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老祖回来了的狸猫

    vip章节内容,

    慈念秋也走散了,一个人掉进河里,刚把衣服弄干就看见对岸走过来两个人。

    “是你们?”

    白天心自然也看见了她。

    “别过来!”慈念秋警惕的喊,“别以为你们有两个人就想欺负我。”

    梁皮正烦着,他们找了一大圈都没遇到赢擎苍和狸猫,却遇见这个讨厌的女人。

    “你喊什么?”他翻了个眼,“想把妖兽招来吗?”

    白天心看了看周围,失望的说:“走吧,师父他们不在这。”

    “你师父?”慈念秋突然跑过来,“你们在找赢前辈?”

    梁皮将白天心护在身后:“关你什么事。”

    慈念秋哼了一声:“我是关心赢前辈,又不是关心你。”

    “我师父有师娘关心,用不着你。”白天心推开梁皮,“我们走。”

    谁知道慈念秋就这么跟了上来,一路上都在问赢擎苍的情况,梁皮快被她烦死了,正要说话,就见白天心一鞭子抽了出去。

    “你干什么?”慈念秋及时躲开,落在不远的地方质问她。

    白天心暗暗催动长鞭,毒气开始在鞭子上蔓延,生出一根根倒刺。

    “蠢货,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白天心冷笑道,“原本因为你一个女人我们两个人不想欺负你,可你偏偏不怕死的要跟上来,既然如此我们也就不客气了!”

    慈念秋一惊,这才意识到她们是在凌源秘境,不论生死,不论手段,可以随便杀人。

    “你……你们不能杀我!”慈念秋开始慢慢后退,“杀了我慈航宗不会放过你们的。”

    梁皮嗤了一声:“果然是个蠢货,别跟她废话了,动手吧!”

    “去!”白天心一声大喝,她的长鞭仿佛长了眼睛卷向慈念秋。

    慈念秋慌乱之中招出法宝,是一个漂亮的琉璃宝塔。宝塔将她罩在里面,白天心的长鞭碰不到她。

    “想杀我,也要你有那个本事!”慈念秋到底是大宗门的小姐,冷静下来之后,长剑划过身前刺向白天心。

    梁皮要出手,白天心拦住他,一根根藤蔓冲天而去,轰向慈念秋头顶上的琉璃宝塔。

    一次,二次,当无数藤蔓第三次轰过来的时候,慈念秋的嘴角流下一串血迹,她快要坚持不住了。

    “破!”白天心浑身灵力暴涨,在一片藤蔓呼啸中,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

    咔……咔咔……宝塔中央出现一条缝隙,而慈念秋喷出一口血倒在地上。

    “快杀了她!”梁皮喊道。

    说时迟那时快,白天心的长鞭眼看就要缠住慈念秋的脑袋,却被突然出现的一道剑气震开。

    “师姐!”梁皮飞到半天接住被震飞的白天心。

    “我没事。”白天心的确没事,出了有些喘息,并没有受伤。

    一个穿着紫色纱裙的女子缓缓从半空落下,梁皮和白天心一看她的打扮眼神一紧,对视了一眼之后二话不说……

    逃走了。

    “你没事吧?”黄真皱着眉头看着已经跑出好远的两个人,想追上去,可慈念秋已经死死抓住了她的袖子。

    “你是飘渺阁的吧,是黄真姐姐的徒弟吗?”

    白天心和梁皮已经不见了踪影,黄真只好蹲下来:“阁主是我师叔,慈小姐你还能站起来吗?”

    “你修为不错,咳咳……”慈念秋翻出一枚丹药吞下去,原地打坐,“你叫什么,入后我碰到黄真姐姐好提一提。”

    黄真眼底划过到厌恶的而目光,不过脸上却笑嘻嘻的道:“我叫小乔!”

    “扶我起来吧。”慈念秋伸出手。

    黄真都要忍不住笑了,想他慈念萧少年英雄,却有个如此白痴的妹妹。都这种时候了,还不忘记拿大小姐的身份……

    简直可笑!

    “我们一起走,如果碰到我哥就安全了。”慈念秋说完竟然向白天心和梁皮逃走的方向走。

    黄真不动声色的跟着她,既然都要找赢擎苍,这个蠢货正好可以利用一下……

    然后她却不知道,此时赢擎苍辛晴和费琨已经到了第二层。

    “你们遇到了我,打赢我就能过关啊!”紫行得意的说,“看我对你们好吧!”

    辛晴看了看手里的白色晶石:“得到九个我们就是第一了吧?”

    “或者拿到第九层的那一枚,也是第一。”

    “那就别磨蹭了!”紫龙催他们,“我们赶快找第三层的入口。”

    他着急出去让赢擎苍帮忙找爷爷,所以比谁都积极。

    第三层还是密林,不过这里的密林漂亮不少,阳光普照,小溪潺潺,如果不说还以为是什么风景优美的地方。

    “休息一晚再走。”赢擎苍扫了密林深处一眼,“天快黑了。”

    紫行噘着嘴,看到辛晴笑眯眯的看过来时,又觉得耽误一天没什么,毕竟这只狸猫猫太弱了,万一中途累病了更麻烦。

    晚上还是宿在木船里,费琨负责烤肉,他去林子里抓了一只落单的妖兽,紫龙蹲在一旁正等着吃,突然听到一声。

    “吱嘎!仆人!”

    赢擎苍看到狸猫的眼神突然变得迷离起来,就知道是小晴儿要出来,果然下一秒就听见她叫唤。

    “你……你怎么才来呀!”狸猫扑进他怀里。

    赢擎苍无奈的笑了笑,陪她重演了一遍重逢。

    “老祖睡了两天?”狸猫听完后一脸茫然,“你……已经把老祖救出来了呀!”

    “嗯!现在很安全。”

    狸猫却激动起来:“你……你有没有杀掉那个小男孩?”

    “……那是一条紫龙。”

    “老祖管它是什么玩意!他……他欺负老祖呀!”狸猫气的抓住赢擎苍的头发咬掉几根,“你……你竟然没帮老祖报仇?”

    赢擎苍抱起她按进怀里:“乖,别急,听我说……”

    “那个……我不是故意的。”紫行站在门口。

    狸猫正挣扎呢,看见他楞了一下,然后拼命往赢擎苍怀里钻:“吱嘎!救命!”

    “小晴儿,紫行的爷爷我认识,他不敢再欺负你了。”赢擎苍把她的脑袋搬出来,让她去看紫行。

    紫行猛点头:“是啊是啊!我再也不欺负你了,之前……之前其实也不是欺负,我……我就是……”

    他从费琨那里知道了这狸猫妖有双重人格,变成现在这副模样时,最让人头疼……

    “吱嘎?”狸猫拍着桌子站起来指着赢擎苍的鼻子就骂,“大胆!因为你认识老祖就白被欺负了呀?你……你要失去你的主人了。”

    赢擎苍赶紧把人搂回来,下了个道禁制才开口说:“小晴儿,我给你一条龙当宠物好不好?”

    紫行听不到了,只能看见狸猫的脸色渐渐好看起来,最后竟然嘎嘎嘎笑出了声。

    “吱嘎!”赢擎苍收起禁制,狸猫走到紫行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看在一号仆人的份上,老祖就原谅你了。”

    紫行刚想说谢谢,就听见那只狸猫不怀好意的声音。

    “你就是老祖的五号仆人了!”

    紫行:Σ(⊙▽⊙”a

    第二天进森林的时候,狸猫变成了狸猫形态窝在赢擎苍怀里。

    “五号仆人你去探路呀!”

    “五号仆人把那朵花给老祖摘过来!”

    “五号仆人……”

    费琨恨不得戳瞎自己的眼,一路上狸猫都在各种奴役紫行,简直是没事找事令人发指。偏偏紫行还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每次想生气,赢擎苍一个眼神就瞟过来了。

    “你让小晴儿受伤在先,我不能和你算账,你就自己让她开心好了。”

    所以还能说什么呢?紫行后悔啊,如果早知道这样,他绝对不去惹那只狸猫。现在他时时刻刻都在祈祷,祈祷那个温柔善解人意的辛晴出来……

    “我有一个可以直接到达第九层的方法,你们要不要听?”晚上休息的时候,紫行一副赌气的模样问他们,“不过我说了,你明天不可以再使唤我了哦!”

    堂堂龙王被使唤的跟孙子一样,传出去多丢人啊。

    “吱嘎!愚蠢的小龙!”狸猫朝他脑袋上丢了个骨头,“竟然知情不报!”

    “没有!”紫行马上反驳,“我真的刚刚想起来的,而且那条路还很危险。不过……”

    有赢擎苍在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

    “这凌源秘境,是仙界的一个老头子所创,原本他只是养养妖兽,让他们在大自然中茁壮成长,肉也好吃一些。”

    紫行摇头晃脑的说,这话要是让进来的个大门派知道,估计得以头抢地。

    “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落到了破元大陆,还被一些修士发现了。”

    仙界的那个老头也不是个好的,觉得这样也不错啊!可以锻炼妖兽,那些修真弟子的尸体和魂魄还能滋养秘境。

    紫行露出个鄙视的眼神来:“于是他就规定了百年一次开启秘境,让破元大陆的修士进来。”

    妖兽也得休息不是,来的太勤幼兽没长大就被干掉了。

    “他在第二层留了一个隐藏的门,可以直达第九层出口!”

    狸猫听完他的话,半天没吱声。

    “喂,你不会不想去吧?”

    狸猫给了他愚蠢的眼神:“当然要去,但是要带上我另外两个仆人呀!”

    “我就不去了。”费琨突然说,“本来就是历练,若是直接出去,我就白进来了。”

    更重要的是,这么出去,第九层的令牌肯定就是狸猫的了,他不能一起去。

    “不用等他们。”赢擎苍却说,“让他们好好历练历练。”

    ps:/(tot)/~~为什么要写修仙,自作孽啊啊啊啊,打斗不会写啊啊啊啊!要疯了啊啊啊!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