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第三百零九章 项小熙要生了

    水从洞里涌出来,沈王爷抱起项小熙就跑,司马容一把抓起钻石球使劲往后一抛。同时一脚迈进沈公主的那个山洞。

    “不要!”沈公主双眼通红的尖叫起来。

    洞里的水因为流了出去,原本已经涌到她脚底的食人鱼又低了几公分。可就那么短短的一秒钟,沈公主的脚就已经鲜血淋漓,也不知道被咬了多少下。

    “你快走!”她朝着已经走进来的司马容挥手,看到他的双腿上咬满的食人鱼,眼泪哗哗就下来了。

    司马容却伸出手:“跳下来,我来接你了。”

    “你的腿不想要了吗?”沈公主吼他,“我这里已经没事了,你快走啊!”

    司马容小腿以下都是食人鱼,咔嚓咔嚓的声音在山洞里让人觉得瘆得慌。偏偏他和没事人一样,目光盯着沈公主的脚。

    “你被咬伤了,快点跳过来,我会接住你的。”司马容盯着她,“乖,快跳过来。”

    沈公主呆呆的看着男人,发现他眼底是自己从来没见过的目光。自责,心疼,还有种失而复得的喜悦,总之很复杂。

    “你要接住我!”沈公主一咬牙就跳了下去。

    迎接她的是男人张开的双臂,然后她就安安稳稳的落在了司马容的怀里。

    下一秒,她就被男人紧紧抱住。

    “没事了没事了”司马容像是安慰她,更像是安慰自己。

    沈公主哇一声哭出来:“你的腿!”

    “傻丫头,我的腿没事。”司马容抬起脚,沈公主看到他膝盖一下的迷彩服早没了,变成了金属的网状物。

    上面还咬着几条食人鱼。

    “没没事?”沈公主忍不住伸手想去摸。

    被司马容一把抓回来:“小心。”

    沈公主哇一声哭起来:“吓死我了!你怎么才来救我啊呜呜呜”

    “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晚了,我说过再也不离开你,是我食言了。”司马容搂着她,亲吻她的泪珠。

    确认了司马容没事,沈公主的心就松了下来,顿时就想哭一哭。至于抱怨什么的都是随口喊出去不作数的。

    “出去再哭。“沈王爷从另一个洞口探出脑袋。

    他所处的地方比这边高,所以水流不过去。

    “小熙?”沈公主看到他怀里抱着个人,“你怎么也来了?”

    司马容抱起她跳到沈王爷那边的洞里:“是小熙找到的你的位置,她可能”

    “小熙?”沈王爷突然脸色一变。

    项小熙身子弓着,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肚肚子疼。”

    “走!”司马容喊。

    沈王爷脚下生风,顺着绳子往洞口跑,司马容抱着沈公主跟上,没走几步钻石球不知道从哪窜出来了。

    “汪汪汪汪汪汪!”一边叫一边要往沈公主身上跳。

    司马容一直在看沈公主的脚,想马上给她处理伤口,可是察觉到她在发抖,只好先出去再说。

    “钻石球!”沈公主伸出手,钻石球跳进她怀里。

    “呜呜呜呜!”狗头不停的蹭啊蹭

    。

    看在蠢狗今天立功的份上,司马容没把它丢出去,抱着沈公主一路到了洞口。

    “公主!”张宓冲过来,“你怎么样?啊!血?脚怎么了?”

    沈公主哇一声哭起来:“妈,我被咬了,好多食人鱼,它们咬我的脚!”

    “先别哭了。”沈王爷知道她没事,就是吓的,“你的直升机呢?”

    司马容在对讲机上有节奏的敲了几下:“马上就到!”

    下面的广场可以停机,众人赶紧上了电瓶车去广场。项小熙这会好像好一点,可是张宓说她羊水已经破了。

    “那那是什么”沈公主忍着疼,司马容再给她处理伤口。

    沈王爷一直黑着脸,眼神能吓死人:“就是要生了。”

    “哦,要生什么?要生了?”沈公主差点站起来,要不是司马容扶着她,就掉下去了。

    “不是下个月吗?怎么现在就”说到这,她突然安静下来。

    项小熙靠在沈王爷怀里,本来半眯着眼睛慢慢张开:“是她自己要提前出来的,和我们没关系。”

    “小熙”沈公主又想哭了,“都是我不好,你是为了找我。”

    这是早产了,而原因就是因为她。如果不是因为她项小熙这会还在家养胎的

    “不怕,我们马上就能到医院。”张宓一直拉着项小熙的手鼓励她。

    项小熙也很坚强,出了时不时皱眉,再也没有叫出声。

    “直升机来了。”沈公子脸色也不好看。

    女儿双脚都是伤口,也不知道深不深。儿媳妇直接早产了,要是大人孩子有个三长两短,他就用炮把珍妮弗家给轰了!

    “公主也一起走,城里医院比岛上条件好。”张宓扶着项小熙,沈王爷把人抱上直升机。接着司马容也把沈公主抱上去。

    沈公子后退了几步:“咱们家的直升机也快到了,我去收拾行李等会和你们汇合。顺便通知家里,如果小熙能坚持,我们还是回去生。”

    “好,你快点!”张宓关上机门。

    离小岛最近的城市是个很著名的旅游城市,经济发达,所以医院条件还不错。医生给项小熙检查后告诉沈王爷。

    “宫口已经开了,而且羊水破的太早,现在子宫里的羊水越来越少少,再耽误下去大人危险,胎儿也会憋死的。”

    张宓见自己儿子脸色阴沉的杵在那,一把推开他:“医生,刨腹吧!”

    “好的,你们去那边签字。”

    张宓推了沈王爷一下,没想到人一下就栽出去了。

    “你怎么了?”她赶忙拉住儿子。

    沈王爷看了她半响才小声说:“我害怕”

    “傻儿子!”张宓笑了笑,“没事的啊!你快去签字,等会就要当爸爸了。”

    沈王爷却很恐惧,如果项小熙没有从手术台上下来,他下辈子怎么活?此时孩子怎么样他已经无暇顾及了,只希望项小熙能平平安安的度过这一关。

    “我没事,你去看看小熙怎么样了?病房里沈公主坐立不安,医生在给她处理伤口,用了司马容自己带来的麻醉药,所以她现在感觉不到疼。

    &n

    bsp; 司马容想守着她,可看她那么着急,只好先跑到产房那边,问清楚了马上又跑回来。

    “已经进手术室了,剖腹产。”

    沈公主双手合十拜了拜:“东方的神仙西方的神仙你们一定要保佑小熙母女平安,以后我再也不说你们没用了。”

    “会平安的。”司马容搂着她的肩膀,把人按进怀里。

    他不想让沈公主看到自己的脚,因为有几处伤口很伤,几乎要见到骨头

    医生则惊叹于司马容的麻醉剂,连缝针都听不到这姑娘喊疼,难道真的效果这么好?可惜他在怎么用眼神暗示,司马容都不搭理他。

    “好了,包扎完了,几天换一次药?”

    医生讪讪笑了笑:“暂时一天一次,一周后再看情况。这期间不能碰水,也不要吃刺激性的食物。”

    “麻烦医生了。”司马容打开门,摆明了要送客。

    医生只好带着两个一直偷看司马容,脸都红了的小护士离开。

    “怎么包成这样了?”沈公主看着自己的脚丫子,足有足球那么大。

    她冲司马容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伤的多重呢!”

    本来就很重

    “估计怕包的少了容易感染。”司马容不想告诉她伤口有多严重,不过等麻药的劲过去

    因为沈王爷已经傻了,张宓就来找司马容。

    “家里的东西肯定来不及送过来了,我们现在去商场买。”

    沈公主:“你们推我去手术室门口啊,我去等着。”

    “你就老实呆着吧!”张宓看了眼她的脚,心有余悸的说,“差点把我吓死!”

    司马容把枕头放好,拉着沈公主躺下:“你不困吗?睡一会,回来的时候我给你买好吃的。”

    “困?”沈公主说完就打了个哈欠。

    神经一直紧绷着,如果司马容不说,她都忘记自己一晚上没睡觉了。如今这么一提,眼睛马上就开始打架

    “那我睡一会,你们回来了叫我啊!”沈公主闭上眼。

    司马容看着她,一分钟都不到就睡着了。

    “走吧妈。”他把门锁好,陪张宓去买东西。

    这个时候天还没亮,他们问了医院的人找到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超市。里面的东西也不能要求多高级了,只要安全能用就行。

    “公主还好,小熙那边用的东西多。”张宓一边对清单,一边说,“不过等她状况稳定了我们就回家,到时候就方便多了。”

    买完了必需品出来,天差不多亮了,找了家酒店,花了几倍的价格让人家熬了粥,又做了点吃的带回医院。

    “姿势都没变”张宓看了眼杵在产房门口的沈王爷。

    她走的时候什么姿势,现在还什么姿势。

    “妈,东西都放好了,我去陪着公主,有事电话联系。”司马容走过来看了一眼。

    他留在这也帮不上忙,沈公主那边也不能没有人。

    “你去吧,她醒了让她吃点东西。”

    司马容刚走,手术室的门就开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