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他们是双胞胎

    “你有事吗?”沈公主笑嘻嘻的问。

    珍妮弗仰着下巴看她:“我来找他的。”

    “哦,那你走吧,他没空搭理你。”

    “你说什么?”珍妮弗瞪眼睛。

    沈公主掏掏耳朵:“我声音不小吧,你听不见?”

    “司马容!”珍妮弗决定不理她,一个很快就被男人抛弃的女人不值得她废话。

    司马容没反应。

    “我们走吧!”沈公主仰头看男人。

    司马容搂着她点头。

    珍妮弗生气了,她没想到司马容这么不识抬举,难道他忘了自己随便说句话,就可以让他马上会部队服役,还是从小兵做起。

    “司马容,你确定要走?”珍妮弗眯着眼,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

    而已经跑出去发现主人没跟上的沈钻石球跑回来了,围着珍妮弗转了两圈,靠着她抬起后腿。

    哗啦一泡。

    “啊啊啊啊啊!”珍妮弗跳起来,“哪来的死狗!!”

    她一脚踢过去,沈钻石球已经跑到沈公主身边去求抱抱了。

    “你的狗?”珍妮弗把自己的鞋甩掉,那双沙滩拖鞋是一线大牌的限量款,就这么被她随随便便的丢了。

    沈公主拍了拍钻石球的脑袋,把她抱起来:“不好意思了,它还小,你别计较。”

    珍妮弗不傻,听的出她话里的意思,自己当然不会和只狗计较,但是狗主人就没这么便宜了。

    “既然你是它主人,就替狗负责好了。”珍妮弗从小在军中长大,嘴下功夫和沈公主不相上下。

    司马容终于开口了:“你的鞋多少钱,我们赔。”

    “我不要钱,那是限量版,你们给我买双一样的吧!”珍妮弗笑了笑,“不过我听说这个设计师脾气不太好,说好的限量版,那就是一双,不会再做的。”

    沈公主哦了一声:“你住哪里,明天我让人给你送过去。”

    “你没听见我刚刚的话吗?”珍妮弗咬牙看着她,“一模一样的,你买不来。”

    “那是我的事,你就不用费心了。”沈公主不耐烦的说,“你到底要不要?快说酒店。”

    司马容脸一沉:“不要耽误我们的时间,说不说?”

    “好!”珍妮弗说了自己住的地方,然后一脸算计的道,“如果明天我收不到鞋,就只好亲自上门去喽!”

    沈公主没理她,放下钻石球迈步离开。

    “记着,没收到鞋我就上门找你。”珍妮弗在后面喊,看着两人的背影笑了笑。

    正好,她马上就有理由进入沈家的私人地盘了。

    想到司马容的态度,珍妮弗沉下脸。她还没在男人身上吃过冷脸,这是第一次。越是这样,她就越要征服司马容

    “我没有理她,也没有看她。”路上,司马容见沈公主不吭声,解释了句。

    沈公主啊了一声,然后反应过来。

    “哎呀!我在想赔她哪双鞋呢。”

    那个系列她都有,珍妮弗所谓的限量版是发售的。而沈

    公主的,则是那个品牌的设计师专门给她设计,市场上根本没有卖的。

    “不,什么牌子?我去找一双。”司马容皱眉,自己小媳妇的鞋怎么能给别人,那都是属于他的。

    沈公主斜眼:“我又没带,不过妈带了哈哈!”

    “好。”丈母娘的就无所谓了。

    张宓知道后,倒是很大方,让她随便拿,沈公主随便挑了一双新的,里面还有设计师的签名和祝福语,然后让人送过去了。

    “要不是怕打搅爸妈,我都想让她过来,到别人的地盘还敢这么嚣张,她脑子不好使还是真把沈家不当回事。”

    沈公主絮絮叨叨的说:“真不知道她怎么长的,她家里没教过她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吗?”

    “我不知道,我不认识她。”司马容马上说。

    “听都没听过?”沈公主不信,“她那个劲肯定很高调,又是军方的人,你真没听过?”

    司马容还是一副严肃要死的模样:“没有,我从来不关心女人。”然后又补了句,“除了你!”

    “”沈公主心里得意的不行,觉得司马容肯定爱她爱的不得了,脸上却忍着笑挠了男人一下,“走啦!去吃饭了。”

    珍妮弗没想到鞋不但送过来了,还比她之前的要好。她当然不会认为这是在糊弄她,作为一个时尚名媛,她很清楚这双鞋的价值。

    “哼!”把鞋丢到一边,珍妮弗知道这一次和沈公主的交手她输了。

    尤金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她板着脸。

    “这是谁惹你生气了?”男人穿了身米色的休闲服,看上去更英俊了。

    珍妮弗看着他,心想如果不是现在要搞定司马容,这个男人其实挺和自己胃口的。

    “被个臭丫头打脸了。”珍妮弗点了支烟,“没事,你来叫我吃饭?”

    尤金指了指门口:“我连食材都带过来了,借你的厨房用用!”

    “还真自己做?”珍妮弗还是不相信他会做饭。

    “美丽的小姐等着吃就好了!”

    尤金做了顿非常惊艳的晚餐,珍妮弗对这个男人的印象更好了!看着洗碗的尤金,她突然突发奇想。

    “你想过找个女人结婚吗?”

    尤金擦干净手:“我已经三十多了,想结婚也很正常吧!”

    “那你明天记得要一直和我在一起,到时候我介绍个美女给你认识。”珍妮弗站起来,尤金看她的样子是要送客了。

    “我以为你会留我喝杯咖啡呢!”他笑了笑,“说到美女,和你一样美吗?”

    珍妮弗挑了挑头发:“当然!”

    送走了尤金,她脱掉睡衣进了浴室,看着自己凹凸有致的身体,珍妮弗的手顺着曲线慢慢往下,她仰着头,呼吸急促起来。

    “啊”珍妮弗躺进浴缸,有些后悔刚刚让尤金离开。

    她的身体需要男人,不过为了自己的计划,珍妮弗愿意忍一忍。她选司马容是奔着结婚去的,尤金只适合当个床伴。

    “她不是一个人来的。”

    沈公子把司马容叫进书房:“这个人你知道吗?”

    司马容拿起照

    片:“伊迪霍奇森,诈骗犯。”

    沈公子愣了愣,把照片拿起来,“你说他叫什么?”

    “伊迪霍奇森。”司马容重复了一遍。

    “可他明明是尤金霍奇金!”沈公子皱着眉头,“你确定?”他觉得司马容不可能记错人,可他也不可能记错。

    司马容想了想道:“因为很少有人知道,霍奇金家这一代是双胞胎,哥哥尤金是商业巨子。而另一个和他长的一模一样的弟弟,叫伊迪。”

    “是个国际诈骗犯。”

    沈公子消化了一下,又看了看照片,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这这件事我们怎么不知道?”沈家的消息网是从万老板那来的,这么重要的情报万老板也不知道?

    “这件事是去年才爆出来的,我的一个战友在执行任务时遇见了伊迪,我们以为他是尤金,后来才发现他们是双胞胎。”

    司马容给沈公子倒了杯茶:“这个家伙诈骗不为别的,就是找刺激。霍奇金家族已经放弃他了,不过他那个双胞胎兄弟尤金一直在给他善后,不然早被关起来了。”

    “你说珍妮弗是不是也把他当成尤金了?”沈公子突然觉得有意思起来,“他是不是经常打着伊迪的旗号行走?”

    司马容点点头:“没人知道他们是双胞胎。”

    “所以那个女人现在以为自己和商业巨子在一起。”沈公子乐了,“那她怎么不去勾搭尤金呢?人家比你有钱啊!”

    司马容:“”

    他不觉得那个外国人比他好,他才是最好的!当然,这只是对沈公主而言,其他人司马容才不在乎。

    “这事先别告诉她们。”沈公子沉思了片刻,“尤其是公主,省得她好奇跑去看。”

    “知道了。”司马容无精打采的说,他想去找公主了。

    沈公子见不得他这副样子,决定再多说十分钟!

    “爸和你说什么了?”司马容回到客厅,沈公主正在看这几天岛上有什么活动。随口问了他一句。

    司马容坐到她身边:“没什么,让我看着你。”

    “切!我又不是小孩子。”沈公主把一张海报甩给他,“我报名了,明天我们俩去玩。”

    “洞穴探险?”司马容看了看海报上的内容,又拿起另一张,“不去这个吗?”

    沈公主摇头:“那什么荧光洞里面都是虫子,不然怎么会那么亮!”

    可是这个适合小女孩啊,没危险啊

    “你不想去吗?”

    司马容:“去,你想去哪我都陪你。”

    张宓在旁边瞪了他们一眼:“去那种地方你可不能惯着她,觉得有危险就回来,别到时候听公主瞎指挥。”

    “妈你这么说都对不起你自个!”沈公主揭发她,“你和爸也去过啊!能有什么事。”

    张宓冷笑:“那是因为我不像你这么闹腾,当然没事了!”

    “明明你年轻的时候”

    母女俩开始互相揭短,司马容在旁边不吭声。而另一边的珍妮弗早就在每一个活动点放了人盯梢,知道沈公主报名洞穴探险,马上就让保镖给她和尤金也预定了位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