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阴魂不散的女人

    司马容毫不犹豫的向张宓告状。

    “它竟然这么聪明了!?”沈公主激动极了,觉得沈钻石球可以去参加电视节目,表演秀智商什么的。

    扭头看见司马容黯然的表情,她赶紧扑过去:“我会教育它的,让它不调皮。”

    “汪汪汪汪汪汪!”跑在前面的钻石球跑回来,冲着司马容叫。

    司马容冷冷看着它:“今天晚上吃狗肉吧。”

    “钻石球!”沈公主摸摸狗头,“你要是被做成狗肉了,我是不会救你的。”

    沈钻石球:Σ(|||)

    这座小岛叫毛毛岛,因为岛上有大片大片的蒲公英。每当傍晚起风时,漫天都是白色的蒲公英种子。

    而白天的阳光下,一簇簇蒲公英像毛茸茸的团子摇摇摆摆的,随手一拍都是写真效果。

    “我订了小木屋,就在海滩另一边。”司马容拉着沈公主的手,两个人从蒲公英田里穿过,前面是一只欢快的小白狗。

    当然在司马容眼里是蠢狗来的。

    不过这副画面还是很美的,尤其是少女笑意盈盈的看着男人,而男人也温柔满满的凝视着她。

    “咦?你们也来了?”不和谐的声音打破了画面,一排小木屋前站着个高大的外国人。

    尤金手里拿着冲浪板,**着上身。

    “这话该我问你啊!”沈公主不客气的走过去,“你不照顾病人,跑这来干什么?”

    尤金瞪着眼睛:“我是来度假的啊!不在这还能在哪?”

    “珍妮弗不会也在吧?”沈公主突然警惕的问。

    司马容上前搂住她:“她不在。”

    “还是司马先生了解我!”尤金甩了甩头发,“男人要追求浪漫的邂逅,海边就是最好的选择!”

    沈公主斜眼看他,尤金挥了挥手:“你们刚来吧,我要去海边了,玩的开心点啊!”

    看着他朝着海边一排晒太阳的美女跑过去,沈公主撇撇嘴:“我还以为珍妮弗能把他拿下呢!真是”

    “你想让他和珍妮弗在一起?”司马容问。

    沈公主嘿嘿了两声:“省得她老来找我们麻烦啊!”

    “汪汪汪!”沈钻石球从小木屋里跑出来。

    司马容牵住她的手:“走吧!先进去。”

    小木屋不大,但是很精致,换了条裙子,两个人先去岛另一边看海鸟。这里的海鸟有很多都是稀有品种,快要灭绝的。

    “汪汪汪汪汪汪!”沈钻石球老远就冲着峭壁上的鸟群吠,惊起的鸟飞过天空,把鸟屎拉到它身上。

    沈公主大喊:“钻石球,我是不会给你洗澡的!”

    钻石球呜呜了两声,乖乖跑回来再也不叫唤了。

    傍晚海边有烧烤和篝火,游客举着鸡腿站在蒲公英海里,风吹过鸡腿上一层白毛

    “哈哈哈哈!”沈公主笑的不行,“这这还能吃吗?”

    司马容把她搂进怀里,背对着风把烤鸡翅膀从餐盒里拿出来:“吃吧,我给你挡着。

    “那你挡好啊!”沈公主窝在男人怀里,小口啃着鸡翅膀。

    头顶不停的飞过蒲公英,如果不走近的话,这对恋人现在的样子非常浪漫,简直可以入画。

    不过

    “不是吧?”尤金一脸见鬼的表情,“你你们在这吃呢?”

    沈公主满嘴油,看了他一眼:“干嘛?”

    “没事”尤金抽了抽嘴角,“你继续,继续。”

    司马容扫了他一眼:“你有话就说。”

    “我就是提醒你们一下,珍妮弗马上就到了。”尤金手一摊,“别瞪我啊,她可不是来找我的!”

    沈公主继续瞪他:“她的腿好了?”

    “那没有,不过医生建议她出门溜达溜达,只要不用那条腿走路就好。”

    “呵呵”沈公主觉得那个女人又要作死了,“坐着轮椅还敢跑这么远,活该好不了!”

    司马容摸摸她的头:“不用管她,我们不见。”

    “除非你把她丢海里,否则你走哪,她都能找到。”尤金一脸幸灾乐祸的说。

    司马容看了他一眼:“你在这等我,我有话和你说。”

    “你要和他说什么?”

    “我没话和你说!”

    尤金和沈公主同时开口。

    司马容没理尤金,拉着沈公主的手转身:“我先送你回去。”

    沈公主一路上都斜眼看司马容,回到小木屋里,司马容见她那样好笑的捏了捏她的脸蛋,“怎么了?”

    “你找那个尤金干什么?”

    沈公主戳了戳他的胸口:“玩什么啊?不带我”

    “乖,等我去见了他回来就告诉你好不好?”司马容哄她,又变魔术似的拿出一个餐盒。

    里面有一条烤鱼,还有扇贝。

    “我保证,你吃完我就回来。”

    司马容走的时候,沈钻石球正摇着尾巴和沈公主卖萌,突然脖子上套了根牵引绳。

    “我顺便遛遛它。”司马容拽着沈钻石球往外走。

    沈钻石球的两只前爪死死趴住地板,冲着沈公主呜咽呜咽的嚎叫,就是不想去。

    “去吧去吧!”沈公主拍拍它的狗脑袋,“你下午吃的太多了,正好消食。”

    司马容拖着沈钻石球走了,尤金果然还在原地等他。

    “这只狗怎么了?”看着爬在地上,被拖过来的沈钻石球,他好奇的问,“你快勒死它了。”

    说着,就见沈钻石球把舌头吐出来,然后脑袋一歪,躺在地上不动了。

    “死不了。”司马容瞟了眼装死的蠢狗,“倒是你,我该叫你尤金呢,还是伊迪?”

    尤金脸变了:“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的瞳孔骤然放大,双手紧握,甚至本能的后退了一步。

    “我在一次执行任务时,见过你的哥哥尤金。虽然你们长的一样,但是气质一点都不像。”司马容看着他,“而且你哥哥也不会有这个闲工夫跑来度假。”

    沉默片刻之后。

    伊迪笑了:“呵呵,是我小看了你,司马少将!”

    “我已经不是少将了。”司马容见他承认,很满意的点点头,“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了。”

    沈公主还没啃完一条鱼呢,司马容就回来了,拖着沈钻石球。

    钻石球一看见她跳起来就往上扑,抱住沈公主的腿呜呜呜嚎。

    “乖啦乖啦!”沈公主拍拍狗头

    ,“我给你切了块西瓜,去吃吧!”

    沈钻石球颠颠跑到食盆跟前,还不忘记从司马容脚上踩过去。

    “快点说快点说!”沈公主拽着司马容坐下,“你和尤金说什么了?”

    司马容把她嘴边的调料擦干净:“他不是尤金,是伊迪。”

    “啥?”沈公主一脸懵逼,“伊迪又是谁?”

    司马容把尤金双胞胎的事从头到尾讲给沈公主听,她听完后一脸惊奇:“真的长的一模一样?”

    “嗯,如果他不动,不说话,或者光看照片没人分的出来。”

    “太神奇了!”沈公主一脸羡慕,“我们以后要是也能生双胞胎就好了!”

    司马容的眼神变了,慢慢靠近她,然后猛的把人抱起来:“那我们现在就要加油,好早点生出来。”

    小港口。

    珍妮弗被保镖抬下船。

    “尤金呢?”她看了看,并没有看到人。

    保镖也不知道啊。

    “再给他打电话。”珍妮弗上船前发了信息给尤金,他没道理不出现。

    正打着呢,就看见不远处,尤金晃晃悠悠的走过来了。

    “你真来啦?”他打量着珍妮弗。

    就算是坐在轮椅上,她都打扮的性感漂亮,上半身只穿了比基尼。

    “你碰到司马容了吗?”

    “司马容?他也来了?”尤金故作惊讶的道,“我没见他啊?”

    珍妮弗抬了抬手,保镖推着她准备走。

    “你现在过来肯定没有房间了。”尤金慢悠悠的跟在轮椅旁边,“和我住一起?”

    珍妮弗点点头:“你不介意吧?”

    “当然!”尤金笑了笑,“和这么美丽的小姐共度一晚是我的荣幸。”

    珍妮弗让保镖去查司马容的住处,很快就知道他住在隔壁。

    “你竟然不知道他们住你旁边?”珍妮弗瞪着尤金。

    尤金给自己倒了杯红酒:“我又不关心司马容,谁管他住哪里啊”

    “你推我过去吧!”珍妮弗笑道,“好不好?”

    连美人计都用了

    尤金好笑的点点头:“当然可以,但是我不保证他会见你。”

    “只要敲开门,他就别想无视我。”珍妮弗突然露出得意的笑容,“这次我不会再失败了。”

    既然你要作死,我只好送你去了。

    尤金暗暗撇嘴,推着珍妮弗去隔壁的小木屋敲门。

    结果他们足足按了五分钟的铃,就是没动静。

    “我想,他们可能出去了。”尤金知道司马容和沈公主在里面的,至于不开门是不想开,还是真的在忙事情就不得而知了

    珍妮弗不死心,又按了几下,这才让尤金推她回来。

    “喝一杯?”尤金给她倒了杯酒。

    “我以为今晚你这里会有女人。”珍妮弗接过酒杯,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尤金和她碰杯:“谁说我没有女人!你不就是吗”

    “两天没见,你的嘴巴更甜了。”珍妮弗突然收起笑容,“这么会哄女孩子,为什么不去追沈公主呢?”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