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昏睡不醒的狸猫

    狸猫在半路就晕过去了,水龙兽的牙有毒,虽然不会致死,但是被咬到的话会陷入沉睡,少则几天,多则几个月。</p>

    于是赢擎苍心心念念的从秘境回来,看到的是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自家狸猫</p>

    “小师弟你别急啊!小小晴儿没事,就是被水龙兽咬到,睡几天就醒了,真的!!真的”杜若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闭上嘴不敢吭声了。</p>

    桃染这两天一直守着狸猫,吓得时不时去探探她的鼻息,生怕她一觉睡过去,那他们须弥宗可就完了。</p>

    赢擎苍不得先杀了他们然后在殉情咩!</p>

    “说。”男人冰冷的气息让人打哆嗦,杜若顾不上装死,仔仔细细将前天灵兽园的事讲了一遍,末了道。</p>

    “事情已经查清楚了,那晚灵兽之所以失控暴走是因为误食了后山的仙尾草。</p>

    仙尾草是一种很常见的草,但是当它和一种叫做马尾鞭的一起吃的话,就会让灵兽发狂。</p>

    “须弥宗的后山并没有仙尾草。”赢擎苍冷冷看着他。</p>

    因为大部分的灵兽都喜欢吃马尾鞭的果实,所以须弥宗每年都会定期在后山检查,就怕混进去仙尾草引起灵兽暴动。</p>

    “可是我们后来去检查时,在一面上坡上发现了一大片”杜若咳嗽了两声,“几个月前检查的时候的确是没有的。”</p>

    赢擎苍挑了挑嘴角,笑容危险:“你的意思是,仙尾草是突然长出来的?”</p>

    “呵呵,也许也许之前就长了,但是弟子们没发现吧。”</p>

    谁家草也不能几个月就长那么高不是。</p>

    赢擎苍面无表情。</p>

    “那啥,不早了,我先回去了!”杜若说完把腿就跑。</p>

    桃染翻了个白眼,然后表情严肃的道:“这事透着古怪。”</p>

    “贺雪当时也在?”赢擎苍想到什么,“她拉小晴儿的时候什么样?”</p>

    “我不在场,不过我问过那几个小徒弟,她的确是好心去拉小晴儿。这一点,连灵兽园的弟子也看到真切,不似作假的。”</p>

    桃染顿了一下:“虽然她身上有我熟悉的感觉,但是我觉得吧这次的事不管是不是意外,都跟那孩子应该没什么关系。”</p>

    “我不相信是巧合。”赢擎苍淡淡的开口,“任何的巧合都是阴谋的推算。”</p>

    桃染点头:“我也不相信,但是却没有头绪,贺雪这几天下午都跑来看狸猫,看那样子也是内疚的不行,听掌门师兄说,也两天没好好吃饭了。”</p>

    “师姐。”赢擎苍突然开口,“你放心,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我不会对贺雪怎么样。”</p>

    桃染松了口气,她就是怕赢擎苍不管三七二十一把贺雪给弄死了</p>

    “我先回去了,落雨说明天小晴儿差不多就会醒,这孩子怕还是把那幼崽的死算在自己头上,你好好开导她!”</p>

    等桃染离开了,赢擎苍直接给落霞峰下了禁制,不管是谁别说进来,连消息都甭想传进来。然后他检查了狸猫的伤口。</p>

    “该死”看着白嫩嫩的脚丫上两排牙印,其中有两处还挺严重,都有小窟窿了。</p>

    赢擎苍周围的空气冷的要结冰,眼神暴虐的看了眼一直在角落里装死的大明雀。</p

    >

    “没用的东西。”</p>

    大明雀打了个哆嗦,也不敢叫,只能把脑袋耷拉的更低,企图减少存在感。</p>

    狸猫脚上的伤口落雨仙子处理的很好,赢擎苍小心的给她换了药,然后把人抱进怀里搂着躺下了。</p>

    “我是谁?这是什么地方”狸猫又看到辛晴了。</p>

    她现在知道,这是她和赢擎苍的上一世,可为什么辛晴一个人跑出来了。狸猫看了看周围,发现这并不是之前的大都市,房子也很小,家具也很旧。</p>

    “日记?”她看到辛晴拿起桌上的笔记本。</p>

    狸猫也想看,可梦里她没有身体,着急的不行猛的一用力,脚腕传来钻心的疼。</p>

    “小晴儿?”赢擎苍看着怀中不安分的小人儿,如今不用引魂香狸猫也可以梦到前世。</p>

    狸猫一脸茫然,等彻底清醒后嘴一撇,要哭不哭的模样把赢擎苍心疼坏了。</p>

    “我都知道了。”他抱小人儿抱起来一边掏出帕子给她擦脸,一边柔声道,“不是小晴儿的错,那是意外!”</p>

    狸猫把小脑袋埋进他怀里:“吱嘎可如果不是老祖要把幼崽抱出来玩,也不会死掉一只呀。”</p>

    “不,小晴儿救了那只狮子呢!”赢擎苍笑了笑,“如果你没有抱幼崽出来,母狮子会带着它们留在后山,水龙兽就是在那里狂暴的。”</p>

    狸猫眨眨眼。</p>

    赢擎苍把她往怀里抱了抱:“如果不是你抱了幼崽出来,恐怕那只狮子一只都留不住的。”</p>

    “吱嘎?”狸猫眼底终于有了些神采,“不不是老祖害的呀?”</p>

    “当然!”赢擎苍睁着眼睛胡说,“它还得谢谢你。”</p>

    狸猫长长的舒了口气,可想到母狮子失去幼崽时那伤心欲绝的模样,心里还是不好受。</p>

    “老祖老祖去看看它呀!”</p>

    “好,但是你的脚伤还没好。”赢擎苍小心的把纱布解开,“先换药。”</p>

    狸猫突然变了脸:“大胆!你你竟敢欺骗老祖?”</p>

    “我什么时候骗过小晴儿”赢擎苍不解的问,他不相信狸猫会怀疑刚刚的话。</p>

    那应该不在她的智商范围。</p>

    果然,狸猫怒气冲冲的指着自己的小胖脚。</p>

    “不是说我的衣服可以防御什么什么的攻击吗?为什么被咬到了,啊?你说呀!”</p>

    赢擎苍皱眉,这是他的疏忽。所谓防御法衣,自然是没有问题的。可是这件法衣太高级了,被灵兽咬一口这种程度,估计就相当于被虫子叮了一下。</p>

    被自动给屏蔽了</p>

    “真真是笨蛋呀!”狸猫听完原因后,鄙视自己的法衣。</p>

    赢擎苍赶紧说:“回头给小晴儿重新炼制一件,肯定比现在这个好!”</p>

    狸猫看着他把自己的脚包成个粽子,郁闷道:“不能快点好吗?落雨师姐那不是有很多灵药呀?”</p>

    “已经用了,你看看是不是一点都不疼?”赢擎苍把人抱起来,准备投喂食物。</p>

    她现在连只普通的小妖都算不上,撑死就是只刚

    化形的小妖精,灵兽的等级比她高多了,所以伤口自然愈合的慢</p>

    不过这些话赢擎苍打死也不能说的,不然狸猫一定会炸毛。</p>

    “师傅!”贺雪走进大殿行了个礼。</p>

    杜若知道她是要去看狸猫,想到昨晚小师弟恐怖的眼神,赶紧拦住她:“你不要去落霞峰了”</p>

    “为什么?”贺雪不明白,“我去看小晴儿,落雨师叔说她今天可能会醒过来。”</p>

    因为那里现在很危险啊,不要送上门去找骂啊!</p>

    杜若叹了口气,实话实说:“你赢师叔回来了,他很生气,这个节骨眼上,你就别去触他眉头了。</p>

    “赢师叔回来了啊!”贺雪高兴的说,“那太好了,小晴儿醒来看见他一定很开心!”</p>

    杜若嗯了一声:“所以你现在不用过去。”</p>

    等过几天那只狸猫活蹦乱跳了再说吧</p>

    但是贺雪还是偷偷去了,她想看看狸猫醒了没有,这样才能放心。可到了栖霞峰却发现自己怎么都进不去。</p>

    “奇怪”贺雪转了几圈都进不去,最后只好垂头丧气的回去了。</p>

    杜若并不知,所以第二天他颠颠跑来时也被拦住了。</p>

    “桃染啊!”他给桃染传音,“你知不知道小师弟把栖霞峰整个都禁制了?”</p>

    桃染在那边笑:“呵呵呵!看来是真生气了,你还要进去讨骂啊?”</p>

    杜若笑的更不要脸:“我就是确认一下,这回不是我不去探望小晴儿,是我进不去啊!”</p>

    “师兄,你有这个闲工夫得瑟,不如想想那仙尾草到底怎么来的,小师弟不会就这么算的。你要是不查,回头他自己折腾起来,可就没完没了了。”</p>

    “对对对!”杜若的笑容龟裂在脸上,瞬间变得严肃起来。</p>

    他得给赢擎苍一个交代,好好的仙尾草到底哪冒出来的</p>

    狸猫彻底变成了个挂件,每天被赢擎苍抱着,还不能出栖霞峰。</p>

    “不是说给我做画吗?”赢擎苍出来之前可是满怀希望的想看自家狸猫用花瓣给自己画的画呢!结果却收获一只病号。</p>

    “吱嘎!”狸猫终于想起来还有这么个正事木有干。</p>

    于是她说干就干,开始兢兢业业的画赢擎苍。晚上吃完饭赢擎苍便抱着她溜达,还去看了看梁水他们三个。</p>

    “闭闭关好久呀!”狸猫远远看着三个山洞。</p>

    赢擎苍抱着她往回走:“应该有人快出来了。”</p>

    “吱嘎?”狸猫好奇谁先出来。</p>

    “梁皮,他快凝妖丹了。”</p>

    狸猫的伤口快一个月才长好,其实早就长好了,可赢擎苍非说不行,要连疤都掉了才算好。这天她终于解放,拉着赢擎苍就下了山。</p>

    而栖霞峰的门口,已经排了一堆纸鹤</p>

    “小师弟啊,你还不出来啊!”</p>

    “小师弟啊,小晴儿好了没啊!”</p>

    “小师弟啊,不是我非要打搅你们啊,是是慈航宗的慈念秋要见你啊”</p>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