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去飘渺阁作客的狸猫

    vip章节内容,

    第二天一大早,有小丫鬟跑来说她们小姐醒了。

    “师傅,我们赶快走吧!”梁皮急忙道。

    既然事情都解决了,难道还要留在这做别人女婿不成。

    丫鬟前脚走,后脚镇长就来了,可他推开门却连人影都看不见。

    “人呢?”

    跟进来的丫鬟也奇怪,明明刚刚还在里面的。

    离镇子几里外的山道上,狸猫蹦蹦跳跳的在前面走,梁皮一边扭头看,一边担心,“他们不会追来吧?”

    “追也没这么快。”白天心看了看天,好像要下雨了。”

    赢擎苍伸手把要去拽一颗小草的狸猫拉回来:“我们坐法器走,要变天了。”

    不管那刘镇长家如何,几个人在天黑之前已经在几千公里以外的地方了。

    “过了这座山就是缥缈峰。”白天心看了眼赢擎苍,“师傅”

    “下去。”赢擎苍摸了摸睡着的狸猫。

    缥缈缠绵几十里的花海中,坐落着千里之内最大的门派缥缈阁。

    “师傅,我们去缥缈阁?”梁皮觉得不对劲,赢擎苍不是最讨厌那个黄真吗

    赢擎苍已经掐了道法诀,木船悠悠下落:“既然路过,就去拜访一下也好。”

    白天心&梁皮:Σ(”a

    “师父!”飘渺阁内,一名女弟子前来禀告,“有人架着法器落在阁外。”

    一名容貌秀丽的女子侧头对下首两名女子道:“阁主说她闭关后不接待外客,两位师妹的意思呢?”

    “阁主的话自然要遵守,让弟子如实回禀了便是。”

    另一个却不太赞同:“要不,还是先看看对方的身份?”

    容貌秀丽的女人点点头,让刚刚进来禀告的那名弟子去看看来的是何人。没过一会就见这名弟子慌慌张张的跑进来。

    “师叔!是是须弥宗的赢长老。”

    狸猫刚睡醒,被赢擎苍抱在怀里。

    “吱嘎?”她不明白为什么睁开眼就换了地方,不过看在地方很漂亮,到处都是花的份上,老祖就生气了。

    赢擎苍无视时不时路过偷偷看他的女弟子,一边喂狸猫喝水,一边道:“这里是缥缈阁,我们要在这停留几天。”

    “缥缈飘渺阁”狸猫在脑子里回忆这是个什么地方,然后眼睛瞪圆了,“丑丑八怪呀!”

    噗!身后的白天心没忍住。

    走在最前面的飘渺阁女弟子则皱了皱眉,不明白这个奇怪的姑娘口中的丑八怪是谁,难不成是在说我们阁的弟子?

    她正心中嘀咕,就听见那姑娘又说道。

    “那个丑八怪的门派呀吱嘎!”

    带路的弟子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栽个跟头,然后她扭头怒视着狸猫。

    狸猫察觉到她的目光,盯!

    “看什么?”她凶巴巴的挥了挥手,“愚蠢的人类,本来就是丑八怪,还不让说呀。”

    那名弟子此时也顾不上赢擎苍的身份了,不满道:“这为道友公然侮辱我们阁主,还是在我们缥缈阁的地方,是不是太过分了些。”

    “吱嘎!”狸猫仰着小脑袋,“你你叫那个丑八怪出来

    呀,当着她的面我也这么叫,丑八怪!丑八怪!”

    女弟子气的脸都白了,手指头点啊点的。

    赢擎苍冷眼瞟过去:“带路。”

    “前辈?”弟子原本以为赢擎苍会斥责这个小姑娘,谁知道竟然

    她猛的一惊。

    连走路都抱在怀里,难道这是他女儿?可没听说赢擎苍有道侣啊,她们阁主还等着呢!破元大陆还有谁比她们阁主好看!

    这么一路猜测着,几人就到了高处的主楼。一进去,之前那位容貌秀丽的女子便带着两个人迎上来。

    “赢前辈!”她行了个大礼。

    虽然是一派长老,可赢擎苍的修为辈分都不知道比她高出多少去了,她身后的两人一样行了大礼。

    “我们阁主闭关了,我暂代她处理事务,您今日来是有事还是路过?”刚刚行过了晚辈礼,这下就该公事公办了。

    “前辈是李长老吧!”白天心知道这个人,是黄真得力的属下,还是她的师妹。

    李长老有些不确定:“你是?”

    “晚辈是天极楼的白天心,我们路过,家师想在贵阁休息几日,不知道方不方便?”

    李长老有些吃惊,原来这就是白家那个丫头不过什么叫想在贵阁休息几日?逗我吗?

    赢擎苍这样的大能,随身还不知道带着多少法宝,怎么会缺遮风挡雨的地方。再说了,不是都说这位不好相处,喜欢清静吗

    怎么想都有问题啊!

    “不方便?”见她半天没吭声,赢擎苍开口了,“我们只留两日,不会打搅你们阁主。”

    李长老赶忙道:“不是不是,我刚刚再想怎么安排。快快快!去把花田那边的屋子收拾一下,给赢前辈他们住。”

    几个弟子转身下去了,李长老这才请他们坐下,目光还在一直到处看的狸猫身上停顿了一下。

    “我们阁主如果知道您要小住,一定会亲自作陪。”李长老笑了笑,“我得告诉她,不然日后一定要责怪我的。”

    赢擎苍没吭声,李长老也没介意,见他坐下还抱着怀里的小姑娘,眼神闪了闪把一碟果子推过去:“这是前辈的”

    她不好说是什么,也不敢猜。

    “这是我师娘!”梁皮得意道,好像是多了不起的事似的。”

    狸猫也得意,在赢擎苍怀里扭了扭:“他他师娘呀!”

    飘渺阁一众人的表情是这样的:Σ(`д′*ノ)ノ

    “师傅”白天心把领他们过来的弟子送走,关好门下了个禁制才转身回来,“是不是飘渺阁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不然好端端的住两天做什么。

    “风景好。”赢擎苍凉凉道。

    白天心和梁皮同时抽了抽嘴角不问了。

    显然,赢擎苍心中有计较,而且并不想让他们知道。

    “风景风景好吱嘎!”狸猫趴在窗棱上,探出去半个小身子,“花呀!”

    外面是一大片紫色的花田,他们住的木楼在一个湖心小岛上,不停的有花瓣在空中飞舞,打着旋然后消散。

    “你们这两天可以到处逛逛,听说飘渺阁拥有破元大陆最多的花,很多都是稀罕物。”赢擎苍难得说这么多话,“不用管我和小晴儿,对了!不要藏着掖着,要高调一点。”

    &

    nbsp; “”

    怎么办,师傅越来越难懂了。

    飘渺峰的最高处有一颗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巨树,树冠参天,竟然还一片生机盎然。

    李长老此时就站在树前面,只见她掐了两道很法诀打进树杆中,然后就静静的等待。

    “师妹,何事?”清雅又低柔的女声响起。

    李长老低下头:“阁主,赢擎苍来了,他说路过缥缈峰,要小住两日。”

    寂静无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女声再一次响起:“他不是一个人吧”

    “不是还有两个徒弟和”李长老不敢说下去了。

    黄真嗤笑道:“他带了女子?”

    “是的阁主是她的道侣。”

    呼,耳畔的风突然凌厉了起来,整个树冠刷刷作响。

    “阁主”李长老叹了口气,“你要出关见见他们吗?”

    她们都知道黄真等了赢擎苍一百年,可是如今男人来了,身边却已经有了道侣,那她们阁主怎么办?

    想到这,李长老越发对赢擎苍不满。

    “要不,我将人留下?”

    黄真又笑了,带着毫不掩饰的嘲讽:“留下?怎么留?谁能留的住他?”

    李长老抿了抿嘴角,目光一闪:“他那个道侣看起来年纪很小,修为也不高,我们可以”

    “不要做多余的事情。”黄真打断她,“你回去吧,他们不就待两日吗,好好招待,两日后送他们下山即可。”

    李长老有些惊讶,但还是低了低头:“我明白了。”

    她离开后,风慢慢停了下来,大树深处,黄真坐在白玉蒲团上喷出一口血。

    “赢擎苍”她脸色苍白的晃了晃身子,跌坐在一旁,“你好狠的心,竟然真的想让我灰飞烟灭。”

    黄真抬起手,掌心冒出一股黑烟,黑烟缠绕在她身上,越来越浓,最后只剩下一张脸孔。

    “若不是我有这样的秘术,岂不是会跟贺雪一起死呵呵呵”黄真笑了,“可惜,你杀不死我,我要好好想想,下一次再扮成什么样去接近你那只畜生狸猫。”

    说到最后狸猫两个字时,声音都带着咬牙切齿的恨意。

    “哈欠!”狸猫打了个喷嚏。

    赢擎苍摸摸她的额头,确定不是着凉了,才继续往前走。

    “吱嘎去哪?”她摸了摸小肚子,午膳是鲜花做的各种食物,狸猫觉得很满意,“仆人,不要以为老祖是傻瓜,快说!你来这里做什么。”

    狸猫再迟钝也知道赢擎苍不会平白无故跑别人的地盘小住,肯定在打什么鬼主意!

    鬼主意什么的老祖最喜欢了呀!

    “觉得有些东西在这里,便过来看看。”赢擎苍笑了笑,“丑八怪在闭关,不会碍小晴儿的眼。”

    狸猫扭了两下:“你你不是来找她的呀?”

    “呵呵呵当然不是。”赢擎苍见她明显笑的更欢脱了,便将人抱起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外边都在说飘渺阁主在秘境受了伤,所以才闭关。”

    可又有几人知道,她是为了保命自爆而逃呢!

    ps:抽中台历的宝宝,赶快把地址给管理妹子,明天下午截止,没有给的就只能当你不要了哦!再耽误下去,快递要停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