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可拍的狸猫和又来一个

    那天早上,狸猫发现大明雀突然不吃东西了,有事就找赢擎苍,于是她第一时间传音,赢擎苍也照例第一时间就回来。

    “三个月到了,它要化形了。”赢擎苍把大明雀放回它的窝里。

    那是狸猫做的,一个狸猫的形状

    大明雀和睡着了似的,赢擎苍说不会那么快,估计要到晚上了。狸猫一听没事,就又把他赶去干活,自己趴在那守了一会眼珠子就开始乱转。

    “吱嘎!”她从盘子里挑了个最小的果子,“反反正时间还早,老祖去找桃染玩呀。”

    桃染正在研究她在大秘境中得到的防御法诀,一个清秀的小弟子慌慌张张的跑进来。

    “师傅,狸狸猫长老来了!”

    现在整个须弥山都知道,赢长老身边形影不离的那只狸猫妖已经化了形,而且日后还是他的道侣,这样的身份,狸猫可以在须弥山横着走!

    “又来了?”桃染腾一下站起来,“快快快,把我的桃花露收好,还有那几株刚刚冒芽的花苗用防护罩给罩好!”

    “啊还有还有”

    大殿内一片人仰马翻。

    “桃染师姐!桃染师姐!”老远就听到狸猫脆生生的小声音,可好听了!

    但是桃花峰的人都抖得跟鹌鹑似的,倒不是狸猫有多可怕,她的恐怖程度已经不能用可怕来形容了

    “小晴儿!”桃染正襟危坐在大殿中央,“你怎么有空过来?小师弟又把你丢下了?”

    她在心里把掌门师兄诅咒了一番,要不是他每天叫赢擎苍去弄秘境的事情,小狸猫也不会有机会来祸害别人。

    “我来找你玩儿!”狸猫把指头大小的果子捧到桃染脸跟前,“礼礼物呀!”

    呵呵桃染咽下一口老血,在狸猫期盼的目光中把果子咽了下去。

    一旁的小徒弟赶紧把准备好的茶递过来。

    “吱嘎?”狸猫不明白为什么每次桃染吃她的果子都要喝水。

    桃染把嘴里那股酸涩压下去:“今天你想玩什么?”

    “玩玩纸牌?”

    “咳咳”旁边的小徒弟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因为这个小孩每次都给她端甜甜的桃花露,所以狸猫记住了他的名字。

    “吱嘎?柳絮你生病了呀?”

    小徒弟扭曲着一张脸摇头:“狸猫师叔,我我没事。”

    可人家不叫柳絮啊!人家叫柳纹

    “吱嘎!”狸猫拍了拍他的小肩膀,“那那快点去叫人呀。”

    纸牌原本是桃花峰特有的娱乐项目。因为桃染是妖,所以她的弟子大多数也是妖。也不知道是从哪个老不死的妖怪那学来的,用法术把各种妖做成纸,然后几个人面对面坐着轮流出。

    手里的纸牌妖撕碎了对方的,就算赢。

    “好好的”小徒弟颤颤惊惊的去了。

    桃染揉了揉眉心:“小晴儿啊,咱们商量件事?”

    “吱嘎?”狸猫特别认真的看着她,“商量呀!”

    “如果你再赢了,能不能不要让他们去山下做做那些奇怪的事。”桃染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可怜一点,好博取同情。

    果然,狸猫噘着嘴思考了一下点头:“吱嘎!好。”

    其结果跟以前一样,狸猫输了弟子们不敢叫她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只是象征性的要求去搬个椅子,扫个落叶什么的。

    “吱嘎!”而狸猫赢了,他们就要倒霉了。

    想到今天答应桃染的事情,狸猫觉得自己要做一只说话算数的好狸猫。

    “不能下山呀!”她一脸惋惜的说。

    陪玩的弟子眼睛里闪着小星星,纷纷看自家师傅:师傅您是最棒哒!

    就听见狸猫说。

    “吱嘎!那那就去天上呀。”她指着输掉的那个弟子,倒霉的柳纹。

    自以为逃过一劫的柳纹,被这句话吓掉半个魂。

    “天上?”

    “吱嘎!”狸猫得意的扭着胖身子,“御御剑呀!飞去大广场上,然后在上面喊我是可爱的小柳絮。”

    众人:Σ(`д′*ノ)ノ

    其他山头的兄弟姐们得知狸猫又上了桃花峰,就纷纷放下手里的活往须弥宗的大广场跑,等着桃花峰的人过来。

    “你说,他们今天还喊什么?”

    “哇哈哈哈,喊什么都好高兴哇哈哈哈!”

    “前天有个师兄喊谁送他花他就给谁洗内裤嘻嘻嘻”

    “那算什么,大前天有个小师弟在广场上扭屁股,一边唱他要洗澡!”

    桃花峰今天演什么?今天你看表演了?

    已经成了所有弟子见面打招呼的问候语。

    然而,为了怕祸水东引,他们都是在背后默默的吐槽,省得桃花峰的人恼羞成怒,把那位小祖宗丢到其他山头去

    “啊啊!来了,来了!”

    “咦?怎么今天在天上了”

    柳纹看着广场下密密麻麻的人头,默默的流下一串眼泪,然后闭上眼,气运丹田大喊一声。

    “我我是可爱的柳纹啊!啊!啊!”然后两只手在脸跟前比了个二。

    广场:

    之后。

    “啊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小师弟没错,你太可爱了。”

    “哈哈哈哈,比手指是什么鬼!”

    “”

    下面的人笑成一团,柳纹早就架着剑逃回了桃花峰。

    “吱嘎!”狸猫高兴的冲他招招手,然后把纸牌一甩,“接着来!”

    赢擎苍来接自家狸猫回家的时候,对上一排幽怨的目光。

    “小师弟,让你家小晴儿去二师兄那祸害祸害呗!”桃染咬着牙说,“我们都要成笑柄了。”

    “小晴儿喜欢你这里。”赢擎苍理直气壮的说。

    一副喜欢你是看得起你的表情。

    要不要脸!桃染气的头发颜色都要变成粉红的了。

    却见赢擎苍丢过来一个储物袋:“给你的弟子。”

    “什么啊!”桃染看了一眼,表情立马变了,笑嘻嘻的收起来道,“没事,我和小晴儿特别投缘,让她天天来玩,啊!”

    赢擎苍用鄙视的眼神瞟了她一眼。

    桃染依然

    笑眯眯的,鄙视吧!鄙视吧!给我这么多好东西,随便鄙视啦啦啦!

    “吱嘎!”狸猫洗了手蹦蹦跳跳的跑出来,“桃染师姐再见呀!”

    赢擎苍把她抱起来,仔细看了看:“嗯,没瘦!”

    桃染:呵呵你家狸猫是气做的吗?跑气了怎么着,一天就瘦了?

    “明天来玩呀!”桃染心里诽谤,却笑的特别热情,“我准备好桃花露等你哦!”

    狸猫回到落霞峰,就直奔屋子。

    “吱嘎?”大明雀身上围着淡淡的一圈光晕,蓝与红相互交织,很是漂亮。

    赢擎苍帮她换衣服,看了一眼道:“马上就化形了。”

    话音刚落,就见小小的鸟儿慢慢变大,蓝与红的光大绽,然后又慢慢缩小,最后慢慢消失,里面坐着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娃娃。

    “吱嘎!”狸猫高兴急了,扑过去就抱住不放。

    赢擎苍却黑着脸盯着那个三岁大小的娃娃。

    妈蛋!为什么和赢成那个蠢儿子小时候长的一模一样

    “男男孩呀!”狸猫指着豆丁大小的小鸡*鸡,搓着小胖手企图去戳戳。

    赢擎苍及时把人抱了回来,并且抬手给那小子穿了件小袍子。

    “噗噗噗!主人!”大明雀很喜欢狸猫,蹭蹭几下爬过来想往狸猫怀里钻。

    被赢擎苍毫不留情的踢到一边。

    “噗噗噗!”大明雀毫不气馁,继续爬

    果然跟赢成一样蠢。

    当月光照进房间的时候,大明雀又变成了鸟,显然他这次化形成功了,现在只要等到成年,便可以化作之前的模样。

    “噗噗噗!主人。”变成鸟的大明雀蹭了蹭狸猫的耳朵,特别高兴。

    狸猫玩了一天,晚上往床上一趴就睡着了。赢擎苍给她盖好小被子,心里那叫一个不舒服啊

    怎么讨债鬼们都来了,如果是这样,难道其他人也会回来?他想到某个不好的名字,心里冷哼,那家伙最好不要出现,不然管他是谁都要弄死!

    飘渺阁。

    “参见阁主!”

    飘飘渺渺的花林间,一座座精美小巧的楼台隐入其中,最高处一片紫色的花海中,一座最大的阁楼在云海里若隐若现。

    几十个身着白衣的妙龄女子跪在下面,拜见刚刚出关的阁主。

    一袭紫衣的绝色佳人从里面缓缓而出,不过她的表情却不怎么好看

    “阁主?”最前面的两个女子上前一步,其中一个扶着她问,“您脸色不太好,是不是在大秘境中受伤了。”

    这正是当日被赢擎苍逼死的黄真,也正如他所料,这个女人并没有死。

    “我没事。”黄真面无表情的坐下,“须弥宗有动静吗?”

    “有!听说他们想自己做一个大秘境,作为弟子试炼之地。”扶她的女子待她坐下后,就退到下首。

    另一名低头禀报:“其他几派听说后,好像也要效仿,阁主您看,我们”

    “不必理会。”黄真看着须弥宗的放向,挑了挑嘴角,“我要继续闭关,缥缈阁从即日起不待外客,阁中弟子也不能出去,一切等我下次出来再说。”

    “谨遵阁主令!”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