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第二百九十三章 沈公主去开会

    席纯这种心不在焉的状态让她今天的训练一直达不到要求,表演老师都快忍不住了,想骂人的时候,有人敲门。

    “席纯?老板要见你。”

    司马容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看着对面有些惊慌的女孩。

    “老板您找我有事吗?”席纯用湿漉漉的眼睛看着男人。半个月的表演培训,让她更清楚自己什么样子最能打动人。

    “我最近表现挺好的呀”!见司马容只是盯着她,席纯歪了歪脑袋,“连老师都有夸奖我哦!”

    她在努力刷存在感,却不知道司马容是在想资料上关于这样女人的介绍。

    “23岁,因为父亲赌博酗酒,八岁的时候母亲就跑了,她基本是靠邻居们养大的。再大一点就住校,父亲除了打骂,完全不能指望,现在还靠她养着。”

    这是助理念给他听的,还有一条就是这个席纯对电脑挺在行的,还自学过黑客编程。之前他能凭着司马容的手机号就找到公司,也是自己查出来的。

    “不过,她水平一般,大概后来发现靠这个赚不到钱又有风险,慢慢也就不学了。”

    助理最后还提醒司马容,席纯好像很容易陷入自己的世界中无法自拔,算是一种挺严重的强迫症

    这么个神经病为什么要留在自己的公司?司马容觉得当初就不应该签合同。不过现在,他有把人赶走的借口。

    “你拍了我的照片。”司马容终于开口了。

    席纯脸上的笑容有一瞬间被定住了,然后惊慌失措的摇头:“我我没有!”

    “放给她看看。”司马容示意助理。

    助理打开电脑,画面是公司的监控视频,大厅里司马容和珍妮弗在说话,不远处的拐角席纯藏在那,举着手机。

    “啪!”助理把电脑合上了。

    席纯如同被惊醒,脸色变得惨白:“我我”

    “虽然我没有证据证明网上那些是你发的,但是照片是你拍的,这就够了。”司马容淡淡的看着她,“公司会和你解约,而且一分钱都不会赔给你。”

    席纯留下两行眼泪,端着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摇头:“老板,我承认照片是我拍的,但是网上那些真的不是我,如果非要说和我有关系,那那”

    她顿了一下,然后咬了咬牙:“那也是因为我把手机丢了,才造成了不好的后果。”

    “手机丢了?”旁边的助理忍不住叫道,“你什么意思?”

    席纯难过的低下头:“那天我拍完之后晚上回家把手机丢在地铁上了,事后我也担心过,可又一想就算别人看到也不认识老板是谁”

    “可可没想到第二天就看到网上有,有那些照片了。”

    助理不可思议的看着她:“你的意思是,因为你把手机丢了,所有别人看到手机里你拍的照片,然后发到网上去的??”

    席纯点点头:“我知道是我的失误才造成的,所以所有我愿意接受惩罚。可是求求你”她突然双手扶着桌子哭道,“别开除我,别不要我,呜呜呜”

    “可我不信你的话。”司马容不为所动。

    “我有报警的!”席纯激动的说,“而且,我当时也有返回地铁站去找,不信你可以去问啊!我

    还登记了名字。”

    司马容看了助理一眼,后者点点头出去了。

    “老板”席纯怯怯的看着男人,“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是不是沈小姐和你生气了?要不我去和她说,我可以帮你证明!”

    司马容像看傻子一样,心想我家丫头才不会相信那种东西。

    几分钟后,助理又回来了。

    “她说的是真话。”

    席纯笑了:“我真的没骗你,我说的都是实话!”

    “你先出去。”

    安静了好一会,就在席纯心越来越冷时,终于听到司马容的声音。

    她站起来,又用湿漉漉的眼睛看了看他,才转身离开。一出办公室,她差点瘫在那,死死攥着拳头去了洗手间。

    “老板,你怎么看?”助理扶了扶眼镜,“她的确把手机丢了。”

    司马容穿上外套:“也可以是把照片发给别人,然后再故意把手机丢了。”

    他们查了发帖子的ip,那家网吧的监控也看了,虽然席纯没有出现过,但是这种事情根本不需要自己也能干。

    “老板你去哪?”助理一转神就见他家老板已经拿着这钥匙走出去了。“下午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你签字啊!”

    司马容看了他一眼:“已经中午了,你没女朋友吗?不要陪她吃饭吗?”

    “”助理看着人离开,冷笑。

    有未婚妻了不起啊,有本事带来一起上班虐狗啊!

    然后,下午他就看到老板坐在沙发上,他未婚妻坐在办公桌后面狐假虎威的冲自己喊。

    “这份企划不对,拿回去重做!”

    助理:大小姐您别逗了,那份企划老板都已经签过字了!

    “没听见?赶快让他们重做。”司马容在旁边一脸主人说什么都是对的模样。

    助理:这年头当个贴心好助理太难了/(tot)/

    沈公主得瑟一会,瘫在大椅子里不动了。

    “累了?”司马容把人抱出来,“要不去里面睡一会不吧!”

    “我刚起来好吗。”沈公主撇嘴,耳朵动了动,“怎么没人进来汇报工作了?”

    司马容想了想:“不要临时开个会,你去开!”

    “不要。”沈公主挠了挠脸,“要不你开我看着?”

    助理通知大家开会,几个主管莫名其妙又心里没谱。

    “没听说有啥大事啊?怎么突然就开会了?”

    而且是全体会议,所有管理人员,包括经纪人都要去。

    有人向助理大打听,他呵呵两声装傻,我总不能告诉你们这是烽火戏诸侯吧

    不过他这一笑让大家心里更没底了,一个个正襟危坐的在会议室等着,然后就见从来面冷若冰霜的老板一脸温柔的牵着个小姑娘进来了。

    “慢点!”司马容另一只手还抓着两袋薯片。

    沈公主见所有人都呆呆看着她,一点都不紧张的挥挥手:“大家好,不要客气,该说什么就说什么啊!”

    />

    她三岁就和沈公子去场子里主持分地盘,谈判,处理帮规。那动不动都是几百几千人,眼下这点毛毛腿人都不够看的!

    “有什么工作问题都说一说。”司马容和沈公主坐在上首,一边给沈公主巴拉开袋薯片,一边问下头目若呆鸡的员工们。

    那真是特别的安静!

    “汇报一下工作进!”已经被喂多狗粮的助理提醒大家。

    众人如同被解了穴,虽然昨天刚刚汇报过,但是谁也没说不能再汇报一遍啊!再说了,沈大小姐不是没听过嘛!

    人就是这样,如果今天上面坐的是个普通小姑娘,他们就算表面没什么,心里也是看不起的。可现在人家是谁?

    “那个就是沈家的公主吧?”有人小声问。

    “废话!不然还能是谁。”

    “我操*我竟然见到传说里的人物了!”

    “估计是看了网上的新闻,不放心所以来盯梢了。”

    “现在我相信网上都是胡说八道,你们看老板啊!我还没见过他这么温柔,好像眼睛都在笑呢!”一个女经纪人羡慕的说。

    助理无语的听他们在下面很大声的窃窃私语,然后拍了拍桌子。

    “好了,那个谁先说?”

    “我!”公关部还真有事。

    一脸文质彬彬的部门经理站起来:“老板,昨天晚上我们接到个真人秀邀请,是现在很红的一挡节目。但是因为让谁去,我们现在有分歧。”

    “什么节目。”司马容见沈公主兴致勃勃的听着,就主动问了句。

    公关部经理把视频电视打开:“是一档生活秀,三男三女共同生活在一幢密封的别墅里一周,期间什么都要自己解决。”

    这是洛城近两年特别火的一个节目,导演组会在期间不停的找麻烦出任务,而且去年有一期里,一对男女明星还真在一起了。

    “我们需要派一名女艺人去。”资源部经理插了句,“现在有两个选择,席纯和刘芝。”说到席纯的时候,他特意盯着司马容看了看。

    见老板并没有什么反应,心里嘀咕了两句接着道:“其他五个人的名单我们已经有了,目前派她们两去最容易出节目效果。”

    “席纯吧!”沈公主突然说了句。

    其他人都楞了下,席纯的经纪人贾梅却皱了皱眉。

    “有问题吗?”沈公主指着屏幕,“我觉得她的样子是时下流行的小白花气质,可以让男人放下防备,同时也容易让女人厌恶。”

    这是夸奖吧

    助理觉得要出汗了。

    “那!你们想啊,那个节目最后赢的人是要保证不饿死不渴死。席纯的模样讨喜无害,很容易能从男嘉宾那边获得同情得到物资。”

    沈公主有理有据的给他们分析:“可是对于同性来说,这就是特别威胁的存在,这样一来矛盾就出来了,才有节目效果嘛!”

    “那就她去。”司马容看着自己的小丫头,觉得她怎么那么聪明呢!

    完全没想过什么公报私仇,敢窥视我的男人我整死你之类的小心眼。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