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 救人

    这个女孩,沈公主曾经见过,就是之前要他们赔偿鞋子的那个女孩。

    “你,”没事吧

    后面三个字她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见女孩往司马容身上扑过去了。

    “救,”我

    同样她也只说了一个字,就被司马容闪身错开。

    于是又是一声惨叫。

    “何苦呢!”沈公主忍不住摇头。

    女孩这次是真摔疼了,哼哼了半天都没爬起来。

    “我们走。”司马容伸出手。

    两个人手拉手准备离开时,小巷子里又冲出来一伙人,看了看地上的女孩,又看看了看他们俩,然后一齐围住了。

    “臭婊子!”一共十几个人,最后面走出来一个带着大金链子,穿着貂皮大衣的男人。他手里拿着雪茄,慢慢走到那女孩跟前。

    “跑啊!你怎么不跑啦?”

    女孩此时一动都不敢动,蜷缩着身子发抖。

    “你们俩是谁?”男人慢慢的走过来。

    沈公主特别淡定的说:“路过的。”

    “不是帮她的?”男人楞了一下,他看的出来司马容是个练家子,还以为是来救这女孩的。

    “我们又不认识她。”沈公主不耐烦的说,“问完了吗?我们还要逛街呢!”

    男人很感兴趣的看了她两眼,发现是个小美人,而且好像有些眼熟。

    “你是明星?”他问。

    沈公主一脸看智障的表情:“不是。”

    “好吧”男人决定不找麻烦,他始终忌惮司马容,那个家伙虽然一直没说话,但是男人就是觉得他很危险。

    “让他们走!”

    随着他的命令,沈公主前面让出一条通道。

    “不!”一声凄厉的喊声从背后传来,地上的女孩猛的往这边一扑,这次她成功的抱住了司马容的腿,“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司马容想踢开她,可那姑娘不知道哪来那么大力气,竟然没挣脱开。

    “你们还傻站着干什么?”男人把雪茄丢到地上踩了一脚,“赶快把人给我拉开!”

    几个手下一拥而上,女孩再怎么力气大也不可能挣脱,于是很快就被拉开了。灯光下少女雪白的小脸上满是泪痕,看着就让人心疼不忍。

    那个男人显然就是这样,他叹了口气走到女孩跟前:“你爸已经把你卖给我了,你还想往哪跑?”

    “不要”女孩哭泣道,“是他欠你钱,不是我啊!”

    男人捏住她的下巴:“你看,你乖一点,我就对你好一点!大家皆大欢喜对不对?”

    “我求求你,你放了我好不好?”女孩泪眼婆娑的看着男人。

    这个比她大二十岁的老男人,而且视女人为玩物,她怎么能让这样的人毁了自己。

    “我给你钱,我爸欠你多少钱,我我还!”

    男人摸了摸自己的大金链子,嘿嘿笑起来:“五百万你拿什么还?”

    “我”女孩咬着嘴唇,再一次将目光投向司马容。

    男人嗤笑了一声,他这会也看出来了,这个姑娘可能以前见过这两个人。不过显然她不够聪明,一直在求那个男的。

    对方一看就对她没兴趣,如果她聪明一点,就该去求求那个小姑娘

    “你能借我钱吗?”女孩朝着司马容开口,“我去过你的公司,我知道你有钱,你帮不帮我啊!我会报答你的!”

    “操!”不等司马容开口,男人先一巴掌甩上去了。“妈的,看不上老子是吧?想报答人家?哈哈,可惜人家看不上你。”

    沈公主这会正在瞪司马容。

    “我不知道她怎么找去的,就在公司门口,我一句话都没和她说,真的。”司马容正在解释。

    哼!沈公主踹了他一脚:“人家和你借钱呢!你借不借。”

    “不借。”司马容毫不犹豫的说。

    那女孩脸色更白了,带金链子的男人倒是挺好奇的问了句。

    “你为什么不借她钱?”

    司马容也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他:“我又不认识她,为什么要借。”

    大概是他的这种眼神暗示性更强,金链子男人莫名就读懂了,顿时更觉得没面子。

    “行了行了,你们赶紧走。”

    司马容二话不说,拉起沈公主就走。

    “求求你”女孩又开始哭喊,可惜这一次被直接堵住了嘴。

    身后的动静渐渐听不到了,沈公主忍不住偷偷回头,看到那个女孩被几个人架着进了小巷子。

    “怎么了?”司马容停下脚步。

    沈公主扣了扣手指头:“我们是不是太残忍了,眼睁睁看着她被人毁掉。”

    “可是她企图对我不轨。”司马容一本正经的说,沈公主噗嗤笑出声。

    “哈哈哈,哪有这么说的!”

    司马容把她抱进怀里:“她刚刚还扒我腿来着,太讨厌了。”

    “”你这张脸不适合卖萌,拜托换个路线吧沈公主抽了抽嘴角。

    两个人又往前走,沈公主还是不吭声,情绪也不高。

    司马容摸摸她的头:“想救她,就打电话吧!”

    “你不会觉得我是多管闲事吧?”沈公主挠了挠头,“我也不喜欢她,可是不管怎么说也不能看着她被糟蹋了。”

    “我明白,打电话吧!”司马容亲了亲她的嘴角。

    这种事情,沈家来办会更有效率。

    沈公主给沈青打了个电话,把金链子男人的特征形容了一遍,大概情况也告诉给他。

    “小姐”沈青在那边纳闷,“您不是在禁足吗?怎怎么跑街上去了?”

    “你别管,赶紧去救人!还有,这事不许告诉我哥,我爸,我妈,我爷爷!谁都不行!”

    沈青在电话那边扶额:“是,我明白了!”

    “嗯,就这样,事办妥了告诉我一声。”

    挂了电话,沈公主笑眯眯的主动拉起司马容:“好了,我们去玩吧!”

    沈青的效率很快,或者说那个大金链子在道上也算个名人,很快就把人救出来了。

    “小姐,对方没要钱,说是您开口了,怎么也要给面子的。”沈青和她汇报,“不过我告诉他,沈家欠他一人情,以后有事可是让我们帮一次忙。”

    沈公主很满意他这么处理:“我知道了,麻烦你!”

    &n

    bsp; “小姐客气了!”沈青挂了电话。

    心里怎么琢磨都不对劲,可现在是半夜,他又不敢给沈王爷打电话,只好熬到第二天再说。

    这边玩了一晚上的沈公主被送回家,因为今天时间晚了,司马容也没敢多留,亲了两下就翻身离开。

    “嗷呜嗷呜!”沈钻石球还装模作样的嚎了两嗓子,表示自己是一只会看家的狗狗。

    沈公主洗澡出来,阿姨就给她上楼来送早餐,并且把沈钻石球带去花园便便。

    “我昨天看见前面别墅的一只哈士奇,人家也四个月,比我们这个大好多!”沈公子趴在窗外看着团子一样的沈钻石球在草坪上扑腾。

    “司马容那小子会不会弄错了?其实钻石球是只小狗?”他边说边吐槽,“还有闺女给起的这名字呦!以后咱们的孙子一定不能让他们起名!”

    什么玻璃球,钻石球

    “我觉得他们是在报复你给他们的起的名字。”张宓笑眯眯的说,“还有,钻石球就是长毛哈士奇,不过是发育比较慢。”

    两个人正无聊呢,就见沈玻璃球从楼上跑下来,然后一个大跳跃上高高的窗台,摆出一副你们这些鱼唇人类的表情看着外面的沈钻石球。

    “我们来打赌吧!”沈公子突然说,“玻璃球和钻石球,谁赢?”

    张宓:“玻璃球。”

    “那我选钻石球”沈公子自己都不信那只蠢狗会赢。

    沈钻石球觉得遇到妈妈以后,它的狗生就达到了质的飞越,家里只有它一只汪,妈妈只疼它一个。唔还有一只喵星人。

    觉得狗生幸福的钻石球颠颠跑进门,它已经拉了便便,准备回去陪妈妈!

    “喵!”一声刺耳的尖叫。

    沈玻璃球一个高空飞扑就将沈钻石球压到了屁股下面。

    “嗷呜嗷呜”钻石球被压成一张饼瘫在那,急的嗷呜直叫。

    张宓走过来把沈玻璃球抱进怀里:“你输了!”

    “蠢狗!”沈公子把委屈的白团子提溜起来,“赶快吃,赶快长,到时候用屁股碾压沈玻璃球。”

    于是从这天起,沈钻石球每天多吃一个罐头,等沈公主发现它的体重超标时,已经来不及了

    “老大!”沈青中午给沈王爷打了个电话,把昨晚的事仔仔细细汇报了一下。

    沈王爷听完都不想管,妈蛋你半夜偷偷把人拐走就算了,还惹什么事!

    “那个女人呢?”

    沈青知道他说的是被救下来的女孩:“回家了,不过她爸是个赌鬼,虽然我们警告了他,但恐怕下次再有这种情况,那女孩还是会被拿去顶账。”

    “而且”沈青把黄金链子男人提醒他的话说了一遍,“那个女孩好像是想赖上司马容。”

    “不管。”沈王爷冷笑,司马容自己惹得事,自己解决去。

    席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外面是她爸骂骂咧咧的喊声,还有摔打家具的声音。

    “席小姐,这次是我们家小姐要救你,但不是每次你的运气都会这好,祝你好运!”那个送她回来的男人说完这句话就走了。

    是啊,这次逃过了还有下次呢

    “我不能这样下去!”她猛的站起来死死攥着拳头,“我要改变生活,改变命运,我要变得像那个女人一样,让男人都听我的话,给我办事!”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