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第二百九十七章 珍妮弗的打算

    第二天出门的时候发生了点小小的事故,沈钻石球发现自己要被留在家里时就坐在门口不动。

    “今天去的地方不能带你去,你乖乖在家玩!”

    无论沈公主怎么说,钻石球就是不动,后来张宓拿了一大大的蚌壳过来,上面有新鲜甜美的螺肉。

    “吃不吃?”

    沈钻石球屁颠屁颠跟着走了。

    “叛徒!”沈公主怒视,然后也被司马容拉走了。

    岛的最东面是一片密林,密林下面的山通海,所以有许多大大小小的洞穴,有的到现在都没有开发,洞口杵着禁止入内的牌子。

    此时,沈公主一行人站在一个洞穴前,随行的导游在讲解注意事项,她却偷偷拉了拉司马容的袖子。

    “你看到那边的山洞没?”

    司马容一直搂着她,目光看过去嗯了一声。

    “听岛上的人说,那里面通着大海,有一只怪兽住在里面,所有进去的人都变成了白骨。”沈公子打了个哆嗦。

    “我爸说等过了年要把这个洞口堵上。”

    虽然洞穴外面立了危险严禁进入的牌子,可是每年都有不怕死的冒险者进去,然后就再也没出来过。

    “不好意思,我们来晚了!”

    沈公主扭头一看,珍妮弗和一个红头发的男人走过来,两人还背着包。她瞪着眼睛小声问司马容:“这两个家伙不会也参加了活动吧?”

    她刚问完,就听见导游拍了拍手。

    “那我们人就齐了,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吗?没有我们就准备进去了!”

    珍妮弗走到沈公主旁边:“我以为你会去那种都是虫子的洞里,这种探险活动可不适合饭来张口的小姑娘。”

    “呵呵”沈公主握了握拳,“要不要打一架?”

    珍妮弗脸一变,再一次领教了沈公主的直接,她狠狠瞪了一眼:“真粗鲁。”

    “珍妮弗你还没给我介绍呢!”尤金带着风度翩翩的笑容,目光友好的划过司马容和沈公主。

    沈公主看了他一眼,发现司马容好像特别盯着这个男人看了一下。

    “这是我朋友,尤金!”珍妮弗不想再和沈公主说话了,侧身面向司马容,“正好我们四个可以结伴,到了里面也可以互相帮助。”

    司马容没理她,倒是对尤金点了点头:“你是欧洲人吧。”

    “是阿!”尤金笑眯眯的回答,“听珍妮弗说司马先生是军人?”

    “退役了。”司马容淡淡的道,然后就拉着沈公主的手,“走吧,进去了。”

    一行大概有十个客人,导游在最前面带路。沈公主他们因为刚刚和珍妮弗说话,落在队伍最后面。看着前面在乌漆墨黑洞穴里的珍妮弗还要补妆,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你认识那个男的?”想到刚刚司马容的反常举动,沈公主压低声音问。

    司马容一直拉着她,并且注意着沈公主的脚下,生怕她磕着碰着。听到她这么问时,心想自己的小姑娘还是很聪明的,竟然看出来了。

    “不认识,在杂志上见过,是个有钱的商人。”他说出一部分事实,沈公主一旦怀疑什么,绝对

    是不好糊弄的。

    不如告诉她一些真相,省得她自己胡思乱想。

    “那他们俩挺相配啊!”沈公主看着前面的两个人,“小岛度假,孤男寡女的,珍妮弗竟然还有空来找我们麻烦。”

    司马容护着她弯腰躲开一块大石头:“看样子两个人还没发生什么。”

    “你是指这样那样?”沈公主脸红了红,“他们以前就认识吗?”

    “应该是到这来才偶遇的。”司马容见她小脸红扑扑的,忍不住低头亲了一口,“就算他们昨天才认识,也不妨碍今天就上床。”

    沈公主张了张嘴,她接受这种生活方式,可是

    “她的目标可是你啊!这么明目张胆的和别的男人那样,她真的想追你吗还?”

    这也太不敬业了!

    “恶心。”司马容板着脸。

    前面的珍妮弗也在小声和尤金嘀咕。

    “你看那个小丫头怎么样?”

    “挺漂亮的。”尤金笑了笑,“我一直对东方女人不感兴趣,觉得她们长的都像小孩子。”

    珍妮弗哎了一声:“她脸长的还是不错的,而且家世也好,听说她们家在洛城也算是土霸王了。”

    “是吗。”尤金眼里神色隐晦,不知道在想什么。

    可惜洞穴里太暗,珍妮弗并没有发现。

    “中午吃饭的时候你可以和她聊一聊,那种小姑娘应该不是你的对手。”珍妮弗心想,没准几下就被撩到了。

    毕竟尤金风度翩翩又绅士热情,正是小姑娘喜欢的类型。

    “大家注意!我们下面要爬绳索了,按照之前我说的做,不要慌!”导游在前面喊,接下来的路他们必须要沿着落差十几米的石壁下去,到达洞穴的最下层。

    “等会我背你下去。”大家都在往身上挂安全锁时,司马容喂沈公主喝了口水,又摸了摸她的额头,确定没出什么汗。

    沈公主甜甜一笑:“好呀!”

    旁边的珍妮弗很妒忌,可她不敢让尤金背自己,万一那家伙不靠谱摔下去可就完了。

    “你到挺放心的,不怕失手掉下去摔死吗?”轮到他们时,珍妮弗还是没忍住。

    沈公主正站在那等着司马容挂安全锁,而她则什么都不带,等会趴到男人背上就行。

    “当然!我对自己的男人还是很有信心的。”对于挑衅,沈公主通常都是当面打脸回去,“怎么?你的男朋友看上去力气挺大,干嘛不让他背你下去。”

    珍妮弗瞪了她一眼:“别胡说,尤金是我朋友!”说完又鄙视道,“来参加这种活动,当然是要体验了。我可不像你那么胆小,我是要自己下去的。”

    “那你加油啊!”沈公主皮笑肉不笑的冲她呲牙,然后蹦蹦跳跳的跑到崖边跳到司马容身上。

    司马容把人往上托了托:“乖,抱紧我!”

    “抱紧啦!”沈公主在他耳朵上咬了一口,“快下去。”

    司马容捏了捏她的屁股,然后动作利落的从崖顶往下滑,只蹬了三次就落地了,其他游客都为他们鼓掌。

    “你猜她能下来吗?”沈公主抬头看着准备下来的珍妮弗

    ,那姿势一看就是个新手。

    司马容才不管那个女人,拉着她坐到自己腿上:“饿不饿?妈给你带了鸡爪子。”

    “什么时候装的?”沈公主惊喜的看着司马容从背包里拿出个餐盒。

    “吃早饭的时候。”司马容摸摸她的头,捧着餐盒让她吃。

    沈公主刚啃了一个,就听见珍妮弗杀猪般的叫起来。

    “啊啊啊!别动我,我要掉下去了。”

    “你快点让绳子动啊!为什么绳子不动?”

    “你们的装备是不是坏了!”

    导游就在她旁边,耳朵都快被震聋了。

    “小姐,你不能拉那边,要拉这个锁扣。”

    “小姐,不对,不是这个。”

    “小姐,你手要放开啊,不然下不去”

    总之在经历过一阵人仰马翻之后,折腾了半天珍妮弗才下来,其他游客早就去四周玩去了,就沈公主还在那啃鸡爪子。

    “自由活动,一个小时后回到这里,我们要原路返回。”导游也松了口气,同时心里苦逼的想等会回去的时候这位小姐可怎么办啊

    沈公主拍拍手,就着司马容手里的纸巾把嘴巴擦干净。

    “哎呀,再不下来我都要撑死了!”

    珍妮弗惨白着张脸在旁边休息,听到这话虽然生气,可是一时半会也没力气吵。只能眼睁睁看着沈公主那个死丫头大摇大摆的从自己跟前走过去。

    “你还好吧?”尤金看了眼离开的两人,递了杯水过去,“第一次都是这样,你已经很厉害了。”

    他拍了拍珍妮弗的肩膀,体贴的说:“记得我第一次攀岩的时候,吓得都站不起来,你比我厉害多了!”

    “你倒是会说话。”珍妮弗喝了一口水,“我以前经常见,自己来是头一次。”

    她见过那些当兵的训练,每一次都很轻松。而且她看过很多次,觉得自己早就会了,没想到上去后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没事,等会回去的时候大不了我背你上去!”尤金挤挤眼,“你相信我吗?”

    珍妮弗想了想,刚刚他好像挺利落的。

    “一会再说吧”

    司马容和沈公主站在一个水潭边上,沈公主蹲下来把手伸进水里拨了拨。

    “真凉啊!”

    “地下河的水常年不见阳光,所以温度很低。”司马容小心的拉着她,怕她掉下去。

    沈公主盯着水潭看了一会,听到不远处有人几个人喊抓到了鱼。

    “这里面有鱼?”她把脸贴近水面,可惜什么也看不见。

    司马容把背包放下:“有,而且味道很好。”

    “呀!”沈公主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我们也抓一条尝尝吧!”

    “你别动。”司马容拦住她,“我下去。”

    “下去?”沈公主一把抱住他的胳膊,“安全吗?”

    司马容很高兴她这么紧张自己,揉了揉她的脑袋,又狠狠亲了她一口:“当然安全,不深的。”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