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像沈王爷的小宝宝

    项小熙生了个七斤重的女儿。

    “哎呀!长的跟王爷小时候一模一样。”张宓抱着孩子喜滋滋的笑。

    沈王爷在病床边拉着项小熙的手,因为麻药没过,她人还没有醒。

    “你不想抱抱?”张宓踢了踢他。

    沈王爷看了眼皱巴巴和个老鼠一样的婴儿,实在想不通哪里和自己像了。但是他见过赢望家的孩子,知道刚生出来都这样。

    “不会抱就要多练习。”张宓斜眼,“难道以后都让小熙一个人抱吗?”

    沈王爷马上伸出手:“给我。”

    “小心点!”

    托着宝宝的头,沈王爷把小小一团抱过来,小婴儿的手举在头顶两侧,闭着眼睛。抱着软乎乎的女儿,沈王爷心里也软成一片。

    “很可爱吧?”张宓笑的嘴都合不拢,正说着,病房外面一阵动静,沈公子冲了进来。

    他刚想喊,就被儿子凶巴巴的眼神给警告了。

    “别吵,小熙还没醒。”

    沈公子急着看孙女,顾不上理他,压低声音走过去:“快让我抱抱!真可爱哟!”

    “先去洗手!”张宓推了推他,“你给爸打电话了没?”

    沈公子颠颠跑进洗手间:“打了,他非要来,我说明天我们就回去了,让他别折腾。”

    “明天啊”张宓皱着眉,“小熙这情况恐怕不行,怎么也得三天后了。”

    “那你给爸打电话吧,我可不敢!”

    张宓只好去门口给沈霸天打电话,最后还是没拦住老爷子,人家当下就准备飞过来。

    “怎么和你长的一样?”沈公子盯着宝宝看了一会,嫌弃的对沈王爷说。

    为什么不像萌哒哒的小熙呢?

    “那你别抱。”沈王爷把宝宝夺过去。

    沈公子伸手要去抢,正好张宓进来了,瞪了他一眼:“干什么呢?没轻没重的。”

    刚说完就听见哼唧声,三个人都盯着沈王爷怀里的小团子。

    “哇哇哇哇哇”哼唧完了就是一阵猫叫似的哭声,声线很轻,但是声音很大。

    张宓和沈王爷齐齐瞪沈公子。

    沈公子吓得不知所措:“不不是我,我我还没碰到呢”

    “给我!”张宓把宝宝接过来,发现是尿了。

    沈王爷拆开纸尿裤,在张宓的指导下第一次给女儿换上,然后又看着她吧唧着小嘴继续睡。

    “怎么还不吃奶呢?”沈公子摸了摸下巴,“我记得公主那会生下来就是吃吃吃。”

    张宓拍着宝宝:“已经吃过了,刚从产房出来我给冲了奶粉。”

    “哎,真可爱!”沈公子盯着宝宝看,“我想起公主小时候了,生下来就会笑,不像有些人打小就面瘫。”

    沈王爷皱了皱眉,他也记得沈公主小时候特别爱笑,整天嘎嘎嘎的笑个不停,所有人都说她健康又活泼。

    “妈”他看了看睡着的宝宝,“她不笑,是不健康吗?”

    张宓白了他一眼:“胡说什么,刚生下来哪会笑,过几天才会。”

    “公主就会!”沈

    公子还在说。

    “闭嘴,那是你自己杜撰的。”张宓用胳膊撞开他,把宝宝放进旁边的摇篮床里。

    沈公子一拍脑袋:“对了,还没看我闺女呢!”就匆匆往外跑。

    “爸?”司马容看到一个脑袋鬼鬼祟祟的探进来。

    沈公子板着脸推开门:“公主睡着了?”

    “睡的不太踏实,一直在做梦。”司马容握着沈公主的手。

    小丫头一会就要皱皱眉头,偶尔还哼哼两句。

    “废话,肯定是吓的!”沈公子恶狠狠的看着他,“我跟你说啊,那个什么珍妮弗跑了,你要负责把她抓回来。”

    司马容眼底的温柔瞬间变得阴冷:“不用你说我也会把那女人抓回来,公主受了什么罪,她也要去尝一尝。”

    “你要是不方便,就让我”

    “不用,我要亲手解决。”

    沈公子撇撇嘴,他本来想司马容毕竟在军部待过,沈家却不怕,交给他能省很多麻烦。不过既然这小子要折腾,就让他自己折腾去吧!

    “脚上的伤如何了?”沈公子小心的把被子掀开,看到女儿包成团子似的脚,心疼的跟什么似得,“她爷爷还不知道,等明天过来看见得气死。”

    司马容知道沈霸天有多疼沈公主,揉了揉眉心:“明天我和老爷子说。”

    “当然是你说。”沈公子把被子给女儿盖好,他可不愿意面对沈霸天的怒火,当然得司马容去,本来就是他惹出来的事!

    两个男人相看两相厌,沈公子却不敢走。儿媳妇那边有两个人,女儿这里也得有。不然万一沈公主醒来见大家都去看小熙了难过怎么办

    事实证明他完全想多了,沈公主这一觉睡到中午都没醒,倒是项小熙先醒了。

    “公主还没醒?”张宓跑来叫他,“宝宝要洗澡了,你去拍下来回头给爸看。”

    走到病床前摸了摸沈公主的脸,见她还睡的很熟。

    “小容,你吃东西了吗?”

    司马容点头:“早上的面我吃了。”

    “你别老守着她,去旁边床上睡一会。”

    “妈我没事,你们去看宝宝吧。”

    另一边,项小熙因为没有排气,连水也不能喝。

    沈王爷拿着棉签在她嘴唇上沾水:“伤口疼吗?”

    “还好。”项小熙感受了一下才说。

    其实挺疼的,可是她觉得沈王爷好像很紧张,不想刺激他。

    “宝宝呢?”项小熙躺在床上只能动动脖子。

    沈王爷把睡得呼呼的女儿抱过来放到她枕头边上:“妈说你剖腹产不能自己喂奶,等伤口长好一点再说!”

    项小熙低头看着小小一团,皱了皱眉:“怎么这么像老鼠。”

    “”沈王爷想起她还没见过刚刚出生的小婴儿,笑了笑,“刚出生的宝宝都是这样的,过几天就好看了。”

    项小熙点了点头又仔细盯着看了半天,然后突然说:“好像长的像你。”

    “你怎么看出来的?”沈王爷惊讶道,“爸和妈也说像我。”可他实在看不出来哪里像。

    项小熙轻轻摸了摸宝宝的眉宇之

    间:“神态像,你闭上眼也这样。”

    “”他想象不出来。

    大概初为人父母的心情都是一样的,沈王爷和项小熙就这么看着女儿,从今天起就不再是他们两个人了,多了一个小生命需要呵护养育。

    “有件事”项小熙突然开口。

    沈王爷摸摸她的头:“怎么了?说呀。”

    “我阿爹说,我们的能力可能会遗传”

    沈王爷笑了笑:“我知道,所以你才一直不愿意要孩子。”

    项小熙一是觉得自己不可能会有孩子,再一个就是如果有了孩子孩子和她一样的话,那种人生太累了。

    “如果她也和我一样怎么办?”项小熙呆呆的问。

    那模样却让沈王爷心疼,小心的从床另一边坐上去抱住她:“如果真那样,那我们就教育她要好好运用自己的能力。”

    “你不用担心她会闯祸,因为有我还有这么多家人,我们的女儿不会有事的。”沈王爷笑了笑,“而且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呢!你就苦恼的话,万一得了产后忧郁症怎么办?”

    项小熙马上点头:“我知道了,我不想了,我要好好坐月子,我还要喂她呢!”

    “嗯,这才对!”沈王爷把她放平,“睡一会,等醒来就能吃东西了。”

    项小熙打了个哈欠,乖乖闭上眼。她刚睡着,沈王爷就看见女儿小嘴一撇。他马上把温奶器里的奶瓶拿出来抱起小团子塞进她嘴里。

    “乖乖吃不要吵妈妈。”

    小家伙大口大口吸着奶嘴,皱巴巴的脸看上去都特别可爱。

    张宓拉着沈公子回来:“正好喂完了抱去洗澡。”

    “我留下陪小熙你们带她去吧。”沈王爷把吃饱又睡着的女儿交给张宓。

    夜幕降临的时候,沈公主终于醒了,第一句话是。

    “我要吃饭,饿死了!”

    司马容把一直放在保温桶里的包子和粥摆出来:“先垫垫肚子,想吃什么我出去给你买!”

    “嗯嗯嗯!”沈公主顾不上说话,把包子往嘴里塞,吃了一个才想起来问,“小熙生了吗?”

    “中午就生了,妈说是七斤重的女孩。”司马容突然凑过来舔掉她嘴角的汤汁,“我们以后也生个女儿吧!”

    沈公主脸一红:“你你你你”

    “快吃,不是饿了吗?”司马容一脸无辜的喂她喝了口粥。

    沈公主鼓着腮帮子瞪他,是谁害的?

    同样的,项小熙也在喝萝卜汤。

    “已经过了六个小时,多喝点顺气的早点把气排出来就能吃东西了。”张宓一边给小宝宝冲奶粉,一边说,“不好喝也忍忍。”

    项小熙倒是没觉得难喝,一大碗都给喝掉了。

    “嗯!真乖。”张宓摸摸头表扬。

    米国东部,珍妮弗躺在沙滩上。

    “你跟了我一路,到底想干什么?”她摘掉太阳镜。

    这个家伙在自己离开岛的时候竟然又回去了,看见她就跟了上来。

    尤金坐在旁边嗤笑:“你把我迷晕了,我当然要找机会把你也迷晕一次。”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