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到达天极楼的狸猫

    vip章节内容,

    慈念萧伸手把她手里的酒夺回来。

    “既然如此,你别喝我的绿琢。”

    白玉酒杯中碧绿的酒水微微晃动,慈念秋又夺过来一口饮下:“小气鬼,我要告诉爹!”

    “你还敢告诉爹?”慈念萧的声音更冷了些,“半路偷偷跑去洛城,如果不是我催你,你是不是打算不来了?”

    “我这不是来了嘛!”慈念秋放下酒杯,“哥,有件事我得和你说。”

    慈念萧以为她又要说天极楼那位大小姐的坏话,谁知这次到是正事。

    “武大和武二失踪了?”他皱了皱眉,“没有任何口讯?”

    “有就不叫失踪了。”慈念秋冷哼一声,“一个金丹期的修士,竟然让他的灵宠如此羞辱我,我定要将他的金丹毁掉,让他痛不欲生。”

    慈念萧没好气的说她:“我现在要迎亲,你能不能不添乱?”

    “你连那个白天心什么样都不知道,这么重视干什么?”

    “胡闹!”慈念萧板起脸,“你以为这是儿戏,她什么样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已经有元婴后期的修为,听说很快就要进入出窍期。”

    “那也没你厉害。”慈念秋不服气的说,“而且真姐姐已经是出窍期的修士了。”

    慈念萧盯着她:“她是什么,和我们没关系。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就是因为飘渺阁出了一个她,我们才需要再拉拢一个出窍期的修士。”

    “而白天心是最好的选择。”慈念萧冷冷道,“如果你再分不清敌我,下次死在别人手里,别说我不救你。”

    慈念秋慌了:“可可真姐姐为什么要和我们作对,以前不是挺好的吗?”

    “你的脑子里一天都装的什么?”慈念萧真不想管这个蠢货,可偏偏还是他妹妹,“大秘境即将开启,我们和天极楼一气同声便可以比别人多一份机会。”

    “到时候不止是飘渺阁,任何一宗都是敌人。”慈念萧端起酒杯,“这是我冲击分神期的机会,不能有一点闪失。”

    慈念秋突然笑了笑:“我知道了,那个白天心在秘境里是要给哥当炮灰的吧?只要我们出来了,谁还管她的死活呢!”

    “所以你给我老实点,不要在这个节骨眼上惹麻烦。”

    慈念秋点点头,又道:“武大和武二怎么办?”

    “宗堂里供的魂珠并没有碎,想必性命是无忧的,也许接亲那天会赶过来。”

    他这么说,慈念秋就彻底放下了心。她不想见白天心,就呆在这院子不出去,直到三天后接亲的日子。

    赢擎苍肩膀上坐着狸猫,身旁跟着一个老头和一个小男孩,怎么看怎么都像跑来蹭饭吃的。要不是他拿出须弥宗的请帖,守门的都不让他们进去。

    可一看是须弥宗,不但得让进,还得喊一嗓子。

    “须弥宗贵客到!”天极楼的大广场上,一只鹦鹉的石头雕塑嘴巴一张一合的唱着来宾的名号。

    狸猫好奇的看了看,发现那不过是死去妖兽的残魂而已,便没了兴趣。

    “各位是须弥宗的道友?”一众人走过来,打头的是个穿着白色长袍的老头。

    天极楼的人都穿白色的袍子,不过袖口的花纹不同,表示了等级

    的划分。和他们打招呼的老头袖子上有六片雪花,已经是长老级别的了。

    “正是。”赢擎苍微微颔首,“宗主因为宗务繁忙无法脱身,特派我过来给楼主道喜。”

    他态度不卑不亢,白施皱了皱眉:“不知道你师傅是”

    “家师是赢擎苍。”

    此话一落,周围一片吸气声。

    白施掩住神色,马上将人迎进去:“快请,我们楼主恭候多时了!”

    “你们听到刚刚他说什么没??”

    “听到了,他说他师傅是赢擎苍!”

    “看来谣言是真的,赢擎苍没有陨落,而且最近还出关了。”

    “天啊!有机会我一定要见见他!”

    “你做梦去吧,他是你能见的吗”

    人们议论纷纷,很快今天来的客人便知道须弥宗来的代表是赢擎苍的徒弟,也都知道了这位百年前的天才的确已经出关了。

    “之前收到杜宗主的口讯,说你们宗有要事,看来就是这件?”

    天极楼的大殿也是纯白色的,正中央坐着个中年人,是天极楼的现任楼主白玉鸥。他一脸关切的打量着赢擎苍。

    “你是赢长老的徒弟?他如今没事吧?”

    赢擎苍面不改色的道:“家师虽然已经出关,但是身体还未养好,所以”

    “明白!明白!”白玉鸥笑道,“换做一般人,是不可能活下来的,也就赢长老修为深厚。如今总算醒了,至于伤嘛,慢慢养总会好的!”

    “谢谢楼主,这次来除了贺喜,还想和贵楼借一样东西。”赢擎苍把一个储物袋递过去,“这是家师送的贺礼。”

    白玉鸥接过来用神识一扫,有些惊讶,这份礼的确够重。心里便泛起了嘀咕,他们想借什么,难不成是不传秘宝?

    “贤侄客气了,你师傅需要什么?”

    狸猫被梁皮抱在怀里,小男孩的脸都憋红了。

    “你要锻炼身体呀!”狸猫才不承认自己重,一定是这个小妖力气太小了。

    梁皮努力把胳膊撑起一点,好叫狸猫坐的舒服些。

    “嗯我日后一定锻炼!”

    那那是不是可以经常抱你了后面这句他没说出来,不过一旁的梁水给了他个没出息的眼神。

    “几位,这是你们的院子,有什么吩咐直接对着传音石说就可以,不用客气!”领他们过来的天极楼弟子特别客气,又说了宴会的时间,以及哪里风景好可以去逛逛才离开。

    小院虽然不大,但是风景很好,一大片粉色的植物开着粉色的花,风一吹过来整个小院都变成粉红色的了。

    “赢擎苍回来了吗?”狸猫跳到窗户上张望。

    梁皮检查了床铺,把赢擎苍交给他的褥子还有小枕头都铺好。

    “还没有,谈事情估计没有那么快。”他扭头看了看狸猫,脸红红的问:“我我抱你上床去休息?”

    狸猫打了个哈欠伸出爪子:“擦干净了才能上去。”

    梁皮就等着她说这句,赶紧按照赢擎苍的要求用软乎乎的帕子给狸猫把爪子擦干净,又涂上香喷喷的油膏。

    “

    小子!”等狸猫钻进软乎乎的被窝睡着了,梁水小声说,“那帕子和油膏给我一点呗!”

    梁水警惕的看着他:“你要干什么?”

    “傻瓜!你知道那是什么吗?”梁水给了他脑门一下,“可以换好几块上品灵石的。”

    梁皮撇撇嘴:“又不是你的”

    “你傻啊?你给我点不就是我的了?”

    “不行!”

    “你”

    “你们俩在干什么?”赢擎苍的声音从门口传进来。

    梁水吓得差点爬下,马上跑到门口迎接:“我们正说是不是他们为难你了,毕竟你隐瞒了身份呵呵!”

    赢擎苍要求他们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梁水多少明白点原因。反正赢擎苍怎么说,他怎么做就是了。

    “你们去隔壁休息,晚饭自己去吃,不要打搅我们。”赢擎苍下逐客令。

    梁皮依依不舍的被梁水拉走了。

    赢擎苍在门口下了个禁制,然后翻身上床抱起狸猫。

    “呼噜”大概闻到熟悉的味道,狸猫往他怀里钻了钻,睡得更沉了。

    赢擎苍一翻手,手上出现一颗雪白的果子,上面还有流动的白色薄雾,甚是美丽。

    “还是回去再吃”他又把果子收起来。

    原本以为他要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谁知道只是一颗往生果。这往生果就长在天极楼的山顶,只有一颗树,十年结一颗果子。

    可是这果子对人没有什么大用,一般都用来炼制丹药喂食灵宠了。

    “贤侄要需要当然没有问题!”白玉鸥当下就让给他送来几个。

    赢擎苍考虑再三,还是打算等回到须弥宗再给狸猫服用。这里人多嘴杂,而且高手也多。万一小晴儿化形的时候引起别人注意就不好了。

    狸猫睡到黄昏才醒,醒来也懒懒的不想动,在床上滚来滚去的。

    “他们什么时候说秘境的事情?婚宴结束后吗?”

    赢擎苍给她擦了擦毛脸:“慈航宗来迎亲,天极楼会大摆筵席,晚上约了各宗门去天极阁赏月,应该是那个时候讨论。”

    “那新娘子呢?什么时候就被接走了?”

    赢擎苍想了想,回忆了一下他偶尔看到普通百姓结婚的流程:“新娘第二天会和新郎离开,一个月后会再回来住三天,之后就没什么规矩了。”

    “那我们明天晚上看过月亮之后就可以离开了是不是?”狸猫坐起来,胖乎乎的肚子颤了颤,“我想回胡子宗了呀!”

    赢擎苍知道她也着急化形,摸摸了狸猫的脑袋:“嗯,你想什么时候走都可以!”

    第二天,整个天极楼都乱哄哄的,中午的宴席眼看就要开始,可是却出了件不得了的事。

    “还没找见?”白玉鸥黑着脸,“你们是怎么看人的?啊?”

    “我们也没想到小姐会突然用迷药,她根本没有这些东西”

    ps:何诗诗的番外等会放v群,宝宝们明天可以看。应该不会太多,本来今天可以多些一点,可妖妖下午临时接受了一个采访,浪费了不少时间。不过有点是点呀!\()/,反正隔两天我就放点上去,大家慢慢看,别催我呀!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