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3.第三百二十三章 死了一个又来一个

    “是你?”沈公主看见她了。

    董柔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是是啊?你们这是”

    “没事溜达溜达。”沈公主睁着眼睛说瞎话,“对了!谢谢你啊,我妈说钻石球是你救的。”

    沈钻石球冲着董柔叫了两声。

    董柔赶紧摆手:“举手之劳,你的脚受伤了吗?”

    她并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沈公主是怎么被救回来的,以及刚刚在车上的另一个女人为什么不见了。

    “是啊!”沈公主笑了笑,“你刚刚听到爆炸声了吗?”

    董柔心里一惊,想了想小心的点了下头:“听到了,好大的动静,是溶洞被炸了吗?”

    “嗯,岛上的人把之前要封死的那个洞给炸了,你要是没什么事等会再上去吧!”沈公主意味深长的看着她,“万一他们等会还要炸误伤你就不好了。”

    董柔低下眼帘:“谢谢沈小姐,我知道了!”

    说完,她就转身慢慢往山下走,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司马容一眼。

    “是个聪明的女人对吧!”沈公主看着董柔的背影表扬她,“回头让赢望哥把她挖到赢氏去,也算还了她救钻石球的人情。”

    司马容低头亲了她一下:“看的这么通透,就没看出点别的什么吗?”

    “当然!”沈公主在他腰上拧了一把,“她对你有意思。”

    司马容放松肌肉让她掐:“刚刚还偷看我来着。”

    “我怎么没发现?”沈公主瞪着眼睛。

    司马容在她眼皮上碰了碰:“真的!”

    好吧沈公主伸手摸摸司马容的脸:“我知道了,但是你没有看她,真好!”

    “嗯!我只看你。”司马容满意了,在她手心蹭了蹭。

    后面的伊迪都快看吐了,那么个冷血的军人到个小丫头跟前成大型犬了,对对对!就跟旁边那条狗一样

    “我们之前都说好的事你可别忘了。”到了码头,司马容和沈公主要换飞机,伊迪则坐游艇。离开前他再一次提醒司马容。

    “我这个人记性很好的,万一你把我交出去到时候我不小心提到珍妮弗这个名字,你可就麻烦了对吧?”

    伊迪皮笑肉不笑的威胁司马容。

    “那我就告诉他们,是你把珍妮弗送进溶洞,害她被炸死。”司马容慢悠悠的说,“人也是你半路劫过来的,我不过是碰巧度假遇到了你。”

    伊迪惊呆了,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就是!”另一个不要脸的在旁边说,“珍妮弗联合你一起绑架了我,事情败露后你为了自保就把她交出来了,最后还灭口!”

    沈公主笑嘻嘻的看着他:“当然!这件事只有我们三个知道,如果你不说,我们自然也不会说,毕竟我们也算是好朋友了嘛!”

    “不!我不认识你们!”伊迪慌慌张张的往船上跑,发誓再也不想见到这两个家伙。

    沈公主远目:“你会帮他吗?”

    “一次。”司马容抱着她上了直升机,“他之前骗了个欧洲富豪,我帮他解决。但是以后”

    伊迪诈骗不是为了生存,而是一种不诈骗就会死的心里问题。所以用不了多久,他就又会手痒,到时候就和司马容没关系了。

    回到海边小城,司马容订的年夜饭正好送过来。虽然只有两个人,但是他还是按照除夕的标准鸡鸭鱼饺子一个都不少。

    “这些菜只要用微波炉加热就可以。”司马容把菜放到冰箱里,“这些晚上吃,我们现在去转转。”

    这边有一个挺大的唐人街,天黑前有各种表演。

    “还有小吃呢!”沈公主拿着宣传册说。

    这回司马容没坚持,让她坐在轮椅上。两个人沿着马路溜达,两旁就是节日庆典,很多华国人穿着唐装,一些年轻的女孩子把旗袍改良了,叉开到大腿

    “你别看啊!”沈公主抬手去捂司马容的眼睛。

    手心一麻,司马容舔了她一下。

    “我没看,我只看你。”

    男人低头注视着她,沈公主嘻嘻嘻傻笑起来:“我要吃糖炒栗子!”

    “好!”

    两个人玩的很尽兴,确切的说是沈公主一个人玩,司马容陪着。国外的华人有很多古老的活动,什么猜灯谜,对对子。

    这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沈公主正盯着一个灯谜较真,打算不猜出来就不回去。

    “是漏斗!”一个声音突然插进来。

    沈公主觉得有些耳熟,扭头一看。

    “”

    司马容皱了皱眉,她怎么会在这里

    “老板!”席纯笑颜如花的站在灯下,一身淡紫色的旗袍把她衬托越发美丽,隐约有一种仙气扑面而来。

    周围的人纷纷露出惊艳的神色,再仔细一看发现旁边有摄像机,便猜测这可能是个明星。

    “我们在录节目。”席纯比划了一下。

    跟拍导演激动的不行,竟然遇到司马家和沈家的两位,可没经过允许他绝对不敢拍啊!

    “司司马先生。”

    “我们不出镜。”沈公主不等他问就开口了,“把摄像机收起来。”

    席纯见导演一脸沮丧,笑了笑看向司马容:“老板,这是我之前参加的真人秀,这一期是过年的专场。”

    “你们随意。”司马容从她身上扫过,没有片刻停留,推着沈公主走了。

    “唉果然不让拍啊!”跟拍导演和摄像师虽然惋惜,但觉得也是预料之中的。

    席纯却咬了咬嘴唇,她都已经把话说的那么明显了。原本以为司马容会考虑公司的利益配合自己出镜,这样正好能打沈公主的脸。

    可惜他竟然不同意。

    “那我们接着拍?”导演发现她情绪有些不对,以为她是第一次在外面过年有些不习惯,便安慰了两句。

    “等会收工大家一起包饺子吃年夜饭很热闹的,不过你是不是要去找司马先生和沈小姐?”毕竟是她的老板和老板娘,知道在一个地方肯定要拜访一下。

    席纯眼睛亮了亮:“您说的对!等会我得去看看老板呢”

    “呵呵!那我们就快点拍。”跟拍导演觉得这个新人挺不错的。

    又有礼貌,又虚心。还不怕苦不怕累,也不吹毛求疵。如果一直保持下去,一定会红!

    “怎么了?”司马容推着沈公主往公寓走,一路上还买了些水果和甜点给她吃。

    &n

    bsp;  沈公主心不在焉的丢了颗葡萄进嘴里:“那个席纯还不死心。”

    她看司马容的眼神充满的悸动和惊喜,俨然一个恋爱中的少女。

    “我没看她。”司马容严肃的说。

    沈公主白了他一眼:“我没说你,我是说她。”

    冷不丁跑出来还一往情深的看着自己的男人,真是有够恶心的。

    “我打算把她卖了。”司马容突然说。

    沈公主张了张嘴,没明白啥意思。

    “留着她总碍你的眼,我不希望一个不相干的人让你不高兴。”司马容蹲到她身前,“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我只属于你,别人连窥视都不行。”

    如果有男人这样窥视沈公主,司马容绝对会杀了他。

    “我现在这么捧她,就是想卖个好价钱。”司马容摸摸沈公主的脸,凑上来亲了她一口,然后继续推着她往前走。

    沈公主听懂了:“你的意思是捧红她,再打压,然后让别的公司把她挖走?”

    这倒是个好办法,可问题是要是席纯死活都不走呢

    “她会的。”司马容嘴角一弯,“我自然会让她心甘情愿的离开。”

    席纯并不知道她已经被司马容划拉到死人的名单里去了,她也从来不知道沈家和司马家意味着什么,等她有一天会明白过来。

    然后一切都晚了。

    现在,她正打扮的漂漂亮亮,来敲司马容的公寓的大门。

    “老板!我”

    砰!

    门一打开,席纯连话都没说完就被关在外面了。

    她一咬牙,准备再敲一次,电话却响了。

    是她经纪人的号码。

    “喂”

    “是的,我遇到老板在这边度假,觉得应该来拜访一下。”

    “嗯!我知道,好吧。”

    挂了电话,席纯红着眼睛对着大门哭。经纪人让她赶紧离开,不要打搅司马容和沈公主。她实在不明白,自己什么都没干,为什么司马容和沈公主这么讨厌她。

    “难道就因为我喜欢他?”席纯擦了擦眼泪走进电梯。

    喜欢一个人有什么错?凭什么要这么对待我!

    当一个人的感情变成执念,那么所有的错都是别人的错,只有她才是对的。在席纯的脑子里,她这么喜欢司马容,他就应该回应自己

    “我不会放弃的,等你结了婚和沈公主生活在一起就不会觉得新鲜了,到时候你就会想到我!”

    如果司马容听到她这句话,估计会一枪毙了她

    “有人敲门?”沈公主挂了电话,她刚刚在和张宓视频,顺便看看小侄女。

    司马容把菜从厨房端出来:“没有啊,我刚刚关了下储藏室的门。”

    沈公主没多想,兴奋的说:“哎呀你刚刚看见没小宝宝那么胖!”

    “嗯,我们以后的宝宝也会这么胖。”司马容只要提到宝宝,就会这么说。

    “才几天不见啊,就好像变的更白更胖了,妈说她吃奶都比别的宝宝多!”沈公主嘻嘻哈哈的,“我看小名就叫肥肥好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