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司马容要走了

    为什么不追求沈公主?

    尤金看了珍妮弗半响,才似笑非笑的说:“如果非要选择一个,我宁愿选你!”

    “什么叫宁愿?”珍妮弗瞪了他一眼,“好像多勉强你似的。”

    “你自己追男人就自己追吧,别打我的注意。”尤金放下酒杯,“今晚你睡卧室,我睡沙发。”

    珍妮弗还想说什么,可是尤金已经转身进了浴室。她心里不满意,可也知道不能拿尤金怎么样,人家的身份摆在那,她只能抱怨沈公主没那么大魅力。

    “真是,连个男人都搞不定”

    却完全不想想,她自己还不是一样。

    沈公主难得上午就醒了,因为司马容昨晚没有吃很久就放过了她,原因是发现小木屋的隔音效果很差,导致今天男人还黑着脸,看什么都不顺眼。

    “我们吃完午饭就回去。”司马容绝对不要再留下过一晚。

    沈公主觉得欲求不满的男人很可怕,所以特别乖巧,连忙点头。

    “好”

    只有沈钻石球那个蠢狗还不怕死的挑衅,一大早就在司马容的鞋上尿了一泡。

    然后,司马容不要那双鞋了,并把沈钻石球的午餐倒了进去。

    “呜呜呜呜”沈钻石球看着鞋。大概真是智商见长,竟然忍住了诱惑,没有吃。

    沈公主觉得应该让它接受教训,于是沈钻石球的午餐没有了。

    “昨天有人敲门吧?”沈公主边吃边笑,“珍妮弗就不怕你把她另一条腿也踹断吗,真是勇气可嘉。”

    司马容还没说话,敲门声又来了。

    “开门去呀!”沈公主踢了踢他。

    司马容黑着脸去开门。

    一打开,就看见珍妮弗坐在轮椅上,后面还是一群保镖。

    “你没接到通知吗?”她带着得意的笑容看着司马容,“军部的通知。”

    沈公主在里面听见了,跑过来探出个脑袋:“什么东西?”

    “看来是还没收到了。”珍妮弗摸了摸头发,“那你们还能再笑一会,等接到通知,恐怕就笑不出”

    砰!司马容把门关上了。

    珍妮弗脸色铁青的捶了几下轮椅:“还不推我走?”

    尤金站在木屋前看着她:“你跑过来,就是为了再碰一次钉子?”

    “不,我只想看看那个死丫头慌张的脸。”珍妮弗笑了笑,“也想看看司马容后不后悔。”

    沈公主的确有些慌张:“她干了什么?什么通知?”

    “别急。”司马容见小丫头脸都白了,心疼的把人抱住,“无非就是走了军部的关系,让他们招我回去。”

    “你已经退伍了,他们还能招你回去?”沈公主拉着他的袖子追问。

    司马容摸摸她的脸:“如果有特殊情况,是可以的。”

    “那他们会以什么理由?沈公主咬着嘴唇,“说有任务是假,没准到时候让你去给珍妮弗当保镖。”

    司马容想了想:“这种可能还真有。”

    “太欺负人了!”沈公主跳起来就要打电话,“我要告诉我哥!”

    “不用,乖!“司

    马容把人抱回来,“我不会去的,顶多回去交代一声。”

    沈公主不信:“回去了要是他们不放你回来怎么办?”

    “呵呵”司马容亲了她一口,“傻瓜,他们不敢。”

    一个小时后,司马容果真接到了电话,让他尽快回去报道。

    “我们先回岛上。”他把东西收拾好,拉着不情不愿的沈公主。

    到港口的时候,看见尤金和珍妮弗正登船。

    “看样子,已经接到通知了。”珍妮弗盯着沈公主看,见她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心里就高兴。

    沈公主才不会和她客气,伸手一指:“钻石球,咬她!”

    “汪汪汪汪汪汪!”因为没吃饭而情绪不高的沈钻石球瞬间竖起尾巴呲牙咆哮着冲了出去。

    珍妮弗嗤笑道:“这么个小狗还敢放出来。”说完她脸一沉,“踢死它!”

    保镖们一拥而上,沈公主想叫钻石球回来,不料小家伙完美的避开了所有的保镖,纵身一跃跳到珍妮弗腿上。

    “你们是死人吗!”珍妮弗大叫起来。

    想伸手去抓钻石球,却被它的低吠吓到。然后就看见他抬起后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尿了一泡!

    保镖们都惊呆了,直到珍妮弗抱着头尖叫,他们才反应过来又去抓钻石球。

    “汪汪汪汪汪汪!”沈钻石球飞快的穿过他们,跑到沈公主身边邀功。

    轮到沈公主笑了:“钻石球干的好!”她蹲下来和沈钻石球击掌,然后喂它吃了块牛肉干。

    就连平时看蠢狗不顺眼的司马容,也给了它个表扬的目光

    “汪汪汪汪汪汪!”沈钻石球可高兴了,竖起两只爪子原地蹦跶。

    司马容拉着沈公主上船,路过狼狈的珍妮弗身边时,沈公主仰着头挑衅她:“你还有别的手段吗?真低级。”

    “贱”珍妮弗的的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司马容的手抬了起来,黑洞洞的枪口对着她。

    “你信不信我今天把你和你的保镖都杀了,也不会有人知道?”男人冷冷看着她,“我给了两次机会,这是最后一次。”

    珍妮弗结结巴巴的吼道:“我我不信!你你本事开枪啊!开啊!”

    “砰!”一声枪响。

    子弹擦过珍妮弗了脸,她呆呆的抬手去摸,却摸到一手血,这时疼痛的感觉才袭来。

    “啊啊啊啊啊!”她激动的站起来往司马容身上扑。

    被保镖扶住,跌坐在地下。

    “你怎么敢你怎么敢”她嘴里不停的喃喃,目光茫然的看着司马容牵着沈公主的手上船,然后掀起一片浪花离开。

    尤金弯腰抱住她。

    珍妮弗还想骂人,听到尤金的一声叹息。

    “别动了,我带你去包扎。”

    她抬起头,看到男人目光深深的注视着她,突然一股委屈涌上心头,哇一声就哭了起来。

    沈公主站在甲板上,看到尤金把珍妮弗抱上了船。

    “他不是不喜欢那女人吗?”

    司马容给她带好帽子:“这种时候他不管,有违他的绅士礼仪。”

    “切”沈公主盘着腿坐下,装作一副不在意的模样问,“你是不是回到岛上就要离开了?”

    司马容故意不看她:“明天吧,明天走。”

    “你说过去处理好就回来的对吧?”沈公主凑到他跟前,一脸期许的看着他。

    “我尽量。”司马容模棱两可的回答。

    沈公主撇撇嘴,不吭声了。

    “去船舱吧,上面风大。”司马容拉起她,走下船舱。

    一路上沈公主都没什么精神,后来看到司马容一副完全没事的模样,心里挺生气。想我才不会难过,你愿意走就走吧!

    走了就别回来了

    “小容要走?”张宓惊讶的看着两个人,然后将目光放在沈公主身上,“你是不是又闹脾气了?”

    好好的一回来就说要走,怎么可能正常。

    “为什么总是我的错?”本来就不好受的沈公主彻底炸毛了,“我怎么闹脾气了?爱谁是谁去,少往我身上找。”

    说完站起来就冲上楼,沈钻石球冲着司马容叫了两声才追上去。

    “怎么和你妈说话呢?”沈公子只看见他女儿的背影,糟心的不得了。

    “爸,妈,是我的问题。”司马容把事情讲了一遍,然后沈公子恶狠狠的瞪着他,“早说了你小子不靠谱,公主那是被你气的!”

    张宓倒是没什么反应:“你女儿那是傲娇,舍不得人家又装模作样。”

    “是我不好,本来想逗她的”司马容站起来,“我上去哄她。”

    “先别急。”张宓拦住人,“你怎么打算的?”

    司马容笑了笑:“妈你放心,我最多离开三天,事情就能解决。不过”他看了看沈公子,“这次,得爸帮我个忙。”

    “我才不是你爸”沈公子小声嘀咕。

    司马容当没听见:“我先上去,等会再和爸说。”

    沈公主钻在被子里,沈钻石球咬着一个被角想让她出来。

    “你自己出去,还是我踢你出去?”司马容走进来,瞟了瞟蠢狗。

    沈钻石球呜咽了两声,见心爱的主人还是一动不动,耷拉着尾巴出去了。

    “别蒙着头,憋坏了怎么办!”司马容把门关上,连人带被子一起抱到身上。

    沈公主开始挣扎,无奈她把自己裹的太紧了,只有脑袋能动

    “放开我!你个负心汉!”

    司马容笑了:“胡说,我哪里负心了?”

    “就有!”沈公主不讲理的喊,“你不是要走吗?赶快走,赶快走。你前脚走,我后脚就约帅哥去浮潜,散步,吃饭唔唔唔”

    她的嘴巴被堵上了,司马容凶狠的又亲又咬。直到她嘴巴红肿,眼泪汪汪的哼哼才放开。

    “还说不说了?”司马容危险的盯着她。

    沈公主捂住嘴巴哇一声哭了:“你欺负我!我要告诉我哥让他打死你!”

    “别哭!”司马容心疼了,把人从被子里挖出来,“我可舍不得你,所以最慢三天就会回来,不会有事的。”

    沈公主抽抽搭搭的:“那那你刚刚怎么不说?”

    “刚刚是逗你。”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