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2.第三百二十二章 珍妮弗的下场

    又回到沈家小岛,珍妮弗坐着轮椅,而沈公主则被司马容抱着。

    “我也应该坐轮椅,这样比较方便。”下船的的时候,沈公主再一次提议。

    司马容也再一次拒绝:“不用,我抱着你就很方便。”

    随你吧沈公主懒得理他了,反正累的不是自己。

    珍妮弗被尤金叫人绑在轮椅上,其实不绑她也跑不了。可尤金怕这女人发疯,还是绑上点比较保险

    “你的脚怎么了?”

    两拨人在码头相遇,珍妮弗本来很害怕,可看到沈公主的脚上缠着纱布,心里一喜:“你不能走路了?”

    “好像你能走似的。”沈公主冷眼瞅着她,“去,给我打她两耳光!不,四个!”

    身后的人都是沈家的手下,话音刚落一个保镖就冲上去狠狠给了珍妮弗六个耳光。

    “小姐,多打了两个。”他兴冲冲的汇报。

    沈公主摆摆手:“多打二十个都没事!”

    珍妮弗整个脸都肿了,嘴里全是血,可见保镖用了多大力。

    “你这个贱”

    她忍着疼骂道,却在司马容冷冷的眼神下闭上了嘴。

    “走。”司马容收回目光,抱着沈公主上了电瓶车。

    一行人往岛深处驶去,因为是早上,游客还不是很多,不过路过一片椰林时有人看到了他们。

    “咦?那不是那几个姓沈的人?郭巧巧张望着过去的几辆电瓶车,“他们不是走了吗?”

    董柔也看见了,摇了摇头:“不知道,不过好像那位沈小姐受伤了。”

    “我们过去看看吧?”郭巧巧提议,“不管怎么说你也救了她的狗呢!”

    那只狗也在车上,就坐在第一排挺着胸脯嚎叫。

    “你别乱来,我们过去算什么?”董柔拉住她,别管人家的事,赶快回去包饺子,明天就三十了。”

    郭巧巧被她拉着往相反的方向走,只是走了几步,董柔又偷偷回头看了看,如果她刚刚没看错,车上还有一个女的,而且好像也受了伤,还被绑住了

    再次来到那个溶洞口,沈公主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别怕,白天没有鱼。”

    关于这个溶洞里为什么会有食人鱼的事,沈家的人已经调查清楚了,沈王爷是这么解释的。

    “这个溶洞还有一层,因为地理环境的关系,那个洞里的地下河全是食人鱼。”

    另一端却连着大海,被一股暖流分开,这边就是冰冷的地下河,那边则是温暖的南太平洋海水。

    “晚上落潮的时候,这里的海水会倒灌,食人鱼不喜欢温度高的海水,于是就顺着涨起来的地下河拼命往上面游。”

    大概是经过时间的冲刷,上一层的溶洞就被冲出一个个碗口大的洞。每天晚上那些食人鱼就冲进洞里浮上来。

    “所有如果有游客晚上在那个洞里过夜,就会被浮起来的石头把洞口堵住,然后活生生的被食人鱼吃掉”

    沈公主当时听得都要吓死了,不过事后她觉得自己也算做了一件好事。不然可能永远没人知道那里怎么会死那么多人,就算堵上了,也难保以后不会再打开。

    “你哥说等过了年就把洞整个炸掉。”司马容抱着她走进溶洞。

    至于为什么要等过了年才炸掉,当然是因为要处理某个女人

    尤金推着呲牙咧嘴的珍妮弗跟在后面。

    “救救我”珍妮弗努力抬起头看着尤金。

    她的心已经被恐惧填满,自从进了溶洞,仿佛已经预见到自己的下场。

    “你觉得我能从这么多人手里把你救走?”

    “司马容答应你什么,我也可以答应。”尤金是她唯一的希望了,不管什么她都答应。

    尤金笑了:“可是,我不是尤金啊!”

    “你别开玩笑了,你到底想要什么?”珍妮弗急的又吐出一口血。

    “我没开玩笑,我真不是尤金,我是伊迪,尤金双胞胎的弟弟。”

    珍妮弗楞了:“什什么?”

    “看在咱们有缘相识一场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吧!”伊迪慢慢道,“我和尤金是双胞胎这件事本来就很少人知道,尤金是商业巨子,而我是个诈骗犯。”

    珍妮弗还是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怎么可能?

    “不过我是个有原则的诈骗犯。”伊迪有些可惜的看着她,“你知道吗?在飞机上遇见你的时候,我是想骗你来着,给我当一段时间的女朋友也不错!”

    “可你看上了司马容,我只好忍痛割爱了。”

    珍妮弗使劲摇头:“不不不,我喜欢你。只要你能救我出去,不管你是尤金还是伊迪,我都当你女朋友!”

    “来不及了!”尤金摸了摸她的头发,“女人和自由相比较,我还是比较喜欢自由。所以你还是乖乖坐着吧。”

    前面的人突然停了下来,司马容抱着沈公主弯腰进了一个洞里。

    “把她丢进来。”

    伊迪在珍妮弗哀求的目光里耸了耸肩膀退到一边。

    “司马容!司马容!”珍妮弗疯狂的大叫起来,“你不能这么对我,要是我家人知道,你就完了!”

    司马容看着倒在地上的珍妮弗:“没有人会知道你在这里,你的保镖和你已经人间蒸发了。”

    “不不要!”珍妮弗挣扎着坐起来,“我求求你,求求放过我,我再也不敢了,我”她猛的将目光投向沈公主。

    “沈公主,你放过我吧!我错了,都是我的错,我再也不敢了!”

    沈公主冷冷看着她:“珍妮弗,你太不了解我们沈家人了。你差点害死我,我发过誓要让你体验和我一样的经历。”

    “可你没死啊!”珍妮弗哭喊道。

    “哪又怎么样?”沈公主笑咪咪的亲了司马容一口,“我会给你时间呀,要是死前也有人来救你的话,你就没事了!”

    珍妮弗原本以为沈公主年纪小,不会这么狠心。至少不会当着喜欢的男人这么残忍,可没想到她就这么大大方方的说了出来。

    “司马容!这就是你喜欢的女人?”珍妮弗气不过,“她这么恶毒的女人哪里好了?”

    “哼!我哪里都比你好。”沈公主仰着小脑袋,“而且,你有什么资格说别人恶毒?从头到尾我都没搭理过你,是你自己不停的挑衅。”

    看到珍妮弗脸变了,沈公主接着说:“如果司马容

    喜欢你,我沈公主自己会离开。别人的男人再好也是别人的,就算抢过来我也嫌脏。”

    “可是你呢?司马容和我一样,从头到尾压根都没看你一眼,我真不知道你到底怎么想的,自己蹦跶了一场戏,还落得如此下场。”

    所谓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饶。

    自食其果说的就是珍妮弗。

    “我知道我知道!”珍妮弗又开始哭喊,“对不起,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你放过我吧!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不好!”沈公主拒绝她,“沈家家规斩草除根,不留后患。”

    司马容摸摸她靠过来的脑袋,抬眼:“把她的腿塞到洞里面。”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珍妮弗拼命挣扎,可惜毫无用处。

    她的两条腿被塞进地上面的洞里。

    “你不是想知道我的脚怎么了吗?”沈公主冷声道,“被食人鱼咬的,天黑后它们就会从这个洞里冒出来。”

    见珍妮弗满眼恐惧沈公主很满意:“其实你应该感到庆幸,这样至少你不会被淹死。不过到时候恐怕是你的两条腿先被吃掉。”

    这个过程啧啧!

    “啊啊啊啊啊!”珍妮弗疯了似的叫起来,顾不上受伤的腿,想爬出来,被沈家的保镖牢牢的按住。

    沈公主看着她一边挣扎一边骂自己,觉得没意思了。

    “我们走吧!”她拍了拍司马容。

    司马容点点头:“好!”

    “汪汪汪汪汪汪!”沈钻石球突然冲上去咬了珍妮弗一口,然后在她身上撒了泡尿。

    司马容快步离开,企图把这蠢狗丢在洞里。

    沈钻石球当然不会这么蠢,它屁颠屁颠的跟了上来,时不时还跳起来想*舔沈公主。

    “啊啊啊啊啊!”走了很远,还能听到珍妮弗的惨叫和咒骂。

    沈公主突然让司马容站住了。

    “脚疼吗?”司马容紧张的问。

    “不是”沈公主咬了咬嘴唇,犹豫了一下还是说,“杀了她吧。”

    司马容看着她。

    “我刚刚有了小侄女”她眼巴巴的看着男人,“我觉得,应该替她积福。”

    “好!”司马容对她永远都只有一个好字,看了眼身后的保镖。还是之前给珍妮弗耳光的那个点点头转身回那个洞里去了。

    沈钻石球看了看保镖的方向,冲沈公主汪了一声,追了过去。

    “蠢狗还知道去监视。”司马容接着往洞口走。

    没走一会,就听见洞里面传来一声枪响。

    沈公主靠在他怀里:“等会就让他们把洞炸了吧!”

    董柔站在广场的分岔路前,最终还是往溶洞的方向跑去。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可内心的冲动让她就这么跑过来了。

    “我就是想看看我”一路上她都在和自己说,可惜自己都没有理由。

    轰隆隆!突然巨大的爆炸声从最高的地方传来,连脚下都晃了晃。

    董柔吓了一跳,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看见两辆电瓶车开了过来。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