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想帮忙的狸猫

    vip章节内容,

    狸猫在梦里沉沉浮浮,外面已经天翻地覆。

    “殿下,木家把南面五条晶矿交出来了。”

    “殿下,木家在城中心的酒楼和几间铺子都卖了。

    “殿下,木家”

    一条条木家的消息传进皇宫,贺老忍不住摇头笑了笑:“他未免太谨慎了些。”

    “这是聪明。”言束把一本奏折丢下去,“看看,这才几天,全是弹劾木家的。”

    至于那些人是怎么知道木家这个倒霉蛋失去了老祖宗,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得罪一下就会被弄死的人家了,就要问问他们的太子殿下。

    “梁皮告诉我,木奎一定已经死了,木家完了。”言束觉得特别轻松,身上的压力一点都没有了。如今木家死的死伤的伤,再也构不成威胁。

    “殿下,别忘了还有木锦堂。”贺老提醒他。

    言束笑了笑:“他的修为在你之下,咱们是不必忌讳了。不过,震慑那些小宗门够了。”

    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木家看似丢了些东西,实际上根基稳稳的,不过是些皮毛罢了。

    “只要他不凌驾于皇权之上,对言国来说,木家的存在是有利的。”言束是个天生的王者,知道怎么样对国家最好。

    贺老想到什么问:“那位也不知道会留多久,好像要等狸他妻子醒来。”

    谁能想到破元大陆的传奇人物,竟然喜欢一只妖还是只那么小的妖。

    “不管住多久我们好好招待着便是。”言束倒是希望赢擎苍能一直留在言国,那就是个保护神啊!

    又过了半个多月,狸猫还是没有醒来的迹象,不过她身上的绿光越来越重了,到了晚上跟个绿灯似的。

    这天早上,袁立跑来求见赢擎苍。

    “仙帝大人。”他在屏风后面恭敬的行了个礼,“小兽想求您一件事!”

    相对于言束他们对赢擎苍的惧怕,袁立更多的是尊重,一个仙帝代表着一方势力,一方天下,甚至一个位面。

    赢擎苍在里面哼了一声。

    袁立高兴的说:“小兽想让你暂时让木婉清醒来。”

    “你干嘛要救她?”在旁边装背景的白天心和梁皮问。

    “你们误会了,我不是要救她。”袁立露出个勾魂夺魄的笑容,“阿筝小时候总被她欺负,我想让阿筝去欺负回来。”

    你心眼这么小公主知道吗?

    过了一会,赢擎苍丢出一句:“你的本事不够?”

    “小兽得听您的。”袁立恭敬道,“您若是同意,我再去木家。”

    “去吧。”

    于是袁立去了,言束听说后马上派人通知木家,人是他派去的。

    “得让木家知道,欠我们一个人情不是!”

    木锦洪是绝对没有想到言束会让人来救治木婉清,等袁立看过女儿之后,提出希望他也去看看木森。

    “抱歉,复原是不可能的。”袁立去了,因为他知道治不好。

    木锦洪悲痛道:“真没有办法吗?”

    “有,重铸丹田,重新修炼就好。”袁立挑了挑嘴角,“以木家的财力,找到这些丹药并不费事,接下来只要木公子勤学苦修,早晚会重新结丹。”

    />

    话是不假,可木森那个二世祖若是能好好修炼,就不是如今的下场了。不如给他希望,然后让他清醒的堕落下去。

    “袁立!”一回皇宫,言筝就扑上来,“她醒了吗?”

    “不出意外,今晚就会醒。”袁立抱了抱她,“想必她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来找你哥哥。”

    言筝冷笑:“我记得小时候,我哥找借口不见她,她就把气撒在我身上,将我推进湖里,然后又假迷三道的拉我上来说不是故意的。”

    这种事举不胜举,木婉清就是脑残中的智障,想嫁给言束,却对人家妹妹各种下黑手。

    “她是妒忌你比她好看。”袁立捏了捏小姑娘红扑扑的脸蛋,“再也没人当她靠山了,回头你都欺负回去!”

    言筝看着美的像个妖孽的男人,喜滋滋的扑进人家怀里:“你且等着看吧!”

    狸猫梦里。

    又是那间小屋,辛晴一个人抱着厚厚的黄皮本子。

    “我叫辛晴,我的爱人叫赢擎苍”

    狸猫听她一遍遍念着,哭着,忍不住想要安慰她。

    “吱嘎!别别哭呀。”

    可是辛晴听不到,就这么呆呆的坐在,一整天。

    “老祖老祖去帮你找赢擎苍!”狸猫向屋外飘去,却被看不见的屏障拦住。

    她出不去。

    于是只好陪着辛晴,看着她越来越瘦,偶尔想起什么还会微笑,可是更多的就是默默流泪。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敲响了房门。

    “吱嘎!赢擎苍来接你了。”狸猫滚到门口,却看见是个不认识的男人。

    她扭头看辛晴,听到他问。

    “你是谁?”

    “阿晴,我是沈公子。”

    “沈公子”

    狸猫看着那个叫沈公子的男人带走了辛晴,她想跟上去,眼前却一黑,场景一下子变了。

    “你是我的爱人赢擎苍,我是荣思曼,你最爱的女人。”

    狸猫炸了毛,这个女人她见过的!赢擎苍之前就是抛下辛晴和她走了!

    “等你醒来以后,就会忘了辛晴,并且要拿回公司给我。”女人和赢擎苍面对面,赢擎苍坐在那,目光毫无焦距。

    旁边还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老头,他看了眼荣思曼对着赢擎苍拍了下手,然后赢擎苍慢慢的张开了眼睛。

    “吱嘎!”狸猫惊慌急了,她发现赢擎苍的眼神好陌生,可他看向荣思曼的眼神,却像是看辛晴。

    他他这是被摄了心魂呀!狸猫咬着爪子不知道如何是好。

    言国。

    木婉清特别不负众望,醒来的第二天就跑进皇宫了。

    “木姑娘,殿下在议事,不能见你。”

    她被贺老拦在大殿外面,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待遇。

    “贺老,我好不容易醒了,殿下赢一定想见我,你让我进去!”木婉清心里气的要死,可来的时候她爹已经把厉害关系分析给她听了。

    “婉清,你一定要嫁给言束,收起你的脾气,让他看到你可以做一个好皇后。这是木家唯一的机会,你若是再任性坏事,以后没有人能保的了你了”

    木锦洪的话在耳边打转,木婉清端端正正的行了

    个礼:“贺老,那我去偏殿等着,麻烦你告诉殿下一声!”

    “好的”

    言束见贺老进来,放下毛笔。

    “走了?”

    “没有,去偏殿等着了。”

    言束挑眉:“没闹?”

    “没有。”贺老手一摊,“看来被提点过。”

    木婉清这一等,就等到了一下午,眼看天都要黑了,言束还没出现。她忍不住又去了正殿,却被门口的侍卫拦在。

    “木姑娘,太子已经出宫去了,你改日再来吧。”

    “什么?”木婉清瞪圆了眼睛,“他他不在了?”

    侍卫毫不掩饰眼中的厌恶,不耐烦的说:“早就走了。”

    “他他竟敢,你”木婉清气的浑身哆嗦。

    她哪受过这种气,一下午的委屈都变成了愤怒,可是她清醒后虽然修为还在,可是根本无法调动灵气,跟个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你给我等着!我要让太子砍了你的脑袋。”她跺了跺脚转身跑了。

    身后的侍卫狠狠呸了一口,要是搁到以前,她直接就把人弄死了,很多侍卫兄弟就因为通报不及时,或者不顺她的意或者她生气了发泄就活活被打死。

    这宫里,很多人的兄弟姐妹都和木家兄妹有不共戴天之仇。然后木婉清却并没有意识到,一路板着脸往宫门口走。

    “公主,这朵好看!”路过御花园时,她听到有人在笑。

    木婉清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言筝笑颜如花的走在前面,她的几个侍女手里抱着花。

    “言筝!”木婉清拦住她,“太子殿下呢?”

    “我哥?”言筝打量着她,“我怎么知道,他是太子,想去哪谁管的了。倒是你,怎么?身体好了?”

    木婉清被她阴阳怪气的话弄的不怎么舒服,可又不能向往常那般发火,只好挤出一丝笑容。

    “我着急见太子殿下,这些日子让他担心了。”

    “那你放心!”言筝笑了,“我哥每天那么忙,哪有空担心你啊。”

    木婉清被这句话激怒了:“言筝,你敢这么说我?”

    “为何不敢?”言筝翻了个白眼,“你要如何?把我丢进湖里,还是故意打伤我再给我道歉?”

    “你”木婉清咬着牙,“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不是原谅我了吗?”

    言筝哼了一声:“那是我给我哥面子,他让我原谅你的,我恨不得打死你!”

    “太子殿下的心意”木婉清正自我陶醉呢。

    被言筝打断:“蠢货!你以为我哥不生气,你觉得我哥会喜欢一个总欺负他妹妹的女人?木婉清,你这个猪脑子以前自以为是还有个仰仗,如今还不清醒?”

    “你胡说!”木婉清涨红了脸。

    “我胡说?”言筝笑了,“知道我哥忍你多久了吗蠢货,想嫁进我们家,你做梦去吧!”

    这句话让木婉清丧失了最后的理智,扑上来就要打她,言筝抬脚踹过去。如今的木婉清哪里是她的对手,噗通一声掉进了御花园的湖里。

    ps:手里有账号的妹子记得一定一定要投票啊!投作者,我们快被反超啦!/(tot)/。一群296305651(已满)二群492830661(宝宝们不要重复加群哦!妖妖在群里等你调戏φ(w*)?)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