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瘦了的狸猫

    半个月后,杜若终于接受了贺雪失踪的事实,为此他甚至拿出掌门的威严,让赢擎苍给须弥山重新做了玄光镜,基本做到了无死角,无遗漏的方针</p>

    “好不容易有个聪明可爱的徒弟怎么好好的就没了呢?”杜若长吁短叹,每天吃饭前都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p>

    因为怕这老头想不开,这几天大家都在一起用饭。而且大胡子也很伤心,好歹也算半个师傅。狸猫本来就因为不能好好吃饭心情不好,听他这么说顿时就怒了。</p>

    “愚蠢的人类!明明明明聪明可爱的是老祖呀。”狸猫砰一下变成狸猫模样,跳到杜若跟前用毛尾巴啪啪抽他脸。</p>

    每天叫老祖过来看你哭,都没有胃口吃饭了。</p>

    “吱嘎?”抽完了狸猫突然呆住了,怔怔的看着自己的小肚皮。</p>

    赢擎苍原本轻松的表情立马严肃起来,伸手就将胖嘟嘟的狸猫捞进怀里。</p>

    “怎么了?是不是尾巴抽疼了?”</p>

    一旁的桃染一听,马上不满的瞪了杜若一眼:“一定是师兄你的脸皮太厚了!”</p>

    杜若眼睛都要瞪出来了,正想理论理论你们还有没有点同门情意的时候,就听见胖狸猫在赢擎苍怀里嗷了一嗓子。</p>

    “瘦瘦了呀!”狸猫摸着自己的小肚皮,一脸的哀伤难过,“都都看得见脚了。”</p>

    (_;)</p>

    众人都被这话惊呆了,除了赢擎苍。</p>

    他特别淡定的摸了摸软乎乎的狸猫肚皮,然后坚定的点头:“嗯,瘦了!”</p>

    瘦你妹啊!</p>

    “哪哪里瘦了?”杜若忍不住咆哮,“那么胖”</p>

    “吱嘎?”狸猫小眼神刷一下看过来。</p>

    杜若眼神瞟了瞟:“好像好像是瘦了点儿。”</p>

    “但是也特别可爱”!桃染补了句。</p>

    虽然她一点都不觉得狸猫瘦了,怎么看,怎么还是圆滚滚的一颗球不是。</p>

    “好好补补呀!”狸猫巴拉着赢擎苍的胳膊。</p>

    赢擎苍点头,瞟了杜若一眼:“小晴儿瘦了,明天我们就不过来陪师兄吃饭了。”</p>

    说完,就再杜若呆滞的眼神中抱着颗胖狸猫飘然离开。</p>

    “师兄。”一向稳重的老二吕秀才叹了口气,“既然事情已成定局,你也想开一些,过俩年也许还能收到更好的徒弟。”</p>

    他们也知道,杜若跟贺雪的师徒之情还不算深,毕竟日子还短。可好好的没了个天赋极好又听话的徒弟,肯定是觉得可惜的。</p>

    不过也幸好还只是可惜,若是相处久了,怕是就成伤心了</p>

    “我这样也是担心。”杜若的脸庞变的严肃起来,“堂堂宗门失踪了几个弟子我们竟然没有头绪,这要是传出去,哪里还有弟子敢来拜师。”</p>

    “还有,若是其他门派干的,他们想干什么?有什么目的?”杜若神情凝重,这绝不是可以放下不管的,谁知道还会不会再失踪弟子呢。</p>

    回到栖霞峰的赢擎苍正在给狸猫投喂小鱼干,胖嘟嘟的毛球躺在他身上,嘴里叼着个鱼尾巴吧唧。</p>

    “小晴儿不变回来吗?”赢擎苍想抱白嫩嫩的小姑娘。</p>

    狸猫眯着眼睛

    打嗝:“不要!”</p>

    人形在她眼里都是邪教来的,反正须弥山的众人都已经见识过老祖的美貌,再也不用变成两条腿了。</p>

    “吱嘎!”狸猫突然小眼神警惕的看着他,“难道难道你嫌弃主人了?”</p>

    真是大大的不能原谅,主人都没有嫌弃仆人是愚蠢的人类!</p>

    “我最喜欢小晴儿!”赢擎苍赶忙说,“永远喜欢。”</p>

    大概觉得仆人的话还是挺真心实意的,狸猫满意了,噘着嘴儿过来:“擦擦擦呀!”</p>

    一张毛脸。</p>

    “小晴儿喜欢就好。”赢擎苍眼神暗了暗。</p>

    晚上睡觉的时候,狸猫跟个毛团一样窝在被子里,赢擎苍的手从上面拂过,一道白光之后,十几岁冰肌雪肤的少女闭着眼睛,小嘴巴微张着躺在那。</p>

    赢擎苍满意的将人抱进怀里,少女的身材已经初初显形,小巧的胸部也开始发育。男人满意的摸了摸,想象离吃掉的日子不远了,面上就露出些欣喜</p>

    “小师弟”夜半,赢擎苍突然起身开门出去。</p>

    桃染站在院子里:“没打搅你吧?”</p>

    “小晴儿睡觉一般吵不醒。”赢擎苍知道师姐的意思,也知道她的来意,“贺雪是我杀的,之前失踪的弟子是她杀的。”</p>

    尽管早就料到,可听到后半句桃染还是一惊:“她她杀的?为什么?”</p>

    为什么要杀几个外门弟子?</p>

    “不知道。”赢擎苍想起那天洞里贺雪宁死都不肯承认,“白天心说几个弟子失踪的那几晚,她的表现不一般。”</p>

    把白天心的话重复了一遍,桃染若有所思:“那贺雪死的时候,也没什么反常的地方?”</p>

    “烧成灰了。”赢擎苍慢吞吞的说。</p>

    桃染抽了抽嘴角:“算了,你都问不出什么来,想必留着也没用,死了到省心。”</p>

    不然鬼知道日后还会出什么事。</p>

    这件事就算过去了,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弟子失踪的情况,弟子中流传的各种恐怖谣言也就慢慢淡了下来。</p>

    再然后,大家也就不提贺雪这个人了,时间果然是掩盖历史的功臣,不管是谁都会泯灭其中,仿佛不曾来过</p>

    半年后,白天心回来了。</p>

    “师傅!”她自己要求回天极楼解决问题,梁皮和大明雀跟着一起去也好有个照应。</p>

    两个人好久不见狸猫,都很激动。狸猫也很高兴,伸着毛爪子拍拍他们:“吱嘎!既然回来了,就好好当仆人呀!”</p>

    怎么能老在外面,不顾主人呢。</p>

    “师娘怎么”白天心没说完,大概也猜到了几分。</p>

    梁皮特别谄媚的说:“师娘还是原型可爱!”</p>

    “噗噗,可爱!”大明雀也好久不见小主人,想飞到肩膀上蹭蹭,偏偏狸猫已经胖的没有肩膀了,它又不敢落在头上,只好站在旁边用尖尖的嘴轻轻碰了碰狸猫的尾巴。</p>

    “吱嘎!”狸猫摸摸白天心的手,“你你的事情处理好了呀?”</p>

    白天心握住一只爪子笑:“嗯,都处理好了,婚约已经解除了,我爹把我赶了出来。”</p>

    这这样子可

    不像被赶出来啊!狸猫顿时觉得自己的仆人可能在强颜欢笑。</p>

    “不碍事的!”白天心知道她是在替自己不平,笑的更欢了,“我早就对他不抱希望了,我娘也是被他气死的,如今正好。”</p>

    白天心说着,看向赢擎苍:“若不是师父收留我,给我撑腰。天极楼也不会放我离开,这是我的福气!”</p>

    白玉鸥看到她回去第一个反应就是先关起来,然后通知慈航宗。却在发现女儿竟然已经突破,甚至和慈念萧一个修为时,差点高兴的蹦起来。</p>

    “我不会嫁人,你死了这条心吧!”白天心就在下一秒让他的希望都破灭了。</p>

    “你不能动我,我现在是须弥宗的弟子,我师父是赢擎苍。”</p>

    “从今往后,我与天极楼再无关系。”</p>

    白天心将这些都讲给狸猫听,狸猫想了想,从项圈了摸啊摸的,摸出把漂亮的小伞塞进白天心怀里。</p>

    “吱嘎!这个法宝呀!”</p>

    “谢谢师娘!”白天心知道狸猫这是在安慰自己,虽然一点都不难过,但还是眼含着热泪亮晶晶的眼神看着狸猫。</p>

    知道自己被委屈了,才能换来更多的疼爱不是。</p>

    “不哭吱嘎!”狸猫又摸了摸仆人的脑袋,想着还有什么哄人开心的法子。</p>

    她觉得仆人得心情舒畅啊,不然怎么伺候老祖呢?看到带着泪花的脸,饭都吃不香了呀!</p>

    梁皮抿了抿嘴角,觉得也应该编一段悲惨身世什么的,不过貌似他本来身世就挺悲惨的</p>

    “我我也知道了个秘密。”少年抬起头,眼里就带着泪花。</p>

    狸猫呆呆的看着他:“怎么怎么了呀?”</p>

    “我爹就是白玉鸥,我和天心姐姐是同父异母的姐弟。”美少年一脸戚戚的开始讲故事,“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p>

    故事很狗血,大意就是梁皮的娘把受伤的白玉鸥救回来,一个是懵懂美丽的小妖,一个是名门正派的翩翩美公子。</p>

    很快便花前月下卿卿我我,可惜佳人身份不够,几度风流之后白玉鸥拍拍屁股走了,留下满怀希望的少女等着心上人来娶她。</p>

    “而其实白玉鸥那时已经娶亲,很快就将我娘忘了。”</p>

    事情就这么巧,天极楼的另一位长老几年后救了被欺负的梁皮的娘,看到她身上有白玉鸥的信物,便生出恻隐之心,想带她回天极楼。</p>

    结果半路被白玉鸥派来的人杀了,长老和梁皮的娘都死了,梁皮被梁水捡去养大。</p>

    “吱嘎!”狸猫拍了拍美少年的肩膀,也从项圈里摸出个小玩意塞给他,“不伤心呀!那那你们俩是仇人?”</p>

    这哪是同父异母的姐弟,分明是杀母之仇!</p>

    “冤有头债有主,我不会傻到分不清。”梁皮握了握拳头,“而且,天心姐姐不会阻拦我报仇。”</p>

    见狸猫瞪着圆眼睛看过来,白天心赶紧说:“我娘是被白玉鸥逼死的,他为了一份功法,没有救她。”</p>

    “吱嘎”狸猫摇了摇头。</p>

    果然人类都是坏蛋呀!</p>

    ps:终于赶上12点前更新了,本来能早一点的,结果宝宝吐了,吐了一被子,一床,一身,简直惨不忍睹/(tot)/折腾了半天,才想起要更新。</p>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