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看见阿堂的狸猫

    vip章节内容,

    可那张脸上的眼睛,却带着恐怖的威严和阴冷。

    组合在一起让整个人都显得有些怪异

    “喂!”白天心挥了挥手里的鞭子,“这里是皇宫,你是什么人竟敢如此张狂?”

    贺老在一旁额头冒冷汗,这丫头到底知不知道对方有多厉害。不见天上乌云翻滚,紫色惊雷若隐若现。

    分分钟要飞升的节奏啊!

    “死丫头,不要耽误时间,在我引来天劫之前,足够杀了你们。”他说这话时灵光冲天而起,其中巨大的威压,竟是缓缓向着四周扩散,天空之中传来一声闷雷响动。

    “回答我的问题,我留你全尸。”木奎一点点释放着威压,“之前放出那只凶兽的是谁?”

    白天心正要开口,却见木奎突然盯上了一旁的袁立。

    “麒麟?”他神色微微一变,“呵呵老夫到不知道什么时候这破元大陆是想来就来的了。”

    袁立将言筝护在怀中淡淡一笑:“你不用管我,今日我不会动手。”

    “哼!”木奎收回目光。

    在仙界他是打不过麒麟的,可眼前这只显然是留在破元大陆许久,久到修为也被压制了,不足为惧。

    “我再问一遍,当日那只凶兽是谁放出来的?”木奎缓缓抬起一只手,掌心处渐渐凝成一个漩涡,青色的气缓缓流动。

    周围的灵气变的混乱起来,天上的雷鸣声越来越近,木奎见白天心还一副无所谓的模样,瞳孔一缩抬手在半空画出法诀。

    “既然冥顽不灵,那么就去死吧!”他一掌推出去便用了十成之力,想要逼出那只凶兽。

    众人只觉得毁天灭地的力量扑面而来,灵气覆盖之处房屋和家具碎成了渣,仿佛整个世界都开始倾塌。

    大家心里都产生一种仰望的心里,原来这就是仙人的力量。只有袁立还是淡淡的笑着,眼底露出看好戏的表情。

    “师父!”梁皮忍不住大叫起来。

    几乎是同一时间,一个巨大的金色拳头出现在他们面前。

    高高扬起的拳头之上,寸许的灵芒喷吐不定,之后竟是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啸声,绞碎了周围的灵气,向着木奎轰击而去!

    “啊!!!!!”一声惨叫,木奎身上所以的威严喝灵气都散尽,整个飞出几丈之外,掉进了湖里。

    赢擎苍并未现身,显然,根本没把这老头放在眼里。

    “天啊!”言筝突然捂住嘴巴,“你你们快看。”

    众人发现那被毁掉的房屋正一点点回复,如同时光倒流,转眼便跟以前一模一样。

    “这这是什么秘术?”贺老激动的像个小孩子,想冲进去问,又不敢。

    袁立见赢擎苍没什么指示,便笑了笑道:“这是领域,每个人的领域都不同,前辈的想必是时间。”

    其他人一脸茫然。

    “呵呵,若是哪天你们的修为能到那一步,自然便会明白的。”

    梁皮嗖一下窜了出去,几分钟后拖着一个残破的身体回来。

    “这家伙死了?”

    整出那么大阵仗,却被他师傅一拳轰死了,真是啧啧。

    “这不过是个容器。”袁立看了一眼,“木奎投影在他身体里,离开后这个人也活不长。”

    一个小小元婴期的修士,怎么能容下仙人的精神力。木奎每一次下到破元大陆,都要牺牲好几个族人。

    如此残忍的手段,木家竟然无人反驳,默默的承受着,无论是谁被选上,都只能去送死。

    “真是让人恶心。”白天心听完袁立的话厌恶的看了眼地上的尸体,“这种人也配当别人祖宗?”

    言束咳嗽了一声,贺老会意,非常恭敬的冲着屏风后面行了个大礼。

    “晚辈拜见赢前辈,谢谢您出手相救!”

    梁皮笑了:“你们不是早就猜出来我师父的身份吗?”

    “原谅我们不敢认”言束也行了个大礼,“只是怕惊扰了前辈!”

    里面没动静。

    “殿下,我师傅是不会离开师娘的。”白天心指着地上的尸体,“这个”

    言束挥了挥手:“我马上叫人抬走。”

    “既然没事,那我们也回去了!”袁立拉着还想好奇偷偷往屏风后面使劲瞄的言筝离开了。

    贺老又行了个大礼,这才和言束带着地上的尸体走了。他们还得把尸体送回木家去,顺便关心一下他们。

    木家,一直守着祠堂的木锦洪突然发现木奎的牌位裂了。

    “老祖宗?!”他惊慌失措的抱住牌位。

    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黑色牌位在他触碰的瞬间碎掉了

    “为为什么?”木锦洪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为何好好的牌位会碎。

    知道此时他都没去想木奎战败这种他认为不可能的事情。

    门外传来匆匆的脚步声,和惊恐的喊叫:“家主!家主太子殿下来了,他他还带回来”

    “什么?”木锦堂冲出祠堂,“他带了什么?”

    手下的神色非常慌张,结结巴巴的说:“带回来了木木棋的尸体。”

    木锦洪脑子轰一下炸了,跌跌撞撞的往外跑。

    木棋,正是老祖宗投影的那具身体!

    “木家主。”言束一脸悲痛的表情,看的贺老抽了抽嘴角,只能低下头省得被人发现他在偷笑。

    木锦洪没有回应他,他的注意力都在地上的那具尸体上。

    “老祖宗”小声叫出一句后,他马上意识到不对。这已经不是老祖宗了,不过是他木家一个普通的后辈。

    言束一点都不介意他的无视,甚至特别想多看一会。他想,以后这种表情大概会经常出现在木家人脸上了,真是可喜可贺。

    “殿下。”木锦洪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先是让人把木棋的尸体抬下去好好安葬,然后一脸颓废的坐下看着言束。

    “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吗?我木家的老祖宗”他闭了闭眼,不忍心说下去。

    言束特别乐意的把经过讲了一遍,一点都没有添油加醋。

    “一拳”木锦洪眼底流露出一丝惊恐,还有茫然。

    &nbsp

    ;  如果对方连身都没现,不过幻化一拳就打赢了老祖宗,那木家这次就是踢到了铁板。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老祖宗是否没事,倘若是受伤,那要休养多久?还是说他不敢想了,不敢想如果木奎死了怎么办。

    “殿下,你觉得”木锦洪想问问言束当时木奎的情况,但是言束摇了摇头。

    “木家主,你也知道我修为不高,别说我了,就是贺老也无法告诉你,那种力量太强了,已经不是我们可以仰望的。”

    木锦洪无力的垂下手臂,半响都说不出话来。

    “木家主,我先走了,有什么事叫人来皇宫通报一声,我会尽力帮忙的。”言束似笑非笑的道,“不管怎么样,木家都是言家的伙伴。”

    木锦洪看了他一眼,心里隐约察觉到什么,可言束已经转身走了。他觉得这个太子背影从未像此刻那么轻松,好像许久以来的烦心事解决了

    “呵呵”木锦洪突然意识到,如果木奎真的出事,再也无法给木家撑腰,那么他们的下场恐怕会非常凄惨。

    皇宫里,宫女送来了宵夜,梁皮和白天心一边吃一边压低声音问。

    “师父,那老头还有命吗?”

    赢擎苍的声音从寝室传出来:“死的透透的。”

    “那言家岂不是可以翻身了?”梁皮啧啧嘴,“他欠我们一个大人情啊!”

    白天心却更关心另一个问题。

    “师傅,木家那个人是用什么方法跑到破元大陆来的呢?”

    赢擎苍坐起来,给胖狸猫盖了盖小被子:“通过某种特殊的法器,将灵魂投影在上面,再通过血液的联系,将法器投放过来。”

    “每次想过来,只需要在仙界让自己的精神力和灵力都进入法器。这边再给他一个容器便可以顺利进入破元大陆。”

    赢擎苍顿了一下:“不过,这种方法会有损修为,懂的人都不会做。”

    “看来那木家的老祖宗在是仙界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不然不会连这都不知道,还以为每次过来帮木家杀人都能获得好处。”

    白天心幸灾乐祸的道:“这就是天道伦常,任何事情都是有代价的。”

    外界发生了什么,狸猫完全不知道。

    “吱嘎?你怎么也在这里呀!”这次,她在梦中看到了阿堂。

    可是阿堂看不见她,因为这是辛晴的世界。

    穿着西装的阿堂站在雨里,目光一直看着马路对面。

    “那是辛晴呀!”狸猫飘在半空告诉他,“老祖的”她想了想,算是她的什么呢?“老祖的前世吱嘎!”

    男人突然动了,他快步走穿过马路,将雨伞打在辛晴头上。

    “愚愚蠢的阿堂!”狸猫气的鼓起嘴巴,“老祖老祖也在淋雨呀。”

    她搓了搓毛,想搓出点水珠来让阿堂看看他多么无情无义,结果毛都搓掉了,也不见一滴水。

    狸猫撇撇嘴飘到辛晴腿上:“那那也要打伞的。”

    她看着两个人说话,原来他们并不认识,狸猫突然咧嘴傻笑。

    “吱嘎!原原来上辈子阿堂也在呀!”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