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和人抢宝贝的狸猫

    这次的拍卖会几乎都是些中品丹药和材料,偶尔有一两个中品武器什么,也很快被人抢了去。而慈念秋的目的则是马上要出场的那件宝贝。

    “下面我们要拍的是抹香鹿的香袋!”台上漂亮的女拍卖师请侍者放下托盘,上面是个拳头大小的白色袋子,不像是布的,更像是某种器官。

    狸猫一脸嫌弃的扭头问:“那是什么?”

    “是抹香鹿死去留下的。”赢擎苍解释给她听,“抹香鹿喜食花蜜,所以常年撒发香气,可是死后能留下香袋的少之又少。”

    狸猫听到少之又少这四个字眼神就不对了:“意思是很稀有?很宝贝?”

    “嗯,回颜丹的重要材料。”

    所谓回颜丹,就是可以服用后让人返老还童的丹药,因为材料稀少且很难炼制,所以一直是修士们向往的宝贝。

    毕竟,谁不想变年轻呢

    “不过,香袋还有一个作用。”赢擎苍觉得自家狸猫应该喜欢这个,“通过简单的处理,便可以挂在身上当香囊,味道永远不会褪。”

    果然狸猫的眼睛亮了:“这这香喷喷的最适合老祖了呀!”

    “那就拍下来。”

    慈念秋就是为了这抹香鹿的香袋来的,她不需要什么回颜丹,她只要做个香囊让自己有独一无二的香味便好。

    “小姐放心,应该不会有人拍的。”

    回颜丹不是谁都能炼制,今天来的人也不会花上品晶石买个香囊回去,所以他们想着可以速战速决,刚刚少主已经发来传音催他们赶快到天极阁去了。

    “起拍价是十块上品灵石!

    “十五块!”穿红色长衫的是双胞胎弟弟,他直接加了五块,好告诉别人这香袋他势在必得。

    拍卖师也知道对方的意思,一下加这么多,想必不会有人再加了,正要开始喊,就听到一个稚气的声音。

    “二十块!”

    正得意的慈念秋脸变了:“誰喊的?”

    “不清楚,好像是对面的包厢。”双胞胎也没想到真有人拍,这下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接着喊啊!”慈念秋一拍桌子,“下面的人都知道咱们在这,要是人抢走了,面子往哪搁?”

    双胞胎只好接着出价。

    “三十块上品灵石!”他们加的更多,希望能把对方吓住。

    谁知道稚嫩的声音毫不犹豫的跟上来:“四十块!”

    “到底是什么人?”慈念秋坐不住了。

    “听声音像个小孩?”双胞胎里的老大道,“要不我过去一趟?”

    慈念秋把茶杯往桌上一搁:“老二你接着加价,我和你哥过去!”

    她要看看到底是哪来的人敢和她抢东西

    “他们怎么不喊了?”狸猫正过瘾呢,听见对面没动静了。

    拍卖的人已经喊到第二次,这时候对方又加了十块上品灵石。

    “六十”狸猫刚开口,他们包厢的门就被推开了。

    赢擎苍淡淡的瞟了一眼:“洛家的拍卖场越发不堪了,什么人都乱闯别人的包厢。”

    &

    nbsp;  “对对不起啊!他们他们是”侍从结结巴巴的,他不敢得罪慈航宗的人。

    双胞胎老大挥手让他下去,慈念秋打量着赢擎苍,有些失望的问:“是你和我抢东西?”

    她原来想着能出起这么多灵石的人,样貌也必然不差。谁知道长的这么普通,而且才金丹期。呵呵!一个金丹期的修士竟敢得罪慈航宗。

    “明明是老祖,你的耳朵有问题吗?”稚嫩的声音传来,一个毛茸茸团子跳到桌子上。

    慈念秋瞪大了眼睛:“这这是灵宠?”

    “愚蠢的人类,我是老祖!”狸猫说完,不忘记扭头对着外面喊,“六十块上品灵石!”

    慈念秋脸色一变:“你个畜生竟敢啊”她突然被双胞胎的老大推开,空气一荡,原本站的地方多了道剑痕。

    “你敢动手?”慈念秋大怒。

    狸猫比她更生气,炸着毛骂:“你个丑八怪没有钱还敢来捣乱,你买香袋干什么,这么丑再香也是臭的!”

    “放肆!”慈念秋挥动手中的五彩羽毛扇,五道空气化作利剑射向狸猫。

    赢擎苍眉头微动,却是将狸猫抱进怀里,一动不动。

    门外突然有人笑道:“各位,拍卖场不能动武,有什么恩怨去外面解决可好?”

    此人说话间,那五道利剑在空中散开,荡起的气流吹动所有人的衣袍作响,可见威力之大。

    “慈航宗的丫头,你还要不要继续拍?”一个金袍老人走进来,先是看了看赢擎苍,然后才笑着问慈念秋,“不拍的话,就是这位道友的了。”

    慈念秋认识这个人,洛家的长老,修为甩自己八条街。面对比自己强的人,谁还能端着架子,她赶忙行了个晚辈之礼。

    “赵老,没想到惊动了您,晚辈一时冲动,请见谅!”

    “没事没事!我倒是奇怪你怎么会在这?你哥哥可已经到了天极楼了。”姓赵的老头摸了摸胡子,“又是偷跑来的吧,哈哈!赶快去找你哥,别耽误了接亲。”

    慈念秋知道今天是拍不下那个香袋了,她身上就80块灵石,留下来也是丢人。

    “是,晚辈这就是动身前往天极楼,给您老添麻烦了!”她又行了个礼,然后冷冷看了狸猫一眼,带着人出去了。

    姓赵的老头等她走了,在房间布下禁止,这才饶有兴趣的盯着赢擎苍。

    “不知是那位故人?”

    狸猫已经得了香袋,放心的跳回来打量着老头。

    “你认识的?”她问赢擎苍。

    赢擎苍摇了摇头:“不认识,他那么老,我这么年轻。”

    “”赵老抽了抽嘴角,“你真不认识我?”

    “不要试探我,不然毁了你们的拍卖场。”赢擎苍看了看老头的手。

    赵老掐了一半的法诀停住了,深深的看了赢擎苍一眼:“既然道友不愿意暴露身份,赵某也不便勉强,还希望你在洛城玩的开心!”

    说完站起来就走。

    “你认识他吧?”狸猫捏了颗果子丢进嘴里。

    赢擎苍给她擦擦嘴:“嗯,见过。”

    不过那时,这老头的修为不过分神期,

    百年不见到是长进了点。

    “他不会不让我们走吧?”狸猫觉得那老头长的特别奸诈。

    特别奸诈的赵老匆匆离开,门外等着他的手下奇怪的问:“您怎么了?”

    “里面那个人”赵老皱着眉,不知道该怎么说。

    一个金丹期的修士,却能看破他的法诀,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对方可以轻松化解他的攻击,不过是给自己留面子,所以他肯定这个人一定认识自己。

    “去查查包间里的人。”

    手下点头正要去安排,他又说:“不是查来历,是看看他们离开洛城去哪里,不要跟的太近,如果他生气就马上离开,千万不要冲突,切记!”

    “有一次他被人追杀,我出手救了他。”离开拍卖场的狸猫非要听赢擎苍将过去的事情,赢擎苍就讲了几句那个赵老的事。

    “本来是不管的,可他正好跑到我睡觉的地方。”赢擎苍有些记不清当时的场景了,但是知道自己肯定不是看着他可怜才出手的。

    “嗯,说不定是他哭着求你的。”狸猫特别赞同,她家仆人才不会为了别人操心呢!

    两个离拍卖场越来越远,角落里走出一老一少。

    “妈呀,他们怎么也来了,刚刚拍卖的声音就是那只胖狸猫啊”!

    梁水庆幸的拍着胸脯:“幸好没被发现。”

    “我觉得那个人早就发现我们了。”梁皮却撇撇嘴。

    “你说真的?”梁水沉思起来,他这个徒弟的第六感一向很灵,以前救过他们很多次了。

    梁皮拍了拍扁下去的钱袋:“走吧!人家没把我们没当回事正好,省得你老担惊受怕。”

    “对呃!什么叫没把咱们当回事?好歹我也是赫赫有名的宝道人,喂,你别走那么快”

    又过了一会,费止芙和费止盈也出来了。

    “姐,你说之前那个声音是狸猫没错吧?”费止盈抬头看了看,“可惜他们已经走了。”

    费止芙这下更加肯定赢擎苍的身份不简单,那二楼的包厢几乎都在个大宗门手里,他既然能上去,就表示背后有势力。

    “我想,他估计也是去天极楼的。”费止芙看了妹妹一眼,“到时候自然会知道他的身份。”

    费止盈担心的却是另一件事:“可他现在得罪了慈念秋那个女人,我怕他会被算计。”

    “你怎么这么关心他?”费止芙狐疑的问,“你”

    “姐你胡说什么啊!”费止盈瞪着她,“我是担心那只狸猫。”

    那只狸猫多可爱啊要是被慈念秋那个女人害了太可惜了。

    赢擎苍回到小院,推门时眉头挑了挑。

    “有人来了。”他将肩膀上的狸猫抱进怀里,“不怕。”

    狸猫老祖器宇轩昂的挥舞着爪子:“老祖才不怕!来啊,是谁偷偷摸摸进我们院子了。”

    “你回来了?”双胞胎兄弟站在屋门口。

    不是他们不进去,而是破不开禁制进不去

    “吱吱!是你们啊。”狸猫扭了扭小身子,“那个丑八怪没一起来吗?”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