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被关进牢房的狸猫

    其他几个小辈一愣。ggaawwx

    “师父?”白天心小声叫了一声。

    赢擎苍点了下头坐到狸猫旁边:“这是我在秘境中的模样,记得不要叫我师父。”

    “吱嘎!”狸猫一副我很懂的模样,“那……那要给仆人起个新名字呀!”

    大家看着她。

    “叫赢猫!”

    “……”

    我们什么都没听见。

    赢擎苍叹了口气:“小晴儿,没有人用猫做名字的。”

    “谁说的?”狸猫瞪他,“老祖就叫狸猫。”

    四个小辈:o(╯□╰)o

    “那是因为你本来就是狸猫。”赢擎苍揉了揉眉心,“在这里,我叫辛青。”

    他用了辛晴名字的谐音。

    “那我们叫辛大哥?”白天心想了想,“比较顺口。”

    狸猫有些不满意,明明赢猫更好听。

    “如果我们分开了,就在下一层留下讯号。”赢擎苍道,“进来的时候掌门师兄告诉你们的标记都还记得?”

    四个人点点头。

    “这个带好,如果遇到危险,捏碎它可以救你们一命。”赢擎苍递给他们一人一块晶石,“遇到飘渺阁的人,能躲就躲。”

    白天心和梁皮自知道他的意思,那黄真必是已经变做了普通弟子的模样进了凌源秘境,他们认不出她,干脆就躲远点。

    “这个是隐匿符,最坏的办法是找个地方用符把自己藏起来。”赢擎苍又给了每人一张符纸。

    凌源秘境开启一次就要到三个月后才关闭,在这期间谁也无法出去。所以每年进来的弟子祸福相伴,你可能会得到珍奇异宝或者修炼心法。

    也可能会死在里面,被人,或者被妖兽吃掉。

    “等一下若是分开了,就按照我刚刚说的办。”赢擎苍见狸猫吃饱了,准备走,“掌门师兄的话要牢记,保命第一。”

    “是!”

    一行人离开酒楼在集市上游荡,狸猫被路两旁的商贩吸引,很快就忘了他们还在秘境中。直到一辆马车突然冲过来。

    “快让开!这马疯了!”

    车夫一辆惊慌的大喊,一边死死抓住缰绳。可惜那两匹马完全控住不住,直直照着狸猫他们撞过来。

    “砰!”被梁皮和另一位师弟踹飞了。

    马车也四分五裂的摔在地上,里面掉出来两个人。

    “小姐!”其中一个顾不上自己就去扶另一个,却被狠狠推开。

    “贱婢,滚开!”那位小姐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头发朱钗都乱了,黄色的裙衫也脏兮兮的。

    车夫连滚带爬的跪倒她跟前:“小姐,小姐那马好好的就惊了,和我没关系啊!”

    “小姐!”丫鬟也噗通一声跪下求饶。

    这时一队士兵匆匆跑过来,领头的看到那位小姐没事,松了口气。

    “小姐,我等来迟了!”

    “把这两个奴才拖下去打死!”

    丫鬟和车夫哭喊着求饶,但是没有人理他们,很快就被拖了下去。

    “小姐,我们护送您回府!”领头侍卫一挥手,一辆马车被牵过来。

    “等一下,还没完。”小姐却不顾一身狼狈指着狸猫几人问,“是你们打死了我的马?”

    梁皮:“是,你的马发狂,我不打死它,它们就会踩死我们。”

    “踩死你们又怎么样?”那女子张狂的笑了一声,“你们知道我是谁吗?你们打死我的马,就要偿命。”

    “丑八怪!”狸猫从未见过如此无耻的人,呸了一口,“你的马有什么了不起的吱嘎!”

    对面的女子这才注意到这几个男人背后还有两个美艳的大美人儿。她看了看白天心,又看了看狸猫。

    “是你骂我?”

    “丑八怪!”狸猫哼了一声,“老祖……老祖还想打你呀!”

    女子眼底浮现一抹妒忌:“看你那副模样,一看就不是正经人家的姑娘。”她又仔细看了眼梁皮和赢擎苍。

    “枉你们仪表堂堂,竟然喜欢这种**女子。”

    狸猫吱嘎了一声,仰起脑袋问赢擎苍:“**女子是什么女人?”

    “就是伺候男人,天天被人啊……”对面的小姐话还没说完,便惨叫了一声飞出去了。

    赢擎苍甩了甩袖子:“再多说一句,割了你的舌头。”

    侍卫慌忙去扶他们小姐,领头的目光冷厉:“几位敢在天子脚下闹事,别怪我们不客气。来人!将他们送进大牢去。”

    “吱嘎?”狸猫准备捡一块石头砸死他。

    被赢擎苍不动声色的小爪子。

    “小晴儿别动,这些原住民正是机缘。”

    在凌源秘境,每一次意外可能都带给你惊喜……或者惊吓。所以进来的弟子们要判断是否听从原住民的,或者是直接反抗。

    显然,赢擎苍选择了顺从。

    于是他们就被关进了大牢。

    “师父,这……我们要待多久啊?”梁皮走来走去。

    白天心和狸猫在对面牢房,狸猫懒洋洋的趴在那,身下是赢擎苍给她准备的软乎乎的毯子。

    “你急什么,这才多一会啊,再等等。”白天心专心照顾狸猫,不敢看那边,没见赢擎苍的脸都黑了吗。

    赢擎苍算漏了牢房是男女分开的,虽然他能看见狸猫,可两个人还是隔开了。就在他想要不要越狱走人时,看到两个牢头引着个穿着官服的人走过来。

    “大人,您看看,这是今天刚关进来的。”

    “他们犯了什么事?”穿着红色官服的中年男人打量一番,好像很满意似的还笑了笑。

    牢头嘿嘿到:“当街闹事,欺辱丞相府的小姐。”

    “行了,那我就带走了,把牢门打开!”中年男人先是走到赢擎苍的牢房里,小心翼翼的拿出一个盒子。

    里面爬出一只金色的小虫子,两只触角抖了几下,往他们这边爬过来。

    “辛大哥……”梁皮和两个弟子都看向赢擎苍。

    后者微微摇头。

    于是他们就看着那虫在他们三人身上来回爬,却一下都不去碰赢擎苍。

    “可惜了一个。”中年男人把虫子收起来,指着梁皮和两个师弟,“你们三个跟我走。”

    梁皮假装害怕的问:“去……去哪里啊?”

    “救你出去,问那么多干什么!”中年男人让牢头把梁皮三个带出去,又走到对面狸猫和白天心的牢房,还是把那只小虫子放出来。

    这次,那小虫子只在白天心身上爬,一下都不碰狸猫

    “你跟我走!”中年男人用惋惜的目光看了狸猫一眼,带着白天心走了。

    牢房里安静下来,赢擎苍轻轻一推,牢门便开了,他像走自家宗门一样进了狸猫的牢房,牵着她的手消失在原地。

    “吱嘎!”狸猫发现他们从牢房出来了,站在一个小巷子里。“救……救他们呀!”

    赢擎苍摇了摇头:“不用管他们,那是他们的机缘。”

    “那虫子呀!”狸猫想到什么问,“不喜欢老祖?”

    为什么别人都爬了,就是不爬她!

    “……”赢擎苍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那虫子只对处子之身有反应,他们俩……都不是了。

    狸猫见他绷着张脸,眨眨眼抱了他一下:“老祖不问了,你不要难过呀!”

    仆人跟她一样被虫子嫌弃了呢……不过,嫌弃他们的都不是好虫子。

    “好……”见她主动把这段跳过去,赢擎苍赶紧转移话题,“我们再去附近转转,看看还会发生什么事。”

    狸猫几乎要把这座城转遍了,除了东边,其他三个方向连城门都没有。而东边的城门则是宫门,里面就是皇帝住的皇宫。

    “吱嘎?这……出不去呀!”这分明是一座根本没有出口的死城。

    赢擎苍安慰她:“嗯,所以一定要完成什么任何触发传送门,直接传去第二层。”

    “老祖……老祖差点忘了这是秘境里,是……是假的呀!”周围的一切太真实,很容易就让人迷惑,忘记了现实与幻境。

    “可是为什么看不到其他人吱嘎?”狸猫觉得奇怪,其他门派的人去哪了?

    赢擎苍搂着她:“第一层是分开的,只有通过了到达第二层,才是真正的大秘境。”

    这里不过是凌源秘境的走廊,每一组进来的人经历的景象都不同,通过了,才能继续往下走。

    “切!”狸猫撇撇嘴,觉得弄出这种秘境的人肯定脑子也有问题。

    谁这么闲……

    “我们去客栈住下来,等晚上看看会发生什么。”赢擎苍知道没事发生肯定是不到时候,他们只有等着。

    这一等,就到了月黑风高。

    “小晴儿。”

    狸猫睡得迷迷糊糊的被摇醒。

    “老祖……老祖要睡觉呀!”她翻了个身闭上眼。

    赢擎苍摇了摇头,在她眉间一点,美人儿变成了一只胖嘟嘟的狸猫。

    “小晴儿睡!我抱着你。”男人将她裹起来小心抱着上了房顶。

    没有月光,赢擎苍一个人走在黑漆漆的街道上,换成一般人早就要吓死了。

    咚……不知道哪里传来一声闷响。

    赢擎苍脚下一顿,转身进了一道朱红大门。

    咚!又是一声。

    其实声音很小很小,除了赢擎苍,怕是没有人听的到。

    “吱嘎?”狸猫却突然醒了,看了看周围发现已经不再客栈了,“这是哪?”

    赢擎苍摸了摸她的毛脑袋:“是丞相府。”

    (:,()!:  。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