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玩捉迷藏的狸猫

    vip章节内容,

    白天心想偷偷进贺雪的院子是不可能的,她察觉不到,但是他师兄弟万一察觉到也不好看,所以第二天白天心就拉上狸猫去找贺雪玩,当然还带着梁皮和大明雀两个尾巴。

    “玩个我们村孩子爱玩的游戏吧!”贺雪有点不好意思,觉得她十几岁已经是大姑娘了,玩捉迷藏是不是不太合适。

    但狸猫听完后可高兴:“吱嘎!就这样呀,老祖老祖躲起来。”

    “好吧!那要有一个人蒙上眼睛抓我们。”贺雪以为梁皮会主动说他抓,结果那小子就贴着狸猫,一步都不想离开的模样。

    还是白天心笑着说:“要不,小雪先来?也给我们做个示范。”

    贺雪蒙上眼睛抓他们,白天心趁机跑到几盆花那里。

    梁皮注意到她的举动,暗中把贺雪引向更远的地方,白天心冲他竖了竖拇指。至于狸猫他早就噘着小屁股躲到桌子下面去了。

    “明天我要去三师叔那学习,不能陪小晴儿玩了。”太阳下山,大家要各回各家,贺雪有些不舍,“这次要好几天才能回来呢!”

    狸猫满不在乎的挥手:“那等你回来咱们在一起玩儿呀!”

    那表情特别的无所谓,对她来说有人陪着玩就行,才不管是谁。

    三个人一只鸟无情的走了,回到栖霞峰白天心并不急着汇报,梁皮也没问。因为他们知道什么事都没有狸猫要吃饭重要。

    “今天玩什么了?”赢擎苍一边给狸猫洗手,一边问她。

    幸好赢擎苍个子很高,狸猫虽然变成了十几岁的模样,可是个子还是比同龄人第一点,至少她就没有白天心高。

    不然两人现在的画面就要诡异了,现在看起来嘛仍然像父女俩?

    “捉迷藏呀!”狸猫比划了一下,“普通人玩儿的游戏。”

    赢擎苍看了白天心一眼,把狸猫抱到椅子上:“先吃饭。”

    狸猫是吃饱了就要睡的,白天心跟梁皮坐在院子里等着,赢擎苍把怀里的小姑娘放下,盖好被子又盯着看了一会才出去。

    “师父!”白天心眼睛亮亮的说,“贺雪院子里的花说前段时间有几个晚上她屋子里突然传来很可怕的气息,当时有几朵花都吓晕过去了。”

    赢擎苍皱了皱眉:“没说看见什么?”

    “没有,贺雪在屋子里,等她出来的时候,花儿们说还是平常的贺雪。”白天心重复那些花儿的花,“第一次的时候,它们还以为是错觉,直到后来又发生过两次。”

    赢擎苍看着她,等她接着说。

    “我问过了!”白天心笑道,“一共有三个晚上,贺雪的气息发生过变化,跟失踪的那三个弟子是同一共时间!”

    梁皮默默的听完全程,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师父,你一直都怀疑她吗?”

    赢擎苍看看远处沧木峰的方向:“我的第六感一向很好,看来,她的确有问题。”

    “可是我们没有证据。”梁皮插了句嘴,“而且,几位师叔都很喜欢她。”

    白天心试探的问了句:“或许,掌门师叔他们比较相信师父你?”

    “倘若说了,他们自然会站在我这边,可我的方法就是杀了贺雪,日后掌门师兄想起来难免会觉得可惜。”

    >

    再怎么相信自己的小师弟,可心爱的徒弟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被杀掉,心里怎么会不难受。

    “她伪装的太好,根本找不到证据。”梁皮想到贺雪那张脸,还有她每次看狸猫时的眼神,仿佛真的多喜欢一般

    白天心和梁皮对视了一眼,以为这事还得从长计议,就听见赢擎苍淡淡的声音。

    “不让他们知道就好了。”

    啥意思?

    赢擎苍站起来:“这事你们不要再理会,就当什么都不知道。”

    吱呀一声门关上了,白天心突然眼睛一亮:“师父该不会是要偷偷把人解决掉吧”

    “那是个大活人,怎么解决?”

    不对!

    梁皮想到什么,既然已经失踪了三个,再多一个别人也不会觉得奇怪了。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回去睡觉了。”他弹了弹袖子转身离开。

    白天心笑了笑,也回自己屋子去了。

    贺雪这几日一大早就要去大胡子那里学习,她的控雷术已经小有所成,日后再和杜若学习剑术,两者相辅相成必然事半功倍。

    “明年我也要去参加宗门排位塞,不知道小晴儿会不会去呢”贺雪正往沧木峰走,因为今天大胡子又表扬她了,所以心情很好的溜达,顺便采些新鲜的花回去。

    “你很想让小晴儿去?”一道声音突然插进来。

    贺雪吓了一跳,扭头一看松了口气,心里还有股说不清的小窃喜。

    “赢师叔?您这是要去见我师父吗?”

    赢擎苍站在路旁的一块大石头上,眼神幽深的看着她。

    “赢师叔?”贺雪摸了摸自己的脸,“您为何这般看我!”

    她的语气不自觉的娇羞起来,脸庞也阵阵发热。

    赢擎苍并不开口,而是一步步朝她走过来,贺雪的心突然跳的很快,忍不住捂住胸口但是却不曾后退半步。

    “你是谁?”赢擎苍走到她跟前,声音低沉,目光却锐利冰冷。

    贺雪的思绪有些飘忽,呆呆的看着如此近的男人:“我我是贺雪啊!”

    “嗤”赢擎苍笑了。

    他笑起来真好看!贺雪这么想时,看见赢擎苍甩了甩袖子,接着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滴答滴答

    贺雪觉得很冷,脑子渐渐清醒过来。睁开眼,入目是昏暗的山洞,湿哒哒的石壁上布满苔藓,洞顶有几道细小的水珠,不停的滴落在地上的石坑中。

    她打了个哆嗦,不明白自己这么会在这里。

    “赢师叔?”原来不是她一个人,赢擎苍背对着她站在洞口。

    男人慢慢转过来,贺雪原本希翼的目光暗了暗。

    “师叔,是您把我带到这里的吧?您到底想干什么?”她不是傻子,眼下什么情况已经完全明了了。

    赢擎苍冷冷看着她:“我再问一遍,你是谁。”

    “我是贺雪啊!”贺雪不知道他为什么翻来覆去总问自己是谁。

    刷!赢擎苍翻手轻弹,指尖出现一抹白色的火焰,在阴森的山洞里忽闪跳跃,倒影在石壁上狰狞恐怖。

    “师叔?”贺雪的心一颤,恐惧的看着他,“你你要干什么?”

    赢擎苍不想再和她废话了,挥手将那抹白烟似的火苗丢出去。火苗一碰到贺雪,轰一下燃成一片。

    “啊啊啊啊!”贺雪发出凄厉的尖叫,“师叔,师叔为什么要烧死我,啊啊啊好疼”

    奇怪的是她的皮肤和衣服却完好无损,只是脸色苍白,蜷缩在地上不停的冒汗。

    “还不说?”赢擎苍走了两步,“我的灵火会一直灼烧你的丹田,将你的灵根烧成灰,到时候你就是个普通人,再也无法修仙了。”

    贺雪抽搐着在地上爬了两下,想靠近赢擎苍,却很快被痛不欲生折磨的无法控制,拼命在地上滚想减少痛苦。

    赢擎苍皱了皱眉,就这么看着贺雪一声比一声叫的凄凉,到最后只剩下悲鸣,蜷在那一抽一抽的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他眼底闪过不解,一个元婴期的修士都无法忍受这种痛苦,贺雪一个连丹都没结的入门弟子,为何宁愿疼死也不肯交代。

    他眯了眯眼,想到什么眼神渐渐冰冷了下来。

    “不管你是真的,还是假的,我都不会留你,既然不肯说,就永远别说了。”赢擎苍说完,贺雪身上的白色火焰突然变成了一股漩涡,她都没来得及叫就化成了灰。

    赢擎苍收回火焰,转身离开,山洞里恢复了寂静,风吹起,地上的灰慢慢飘散,偶尔落到潮湿的石壁上,连渣都不剩了

    仿佛过了好久,之前离开的赢擎苍又出现在洞口。他静静的看了一会,声音清冷无情。

    “难道是我弄错了?”

    这一次,他转身消失在原地,而不知道又过了多久,山洞中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在贺雪消失的地方,渐渐凝结出一个人影。

    “该死”女人的声音在山洞中飘忽不定。

    黑色的人影被黑雾包裹着看不清模样,只能凭借声音听出是个女人,而且听上去非常虚弱。很快,她身上的黑气越来越淡,人影也变的更单薄。

    最后完全消失在山洞中了。

    “小师弟!”傍晚时间,杜若急急忙忙发来传音,“贺雪在你那里吗?”

    狸猫正在吃果子,叼在嘴里摇了摇头:“吱嘎?她不见了呀。”

    “不在。”赢擎苍说,抬手给狸猫擦了擦嘴,“估计去哪里修炼忘记时间了吧。”

    杜若的声音越发焦急起来:“那丫头很懂事,不会这样的,要是不回来一定会告诉我一声。”

    赢擎苍没吭声,杜若自顾在那边说。

    “难道她不会也遭到不测,失踪了?”

    “你没有在她身上下印记吗。”赢擎苍打断掌门师兄喋喋不休的唠叨。

    杜若的声音戛然而止:“我下了。”

    “所以呢?”

    “我的印记被抹去了,而且,我丝毫没有察觉。”

    ps:昨天晚上宝宝一直高烧不退,做了一晚上物理降温,现在刚从医院回来,还有没有第二更不能保证。。。大家抱歉了。另外,50本独家婚宠定制台历在等着各位,只要在纵横app独家下面留言你最喜欢的独家台词,就可以参与,祝福各位宝宝都能都到台历,另外今天是圣诞节,晚上妖妖会在v群发红包,8点整哦!v群的宝宝们不要忘记呦!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