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脑子有水的席纯

    妃妃因为牙疼,整个人都蔫蔫的没什么精神。 就算烧退了,也窝在那不动。沈玻璃球特别懂事的趴在她身边哪都不去,就连钻石球的挑衅都无视了。

    “妃妃乖,张开嘴奶奶给你涂点药,涂了就不疼了!”张宓拿着棉签,项小熙小心的把宝宝的嘴巴掰开。

    妃妃已经睡着了,脸蛋上还挂着泪珠呢!

    “好了。”张宓松了口气,“也不知道多久能好,真是遭罪。”

    沈王爷看了看表:“妈你上去休息会,中午都没睡觉。”

    “不了。”张宓看了眼从楼上下来的沈公主和司马容,“他们俩回门,我去弄点饺子馅,晚上咱们吃饺子。”

    司马容坐下后先报备:“明天我带公主去见整形医生。”

    “她的脚吧!”张宓点点头,“去就对了,别听她说什么不在乎,回头穿凉鞋要是有疤又开始各种折腾了。”

    沈公主啃了口苹果:“估计怎么也不会完全没有的,不要太明显就算了。”

    “可以去纹身啊!”张宓提议,“很多人不都用纹身遮盖疤痕吗。”

    司马容眼睛突然亮了亮,又没事似的把苹果从沈公主手里拿过来削皮。

    晚上吃了饺子,沈公主和沈霸天胡闹到快十二点才被张宓赶走。

    “我们定了下个月15号回国,你们把时间安排好。”

    沈公主摆摆手带着钻石球回司马容家去了。

    第二天睡到自然醒,不累也不困。因为司马容晚上没有像狼似的吃吃吃,当然还是吃了两次,不过这对沈公主的精神没什么影响。

    吃过午饭两个就去见整形师。

    “没办法完全去掉,尤其是这三个地方。”整形师检查过后忐忑的说,“会留下红色的印子。”

    这个结果是早就预料到的。

    “要做几次?”司马容问。

    “两次。”整形师见沈公主情绪还好,松了口气,“今天做完后,下周再来一次。”

    沈公主特别轻松的往椅子上一趟:“行,开始吧!”

    中途司马容接了个电话,他到门口去听的,做完后回到车上沈公主问:“有事?”

    “席纯要和公司解约。”司马容似笑非笑的说,“腾业娱乐要和她签约。”

    沈公主一听就乐了:“动作还挺快啊!”

    而且这个什么腾业娱乐的听着好耳熟

    “很大的老牌公司,你之前看的那几部大制作都是他们的,里面的艺人也是。”

    “啊!”沈公主一拍大腿,“想起来了,连着好几年那个真人秀节目就是他们公司弄的。”

    司马容发动车子:“和我去趟公司?”

    “好!”

    席纯坐在司马容的办公室里,看着办公桌后面的椅子发呆。

    她不想离开司马容,可是现在她必须离开。

    “等我红了,大红大紫的时候,等所有人都认识我的时候,你就再也不用怕沈家了,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

    她嘴里喃喃私语。

    但凡有第二人听到都会告诉她你想多了,可惜这里只有席纯自己。

    “

    老板!”门口的助手突然叫了一声,随着脚步声响起,司马容拉着沈公主走进来。

    席纯并没有站起来,她现在已经不是这里的艺人了,和沈公主是平等的!

    “沈小姐也来了啊!”席纯坐在那,神态就和在自己家里一样。

    沈公主觉得好笑,没忍住噗嗤笑出声。

    “不好意思,我想起第一次见你时,你也是现在这个样子。”

    席纯脸色一白,如果没记错她当时是自取其辱了。

    “沈小姐是在骂我?”

    司马容拉在沈公主坐下,冷眼瞟过来:“叫她司马太太。还有,这里是我的办公室,别说骂你,打你都可以。”

    “司马容,你!”席纯眼圈一红,看司马容的眼神就像一个负心汉。

    沈公主顿时被恶心到了。

    “席小姐,我老公和你不熟,麻烦你叫他司马先生。”

    席纯看着司马容,后者用特别厌恶的眼神看过来:“最后不要叫,我不想听你说话。”

    “我”席纯捂住嘴,马上就要哭了。

    司马容冷着脸把助理叫进来。

    “把解约合同给她看。”

    助理对这个席纯也很无语,自家老板对她的厌恶都那么明显了,这女人还一副那样的姿态给谁看呢

    “你提出的解约,按照当初的协议,你要赔偿公司100万的违约金。”

    席纯翻看了几眼,其实她早就知道。支票腾业娱乐已经给她了,就在包包里。看合同不过是想多呆一会。

    可惜司马容一秒钟都不想看见她。

    “马上付违约金,马上离开公司。”

    席纯听到这话猛的抬起头,沈公主忍着抽她的冲动站起来。

    “快签,我们还有事。”

    “不是我忘恩负义。“席纯却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开始演讲了,“我知道是你给了我机会,是公司捧我。可是你听信别人的话雪藏我,我只好离开。”

    席纯一往情深的看着司马容:“不过你放心,只要你需要,我都会回来帮你,我啊”

    啪一声后,沈公主收回手。

    “再恶心我,就多打你一耳光!”

    席纯捂住脸呜呜哭,司马容直接拉着沈公主就走人。

    “再不签字,就叫保安撵人。”

    席纯看着两个人远去的背影,咬着嘴唇签好字,然后带着一种我知道你的苦衷,知道你是不得已的表情离开了。

    助手抽了抽嘴角:这是个神经病啊!

    三天后,腾业娱乐为席纯开了场发布会,同时她主演的电影也公布了第一版片花。而席纯当天脸上却带着明显的红印子

    “你和原来的东家为什么解约呢?宁愿赔付那么多违约金也要离开,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听说你司马容之间的关系不一般?”

    “席纯,你的脸是不是被人打的?”

    “”

    记者的提问针针见血,腾业娱乐给席纯指派的经纪人一脸为难的把话筒接过去。

    “你们大家就不要问了,试想如果可

    以选择,谁愿意撕破脸呢?席纯虽然是个新人,但是她的前途大家有目共睹,我们愿意花钱替她付违约金也要把人挖过来,就说明了我们的态度。”

    “当然,至于以前的事,大家就忘掉吧!过去的总是要过去,希望你们多看看我们席纯的未来!”

    经纪人说的好听,可总有记者不给面子。

    “听说你公开勾引司马容,却被拒绝了。还惹恼了沈公主,你的脸不会是她打的吧?”

    角落里有人大声喊。

    经纪人还没来得及说话,席纯自己先开口了。

    “你们不要再猜了,是谁打的都不重要,我已经离开的司马容,以后的路会自己坚强的走下去,并且走的更高更远!”

    经纪人:Σ(|||)

    记者:o(nn)o哈!

    “噗!”沈公主在网上看到这段视频时,再一次确定了席纯要不是神经病,就是天生脑子不够数。

    真是一朵奇葩,连她经纪人的脸都变了。没见过谁这么讲话的,还离开了司马容呵呵

    “你说,腾业娱乐会不会后悔把她挖过去啊?”沈公主笑的贱不兮兮的,“这放谁家都能霍霍一锅菜。”

    司马容在给她剥栗子:“再那之前,他们会榨干她的价值。”

    “唔”沈公主往嘴里丢了一半,剩下一半喂司马容嘴里,“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

    司马容不爱吃甜食的,尤其是晚上都要睡觉了,嘴里吃这种东西很不舒服。但是沈公主喂的,别说甜食了,毒药他也吃。

    “腾业娱乐很善于利用潜规则,旗下的艺人多半都靠陪*睡上位。”司马容又给她剥了一个,“经纪人会主动安排,让女艺人去陪导演或者制片来拿到角色。”

    司马容想起什么道:“有个姓王的富婆你知道吗?”

    “知道,慈善晚宴那个。”沈公主瞪着眼睛,“她也被潜规则了?”

    那富婆都五十多岁了啊

    “她潜规则别人。”司马容怕她噎到,给她倒了杯水,“去年很红的一个男明星就是她捧的。”司马容说了个名字。

    沈公主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他啊?怎么一点都看不出来!!”

    “这也是腾业手段高明的地方,别说普通人,就是业内很多人都不了解。”司马容站起来,“别管她了,我们睡觉去。”

    席纯就没这么好命了。

    “你下次说话的时候能不能过过脑?”经纪人吼她,“白痴都说不出那种话来,不是给你发言稿了吗?你为什么不按稿子说?”

    席纯一脸委屈的眨了眨眼:“我说的是事实呀!本来我就和司马容”

    “你闭嘴吧!”经纪人扶着额头。

    如果司马容真的承认,又怎么会放她离开公司。

    “不管你和他之前有什么,现在都给我老老实实的待着。沈家大小姐你得罪不起,我们也得罪不起。”

    经纪人严厉的看着她:“司马容已经做出来选择,他不会为了你和沈公主闹翻,你要是真想做点什么,就先把自己的星路给走好。”

    “我就是这么想的!”席纯两眼放光。

    她根本不知道经纪人的意思是,只要她傍上和司马家沈家一样厉害的大人物,到时候再说这些男女之间的事。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