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和你上穷碧落下黄泉

    珍妮弗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至于后续如何,沈公主是不担心的。

    “别说他们找不到咱们头上,就算找到了也没有证据。”司马容这么说,“不过估计她家人发现不对劲会来找我询问。”

    反正不管怎么样,这件事就算到此为止了,你们家的姑娘自己不看好管我们什么事。

    “还有另一个呢!”沈公主撇嘴,“她是怎么找到这的?”

    司马容脸一沉,那个席纯被赶走之后,接下来三天他们每次回来的时候都能在附近碰到,就跟堵他们似的。

    “她学过黑客。”司马容倒是知道她怎么找到这里的,无非是在中介公司那边查到了自己的名字。

    沈公主觉得那丫头真不是个省油的,竟然能说服导演没事就在周围拍摄,不然也不会老遇到。

    “咱们门口是这边最著名的海滩,她愿意穿泳装电视台巴不得提高收视率。”司马容说这话的时候表情越发不好看了。

    昨天回来的时候席纯就穿着比基尼跑过来,恶心的他差点当众踢飞那女人。当然,福利是晚上沈公主羞答答的问自己她的大还是那女人的大。

    “我没看。”司马容正襟危坐的说,然后手伸过来,“我摸摸你的。”

    沈公主:(o)

    过了初五,要去医院复查,沈公主的脚开始结疤,痒的她老想挠。医生检查的时候把纱布拆了,她打算痛快的挠一挠,又被司马容拦住了。

    “挠了会留下疤。”

    “你嫌弃我?”沈公主大怒。

    司马容当着医生的面捧起她的脚就是一口:“我怕你自己嫌弃自己。”

    “(^^)”沈公主傻笑不吭声了。

    医生被喂了一脸狗粮,凶巴巴的说:“这下不用包扎这么多只把那几处深的地方包一包就行了。”

    “这里,这里还有这还是好疼。”脚在司马容怀里,沈公主摸不到,就指了指,“伤口是不是很深啊?”

    怎么这么多天了都没好转。

    “怎么可能好,那么深”医生后面的话生生咽了回去,因为司马容阴森森的看着他。

    沈公主眨眨眼:“到底伤口多深啊?”

    很深,会留下疤的那种,美容都不一定能去掉。医生暗暗说,可惜只能暗暗说

    “是有些深,所以好的慢。”司马容抱着她的脚说,“别担心,肯定没问题的,不然你感觉不到疼。”

    沈公主一想也是,要是伤到神经变成瘸子什么的,她就没感觉了。

    “不过当时是真疼啊!”她想到被咬着时的感觉,打了个哆嗦,“好像要死掉一样疼。”

    司马容终于放开了她的脚,一边把人抱到身上,一边给医生使眼色。

    医生聪明的赶紧开始包扎。

    “不怕,回头我给你弄几条过来油炸吃掉。”

    沈公主呲牙:“那么丑的鱼我才不吃!”

    “唔,那油炸了喂蠢狗。”

    处理完伤口后,沈公主的左脚包了三块纱布,右脚有两块,都在脚后跟。

    “还是不能走”她撇撇嘴,“刚刚试了一下,一用力就疼。”

    司马容把她抱上车:“那就不走,好了再走。想去哪我都抱你去,抱一辈子。”

    “不要随便说这些奇怪的话啊!”沈公主心

    里甜滋滋的去捂司马容的嘴。

    司马容啃了她爪子一口:“我说的是真话,累不累?要不要出去玩?”

    “玩玩玩!”沈公主才不想回家呆着。“我查查附近有什么好玩的,轮椅带了吗?”

    司马容发动车子:“在后备箱里。”

    沈公主在网上查到下午这边唐人街有个拈花节的活动,看了看说明觉得挺有意思。

    “这不就是古代的乞巧节吗!”她笑嘻嘻的瞟了司马容一眼。

    司马容探头过来亲了亲她:“我记得。”

    “我也记得!”

    梦里,两个人第一次去乞巧节,有个不长眼的皇亲国戚调戏沈公主,被司马容打的满地找牙。也是那一晚,司马容站在漫天红灯笼下霸道的告诉沈公主。

    “你以后要做我的王妃,不许随便和别人笑。”

    沈公主当时觉得这种表白方式不被打死也活该找不到媳妇的,可是她竟然想了想就答应了

    “不要想他。”司马容把她的脑袋扳过来,“想我。”

    “切”沈公主咬住他的大拇指,明明就是一个人!

    司马容皱了皱眉:“小心牙。”

    沈公主呸呸两声把他的手甩开:“可惜我不能走,不然带上面具让你找我。”

    “你带什么我都找的到。”司马容很自信的说。

    沈公主想了想,信了。

    活动五点开始,特意赶在饭点是因为有很多小摊位。如果抛开两边的红灯笼不说,整得和小吃街似的。

    “竟然还有臭豆腐!”沈公主拍了拍手,“等会我们买一碗。”

    司马容没意见,他对食物不挑,生吃虫子都有过,臭豆腐算什么。

    “我看看怎么说的”沈公主在手机上划拉,“先去那边领免费的面具,然后男士可以拿一个柳枝,女士可以拿一枝花。”

    司马容推沈公主过去,沈公主挑了枝漂亮的桃花。至于他,直接就把柳枝插到了轮椅上。

    “男士可以把柳枝给路上心仪的女生。”沈公主偷笑,“你当然是给我啦!”

    “你的花也要给我。”司马容把她手里的桃花抢过来,还特别举起来好让所有人都看到。

    等两人走了,几个工作人员还很羡慕的讨论。

    “看那对情侣多恩爱。”

    “说不定是夫妻呢!”

    “可惜女的是个残疾啊”

    “你怎么知道人家是残疾?我看着不像,也许是暂时受伤了什么的。”

    天色渐渐降黑,道路两旁的灯笼亮了起来,还有一串串挂在树上的小彩灯随着不知道从哪传来的笛声闪烁。

    加上周围仿古的建筑,看上去很有古代的感觉。不过路上的行人就不算了,穿啥的都有,还有很多头发不同颜色的外国人。

    “呀哈哈哈!”一个金发碧眼的姑娘突然把手里的桃花丢到司马容身上。

    沈公主瞪她。

    司马容迅速的躲开,孤零零的桃枝掉到地上,花瓣落了一地。

    “你怎么能躲开呢?”姑娘不干了,“没看规矩吗?一定要接着的。”

    沈公主凶巴巴的开口:“我老公不想接就不接!”

    “结婚了还来捣什么乱?”姑娘瞪了两人一眼,“害我还得再去

    领一枝新的。”说完嘟嘟囔囔抱怨着走了。

    沈公主把面具举到司马容脸跟前:“我让你带上你不带,看!现在好了吧”

    “”司马容接过来默默带好。

    他不带是因为面具真的很丑,做工还很廉价。

    “你不带吗?”他问。

    沈公主把面具拎在手上晃呀晃的:“不用,你见谁对瘸子感兴趣过?”

    这倒是真的,接下来一路虽然有些男人觉得沈公主漂亮,可是看到她坐在轮椅上就都皱着眉绕过去了。

    “哎呦呦!你看看那边那个,身上都被桃花插满了。”

    “那个女人长的一点都不好看”

    沈公主一边吃臭豆腐,一边三八。司马容就慢慢推着她,时不时喂她口水喝,省得她得瑟着口干。

    一条街快走完了,最后要在海边的树上写许愿牌,然后丢上去。

    “你写的什么?”沈公主捂着自己的问。

    司马容大大方方的给她看:“我要和你上穷碧落下黄泉,永远在一块。”

    “”沈公主翻白眼,你是要殉情吗

    她鬼鬼祟祟的把自己的许愿牌藏到身后边:“你抱着我,我自己扔。”

    “我给你扔。”司马容看了看叔,“扔到最高的地方。”

    沈公主斜眼看他:“那你不许偷看啊!”

    “不看。”

    司马容伸出手,把两个人的许愿牌一起丢出去,许愿牌就跟长了眼睛似的,端端正正的挂在最高的树杈上。

    红色的绸子随风飞舞,看上去特别的神奇,好像愿望真的可以实现一样!

    “走吧!”沈公主满意的拍了拍手,“去那边买水果吃。”

    司马容推着她,一步步离开大树,离开围着吵闹许愿的男男女女。他偷看了沈公主的许愿牌,上面写着。

    不管有没有我,你都要幸福哦!

    “怎么了?”

    司马容突然俯身亲她,沈公主眨眨眼,见男人眼神贼亮。

    “没什么。”司马容摸摸她的头,“吃芒果吗?”

    “吃吃吃!还有椰子冻。”

    傻瓜如果没有你,我怎么会幸福。我的幸福就是和你在一起啊

    原本是一个非常愉快的夜晚,沈公主端着芒果杯,司马容给她托着椰子冻。准备离开活动的街道上车时,突然一支桃花丢进司马容怀里。

    “咦?”沈公主都没反应过来,嘴里还含着芒果呢!

    司马容却还是躲开了,抬头向右边看去。

    带着面具的姑娘露出两只水汪汪的眼睛含情脉脉的看着他。

    “呵呵”沈公主冷笑。

    真是阴魂不散。

    “席小姐,真巧。”她主动打招呼。

    席纯有些受惊似的后退了一步:“沈小姐啊!天,不好意思,刚刚你低着头,我没认出来是你。”

    她赶紧看向司马容:“老板,对不起啊!”

    “哎呀真是太巧了!”后面的摄像师说,“我们让席纯自己找一个有缘人把花枝丢出去,没想到随意一丢竟然是”

    旁边有同事碰了碰他,让他别说了,没看气氛不太对吗。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