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传说中的宝贝

    绿莹莹的胖乎乎的一节摆在餐桌上,一瞬间香气溢满整个房间。

    “刚刚怎么没味道?”沈公主吸了吸口水,好想吃。

    见多识广的沈公子楞了下:“这是肉枝?”

    “那是什么?”张宓也没听过这玩意,“这么香,吃的吧?”

    沈公主看着她家母亲大人怪叫:“妈你没看到它都是人形要成精了吗?”

    “傻瓜,建国后不许成精。”张宓瞟了她一眼,“只不过是年分久的人参罢了。”

    “但是这么大的肉枝可算是天灵地宝了。”沈公子啧啧嘴,盯着桌上的肉枝,“可它这么香,怎么没被野兽吃掉,反而便宜你们了?”

    沈公主看向司马容,这个肉枝刚刚明明没味道的。

    “它长在洞穴的石缝中,因为温度很低,所以香味没有激发出来。”司马容解释道,“再加上那个地理位置特殊,所有很难被动物发现。”

    张宓对他竖了竖拇指:“可是你发现了!”

    “还是有一些痕迹的。”司马容道,“我曾经在雪山上看见过一株同样快成型的雪莲,掩藏在石缝间被一条蛇守着。”

    沈公子点头:“但凡这种东西周围,肯定会有异兽。”

    “可洞穴里没有蛇啊?”沈公主好奇的问。

    “我去水下抓鱼的时候,发现了被死死卡在水底石头下的骸骨。”司马容比划了一下,“是一条足有几十米长的蛇。”

    沈公子眯眼:“百年时间,竟然没人发现骸骨?而且骸骨怎么能沉在水底的?”

    “因为那条蛇很倒霉。”司马容挑了挑眉,“它在脱皮,估计正好地壳运动,或者地震。好死不死的被石头砸死了,又卡在缝隙里,所以一直就沉在了水底。”

    沈公主怔怔看着桌上的肉枝:“真是,能拍成一部电影了,果然是个有故事的肉枝。”

    然后她的视线里就出现一双手,那双手在肉枝化形的头部摸了摸,就听见咔嚓一声。

    “嘶!”沈公主吸了口凉气。

    接着,咔嚓咔嚓的声音传来,是张宓一口一口啃肉枝的声音。

    “妈。”沈公主颤颤巍巍的伸出一根指头,“你你是妖怪吧?”

    沈公子点头:“你妈是狐狸精!”

    “胡说八道什么!”张宓一开口,满嘴都是香气,“你们快尝尝,很好吃。”

    沈公主往司马容怀里凑:“正常人谁会掰下来就吃啊?”

    不对,正常人都不敢掰下来,别说吃了!

    “那我也尝尝!”沈公子咔嚓掰下来一条腿,然后一口咬下半截子。

    啧啧啧

    “咦?是不错啊!”他边说,边又去掰另一条腿。

    沈公主抓着司马容胳膊:“我们逃走吧,说不定等下也会被吃掉的。”

    “嗯。”司马容说着,把桌上肉枝拿过来,两下掰断胳膊递给沈公子:“剩下的给公主吃。”

    张宓赶人:“拿走!拿走!”

    然后想起什么道:“留一点,回头给小熙吃。”

    “都给小熙吧!”沈公主坚决不吃!

    司马容和她回到房间,直接把肉枝懒腰掰断:“吃吧,放久了功效会减弱。”

    “我不敢”沈公主没出息的捂脸。

    &nbs

    p;司马容想了想:“你等我一会。”然后开门出去了。

    “呜呜呜”沈钻石球扒门。

    沈公主发现它嘴巴湿湿的。

    “你是不是流口水了?”她觉得这个家里连狗都比她勇敢

    司马容端着盘子回来了,沈钻石球流着哈喇子跟在他脚边。

    “现在不怕了,吃吧!”他把肉枝切成了片,现在看上去跟盘青瓜似的。

    沈公主叉了一个:“非得吃吗?我身体挺好的。”

    “美容养颜。”司马容亲了她一口,“乖,都吃了。”

    肉枝滋养补气,对女人来说,是大补的圣品。

    基于形状变了,没有那么直观。沈公主咔嚓咔嚓都吃了,最后还把渣渣喂给沈钻石球吃。结果钻石球馋的把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在床底下的小半片也给掏出来吃了。

    “它不会吃坏吧”沈公主有些担心,沈钻石球可是公狗。

    司马容倒是没在意:“放心,肯定死不了。”

    晚上,张宓跑上楼,看到沈公主一个人在房间,满意的点点头。

    “早点睡,明天早上我们出海。”

    沈公主打着哈欠走进卫生间,冲她挥了挥手。

    张宓回到自己房间和沈公子说:“小容这孩子比起你强多了。”

    “怎么好好的就又比我强了?”沈公子躺在床上玩手机,抬头不服气的问。

    “人家多懂事啊,订婚了都没占你姑娘便宜,早就回自己房间了。”

    沈公子撇嘴:“你怎么知道他没干,说不定就是做给咱们看的。”

    “呵呵”张宓没理他,关灯上床。

    走廊尽头的房间悄悄开了一条缝,沈公主探出个脑袋,她看了看外面,又扭头看了看睡在自己窝里不省狗事钻石球,轻轻的关上门。

    司马容站在门背后,听到脚步声就把门打开。

    沈公主跳进来,直接跳进他怀里。

    “我觉得那个肉枝有问题,我现在好热!”

    司马容皱了皱眉,仔细看了看她。却发现小丫头眼角含春,眼睛湿漉漉的看着他,连嘴唇都特别的红艳艳。

    “我会治好你的。”

    按理说肉枝并没有催情的功效,司马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对他来说不要太美好。沈公主比以往更依赖自己,两只手就没离开过他的怀抱。

    “还热吗?”男人翻了个身,沈公主爬在他身上一动不动。

    不是她不动,是没力气动了。

    “不不热了。”不但不热,反而快要累死了。

    司马容却慢慢把她往上提,然后猛地放下去:“现在呢?”

    “胀”沈公主忍不住扭了扭腰。

    然后,然后又是新的一轮。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听到温柔的声音在耳边低响:“乖,天亮了,我帮你洗干净。”

    “我好困”沈公主嘟囔了句,然后就又睡着了。

    再次醒来,是被张宓吵醒的。

    “你昨天几点睡的?”张宓看她那副样子纳闷了,“眼睛都睁不开。”

    沈公主使劲张了张眼皮,看清楚是谁后,猛的坐起来。

    “吓死我了!”张宓

    拍了她一下,“干什么呢一惊一乍的?”

    自己的房间?沈公主扫了一眼捂着胸口又躺了回去。

    她也差点吓死

    “你能不能起来?”张宓看她要死不活的,“不起来我和你爸去了,中午你和小容去外面吃饭啊!”

    沈公主把头一蒙,闷声道:“知道了,知道了,你和爸去玩吧!”

    张宓摸了摸她的头,确定不是发烧,这才关好门出去。

    “小容,那丫头不起床,你留下陪她吧!”餐厅里,司马容和沈公子在吃早餐。

    听到张宓的话司马容眼神闪了闪点头。

    沈公子盯着他看了半天,最后也没看出什么来。

    “记得中午叫她起来吃饭。”出门的时候,张宓提醒司马容。

    司马容特别认真的听着,看着两位家长离开,嘴角弯了弯转身上了二楼。

    沈公主睡着睡着,觉得身后热热的,但是很舒服。她翻了个身双手扒住,脑袋蹭了蹭又接着睡过去了。

    “我的公主”司马容在她脸上这里啄一下,那里啄一下。

    最后抱着人闭上了眼睛。

    “丫头!公主!宝贝!”

    沈公主被吵醒了,耳边不但有人叫她,嘴巴还被什么一直啃。她一张嘴,一条柔软就闯进来。

    “唔”

    司马容亲吻着身下的小人儿,放开的时候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

    “我没刷牙”沈公主捂着嘴瞪他。

    “香的!”司马容亲了亲她的手背,“哪都是香的。”

    沈公主红着脸推开他:“我要去上厕所”

    等她出来的时候,看到司马容蹲在沈钻石球的窝边上。

    “怎么了?”

    要知道司马容可是很少搭理沈钻石球的,看它一眼都满满的鄙视。

    她几步蹲过去,发现钻石球没有像往常一样往自己身上扑,躺在那闭着眼睛。

    “钻石球?”沈公主吓坏了,如果不是白团子身子还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她都以为钻石球死掉了。

    司马容把狗眼皮翻开:“没事,睡着了。”

    “它是狗!!”沈公主瞪着眼睛,“谁家狗睡成这样?”

    “不是自主意识,是陷入了沉睡,它自己都不知道。”司马容扶起她,“估计和昨天吃的肉枝有关系。”

    沈公主急了:“我就说那玩意不能随便吃,你们都不听,现在好了,钻石球是吃坏肚子了,还是吃坏脑子了?”

    “都不是,它就是单纯的睡着了。”

    沈公主一脸不信。

    “我估计是肉枝的药力太大,它一下子吸收不了,所以就昏睡过去了,等吸收完了就会醒的。”司马容很严肃的说。

    沈公主更懵逼了,你以为是武侠片吗?

    “相信我。”司马容拉着她走到衣柜旁,“换件衣服我们去吃饭了。”

    珍妮弗收到手下的口讯,司马容带着沈公主去岛上餐厅了。

    “我觉得,你还是等下次机会再说吧!”尤金耸了耸肩膀,“你的伤还没好,下床都是问题,怎么走出去?”

    珍妮弗坐起来:“我自然有办法,但是你得陪我一起去。”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