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6.第三百二十六章 猫和狗的小主人

    沈家第四代的满月礼,本应该要大办,可惜天气太冷。张宓决定就在家里吃顿饭算了,等到一周岁的时候在办次大的。

    “公主什么时候回来?”沈霸天一大早就开始念叨,今天就是小妃妃满月的日子,他希望一家人都在。

    张宓和项小熙坐在沙发上,项小熙怀里抱着女儿。出了月子的她看起来和之前没什么不同,如果不说还以为是个小姑娘。

    “爸你急什么啊,小容说中午之前肯定到。”张宓拿着几件衣服在小妃妃身上比划,“穿这件好不好?”

    项小熙点头:“像玻璃球。”

    漂亮的布偶猫爬在她旁边,一只猫爪子放在小妃妃身上,自打小妃妃回来,玻璃球就和她形影不离,每天守着。

    “我也觉得这件猫猫服好看!”张宓给小妃妃把新衣服换上,“等会要拍全家福,我们妃妃是最漂亮哒!”

    怀里的小宝宝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瞪着大眼睛四处看,最后目光定在玻璃球的尾巴上。

    尾巴一左一右的摇,她就一左一右的追着看。

    “哈哈哈!”沈公子在旁边笑,伸手想去抓玻璃球的尾巴摇的快一点,结果玻璃球一爪子就挠过去。

    鱼唇的人类!喵嘎

    “你逗它,一会不小心挠到妃妃怎么办?”张宓瞪了他一眼,“去给酒店打个电话,提醒他们让大厨准时过来。”

    沈公主和司马容坐在沈家的私人飞机上,她手里拿着个漂亮的贝壳娃娃。

    “我觉得这个做的很像妃妃。”她把娃娃往司马容脸跟前戳了戳。

    司马容看了一眼点头:“像。”

    “等会送我回去,你就回家。”沈公主觉得这家伙过年都没回家,一回来还往别人家跑,要是自己爷爷早就骂人了。”

    司马容不情不愿的嗯了一声,打算回去看看,就看一眼好了

    难得冬日有个大晴天,虽然地上还有厚厚的积雪,但至少让人看着心情愉悦。沈公主被司马容抱进家的时候,就看见一个小娃娃躺在摇摇椅上使劲蹬胳膊蹬腿。

    “哎呦快点放我下去!”她急忙拍了拍司马容的手臂。

    司马容把她放到小妃妃身边,察觉到有人,妃妃的眼睛马上放到沈公主身上。

    “啧啧!”沈公主凑到她脸跟前,“这长大了绝对是个祸水啊!”

    沈王爷正好从外面进来,听到这话脸一黑:“狗嘴吐不出象牙。”

    “你不是狗嘴你给我吐一个?”沈公主斜眼。

    张宓没理会兄妹俩斗嘴,反正每次都是这样:“公司没事吧?”

    沈王爷好久没去公司了,今天项小熙出月子,他抽空去看了看,顺便处理了些帮会的事。

    “都好。”他亲了项小熙一口,“我上去换衣服。”

    然后又踢了爬在女儿身上的沈公主一脚:“你进家洗手了吗?没洗不要碰妃妃。”

    “疼。”司马容不满的看着沈王爷,把他媳妇抱起来。

    沈公主扑进他怀里干嚎:“嘤嘤嘤,你帮我揍他!”

    “打一架吧。”司马容抬头说。

    沈王爷冷哼一声:“你去院子里等我。”

    &nbsp

    ; 他上楼换了衣服下来,见司马容一个人坐在那。

    “怎么舍得分开了?”

    “妈带她上去换衣服了。”司马容幽幽的说。

    出息!沈王爷鄙视他:“走,去花园。”

    沈公主换好衣服出来,趁着司马容不在,沈公子喜滋滋的把女儿抱到餐厅。

    “妃妃给我抱抱啊!”沈公主做好后就伸手。

    小妃妃已经睡着了,攥着小拳头,时不时小嘴巴里吐个泡泡。

    “这样抱,小心点!”张宓见项小熙把宝宝递给给她,沈公主手忙脚乱的接过去,赶紧纠正她的姿势。

    沈公主好不容易把宝宝抱住了,轻轻晃了晃,还使劲闻了闻:“她身上都是奶香!”

    “那是,咱们家的孩子多干净呀!”张宓摸了摸妃妃的小耳朵,“你去医院看看,好多小孩身上都是屎味,可脏呢!”

    沈公子在对面坐下笑她:“你现在看别人家的孩子都丑,就妃妃是个小天使。”

    “我怎么觉得你们现在眼里只有妃妃,不疼我了呢?”沈公主装模作样的抱怨。

    张宓扭头拍开她的手:“不要老摸脸,会流口水的。”说完又补了句,“也不要亲啊,刺激脸蛋小宝宝就会流口水。”

    “切!你嫌弃你孙女的口水。”沈公主起哄,“小熙你有一个坏婆婆。”

    项小熙笑了笑:“妈很好,大家都很好。”

    “咦?”沈公主盯着她,大惊小怪的叫起来,“哥你快看啊,小熙笑起来是不是比之前甜了?”

    没错!项小熙生完宝宝唯一的变化就是笑起来整个面部表情不再是之前淡淡的,有一种特别甜美的气息。

    “看着更像小姑娘了”沈公主羡慕道,“真好!”

    沈王爷不觉得有什么好,本来两个人年纪就差好几岁,现在走出去项小熙就跟自己妹妹似的

    沈公主特意朝他挤眉弄眼,项小熙伸手拽了拽沈王爷的袖子。

    “我觉得你比电视上的明星都好看,最好看!”

    沈王爷的表情瞬间柔和下来,搂着媳妇亲了一口。沈公主在旁边使劲呸呸呸:“司马容呢?人呢?”

    她也可以秀恩爱的,有什么了不起!

    “我让他去楼上换衣服了,和你哥打的一身汗。”沈公子一说,沈公主想起来这事了。

    “哥,怎么你这么快?”

    沈王爷挽起袖子:“我怎么知道。”

    “你是不是把他打伤了??”沈公主也挽袖子,准备揍人。

    正说着,就见司马容换了衣服从楼上下来。

    “你没事吧?”沈公主忘了自己不能走路,直接扑上去了。

    司马容赶紧快走了两步接住她:“小心脚。”

    “哪伤了?”沈公主在他怀里东摸西摸。

    “没有受伤。”司马容侧了侧身子,他的腰中了一拳。

    沈公主捏了半天,见他没什么反应,这才放心,然后又开始得瑟:“那你打到我哥没?”

    “打到了。”司马容抱着她坐下,“胸口。”

    项小熙的手

    也伸了出去,沈王爷抓住她的手放到自己胸口:“没事,他比较严重。”

    “果然还是打到了!”沈公主扭头瞪司马容,“打哪了?”

    司马容默默的掀开衣服,腰上一片黑青。

    “你这个狠心的魔鬼!”沈公主控诉到,“我看看你的。”要是没有司马容的黑,她就再补一脚。

    项小熙把沈王爷的衣领扒拉开,入目也是黑青一片。

    “没吃亏!”沈公主满意了。

    一旁的张宓揉了揉额头:“还是小妃妃乖,你们这些不省心的”

    按照北方的传统,沈霸天给小妃妃打了一个比她脑袋还大的金猪。沈公子和张宓送了金锁和金镯子。

    “为什么都是金的?”沈公主觉得自己的贝壳娃娃拿不出手了。

    沈王爷:“这是习俗。”

    “”她的贝壳娃娃已经放在小妃妃的婴儿房里了,现在什么都没有。

    正想咬死她哥的时候,司马容伸出来一只手:“我们也送金锁。”

    “你什么时候买的呀?”沈公主抢过来翻来覆去的看,还咬了咬。

    司马容把金锁从她嘴里拿下来,放到小妃妃身上:“前几天订的。”

    “唉”张宓拍了拍司马容的肩膀,“过几天和你家人吃顿饭吧,这丫头早点交给你,我反而放心。”

    沈公主想还嘴,沈王爷眼神凉凉的看过来:“至少结了婚她再离家出走就和我们没关系了。”

    “不会。”司马容摸摸炸毛的沈公主,“她想去哪我都陪她。”

    沈公子在旁边咬筷子,养女儿就是不好,自己的小棉袄如今只听另一个男人的话了,/(tot)/

    满月之后的宝宝不在每天吃了睡睡了吃,小妃妃每天上午和下午都会有一个小时玩耍,睁着眼睛躺在那看灯泡都能看好久。

    “喵”

    “汪汪汪!”

    每当她醒的时候,沈玻璃球和沈钻石球就开始打。都想自己爬到妃妃身边,同时还要阻止对方靠近小主人。

    每一次,都以钻石球被挠而告终。

    “呜呜呜呜”它跑到沈公主跟前哭诉。

    司马容瞟蠢狗一眼:“它想让我们早点生宝宝。”

    “你们俩已经可以交流了?”沈公主一脸见鬼的表情。

    司马容好几天都没来了,被他爸拉去公司。以前他不回来,家里没办法。如今既然你自己都开公司折腾了,就顺便把家里的也顾了吧。

    “它输给玻璃球,是因为那不是它主人生的宝宝。”司马容说中了钻石球的心事,它尾巴都快摇掉了。

    沈公主揉了狗头一把:“去去去,这是你操心的事嘛?一边去!”

    看着蠢狗蔫哒哒的跑掉,司马容的目的达到了。好不容易和媳妇单独在一起,怎么能多一只蠢狗当电灯泡。

    “我给你换药。”关好门,他把沈公主抱到床上。

    沈公主晃了晃脚丫子:“我昨天偷偷看来着,那样的伤口怎么恢复都会有疤吧!”

    司马容手一顿,却见小丫头笑吟吟的看着自己:“没事,反正你都不嫌弃,我也不怕。”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