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捧杀

    气氛突然安静下来,甚至有些紧张。

    “没关系,误会嘛!”沈公主打破了沉默,“不影响你们拍摄吧?”

    跟拍导演头如捣蒜:“不影响!不影响!”

    “那我们先走了。”沈公主看了席纯一眼。

    司马容推着她从席纯身边路过时,沈公主压低声音说了句话,旁边的人就看到席纯脸色刷一下变了。

    “咱们还拍吗?”席纯转过来的时候已经恢复了正常,眼角带笑仿佛刚刚什么都没发生。

    沈公主那句话是。

    “别把我的无视当成你自己不要脸的机会,再也下次,你就别想在娱乐圈混下去了。”

    司马容发动车子,沈公主见他还板着脸,忍不住伸手在他脸上挠了一把。

    “我被人挖墙角都不生气,你生什么气!”

    “又让你不开心了。”司马容主动把脸凑过来,好让她挠的舒服点。

    沈公主缩回手嘿嘿笑:“证明我的男人优秀啊!”

    一句话就让司马容的表情柔和了下来,眼角的笑意险些藏不住。

    “我已经给她安排了一部电影,等下半年电影上映她一定会红。”司马容心里阴沉的想,三番两次的来恶心沈公主,怎么能让她好过呢!

    红吧站的越高,摔下来的时候才会更狠不是?

    “我们给了她机会,如果还是不珍惜,那么就别怪我仗势欺人了。”沈公主并不知道男人阴暗的心里,她不是圣母,但是也不会随便伤害一个人。

    看在席纯曾经帮她找到钻石球的份上,她愿意等她自己想明白。不过要是想不明白,那也就不用明白了

    席纯的行为让一些聪明人看在眼里,顿时对她的印象打了折扣。其中自然有为了钱做些什么事情的人,于是没几天沈家就在八卦杂志上看到一篇司马容和公司新艺人的八卦报道。

    “他不是带公主见朋友去了吗?”报道还是沈霸天先看见的,他甩到沈公子脸上,“昨天不是还通电话了?”

    张宓嘘了一声:“爸你小声点,小熙在楼上睡觉呢!”

    “你们看看啊!”沈霸天马上压低声音,“怎么照片里咱们公主坐在轮椅上?受伤了?”

    沈公子和张宓对视了一眼,张宓特别淡定的说:“爸你忘了?前几天公主说她玩的时候不小心扭了脚,肯定是小容被她闹的要出来,只能坐轮椅了呗!”

    “啥时候扭脚了?”沈霸天挠了挠头,“我怎么不记得?”

    沈公子趁机说:“你老年痴呆了,让你在偷吃肉!”

    “放屁!”沈霸天怒了,“你老年痴呆了我都清楚的很。”

    张宓把杂志卷吧卷吧丢到一边:“我估计啊,是他们俩出去玩遇到了公司的新人,结果就被那些记者乱拍乱写了。”

    “不行,我得打个电话问问!”沈霸天不放心,拿出手机。

    沈公主也看到了这篇报道了,她笑的上次不接下气。

    “上面说我坐轮椅是因为发现你和公司新人有染,一气之下就瘫痪了,啊哈哈哈!”这是谁编出来的,也太有才

    了。

    司马容正在电话里听助理报道,顺便让人去解决那家小杂志社。扭头看见他的小丫头笑的都快从沙发上掉下来了,赶紧过去把人抱住。

    “别笑了,万一家里看到,说不定要来问的。”话音刚落,沈公主的手机就响了。

    她看了一眼:“我爷爷”

    “喂!爷爷呀,今天怎么这么早啊?我妈没拉你去运动啊?”

    “什么?报道?我不知道啊!”

    “公司艺人?啊,是啊,前两天碰到一个。嗯嗯,没有,你少看点那些八卦杂志吧,好,好!”

    几句话把沈霸天打发了,沈公主继续捧着杂志看,洋洋洒洒的的写了两大页呢!

    司马容的电话也响了,是他爷爷

    “喂,爷爷。”他拿了个靠垫让沈公主靠着,才站起来走到阳台上。

    沈公主又笑了半天,最后觉得无聊了,把杂志一丢。看着站在外面打电话的男人,心里美得不行。

    以前怎么没觉得司马容这么帅呢!那身材,那五官,比沈王爷好看多了!哼。

    “怎么了?”司马容走进来看到她傻乎乎的冲自己笑。

    却觉得那笑容可爱的很,把人抱起来亲了一口。

    “没怎么,就是觉得你好帅好帅的说!”沈公主回亲了他一口,特别的大声。

    要离开时却被男人抱住了,然后就是铺天盖地的热吻,吻到她晕七八素的。

    “等你好了我们要在床上做三天三夜。”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司马容声音暗哑的把人压在胸口。

    把沈公主已经落到腰间的裙子拉好,看到她胸口红红紫紫的印子眼神一暗。

    “我去洗手间。”他摸了摸沈公主的脸,把人放到沙发上。

    沈公主把头迈进靠背里,捂着脸看到男人下面支起个高高的帐篷。

    “你用这个了?”几分钟后司马容出来,沈公主不好意思的晃了晃手。

    司马容甩了甩头发,水珠溅到她脸上。

    “洗洗澡?”

    “凉水澡。”司马容挨着她坐下,“降火。”

    沈公主结结巴巴的说:“不不是用手用手解决了吗?”

    “不行。”司马容严肃的像讨论什么学术问题,“只有你可以让它释放,谁都不行。”

    Σ(|||),你其实是个变态吧?是吧

    因为沈霸天知道沈公主受了伤,就让她赶紧回去。既然如此,就当自己脚扭了好了。不过回去不急,月底再说。

    “洛城太冷,空气也干燥,对你的伤口不好。”司马容这话不但和沈公主说了,也私下和张宓说了。

    于是沈老爷子那边有张宓出马,他们俩就继续留在这吃吃喝喝。

    席纯自然也看到了那篇报道,一开始她心里有点慌,怕公司或者司马容有什么公关行动。她自然是不想让司马容声明什么,最好就让大家误会。

    “你和老板怎么回事?”经纪人第一时间飞过来质问她。

    &

    nbsp; 席纯吓了一跳:“没没什么啊?就是碰巧遇到了,不知道那些人怎么会乱写。”

    “那就好,你可千万别犯傻,老板的未婚妻是沈家的大小姐,你要真得罪了她,她有几百种方法会让你在这个圈子混不下去。”

    “放心,我不会的。”席纯嘴上这么说,心里却不以为然。

    沈公主再怎么厉害,到时候如果司马容护着自己,她一个女人能怎么样呢?在席纯看来,只要自己越来越好,司马容不可能拒绝自己,一定会喜欢她的!

    “公司没说什么吗?”但是这会她还是挺忐忑。

    “没有啊!对了,有个好消息告诉你。”经纪人把一个厚厚的剧本递给她,“我专程过来是为了这个。”

    席纯接过来看到上面有两个黑色的大字。

    “后宫?古装戏吧?”她有些激动的翻开,“我可以参加演出吗?演哪个角色!”

    “我的姑娘,你演女主,里面的贵妃!”经纪人也挺高兴,这是公司今年的大投资,没想到却落到一新人身上。

    席纯愣了:“我?我演女主角?”

    “对,你没听错,你演女一号!和你搭戏的是现在最红的老干部帅哥。”

    司马容收到助理的短信,告诉他席纯已经回去了,为了新剧本特意去培训。

    “这下好了,不用担心她冷不丁从哪冒出来。”沈公主揉着钻石球的狗头,“天气预报说明后两天有大雨,我们去超市买点吃的吧!”

    沈家。

    “啊呦看看我们小妃妃,笑的真好看!”张宓抱着小宝宝给大家看,“别说笑起来倒是像小熙。”

    因为沈公主觉得沈千金小宝宝太能吃,执意叫她肥肥。张宓觉得不好听,就取了个谐音妃妃,来做小家伙的小名。

    也满足了沈霸天叫什么贵妃的愿望o()o

    “叫爷爷!”沈公子拉着孙女的小爪子,白白嫩嫩的孙女比儿子顺眼多了。

    半个月大的沈千金,沈妃妃已经完全褪去了黄疸,皮肤像了项小熙,白的跟雪似的,两只又大又黑的眼珠子占了半个脸,看你的时候心都化了

    “她才刚看清人,叫什么叫。”沈霸天把沈公子挤开,“别挡着妃妃看我!”

    张宓见小家伙打了个哈欠,手放到脸旁边握成小小的拳头闭上眼,赶紧交给沈王爷:“抱上楼去,顺便把鸡汤给小熙也端上去。”

    “再玩一会啊!”沈霸天和沈公子两个老不羞的喊。

    沈王爷完全无视他们俩,抱着女儿走了。

    “你们俩消停点。”张宓扫了眼加起来一百多岁的男人,“爸你没事约欧阳伯伯谈谈婚礼的事,我想开春就赶紧办了。”

    沈公子瞪眼睛:“这么早?”

    “不早了,早点办早点就可以再有小宝宝!”张宓喜滋滋的说,好像沈公主已经怀孕似的

    沈霸天点头:“我现在就约那老家伙!”

    他也想家里再多几个小宝宝啊,小熙估计就这一个了,剩下的就让公主多生。争取生两个男孩,这样可以有一个姓沈,以后这么大的家业就后继有人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