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苏苏篇(四十一)

    赢修发誓,他再也不会和这个节目组合作,如果可以的话,还要把导演揍一顿。

    “怎么不动了?”爬到一半,防护绳突然卡住了。

    赢修抬头往上看,一个摄像机对着他。

    “你看到那个洞了吗?”跟拍导演喊。

    赢修这才注意到半山腰上有个洞,里面还放了个盒子。

    “把里面的东西带上来才行!”

    苏苏闭着眼看不到,听见这话嘀咕了句:“刚刚怎么不说,里面是什么?”

    “没事,我看看。”赢修一脸轻松的把手伸进去,然而在他打开盒子的瞬间,整个人就崩溃了。

    五分钟后……

    “快点拉我们上去!”赢修喊。

    导演组:“你把东西拿上我们就拉你上来。”

    “我不要!”赢修拒绝。

    那盒子里,是白花花胖乎乎的蚕宝宝!!

    “完了……”苏苏在知道是蚕宝宝的时候就知道他们今天完蛋了。

    天不怕地不怕的赢修偏偏最害怕的就是软体昆虫,已经到了看一眼都不行的地步。

    “快放我们下去!”赢修挂在半空,身上还背着个苏苏。“我放弃了,放我下去。”

    导演不死心:“不行,这个任务不能放弃,你必须爬上去!”

    “你刚刚不是这么说的!”赢修脸一直冲外,“你信不信我下去就打死你?”

    导演:“那我就更不能让你下来了。”

    “导演他真会打死你的,你快点放我们下去!”苏苏也开始喊。

    因为赢修现在已经无法固定身体了,她闭着眼睛都能感觉到自己在晃来晃去。

    “蚕宝宝不咬人的。”导演头疼的劝他们,“你只要连盒子一起端上来就行了。”

    赢修能听见背后的那些白虫子啃噬桑叶的声音。

    嚓嚓嚓嚓……他觉得整个世界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嚓嚓嚓嚓。

    “不!”赢修叫了一声,“你要是再不拉我上去,我就报复你,我说到做到,我一定会报复你!”

    导演当没听见,反正你是签了合同的~\(≧▽≦)/~

    “别喊了,他们不会拉你上去的。”苏苏显然比赢修冷静的多。

    而且她已经睁开了眼睛。

    “你要干什么?”赢修发现苏苏竟然开始解两人绑在一起的腰带。

    苏苏努力让自己不向下看只向上看,这样就不怕了。

    “我要爬上去!”她把绳子解开,一脚把赢修踢到一边。

    赢修一脸的不可置信:“你不要闹了,快点过来我背你。”

    “然后咱们俩一起吊在这里到明天早上吗?”苏苏调整她的保险绳。

    头顶传来导演的提醒:“就算是到明天早上我们也不会拉他上来的。”

    “呵呵……”赢修冷笑,等他上去就报复导演。

    苏苏把装蚕宝宝的盒子从洞里拿出来,盖好盖子后塞到赢修怀里。

    “啊啊啊!!!”赢修叫的像被非礼的小媳妇。

    “看不见你怕什么?”苏苏瞪他,“不要想了,赶快爬。”

    赢修哆哆嗦嗦的捧着盒子:“我……我不要……”

    “你这样会掉粉的。”苏苏提醒他。

    “我的粉丝都知道我怕这个。”赢修像个破布似的随风飘荡,“你先上去,别管我了。”

    苏苏想了想,蹭蹭蹭爬走了。

    “不要丢下我一个人……”赢修见她真走了,开始惨叫,“把这些虫子带走啊!带走啊!”

    等苏苏爬到山顶时,赢修还在那哭嚎,真的是一下都不肯动。

    “有篮子吗?”苏苏问摄像师。

    摄像师摇头。

    苏苏看了看周围,发现不远处是片菜地,她抬脚就跑,在菜地另一头找到了井,然后拿着水桶跑回来。

    “把蚕宝宝放进来!”她用绳子把桶吊下去。

    赢修一点都不犹豫的把盒子丢进桶里,然后整个人就跟磕了药一样复活了。

    他几下爬到山顶,远离装蚕宝宝的盒子:“赶快把那玩意拿走。”然后他又看向导演,“我告诉你,不管接下来你还有什么任务我都不参加,哪怕今天晚上睡帐篷。”

    “没有任务了,你们把蚕宝宝交给客栈的阿姨她会给你们房间钥匙的。”

    赢修二话不说站起来朝着客栈方向走,整个镇子就一家客栈。他们也是到了以后才发现其实这镇子大小就是个小村,不知道为什么被定义为镇。

    “谢谢你们帮我带回蚕宝宝,这是房间钥匙!”客栈阿姨演的特别好,还打开盒子一脸欣慰的道,“这些都是好孩子,很快就能结茧了。”

    赢修目不斜视的离开,进了二楼房间苏苏一脸严肃的看着他:“我觉得有件事你应该知道。”

    “什么?”赢修本来都要瘫到床上了,见她这副表情又坐了起来。

    苏苏指了指客栈旁边:“那是织布的地方,你注意到没有?”

    “没有……”他刚刚只想赶快把那盒虫子交出去,哪里会注意其他的东西。

    “我们今天带了蚕宝宝,刚刚那个客栈老板娘又说蚕马上就要结茧。”苏苏咬着指头,“你知道结茧之后应该干什么吗?”

    赢修一脸懵逼:“变成飞蛾?”

    “煮茧,取丝。”苏苏想起辛容的教导,“明天的任务说不定就是这个!”

    赢修:Σ(°△°|||)︴

    两个人在房间里嘀嘀咕咕的半天,之后不猜了,反正不管是什么都要得去做。

    “开始晚餐游戏了!”六点多,导演来敲门,给他们送任务卡。

    赢修不接:“你不是说没有任务吗?我说过要报复你的,我不去。”

    “我是说住宿的任务没有了,现在这个是晚饭任务,你不去就没有晚饭吃。”导演把任务卡给了苏苏,“赶快看看!”

    苏苏打开。

    “晚饭行不行任务,五队一起和当地老乡学习佤族迎宾舞,前四名可以享受佤族特色大餐,最后一名只能吃馒头咸菜……”

    赢修腾一下站起来:“把摄像机挡上,我要换衣服。”

    十分钟后五组人在一个叫迎宾路的广场集合,那里已经等了一队当地人,他们穿着盛装,举着火把欢迎剧组的到来。

    “你们谁住帐篷?”赢修见到了晚来的关岳和王凯组,关岳这组看上去还好。王凯骚年都蔫吧了……

    一听赢修问,他嗖一下窜过来。

    “修哥!”

    赢修推开他:“别动手动脚的,好好说话。”

    “嘤嘤嘤……我不想睡湖边吊床,晚上肯定有好多蚊子。”他和古月到的最晚,只剩下湖边吊床了。

    古月也可怜巴巴的站在那,苏苏的视线在扫过她的胸时被吓到了。

    “波澜壮阔是吧?”兰新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她身边,压低声音道,“听说她刚刚隆的,来之前还在输消炎药。”

    古月的胸大到连上面的青筋都看出来了,两个球随着她的呼吸起伏,感觉戳一下就会爆开似的。

    苏苏心有余悸的点头:“她本来就很大了,怎么还嫌小啊……

    “不拼怎么红?”兰新笑了笑,“你等着看吧,这期播出的时候她的胸说不定都能上头条。”

    导演在那边发话:“准备好了吗?注意要仔细看,你们只有三次机会。”

    “好了好了!开始吧!”大家在广场上围了个圈,目不转睛的盯着当地人跳舞。

    古月正好站在苏苏身边,一边看还一边跟着跳。苏苏本来还跟着跳,发现她后就默默的在心里记动作不动了。

    “怎么了?”赢修发现她不对劲,找了摄像头拍不到的角度低声问。

    苏苏微微摇头:“没事,我就是怕离她太近万一不小心碰坏了她的胸怎么办……

    第一遍跳完,大家都没记住。

    “导演,我能不能换个游戏,我不会跳舞。”兰新突然说。

    大家都看她,关岳点点头:“我们公司的编舞曾经说过一句话,只要你不是半身不遂我都能给你整的差不多。”

    所以呢……

    “后来他教兰新跳舞,就再也没有说过那句话了。”

    噗!大家都笑了。

    兰新不好意思的说:“我四肢不协调,怎么学跳出来都不能看。”

    “只要记住动作就行,不要求好看。”导演一挥手,“来来!开始学第二遍。”

    三遍过后,该他们了。

    “按照今天选房的顺序来,第一个是勇哥。”

    吴勇是会跳舞的,小凯助理也会。两个人跳出来还行,不过错了三个动作。

    “我们输定了,赢修哥跳舞很好的!董甜做西子捧心状,“好帅好帅!”

    赢修完美的跳出了迎宾舞,苏苏跟在他后面虽然动作不够流畅,但是没有错过。他们跳完后是陆成和董甜。

    一样,陆成的舞跳的也很好。董甜和苏苏一比更胜一筹。

    “你们先跳吧?”轮到关岳和兰新时,兰新想让王凯他们先跳。

    王凯爽快的答应了,和古月安全过关。然而兰新开始跳时大家都忍不住笑了,因为她永远是一顺,同手同脚不说还总踢前面关岳的屁股……

    “现在宣布结果。”导演也笑的不行,“最后一名是关岳和兰新,你们的晚餐在那边。其他人可以去后面入座了!”

    满满一大桌好吃的,还有特质的米酒。另一边关岳和兰新一人一个馒头,一小碟咸菜,还有一碗白粥。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