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所谓不作不死

    vip章节内容,

    司马容和沈公主在海边的椰林餐馆吃烧烤,她刚把一只虾放到嘴里,还没吃下去眼睛就直了。

    “那个是不是珍妮弗?”

    司马容扭头,看到珍妮弗坐在轮椅上,尤金推着她往这边走。

    “我觉得必须表扬她身残志坚,都这样了还要来找你。”沈公主和司马容咬耳朵,“绝对是真爱!”

    司马容低头亲了她一口:“我只爱你。”

    珍妮弗已经到了他们桌前。

    “司马容,你伤了我,就想这么算了?”

    尤金在后面翻白眼,沈公主觉得他肯定也在想这么蠢的女人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气氛特别的安静,除了周围的海浪和猪肉皮在火上刺啦的声音。

    “小姐,您要的后腿肉好了。”光膀子穿着大裤衩的帅哥服务员把一盘喷香的烤肉送过来。

    沈公主说了声谢谢,拿起调料品往上撒孜然,司马容则拿起刀子开始切。两个人配合默契,转眼就把肉切成了小块。

    “尝尝辣不辣。”司马容喂沈公主吃了一块。

    沈公主吧唧吧唧嘴:“有点淡。”

    “那再放点孜然。”司马容拿起调料瓶。

    珍妮弗的脸比那盘猪肉还红,她伸手要去推桌子,却被尤金及时把轮椅拉后了两步,这下手挥空了不说,还差点栽出去。

    “你干什么?”她怒视着尤金。

    尤金笑了笑:“我要是不拉开你,你的手现在就被烫伤了。”

    “如果她刚刚推翻了我的桌子,就不止烫伤这么简单了。”沈公主凉凉的道,“糟蹋美食的人,都不应该被原谅。”

    珍妮弗气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干脆一拍桌子站起来:“你们够了!”

    “你才够了!”沈公主觉得猪肉再不吃皮就不酥了,瞪着眼睛吼道,“走开,不要影响我们吃饭。”

    “你个唔唔唔”珍妮弗被尤金捂住嘴。

    司马容站起来,慢慢走到她跟前。

    尤金放开珍妮弗,躲到一边当背景,珍妮弗这会肚子疼的直抽抽,又被司马容的目光吓到,站不稳跌坐在轮椅上。

    “小姐!”几个保镖冲过来护住她。

    珍妮弗松了口气,指着司马容道:“你今天敢动我一下,明天军队就能踏平沈家的小岛。”

    “我呸!”沈公主跳起来,“我今天还就动你了。”

    司马容一听,抬脚就把轮椅踹翻。旁边的保镖没想到他真敢动手,慢了一步珍妮弗就从轮椅上摔了出去。

    “啊!”轮椅压在了珍妮弗的腿上,她惨叫一声疼的脸煞白。

    保镖七手八脚的去扶人,尤金这才窜出来:“别动她,刚刚那个轮子压过去,她的腿骨折了。”

    o()o

    沈公主:好倒霉

    “快点给急救中心打电话!”尤金看了司马容一眼。

    司马容没理他,走回餐桌前拉着沈公主坐下:“快吃,要凉了。”

    救护车呜哇呜哇的来了,又呜哇呜哇的走了,瞬间现场就清静下来。

    “你怎么踹的?怎么就压骨折了呢!

    ”沈公主嘴上这么说,却一脸的幸灾乐祸。

    司马容喂她喝了口果汁:“我随便踹的,她就是倒霉。”

    “这下她该走了吧?”沈公主往嘴里丢了块烤鱼,“留下来得多受罪。”

    她显然低估了珍妮弗,她的腿并没有骨折,但是筋也扭到了,一走路就疼。

    “你真不走?”回到酒店,尤金也以为她会离开。

    结果珍妮弗靠在床上一脸阴沉的看着他:“我为什么要走?”

    “可你的伤”

    “我会养好的。”珍妮弗握了握拳头,“医生说年前就能好,在这期间我不会出去了。”

    尤金摇了摇头:“你也看见了,那个司马容对你”

    “住嘴!”珍妮弗打断他,“他越是讨厌我,我就越要和他在一起,呵呵等到他和我上床的时候,我倒要看看他硬不硬的起来!”

    尤金耸了耸肩膀:“你就这么喜欢他吗?”

    “这不是喜欢的问题。”珍妮弗眼底闪过癫狂的神色,“他凭什么不喜欢我?我哪里不如那个丫头片子?”

    “好吧”尤金看了看表,“那你好好养着,我先走了。”

    珍妮弗瞪他:“你就把我一个人留下??”

    “呵呵,小姐,我是来度假的!”尤金走到她跟前,“你又看不上我,还不让我找别的女人啊!”

    “你”珍妮弗想了想,“去吧去吧!”

    她不能在这个时候和尤金发生什么,不然司马容那边就更不好办了。

    “有事给我打电话!”尤金很快收回嘲讽的目光,冲珍妮弗摆了摆手。

    沈公主知道珍妮弗没走的时候更佩服这个女人了,简直是用生命在追男人还是老把她弄残的男人。

    “晚上去夜游吧?”司马容很高兴,觉得自己今天踹珍妮弗那一脚再好不过了!

    沈公主想到自己睡了一白天,晚上肯定睡不着的,就同意了。傍晚时分,张宓和沈公子回来了,两人和他们换了一下,上船出港。

    “今天什么情况了?”

    沈公子和张宓回别墅吃饭,一个手下把今天下午珍妮弗被踹伤的事汇报了给他们。

    “看来她是不到黄河不死心了。”张宓冷笑,“都残了还不肯离开,非要死在这才高兴是吧!”

    沈公子没好气的说:“还不都是司马那小子招惹来的,干脆找个没人的地丢海里去算了。”

    “你别啊!”张宓给他盛了碗汤,“这事让孩子们自己解决,小容有分寸的。”

    不过她也不看好就是了,珍妮弗显然是块茅房的石头,又臭又硬。

    “去盯着她。”沈公子看了眼手下,“怎么解决我不管,不过她要是敢做什么伤害公主的事,就永远留在这里好了。”

    珍妮弗躺在床上,看上窗外越来越黑的海,心里的不甘和妒忌快要将她烧死了。一个声音不停在脑子里咒骂沈公主。

    “如果没有那个丫头片子,司马容一定不会拒绝我的!”

    人总要为自己的失败找一个宣泄的出口,好让自己不平衡的心平衡。珍妮弗不能否定自我,所以把一切问题都算在沈公主头上。

    她拿起手机,找到一个号码。

    “喂,我是珍妮弗,你是不是需要钱?”

    >

    夜晚的海面漆黑一片,港湾背风处停着艘游艇,游艇的灯光照亮周围的海面,沈公主趴在船舷上,用手去够鱼。

    这些海鱼被灯光吸引上来,绕着游艇徘徊。

    “司马容!”她冲着海里叫。

    司马容去海下给她找蚌壳了,他说如果被光吸引晚上张开的蚌壳,里面会有很大品质很好的珍珠。

    “司马容!”沈公主提高声音,她一个人有些害怕了。

    水面传来动静,随着哗啦一声,司马容露出海面。

    “不怕。”显然他也知道自己的小丫头是害怕了,“给你。”

    捧着比他两个手掌还大的蚌壳上了船。

    “这么大!”沈公主只在电视上见过这么大的蚌壳。

    司马容把蚌壳放下,拿浴巾把身上擦干,却见沈公主突然低下头去戳蚌壳,不看他了。

    “怎么了?”他蹲下,怎么不看他了!

    沈公主抱着脑袋:“你你把衣服穿上呀!”

    “我穿着泳裤。”司马容完美的人鱼线隐入黑色的泳裤。

    真是要命的性感。

    “上衣上衣穿上。”沈公主推他,“快去!”

    司马容站起来,走到旁边的躺椅上拿自己的上衣,等沈公主满意了,又说了句。

    “反正一会还是要脱的。”

    沈公主:Σ(|||)

    “这里面有珍珠吗?”她转移话题。

    司马容蹲到她身边,抽出把匕首去撬蚌壳:“有,我抓它的时候,看到它发光了。”

    “都发光了?”沈公主激动起来,“那得是多大的的珍珠啊?那是宝贝吧?”

    “在海底发光是一些珊瑚表面的荧粉造成的,出了水就不会了。”司马容把匕首深深的插进蚌壳里,然后用力一转,就听见咔一声。

    蚌壳裂开了个口子,然后轻轻一巴拉就开了。

    “这么多!”沈公主高兴的蹦起来,“还有一颗好大的!”

    蚌壳里足足有二十几颗珍珠,其中最大的发紫色,差不多有弹珠那么大。

    “这颗得长多少年啊?”沈公主拿出来放在手上,月光下珍珠表面有一层莹润的光泽,特别好看。

    司马容把剩下的珍珠都抠出来:“差不多二十几年。”

    “给妈做个戒指。”沈公主美滋滋的说。

    她这个年龄可压不住珍珠首饰,要有阅历上了年纪的女性才可以。尽管岁月在她们身上留下了痕迹,但同时也沉淀出如同珍珠般美丽的气韵和味道。

    “进去吧,鱼汤好了。”司马容拉着她的手。

    一个小时前他就把鱼炖上了,这会已经变成了一锅奶白色的汤。

    喝完汤,又吃了水果,接下来才是司马容最喜欢的活动。

    “你抱我去哪?”沈公主刷完牙出来就被男人抱起来。

    司马容踏上甲板,把怀里的小丫头放到他铺好的毛毯上:“冷不冷?”

    “冷!”沈公主马上说,“我们快回船舱里去吧!”

    男人却把她的睡衣解开:“马上就不冷了,乖!”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