。”师傅拿起根棒子,“注意不要烫到自己。”

    最后一步还是将蚕茧放进低温水里浸泡,一个小时候就可以抽丝了。

    抽丝的专业术语叫缫丝,自古以来都是人工一点点的剥离。

    “这个你也会?”兰新问苏苏。

    苏苏点头:“大学的时候选修课学的。”

    “你上的是纺织大学吗?”古月好奇的问,“怎么还学这种东西?”

    苏苏没说自己上的是凯撒学院:“不是,是服装设计。”

    “哎呀,那怎么当了助理了?”董甜正看工人挑取合适的蚕茧缫丝,听到苏苏是大学生也扭头问她,“找不到工作吗?”

    古月一脸同情的开口:“现在好多大学生都不好找工作,除非你是名牌大学的还好一点。苏苏你也别难过,现在不也挺好的,都进娱乐圈了!”

    “是啊!学习不好没事,工作努力梦想就会实现的!”董甜和古月击掌。

    苏苏被硬灌了一碗鸡汤,但是却觉得无比恶心。

    她们这是不想让观众觉得自己学历高,所以话里话外都说自己上的不是名牌大学,成绩还不好。

    “你们俩什么学校毕业的?”兰新突然问了句,还主动说,“我没上过大学,高中就出国走秀了。”

    董甜不好意思的说:“我是上戏毕业的,陆成哥是我的学长。”

    “我大学学的芭蕾。”古月笑了笑,“华国芭蕾舞学院。”

    都是名校。

    “你们几个丫头学会了吗?”吴勇转身提醒她们,“一会不会做可没人教了。”

    王凯嗷嗷喊:“古月姐你在干什么呢?”

    “我们听着呢!”兰新推了推苏苏,“是吧苏苏?”

    苏苏笑了笑:“反正我会。”

    从头到尾没听怎么缫丝的董甜和古月:Σ(°△°|||)︴

    “那两个女人刚刚是不是挤兑你了?”教学结束,赢修和苏苏提着一桶茧开始煮。赢修没好气的看了那边一眼,“把别人都当傻子呢!”

    摄像师这会不在,苏苏一边把蚕茧倒进水里一边说:“回头去查查她们俩的学历。”

    “哈!”赢修嘲讽道,“保不齐都是假的。”

    苏苏仰起小脑袋:“真假不知道,但是等一会她们一定手忙脚乱。”

    煮茧其实比较简单,大家又都认真听了,所以每一组都完成的不错。苏苏和赢修自然是第一个完成的,他们提着干净的茧去旁边缫丝。

    “苏苏啊……”过了一会,吴勇凑过来,“我怎么找不到丝头啊!”

    找不到丝头就没办法开始。

    “找不到就表示你没有煮好。”苏苏往架子上绕丝,看了他一眼,“换一个继续找。”

    吴勇:“……”

    十二点的时候,导演组喊停,开始检查各组的成果。

    “第一名赢修苏苏!他们一共抽了300克丝。”

    “第二名是关岳和兰新,他们抽了100克。”

    第三名是吴勇,陆成第四,王凯最后……

    于是王凯骚年没睡好之后继续没吃好,中午啃了个馒头,导演还说吃饱了回去午睡,下午三点集合。

    苏苏回到客栈,放在床头的手机正好在闪,上面显示着……

    小玄子。

    ps:进群的宝宝们,自己看看群公告,里面有如何进v群的说明哒!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