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打扮起来的狸猫

    胖头鱼的老大凶巴巴的转身,用一双死鱼眼瞪着狸猫。

    “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了?”他随手丢出一颗拳头大小的珍珠,“那,这颗百年东珠给你,也很稀少了。”

    狸猫大怒:“你敢骗老祖?”

    “骗你又怎么样?”胖头鱼有恃无恐的说。如今王已经找到,这里又是大海,看看谁才是砧板上的肉!

    “我要报复你!”狸猫浑身的毛都炸起来了。

    赢擎苍伸手在她头上摸了摸,然后虚空一抓,被几条胖头鱼小心捧着的青龙鱼王,就凌空飞了过来。

    唰!赢擎苍捏住那条鱼的脖子:“看来你的族人并不在乎你的安危,我抽了你的筋给小晴儿做条腰带如何?”

    “不要,臭的!”狸猫特别的不识时务,嫌弃的踹了一脚半空吊着的青龙鱼王。

    后者又翻白眼了,浑身抽抽着眼看就要死的节奏。

    “王!”胖头鱼们着急了,领头的那条张着鱼嘴警惕的看着赢擎苍,“你想怎么样?”

    他不敢轻举妄动了,这个修士远远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

    “鳞片!”狸猫打量着青龙鱼王,想知道哪一片是会发光的。

    赢擎苍将她放在肩膀上,抬手一道光从青龙鱼王身上划过,手里便多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鳞片,说是鳞片,可看上去更像是温润的宝石。

    “怎么灰不楚楚的。”狸猫凑过来闻了闻,发现没什么腥臭的气味,反而隐约还有种香气。

    赢擎苍把鳞片给她:“因为现在的天气是灰色的。”

    “王!”那边的胖头鱼都跪下了,领头的那只一脸惊恐,“你你你杀了我们的王。”

    青龙鱼王一动不动,眼睛闭着,和死了一样。

    “带他回海里,不然就真的要死了。”赢擎苍随手把鱼丢出去,胖头鱼七手八脚的接住,发现他们王果然已经没气了。

    “我们要你偿命!”领头的那只举起三叉戟就要冲过来。

    却被身后的鱼拦住:“老大你看!”

    青龙鱼王的身上泛起淡淡一层白色,他的呼吸渐渐重起来。

    “王没死!”

    狸猫看了赢擎苍一眼,撇撇嘴喊道:“我们救了他,你们还想恩将仇报。”

    “你们剥了王的鳞片!”头领悲愤的说。

    “一片鳞片换一枚救命的丹药,你说!那个值钱?”狸猫用鄙视的眼神看着他,“你以为那条鱼身上的光是什么?”

    头领一愣,转身又看看青龙鱼王,那光芒还在,好像保护他似的。

    “谢谢!”此时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虽然人家扒了鳞片,但是也救了王。头领行了个礼:“今日青龙鱼族记下了你的人情,日后有机会必当奉还!”

    说完,一群鱼跳上珊瑚,慢慢沉入了海底。

    “我们回船舱吧?”赢擎苍见狸猫斜着小眼睛看他,估计是又生什么气了。

    果然,一回到房间狸猫就跳到桌上教育他:“做好事怎么能不

    留名呢?你给那条鱼吃了丹药,就应该让他们知道,日后好报答你。”“不是是报答老祖啊!”狸猫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记住没有?以后帮了别人一定要叫他知道,不然多吃亏啊!”

    赢擎苍盯着她,慢慢又变成一副妖艳贱货的模样来。

    “我好高兴!”他把狸猫抱进怀里,“小晴儿是为我打抱不平,我很高兴。”

    “松松手!”狸猫惊慌的从他怀里跳出来,逃到角落里后才又故作镇定的说,“本本老祖才不是为了你呢!那些好处好处都是本老祖的!”

    赢擎苍也不戳破她,尽管变成了懵懂不懂人情世故的狸猫,可他的小晴儿还是善良的。当初在城门口,她怕小妖被欺负,才不让自己走。

    后来,又怕梁水被杀,才说收他当仆人。

    虽然嘴巴和苛刻,可他家狸猫实际上是个善良又热心的好狸猫啊!

    “鳞片呢?”赢擎苍问她。

    狸猫:“大胆!”竟然想贪污老祖的东西。

    “我帮你串起来挂在脑袋上?”赢擎苍说着,已经伸手又把狸猫抱进怀里,在她脑袋顶比划了一下,“正好放在这。”

    狸猫给了他个满意的眼神,没注意自己正用脑门蹭赢擎苍的手掌。

    赢擎苍心里一动,这还是第一次

    这表示狸猫已经本能的开始对自己撒娇了,相信用不了多久,她就会舔舔自己,甚至是亲亲。

    “客官,我们船长让送来的!”门外有人喊

    赢擎苍打开门,看到船上的小二端着个托盘,上面的食物比往常丰富多了。

    “我们船长说这次多亏了您,之后两天的饭菜我们都包了,您看看满不满意!”

    狸猫在后面喊:“快端进来!端进来!”

    赢擎苍把门关好,提醒狸猫:“你还没有洗手。”

    “快洗!”狸猫伸出爪子,眼睛都没离开桌上的饭菜。

    船长等小二回去了,忐忑的问:“他还满意吗?”

    小二想到狸猫点点头:“满意吧,可着急呢!”

    “那就好,那就好!”船长不放心的又叮嘱他,“记住,一日三餐都要好好伺候,绝不可怠慢!”

    小二点头称是,有些不解的问:“船长,他真有你说的那么厉害吗?”

    “恐怕比我想的还厉害”

    刚刚他们清扫甲板时,发现有很多细小的粉末,船长仔细检查之后心里大惊。

    “那就是之前的毒针!”他肯定的说,“如果没了痕迹,还可能是他会什么功法烧毁了。可那分明是用气势碾压而成,足以证明那个人的修为深不可测,绝对不是什么金丹期。”

    因为船长的特意交代,接下来两天的旅途,赢擎苍和狸猫的待遇不言而喻,下船的时候,赢擎苍皱眉看着他家狸猫。

    “好看吗?”她扭着腰问。

    赢擎苍咳嗽了一声:“好看!”

    狸猫听他说破元大陆的中部几乎都是修真门派,大大小小无数修真者生活在这里,觉得他们也不能跌份,一定要看上去就很厉

    害!

    “这小褂是件中品防御武器,你穿着好看。”赢擎苍决定忽略狸猫的肚子,“和头上的鳞片很搭。”

    狸猫身上穿着件小红褂子,也不知道是哪个师兄弟的品味如此独特,上面密密麻麻镶嵌了满满的珠宝玉石,当然,这些珠宝玉石自然也是有用处的

    只不过穿在肥肥的狸猫身上,就比较一言难尽了。

    “鳞片现在什么颜色?”狸猫摸了摸头顶的鳞片,像个小帽子似的正好扣在她的毛脑袋上。

    “红色。”赢擎苍抱起她,“因为挨着你的小褂。”

    狸猫在他怀里扭了扭:“红色和老祖的毛色搭配吗?”

    “很搭。”赢擎苍忍着笑,实在不知道变成狸猫的辛晴为什么还多了臭美的毛病。

    狸猫满意了,端坐在他手臂上不动,这样才能显的出小褂的款式

    船停靠的在一座小城边上,这座城不大,但是比破元大陆上任何一座大的城池都要繁华。

    “因为这里是洛方阁的总部。”

    狸猫看着不远处城墙:“洛方阁是干什么的?”

    “拍卖,洛方阁是破元大陆最大的拍卖场。”赢擎苍沿着一条赤红色的石板路走向城门,“因此这里的人都很有钱。”

    不然也不会将赤火石铺在地下,就连城墙上都镶嵌着阵法。进了城,街道很宽,用的是坚固的黑色星石铺地,两旁琳琅满目的商户每一家的装修都不同,与其他地方一比就很高级。

    “这座城叫洛城,城主便是洛方阁的阁主。”赢擎苍指着一座高高的建筑,“那里,就是城主府,旁边低一点的是拍卖场。”

    狸猫眨了眨小豆眼:“拍卖场里是不是有很多宝贝?”

    “嗯!”赢擎苍挠了挠她的下巴,“每个月十五拍卖场都会有拍卖,想看的话,我们在这多留几天。”

    狸猫扳着爪子算了算日期,发现就是三天后,于是就愉快的决定了。

    “我不要住野外!”她严肃的说,这么热闹的地方,怎么能去野外冷冷清清的呢

    显然赢擎苍是想去野外一人一猫世界的,可他不会拒绝狸猫,所以便去了洛城最大的客栈。

    “你运气真好,就剩下一个院子了。”小二并没有因为赢擎苍是修士就特别客气,这里遍地都是修士,金丹期算个屁。

    就连这个小二,都是个开光期的修士。

    “为什么这么多人?”狸猫好奇的问。

    小二原本是不屑搭理一只灵宠的,尤其是这么胖的这种

    “因为天极楼嫁女儿啊!”看在这胖狸猫身上穿的都是很贵很贵的装备,他也不好无视,“咱们洛城是离天极楼最近的城,而且马上又有拍卖会,当然人多了。”

    赢擎苍给了他一块下品灵石,这么大方让小二的态度也变了,马上笑嘻嘻的哈腰说:“您先休息,要吃什么可以用房间的传音石,我们给您送过来!”

    大概是狸猫看他的眼神过于炙热,小二走的时候又说。

    “您可以带灵宠去南边灵宠店里瞧瞧,有些灵宠用的东西还是挺有意思的!”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