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被恶心了的狸猫

    第二天一早,狸猫蔫蔫的又变成了狸猫窝在赢擎苍怀里,昨晚做了噩梦,梦到所有的小鱼干都不喜欢她,不让她吃了。

    “我们晚点出发,让师娘再睡一会吧!”梁皮见狸猫眼睛都睁不开,还张着嘴等赢擎苍投喂小鱼干就心疼。

    这吃的也不香啊。

    “吱嘎”狸猫伸出一只爪子指了指。

    什么意思?

    “师娘的意思应该是要准时出发。”白天心笑了笑,“反正都是师父抱着,路上再睡也行。”

    另一边传来动静。

    “殿下,抱歉了!我先送婉清回去,再赶来和你汇合。”木锦堂满脸愁容。

    连镜月谷的人都不知道木婉清到底怎么了,也救不醒她,只好赶快送回木家想办法。

    “木老客气,木小姐的身体要紧,你们赶快上路吧!”言束也关切的道,“我已经给父皇传话,他已经派人过去了。”

    木锦堂道了谢,带着他的人和昏迷不醒的木婉清匆匆离开。

    狸猫竖着耳朵听完打了个哈欠在赢擎苍怀里睡着了。

    “殿下,那只狸猫又出现了。”贺老瞟了那边一眼,“那小姑娘不见了。”

    言束意味深长的冲他笑了一下:“这才正常不是吗?”

    “”贺老皱了皱眉,等到要出发时,又看见赢擎苍宝贝似的将狸猫抱在怀里,还给她盖了个小毯子。

    突然他想到什么,然后眼睛越来越亮。

    “殿下!那那狸猫和和”

    言束点点头:“就是你想的那样。”

    “他就不怕被人唾弃吗?”

    跟自己的灵宠相爱,虽然是已经化形的灵宠,那也是灵宠啊!听说普通人当中有人会这样,但是修道之人如果做出这种事,是会被人瞧不起的。

    “别人怎么看是别人的事,有些人从来不在乎。”言束笑了笑,“只为自己而活的人才快活,一些我们很忌讳的事情,再别人眼里不值一提”

    “殿下”贺老知道他这些年很累,重来没有卸下过言国的担子。

    言束看了他一眼:“贺老想多了,我不是那种人,也不是羡慕。我喜欢我的身份,也不觉得辛苦。只是突然觉得那几位的状态挺有意思的。”

    “所以他们的实力不容小窥啊!”贺老看了眼已经走远的几人,要想自由自在,就得能自己做主。这世上能自己做主的人有几个呢

    言束要离开的时候,想起那帮散修。

    “他们在我们前面?”

    “是的,大概是怕落在后面拿不到什么好处,昨晚连夜赶路。”贺老压低声音,“那些人不足为惧,主要还是狸猫那伙人。”

    言束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狸猫一路睡的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还在赢擎苍怀里,毛爪子揉了揉眼睛就看到前面的大树下一堆人歪七扭八的坐着,有几个还脸色苍白。

    “吱嘎!”她伸了个懒腰坐起来。

    赢擎苍用软软的帕子给她擦了擦脸,见她还没清醒,塞了个灵果到她爪子里。

    狸猫本能的咬了一口

    ,嘎吱嘎吱吃完了眼神也慢慢聚焦起来。

    “那些人受伤了呀”她指了指。

    梁皮坐在旁边喝水看了一眼:“他们一直在赶路,遇到的妖兽也最多,听说已经死掉一个了。”

    “吱嘎。”狸猫把嘴巴里的果肉咽下去,注意力转向另一边,“太子也在。”

    大概离的不远,所以言束听到了她的话,目光转过来笑了笑:“你好!”

    狸猫眨眨眼,抬起一只爪子:“吱嘎!”

    “呵呵”太子点了下头,又转身和手下说话去了。

    赢擎苍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怪不得木家这么多年都无法控制言国,单单这个太子恐怕他们都搞不定。

    这么聪明又识趣的人可不多了

    “天天黑了?”狸猫扭了扭小身子从赢擎苍身上跳下来,没看到漂浮的绿光。

    白天心将神识收回来:“没有,是我们走不出去了。”

    “吱嘎?”狸猫仰起小脑袋看赢擎苍。

    赢擎苍指了指不远处:“小晴儿看看那边。”

    “没没有树呀!”

    明明是森林,那里却一颗树都没有,土地的颜色也黑漆漆的。

    “那是沼泽。”赢擎苍解释,“要继续下去就得穿过这片沼泽。”

    梁皮插了句:“刚刚那个太子的侍卫去试过,一迈进去马上就沉底了。”

    “”狸猫跳回赢擎苍怀里悄悄说,“你可以飞过去呀!”

    没有人敢在绿光森林里飞,天上的妖兽比地上跑的更恐怖。但是狸猫知道赢擎苍不怕,他完全可以横着走,或者飞。

    “那样后面的路就没意思了。”赢擎苍笑了笑,碰了碰她的毛脑袋,“再等等,我想言国太子会想出办法的。”

    狸猫不信,老祖都想不到办法愚蠢的人类怎么能想出来呢!

    “明白了吗?”那边的言束问几个手下。

    手下点点头马上围住一颗大树开始剥树皮。

    “吱嘎?”狸猫歪了歪毛脑袋,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

    白天心却突然呀了一声:“可以啊!怎么我没想到呢!”

    “什么呀!什么呀!”狸猫急着问。

    白天心一边也跑去剥树皮一边说:“可以把树皮绑在脚上,然后慢慢滑过去!”

    “”还是不明白。

    赢擎苍捏了一下她的爪子:“等会穿上小晴儿就明白了。

    经过白天心这么一说,那边的散修也茅塞顿开,一时间大家都在剥树皮。然后学着太子侍卫那样将树皮绑在脚上。

    “殿下,我去试试!”侍卫头领一只脚上踩着一片半人多高的树皮,样子滑稽的朝着沼泽移动。很快,他一只脚就下去了。

    然后慢慢往前滑动,另一只脚也放上去。就这么一下一下的往前滑,又长又轻的树皮承担了所有压力,就跟船在水上航行一般不会沉下去。

    “殿下!可以!我过来了。”用了好一会侍卫头领终于到了对岸,冲这边招手。

    大家这才露出笑容,一

    个个绑上树皮开始过沼泽。

    “师傅,我们也走吧?”梁皮跺了跺脚。

    赢擎苍抱着狸猫脚上也踩了两块树皮,率先迈进沼泽。有几个散修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不会滑,渐渐落在后面。

    “沼泽下面有东西。”赢擎苍悄悄在狸猫耳边说。“要出来了,长的不好看,小晴儿一会不要看。”

    狸猫斜眼,你这么一说老祖更想看了

    大部分的人都到了对岸,赢擎苍他们也还有几步,而还有俩个散修才走到中间。过来的众人正在看周围情况,就听见沼泽里传来刷刷刷的声音,而且越来越大。

    “下面有东西!”一个散修叫起来。

    还没过来的那两个人一下慌了神,正要拔剑,周围突然传来破空声,无数碗口粗蛇似的软体朝他们袭来,那顶头出的脑袋简直恶心。

    “吱嘎!”狸猫捂住脸。

    起止是不好看,那些软体妖兽的脑袋包裹着粘液,没有眼睛,只有一张长满了口器的嘴,一裂开里面是无数根触手。

    眼看那两个人就要被分尸了,一条绿色的藤蔓从天而降卷住了他们。

    “啊啊啊啊!”眼见到嘴的食物飞了,妖兽们发出刺耳的尖叫。

    然而它们追到沼泽边缘的时候,就像被什么拦住了似的,一下子停住不动了。几十个流着腥臭脓液的脑袋在众人跟前晃悠,好几个都忍不住吐了

    “他们不能出沼泽。”太子身边的贺老道,“大家整理一下,我们继续赶路。”

    狸猫背对着沼泽问:“那那些什么呀?”

    “是生活在沼泽里的泽虫。”赢擎苍说。

    白天心奇怪的问:“我看书上说,这种泽从最多也就一米长,怎么这里的泽虫这么大啊?”

    “因为没有天敌,就长大了。”赢擎苍看了眼因为找不到食物而慢慢沉回沼泽的泽虫,“这种东西是可以长到无限大的,只要有食物和地方,就会一直变大。”

    “所谓最多长的一米长是因为很多沼泽里还生活着一种鳄兽,它们专吃泽虫,而绿光森林没有鳄兽,泽虫自然就长的很大。”

    周围的人也在静静的听,尤其是太子言束,他和贺老对视了一眼,两人心中想法一致。

    绿光森林属于言国,连他们都不知道这里有没有鳄兽,这个男人是怎么知道的呢

    “谢谢谢谢你!”那俩个散修一脸后怕的和白天心道谢。

    白天心笑了笑,让他们赶紧去休息。

    “走吧。”赢擎苍并不理会其他心有余悸的人,迈步往森林深处走去。

    言束笑了笑,也往另一个方向出发。剩下的散修一见顾不上害怕了,赶紧选了个方向走,很快沼泽就恢复了平静。

    “师傅,绿光森林非常大,走到中间都要一个月,也不知道言国的公主被抓到哪去了。”梁皮在前面开路,随口絮叨。

    赢擎苍见狸猫也看他,想来是要他说点什么。

    “小晴儿觉得我们该往哪个方向走?”他摸摸狸猫的头,“我们不是为那公主来的,你随便选。”

    “老祖老祖选的路都是对的呀!”狸猫得意的扭了扭,抬爪子指了指西边。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