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 绕床弄青梅

    宴席充分体现了高大上,贵多稀的原则,每一个宾客不禁吃到了难得的美食食材,重要的是走的时候还能获得一份小礼物。

    别以为是什么巧克力香皂烛台,司马家送的是船票!双人畅游加勒比海的船票!

    当天晚上就有评论家在电视里说,这场婚礼司马家至少花费了二千多万。二千多万娶个媳妇不过也看娶谁,沈家的大小姐可比这值钱多了!

    “可惜晴姨他们今天没来。”送走了宾客,两家人坐在一块吃饭。沈公主抱怨了两句,她很久没见项小花和辛容了。

    张宓盯着沈霸天,防止他偷肉吃:“那片赶上台风,如果明天还不好,我就让他们返航,等妃妃过一岁的时候再来好了。”

    “对了,主要是因为小花怀孕了,禁不起折腾。”张宓问项小熙,“她告诉你了吗?”

    项小熙被沈王爷接过来吃饭,也是刚刚和项小花通了电话。

    “说了,我打算下个月去看她。”

    “啊?我也去!”沈公主叫起来。

    司马老头乐呵呵的开口了:“那正好啊,你们回国渡蜜月吧?”

    司马容一点都不愿意,为什么他的蜜月要和这么多人一起去

    “也行!”张宓笑了笑,“那就我们一起去,然后你们去赢家转一圈再去其他地方。”

    这个可以。

    司马容马上点头,沈公主高兴的去给项小花打电话。

    结束后,司马容开车载着沈公主回司马家,沈公主特别欢快的和家人挥手告别,沈公子和沈霸天挥舞着小手绢呜咽,被张宓一人糊了一巴掌。

    “呀!辛晴的电话。”她拉开车门喂了一声,然后又冲着沈公子吼,“快点开车!”

    因为台风的关系,赢家真的来不了了,不过反正大家马上就要过去,和辛晴敲定了日子,张宓和小熙就开始打包礼物。

    新婚夫妻这边

    “我要起床!”度过一个难忘的洞房之后,沈公主抱着被子躲在角落里。

    男人靠在床边,被单松松垮垮的盖到小腹,完美的人鱼线延伸在看不见的地方让人遐想。沈公主咽了咽口水,马上反应过来。

    “你你你快去穿上衣服!”

    司马容歪头看着她:“你的腿不疼吗?”

    “疼!”沈公主呲牙,别说腿了,她的腰都快断了。

    都是这个男人整晚都没停,各种姿势来了好几次!眼看太阳都要再落山了,她又困又累又饿!!

    “过来!”司马容伸手。

    沈公主撇嘴,委屈的说:“你不许再来了,我难受”

    “不会。”司马容心疼她,也知道自己昨晚过分了些,可是那种一个人彻底属于自己的心情他只有通过那种方式才能让自己确定。

    两个人亲密无间的结合在一起,一次次的感受自己在她身体里的感觉,这让司马容觉得安心又幸福。

    见她还不动,司马容只好下床,就这么大咧咧的走过去,沈公主捂着脸不看她,然后就被男人抱了起来。

    “乖,不动,去洗澡了。”

    沈公主神经都绷直了,生怕在那圆形的浴缸里再这样那样几次,结果这次司马容

    没骗她,真的只是抱着她泡在水里。

    水雾蒸腾,让人昏昏欲睡,沈公主很快就睡着了。

    “看样子是累坏了”司马容很有良心的亲了亲她的脸,给她打了沐浴露又冲干净,然后擦干抱回床上。

    等沈公主再睁开眼睛时,房间里漆黑一片,她揉了揉眼睛正想动一下,身后一个身体贴了上来。

    “醒了?”男人的声音在黑暗中低沉磁性,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过去。

    沈公主就是这种没出息的货,转身在司马容怀里蹭了蹭:“几点了?”

    “晚上十点多。”司马容的手在她光洁的后背摩挲,“得起来吃点东西,吃完再睡,嗯?”

    “不想动。”沈公主打了个哈欠,身体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不过没有之前粘腻腻的感觉了,肯定是她睡着以后司马容帮她清洗过。

    司马容拿了个枕头给她靠着:“我去拿吃的。”

    趁着男人出去,沈公主赶紧穿好衣服,不然等会说不定没吃饭自己就先被吃掉了

    “是什么?”

    司马容端着托盘进来,沈公主闻着味吸了吸鼻子。

    “海鲜烩饭,还有家里阿姨做的小菜。”司马容把桌子拉过来,好让她在床上就可以吃。

    看到小丫头穿着严严实实的睡衣,忍不住想笑。

    “放心,今天晚上不动你。”

    被他这么大方的说出来,沈公主有些恼羞成怒,抬脚就踹过去。

    “慢点!不疼了?”司马容握住她的脚,摸到上面的疤痕后,皱了皱眉,“回国后就是夏天了,想不想穿凉鞋?”

    沈公主吃了块爽口的萝卜点头:“当然!唔你是说我的脚吗?”

    “你介意吗?”司马容怕她到时候心里不舒服。

    沈公主鼓着腮帮子,龙虾尾巴还露在外面,一边吃一边说:“唔穿凉鞋的确很难看啊!唔要不去做一下?”

    “我明天就打电话安排。”司马容早就找好的医生,但是沈公主没提,他自然也不会提,反正他又不嫌弃。

    吃完后两个人躺着说了会话,沈公主太累了,又昏沉沉睡了过去。司马容抱着她,趁着人家睡着又亲亲摸摸了半天

    因为睡够了,第二天倒是起了个大早,因为要回门啊!

    “精神不错!”司马老头笑呵呵的看着两个人,心里别提多美了。

    他巴不得司马容和沈公主天天窝在床上,说不定他的曾孙子已经孙媳妇肚子里了。这么一想,老头笑的越发猥琐起来。

    “东西都准备好了吧,赶紧回去,别人沈老头等急了!”

    沈公主羞答答的一直笑,等出了门才瞪司马容:“都是你,大家都知道了!”

    “本来就知道啊!”司马容亲了她爪子一口,“上车吧!”

    “汪汪汪汪汪汪!”刚拉开车门,沈钻石球就冲过来了,抱着沈公主的腿不放。

    沈公主哎呀一声:“钻石球你怎么哭了?”

    “呜呜呜呜”钻石球眼泪汪汪的在她怀里蹭。

    作为沈公主的嫁妆,它自然也跟到了司马家。司马容特别为它在花园里盖了个大狗屋,绝对是别墅级的,吃的用

    的也是各种贵贵贵!

    可是,沈钻石球之前是和沈公主睡在一间房的啊,这两天一只狗睡

    嘤嘤嘤好可怕。

    “它怎么了?”沈公主问司马容。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司马容和钻石球的交流是零障碍o()o

    “大概是换了环境不适应。”

    可惜她不知道司马容压根不会替钻石球代言,让蠢狗自己睡本来就是他的注意。

    “你也想回门呀?”沈公主拍了拍钻石球的脑袋,钻石球直接跳到了车上。

    沈公主坐上去:“好吧,一起回去!”

    沈家。

    “爸你又偷吃鸡爪子了。”张宓站在厨房门口,看着鬼鬼祟祟的沈霸天。

    沈霸天抹着嘴回头:“没有啊!我就尝了尝,看看淡不淡,公主不喜欢吃淡的。”

    二楼传来哭声,张宓赶紧往上跑,就看见沈王爷和项小熙抱着妃妃下来。

    “妈,妃妃一直哭。”沈王爷把孩子往张宓跟前送了送。

    小小一团子肉球哭的脸都红了,抽抽搭搭的想往项小熙怀里扑。

    “我看看!”张宓接过来摸了摸妃妃的额头,“有点烫,去拿体温计。”

    几分钟后把体温计拿出来。

    “低烧啊!”张宓皱眉。

    那边沈霸天已经给家庭医生打了电话。

    沈公主和司马容正好进来,看到一家子都围着妃妃,妃妃躺在那小声哭泣着。

    “怎么了?怎么了?”她快走了几步。

    张宓打量了她几眼,看上去精神不错的样子,也就彻底放心了。

    “妃妃有点低烧。”

    司马容跟在后头看了一眼小家伙:“她很难受。”

    不是普通的发烧,孩子的小脸和肢体语言都表现出来不舒服。

    “是不是我晚上让她着凉了”项小熙心疼的蹲在妃妃身边,妃妃往她怀里拱。

    沈王爷抱起女儿让项小熙坐下,这才把妃妃放到她身上:“怎么会,昨晚我给她盖的被子,而且房间的温度一直正常。”

    “都别乱猜了。”沈公子说,“等医生来了就知道了。”

    他扫了眼司马容:“你没欺负”

    后面的话被张宓踹回去了,沈霸天给了他个鄙视的眼神。

    “一看两个小家伙就很好,你还乱问!”

    沈公子一脸悲愤的看着老头:明明刚刚是你让我问的/(tot)/

    医生很快到了,给妃妃做了检查。

    “没事,出牙了!有些发炎引起了低烧。”他小心的压住妃妃的舌头,大家看到下面肉嘟嘟的牙床冒出两个小白牙牙。

    “真可爱!”沈公主都想伸手摸一摸。

    张宓放下心来:“怪不得这几天她总吃手,肯定是不舒服自己摸的。”

    “我开点消炎药,注意不要让小小姐再用手摸了,如果疼就给她抹点这个。”医生留下两瓶药,还嘱咐要给妃妃多喝水。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