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第二百九十八章 一脚踹飞

    司马容不但抓到两条肥美的银鱼,还给沈公主抓到几只透明的,肚子中间五颜六色的小虾米,放进矿泉水瓶子里准备带回去。

    “好漂亮!”沈公主举着瓶子看,“是基因突变了吗?”

    司马容把抓到的鱼放进带来的网兜里:“嗯,水质的过。”

    “你不知道这里的鱼不可以带出去吗?”珍妮弗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过来了,阴阳怪气的说。

    沈公主斜眼:“你不知道连整个岛都是我家的吗?”

    “噗!”有人笑出声。

    沈公主动了动脑袋,发现是跟在后面的尤金。

    “不用管我,我刚刚想到一些好笑的事”

    见珍妮弗瞪他,尤金手一摊。

    “仗着自己的身份欺负人?”珍妮弗继续没事找事,“你这么做你家里知道吗?”

    沈公主也继续斜她:“以为自己很了不起所以跑来抢别人的男人,你这么做你的祖国和人民知道吗?”

    尤金差点又笑出声,捂着嘴肩膀一抖一抖的缩在角落里。

    “你怎么比我还嚣张?”珍妮弗急了。

    沈公主笑:“错!我这是嚣张,你那是愚蠢,不要相提并论!”

    “贱人!”珍妮弗抬手要打她。

    司马容抬脚就踹过去了。

    “脚下留人!”尤金正笑的不能自己,看见这一幕马上伸手去拉珍妮弗。

    结果还是慢了一步,只接到了人。

    “啊!”珍妮弗摔在尤金怀里,捂着肚子半天起不来。

    尤金松了口气,幸好接住了,不然珍妮弗绝对会飞出去,还不知道摔成啥样

    “再让我听见你骂她,就割了你的舌头。”司马容冷冷扫过珍妮弗惨白的脸,一只手提着鱼,另一只手伸向沈公主。

    沈公主把爪子塞过去,走了几步又回头说:“你应该谢谢你的朋友,要不是他接住你,你现在肯定都吐血了呢!”

    那一脸的幸灾乐祸,就差把活该顶到头上了。

    “该死的”等他们走了,珍妮弗捂着心口咒骂,“那个贱人!”

    尤金叹了口气:“你还有力气骂人,能站起来吗?”

    “你走开!”珍妮弗使劲推了他一下。

    尤金本来就半蹲着,这一推肯定摔倒了。可他还扶着珍妮弗呢!于是,珍妮弗也摔倒了,还压到了肚子。

    “啊”又是一声惨叫。

    尤金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要不要我抱你回去?”

    “不然呢?”珍妮弗没注意男人眼底的冷光,没好气的说,“我肚子好疼!”

    司马容拉着沈公主继续往洞穴深处走,路上遇到了导游还把网兜给他,让他先把鱼带出去。导游乐呵呵的接过来还夸他们真厉害

    “她能消停几天?”沈公主抬了抬脚。

    司马容亲了她鼻头一下:“怎么也得一周。”

    “唔,那就好。”沈公主摸摸司马容的腿,“下次让我自己踹吧,万一你把人踹死了怎么办。”

    珍妮弗可以死,当绝不能死在沈家的岛上。

    “不会,我会控制。”司马容说完又补了句,“踹人,你腿会疼。”

    沈公主笑嘻嘻的踮起脚尖狠狠亲了他一口,却被男人一把抱到身上,变成了深吻。

    “不要在这里啦”沈公主红着脸推开他。

    司马容干脆把人抱着往前走:“那晚上回去我们住一起。”

    “妈不会同意的。”沈公主小声说。

    “”司马容默然。

    过了一会,看到垂头丧气的情绪不高,沈公主挠了他一下:“晚上我去找你呀!”

    “那么黑,磕到你怎么办?”司马容皱眉,“还是我去找你。”

    沈公主给了他一个笨蛋的眼神:“你去找我的话万一妈发现了怎么办?”

    她觉得自己在司马容的房间被抓住总比他在自己房间抓住的好。

    “你被抓住没准会被赶回去。”

    于是司马容妥协了。

    洞穴最深处才是最美丽的风景,司马容和沈公主过去的时候,其他人都在,当然除了珍妮弗和尤金。

    “这就是自然界的奇迹吧!”沈公主心存敬仰的抬起头。

    高高的洞穴顶上有一个几米宽的洞,绿色的藤蔓从上面垂下来,缠绕在周围的石壁上。黄色的小花从茂密的叶子中探出头,风吹过,带来一片清香。

    “别动。”司马容摘了朵小花别在沈公主的发际上。

    沈公主歪着脑袋笑眯眯看着他:“漂亮吗?”

    “嗯,你最漂亮!”

    “嘻嘻嘻”沈公主得意的晃了晃小脑袋,扑进司马容怀里。

    周围都是情侣,大家谁也不会笑谁。拍完照后,就一对对离开了。司马容和沈公主是最后走的,因为司马容在发现了一个好东西。

    “你要干嘛?”等人都走光了,沈公主见司马容开始攀爬石壁。

    司马容让她在下面等着,几下就爬到了石壁上方,在里洞口三米远的地方,从树叶下面拽出个什么东西来。

    “什么东西?”沈公主只看到那玩意绿油油的。

    司马容很快从石壁上下来,把东西捧到她跟前。

    “天啊!”沈公主捂住嘴巴,眼睛都快突出来了。“这这是成精了吗?”

    离近了看哪里还是绿油油,分明是绿莹莹的!和人的手臂差不多大小,重点是很像一个女人!!有脸,有模糊的五官,再往下有鼓鼓的胸部,肚皮。

    最神奇的是两条腿还是分开的。

    “这这是什么啊?”她想摸又不敢。

    司马容又往她脸前送了送:“肉枝,灵芝的一种,可以直接吃,补身体的。”

    “可可它长这个样子”沈公主结结巴巴的,还沉浸在震撼中。

    “这棵肉枝年代很久了,起码有百年,所以成了人形。”司马容拉着她的手摸了摸,“其实没什么,人参年份久了也是长成人形的。”

    沈公主手上传来清凉的触感,她多摸了两下:“所以还是要成精了啊!”

    “不会。”司马容在她脸上啃了一口,“就是这种形态,你要不要尝尝?”

    说

    着,手里就用劲要把肉枝掰开。

    “别别别!”沈公主赶紧阻止他,“这怎么下的去口啊!”

    司马容见她真不敢吃,便塞进背包里:“回去带给爸妈。”

    再说珍妮弗这边,尤金直接把她带去了岛上的急救中心。衣服撩起来一看,她的肚子上黑青一片,看上去特别可怕。

    “幸好没伤到内脏。”医生检查完后说,“不过软组织伤的挺重,起码得躺好几天。”

    珍妮弗沉着脸,她知道医生说的不夸张,比起刚才她的肚子更疼了。想到之前司马容的样子,她打了个冷颤。

    那个男人是认真,他不是吓唬自己,他是真敢杀了她。

    “放心,我会照顾你的!”尤金拿好医生开的外敷药,抱起珍妮弗,“你现在什么别想,因为不管你想干什么都得伤好了再说。”

    珍妮弗一路上都没吭声,她的保镖跟在后面大气不敢出,他们没有进洞穴,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好好休息,我去买点食材。”尤金把她放到床上,知道她要换衣服,就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他一走,珍妮弗就把床头柜上的东西全都推到地下。

    “沈家那个贱人!我不会放过你的!不会的!”

    保镖赶紧把打碎的花瓶收拾干净,然后问:“小姐,您怎么会受伤的?”

    “你们去盯着。”珍妮弗却说,“只要沈公主出来,就想办法将她和司马容分开。”

    保镖一愣:“然然后呢?”

    “蠢货!然后当然是把那个贱人给我丢进海里喂鱼!”

    到底谁是蠢货?保镖都要哭了,在人家的地盘下手。别说没机会,就算有机会,沈家人一旦出事这个岛都会被封起来,谁也别想离开。

    “小姐,如果你真想收拾沈家的人,我建议等回到洛城在下手。虽然那里也是沈家的地盘,但是不像这里太容易暴露了。”

    “滚出去!”珍妮弗因为刚刚发火肚子更疼了,拿起一个枕头丢到保镖身上,“你算什么东西?你建议什么?我告诉你,抓不到沈公主你们就别回来了,永远别回来!”

    沈公主打了个喷嚏,司马容摸了摸她的额头。

    “我没事,赶快进去。”两个人已经到了别墅门口,沈钻石球大概听到了动静,在门那边嗷嗷叫。

    一开门,一个白团子就冲出来。

    “汪汪汪!”它巴拉着沈公主的腿,企图让主人抱抱。

    沈公主把钻石球抱起来,嫌弃的看了它一眼:“你吃什么了,满嘴都是油!”

    “它刚刚啃了条鱼。”张宓端了盆油炸小鱼出来,“赶快进来洗手吃饭了。”

    坐到饭桌上,沈公主神秘兮兮的让司马容把包放到中间。

    “爸,妈!你们猜这里面是什么?”

    张宓想到他们刚刚带回来的鱼,随口问了句:“总不会还是鱼吧?”

    “谁家鱼放包里啊?”沈公主翻白眼,然后笑的特别奸诈,“你们肯定猜不到!”

    沈公子戳了戳背包:“切,无非是从外面捡了什么东西回来。”

    “快拿出来!”沈公主得意的仰起头,“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成了精的妖怪!”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