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 郎骑白马来

    先不管席纯怎么悲惨,这边沈家和司马家很快迎来了大日子。

    “快点快点,时间要到了!”张宓从外面跑进来,见沈公主竟然还在吃饺子,一巴掌呼过去,“别吃了!”

    沈公主穿着红色的中式嫁衣,这是司马容要求的,他想举行中式婚礼,地点是一家中式博物馆。

    “我没弄掉口红!”沈公主边躲边说。

    随着她一动,整个身上仿佛有流光溢彩划过,那是因为整个嫁衣上的金线都是真真的金子,每一颗珍珠都是百里挑一的东珠。

    裙摆上凤凰的羽毛用了九种颜色的宝石,眼睛是两颗五克拉的蓝钻。每一样都是司马容亲自挑选,送到华国让最好的绣娘和师傅手工做了半年才完成。

    光是这件嫁衣就价值连城!

    “太重了,要不要带这么多啊?”沈公主晃了晃身上的的金镯子,都快带到胳膊肘去了

    张宓帮她擦干净手:“这是沈家的习俗,越多表示以后日子越好,你坚持一下吧啊!”

    胳膊都快压断了,沈公主撇嘴。

    “妈,司马容来了。”项小熙抱着妃妃走进来。

    妃妃今天也穿了小小的红袍子,头上还扎了两个团子,看一眼就萌死了。

    “嗷嗷嗷嗷!过来让姑姑亲亲!”沈公主就被萌到了。

    五个多月的妃妃是正是好玩的时候,对外界刚有反应,又意识懵懂,也不怕生,也不怕人。

    “呀呀!”她伸出小爪子想抓沈公主的头巾。

    项小熙赶紧把远一点。

    “好了好了!”张宓最后检查沈公主,“别动了,要盖盖头了。”

    红色的盖头放下,四个角上缀着鸳鸯戏水的翡翠吊坠,沈公主只能看到自己的红色绣鞋,和鞋面上面密密麻麻的珍珠钻石。

    “准备好了吗?”张宓都觉得紧张,等会还要拜高堂呢。

    沈公主特别轻松的晃了晃脑袋:“准备啥呀,走吧!”

    外面鞭炮震天,沈家花园里一片红色,门口沈王爷穿着暗金色的改良唐装大刀阔斧的挡着路。

    “红包!”他伸手。

    司马容一身红色喜服,下摆绣着条金龙,胸口还带着喜绳扎的红花。其实挺好笑的,可他自己觉得挺好

    “给你就让路。”他一脸嫌弃的看着大舅子。

    卓凡不知道从哪窜了出来:“我的呢!我的!”

    路人甲也很讨厌

    “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块啊!不然不让过!”不知道自己被定位成路人甲的卓凡叫唤,“快点,快点!”

    司马铃双手叉腰:“以为我们家没人了是吧?给你九个赶紧让路!”

    “哟!你怎么回来了?”卓凡打量了穿着旗袍的大小姐几眼。

    听说这家伙变成良家少女了,他可不信

    “我哥结婚我当然要回来,你要不要红包?”司马铃甩了甩,“不要就起开,过了吉时我哥会杀人的。”

    “呸呸呸!”说完她自己先吐了几口,“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卓凡笑死了:“你都多大了还童言无忌?”

    “你管得着吗你!”司马铃想踢他。

    被一只手提溜到后面去了。

    “你们给我适可而止”司马容阴森森的声音传来

    卓凡打了个哆嗦,正要说话,司马容已

    经一把推开他迈步要进去了。

    “这个烫手山芋就丢给你了,不许退回来。”沈王爷突然说了句,“也不许欺负她,不然我打断你的腿。”

    司马容从他身边走过去:“你不会有那个机会。”

    “就这么让他过去了?”卓凡不干。

    沈王爷瞟了他一眼:“你打的过他?”

    “”(^)

    走上二楼,司马容的心越跳越快,如同前世前月下等佳人一般。当看到坐在屋子中间一身红装的沈公主时。

    他浑身都颤抖起来

    千年的等待仿佛都为了这一刻,他的心上写着眼前人的名字,无论她叫什么,变成什么模样,都能第一眼认出来。那是宿命,也是他甘之若饴的轮回。

    “来了没啊?”沈公主煞风景的声音惊醒了男人。

    司马容慢慢走到她身边,伸出手。

    “我来了。”

    来接我的新娘!

    刚刚还咋咋呼呼的沈公主突然就安静下来了,扭了扭身子把手搭上去。

    “我我看不见”不知道为什么她害羞起来。

    司马容刚想说我抱你,就听见沈王爷的声音。

    “按照规矩,我要背她出去。”

    大舅子什么的真讨厌

    沈公主趴到沈王爷背上,司马容则又被赶了出去。

    “你最近吃太多,重了。”

    沈公主抽了抽嘴角:“少来,我比小熙还轻一斤呢!”

    然后又不满的抱怨:“我今天这么美,你还欺负我,早知道我才不让你背,随便找个人”

    “记着,你是沈王爷的妹妹,谁也不能欺负你。”沈王爷突然说,“别让自己委屈,我们把你嫁出去,不是让谁给你委屈受的,是让你快快乐乐的和喜欢的人在一起。”

    沈公主被他哥感动了,正想深情的叫一声哥哥,就听见沈王爷又说了句。

    “就算欺负,也只有我可以欺负你。”

    呵呵你还是闭嘴吧!

    别墅前,司马容骑在一匹大白马上,那匹马睫毛长长的,绝对是马界的颜值担当,刚刚就一直有人和它合影来着。

    “给我!”司马容翻身下马,几乎是用抢的把沈公主从沈王爷背上抱下来。

    看的一旁的张宓嘴角直抽抽,沈霸天和沈公子本来躲在门后面偷偷哭。见沈公主被司马容抱进轿子里了,就想出来看看。

    司马容一见,直接就开口让出发,好像担心他们抢人一样

    “行了,我们也去典礼现场。”张宓拦住想追上去弄死司马容的沈公子,“小熙委屈你一个人在家了。”

    项小熙不能抱妃妃去那么乱的地方,再说一直放炮也会吓到小家伙。

    “我会尽快回来。”沈王爷作为大舅子必须得去。

    “不用。”项小熙推了推他,“好好的送公主出嫁!”

    这么一个哥哥,还要给沈家撑场面呢。

    典礼用的博物馆被司马容出钱整个翻修了一遍,把负责人差点乐死。打算如果这次婚礼效果好,他以后就靠租出场地来赚钱了!

    “饿不饿?”后面的休息室,司马容扶着沈公主坐下。

    沈公主捂着脑袋:“不饿,被轿子晃得头晕。”

    这一路过来虽然不是很远,但是轿夫估

    计是领了很多钱,就特别卖力的摇

    “把盖头掀了吧?”司马容心疼她,“我给你揉揉。”

    而且好想看自己的新娘φ(w*)?

    “不行!”沈公主这会听话了,“我妈说要等拜了堂才能掀开。”

    司马容抿了抿嘴角,忍着。

    “喝点水。”他拿了个吸管放到水瓶里。

    沈公主又推开:“不喝,我妈说喝了会上厕所的。”

    万一等会司仪说夫妻对拜她尿急怎么办

    “”司马容觉得媳妇今天太听话了,就是不听他的话。

    司马铃从门口探进来个脑袋:“时间到了,要拜堂了!”

    “我扶你。”见沈公主刺溜一下就站起来了,司马容赶紧伸手。

    沈公主却躲开他:“不对,你要牵着另一头。”

    红色的喜绳塞进他手里,司马容又抿了抿嘴角,慢慢的牵着沈公主走出去。

    “新人来了!”外面有人高喊。

    唢呐和鞭炮声震的人耳朵疼,司仪扯着嗓子喊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

    沈家和司马家的长辈坐在上面笑嘻嘻的看着,沈公主和司马容对拜的时候,看到男人的手紧张的发抖。

    她突然觉得又想笑又心酸。

    “礼成!”随着司仪最后一声。

    众人就看见司马容快步抱起新娘跑了

    “这孩子!”司马老头笑的满脸褶子,和愤愤不平的沈霸天沈公子形成鲜明对比。

    休息室里,司马容终于掀开了沈公主的盖头。

    “漂亮吗?”沈公主笑嘻嘻的看着他,特别不要脸的问。

    司马容点头:“漂亮,最漂亮!”

    “嘻嘻!”

    正要俯身亲上去,门又被推开了。

    “哥,你们快点换衣服,要去酒店了!”

    妹妹什么的也很讨厌

    虽然是中式婚礼,但是也不能直接就洞房,酒店还要开席。宾客都等着那里,还有记者和报社的人都等着报道呢!

    “晴姨他们还没来吗?”沈公主换了条淡绿色的旗袍出来。

    司马容已经换好了西装。

    “还没来。”他伸出手,终于可以牵媳妇的小手了。

    赢家的飞机半路遇到气流,被迫降落在别的国家,也不知道能不能赶来了。

    “我们先去饭店。”司马容抱起她。

    昏暗的房间里,席纯窝在沙发上,电视正在现场直播司马容和沈公子的婚礼,听着记者兴奋的说酒席菜单,她忍不住把水杯砸了。

    “为什么?”

    为什么要雪藏我?为什么要娶她?

    席纯抱着膝盖哭起来,也不知道哭了多久,久到她觉得眼泪都流干了的时候,电话想了。

    “喂”

    也不知道电话那边说了什么,席纯的眼睛越来越亮。

    “好的,在哪见面?”

    对方说了个地址,是一家挺高级的咖啡馆。

    席纯脸上已经带着笑意,连声音都不像刚刚那般沙哑了。

    “知道了,我会准时到的,再见!”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