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白天睡觉晚上玩

    “你走路不看路吗?”

    沈公主第一个反应就是刚刚她踩到人了。

    “对不起!对不起!”她马上道歉。

    对面站在个黑头发黑眼睛的女孩。

    “华国人?”女孩打量着他们,目光在司马容身上停留了很久。

    那么明显的注视,沈公主当然发现了,她偷偷瞪了司马容一眼,冲那个女孩喊:“他脸上有狗屎吗?你看这么久。”

    “你你好粗鲁!”女孩一脸的不可思议。

    沈公主确认对方也是华国人,所有态度收敛了些:“刚刚是我不小心踩到你了,你没事吧?”

    “没事,不过你把我的鞋踩脏了。”女儿伸出一只脚。

    她脚上穿着双白色的绣花布鞋,看似普通,其实是ck今年新款的古风系列。沈王爷给家里的三个女人定制过限量版。

    “我给你干洗费?”沈公主自己那双脏了就是丢去干系的。

    女孩却一脸轻蔑的看着她:“你知道这是什么牌子的吗?知道多少钱吗?”

    “那你想怎么样?”沈公主觉得好笑。

    这双鞋在她眼里就是双鞋,她实在看不懂对方的表情,好像她把鞋杀了一样

    “当然是赔一双新的了!”女孩仰着脖子,“你有钱赔吗?”

    沈公主点点头:“钱倒是有”

    女孩眼睛一亮,正要说那你怎么给我,就听见沈公主又丢出来句。

    “但是不想赔给你。”

    “你说什么?”女孩楞了下,反应过来后气急败坏的喊,“你踩脏了我的鞋,凭什么不赔?”

    沈公主耸了耸肩膀:“踩脏又不是弄坏了,我都说了出干洗费让你去洗干净了。”

    “万一洗不掉呢?”女孩的喊声已经让一些路人开始围观他们,这下她更来劲了,“你就出几十块干洗费万一我洗不掉,去哪找你去?”

    司马容搂着公主的腰,在她耳边小声说:“再磨蹭下去,就没时间去打游戏了。”

    “难道要给她买一双?”沈公主不想这样。

    这不是有钱没钱的问题,是对方根本就是无理取闹。

    “让我来。”司马容掏出五十块钱,又把电话写上去递给那女孩,“如果洗不掉,就打电话给我,我会赔你一双新的。”

    女孩眼神闪了闪接过钱,又看了眼上面的电话,抿嘴笑了笑:“这还差不多,行啦!你们走吧。”

    沈公主蹬蹬蹬就往前走,司马容都差点跟不上她,都到了游戏城门口才把人拉住。

    “怎么了?”

    这个样子是生气了?

    “你还有脸问我!”沈公主戳了戳他的胸口,“你这个负心汉!”

    司马容笑了:“我怎么了就成负心汉了?我的心都在你那呢。”

    “谁让你把电话号码给那个女的?”沈公主一脸委屈,“我们才订婚,你就迫不及待的要认识别的女人了!”

    司马容的脸色暗了下来,然后又变的喜悦,甚至连沈公主都看得出来这个男人现在很高兴。

    “你还笑?”她都要气死了,踢了司马容一脚就跑,“我要让我哥打断你的腿!”

    却没跑两步就被男人捞了回来。

    “傻瓜,我给她写的是助理的电话。”司马容把人抱进怀里晃了晃。

    沈公主觉得原本不知道为什么烦躁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但是不能让司马容看出来啊!所以她就忍着笑,但是眼睛里喜悦又掩不住。

    看上去表情特别好笑!

    “呵呵!”司马容低头亲了亲沈公主的脸,“我不会看别的女人,我只看你。”

    沈公主的脸又要烧起来了,结结巴巴的想推开他:“我我才不稀罕!”

    “嗯,你不稀罕我没关系,我稀罕你就行。”司马容又亲了她一口,趁着小丫头没反应过来拉着她就走。

    “我们去打游戏!”

    天亮之前,沈公主兴致勃勃的被司马容送回来,还是趴在人家背上被背进自己房间的。

    “你太厉害了!”她把手里的布袋子丢到床上,咕噜噜滚出来一堆小毛绒玩具。

    司马容手里还有一袋,帮她倒出来:“去洗手,或者洗个澡,然后睡觉了。”

    “我我知道了,你你快回去吧!”沈公主把一个大尾巴的小鸡塞进司马容怀里,“这个送你。”

    司马容看着一副逗比脸的玩偶,笑着摸了摸沈公主的脑袋:“我给你夹空了两个娃娃机,你要怎么感谢我?”

    “我不是给了一个娃娃吗?”沈公主红着脸说,“那那要不再给你一个!”

    司马容将她逼到墙角:“我不要娃娃,你亲我一下!”

    “流氓啊你!”沈公主捂住嘴巴瞪他,却不知道这样的她看上去更可口了。

    于是男人下了嘴,十几分钟后,司马容翻阳台离开,沈公主红着脸跑进卫生间。

    早上,阿姨给沈公主送早饭下来。

    “她干什么呢?”

    “小姐还在睡觉,说等会再吃。”

    沈霸天从报纸上抬起头:“平常不是早就起来喊了吗?是不是不舒服了?”

    “应该不会,看上去就是很困。”阿姨说,“我还特地摸摸她的头,没有发烧。”

    张宓给项小熙盛了碗粥:“那等会她要吃的时候记得热一下。”

    “放心吧夫人!”

    沈公子一边啃生煎包,一边偷瞄自己媳妇。

    “有话就说。”张宓瞟了她一眼。

    “闺女是不是可以放出来了?”沈公子小声说,“这都关了三天了。”

    沈王爷在旁边凉凉的道:“我小时候被你关过一个月。”

    “能一样吗?”沈公子白了他一眼,“你是儿子。”

    说的好像儿子就不是亲生的一样

    “为什么被关起来?”项小熙好奇了,她最近特别容易好奇。

    沈霸天和张宓都很高兴,觉得肚子里的宝宝肯定是个活泼的小家伙!

    “他公报私仇,下棋输给我,就诬陷我把爷爷的花瓶打碎了。”沈王爷嫌弃的看了他老子一眼,“其实是他打碎的。”

    项小熙扭头,盯。

    “不不不!小熙你不能只听他说啊,花瓶的确是我打碎的。可是你知道这小子有多无耻吗?如果不是他故意绊倒我,我不可能打算花瓶的。”

    项小熙鼓了鼓腮帮子:“打破花瓶就要被关一个月吗?”<b

    r />

    “当然不是!”沈公子一拍桌子,“这个臭小子的恶行还没完,他竟然偷偷买了个假的冒充企图骗过爷爷。”

    张宓这会才想起他们说的事,忍不住笑起来:“那次啊!哈哈,然后你就关了儿子禁闭,要不是开学,你还不放他出来呢!”

    “别以为我不知道,他就头两天老老实实呆着,后来每天都从阳台上翻出去,你和爸都是帮凶!”

    沈王爷听到阳台两个字的时候,眉毛动了动,不过没人注意。

    这边司马容一进家,正好也赶上吃早饭。

    “你去哪了?”司马老头板着脸,“一晚上没回来?”

    白琳赶紧让阿姨添了个碗:“是不是找公主去了?”

    “嗯。”司马容点头。

    司马老头急忙问:“你你偷偷在人家丫头房间待了一晚上??”

    “没有,带她出去玩了。”司马容瞟了老头一眼。

    “咳咳”司马老头小小羞涩了一下。

    白琳叹了口气:“这都三天了,张宓也太狠心了。”

    “嗯。”司马容又点头,“所以我让她白天休息,晚上带她出去玩。”

    “妈支持你!”白琳哼了一声,“公主现在可是我们家的儿媳妇。”

    司马老头挺无语的,明知道自己应该制止,但是

    “那你可小心点,要是让沈霸天那个老东西知道你半夜爬他们家墙头,非把你腿打断不可!”

    司马容自然知道,不过他对自己的身手还是很有信心的,沈家除了沈王爷不会有人发现他。

    “你也一晚上没睡,等会去休息休息!”白琳也心疼儿子。

    “我没事,等会去公司再睡。”

    司马容的娱乐*城生意不错,他打算在城北再开一家饭店,主打当然是华国菜。今天一进办公室,助理就一脸懵逼的跟进来。

    “老板,您是不是把我电话留给别人了?”

    司马容瞟了他一眼:“有人打给你了?”

    “可不!”助理一见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那女人一早上打了几十个了,我说她打错了她非说我骗人,还说让我赔什么鞋。”

    “你可以换个手机号码。”司马容说。

    助理懵逼了:“那那有很多业务往来的”

    “那就告诉她她打错了。”

    我不是说了人家压根就不听吗

    助理觉得自己太倒霉了:“好吧,要是她再打过来,我就随便找个理由好了。”

    “出去吧。”司马容完全不觉得把这种事丢到助理身上有什么不对的。不过,看在他平时表现不错的份上,司马容又补了句。

    “你不是老去酒吧玩吗,可以带上她一起去,就不用偶遇了。”

    助理楞了下,挠了挠头:“老板你是让我用自身魅力打动她吗?”

    “你哪有那种东西?而且那种女人用钱就能打动。”

    助理:妈蛋,不要以为你是老板我就不敢炒你鱿鱼!

    “出去吧。”这次司马容是真的赶人了。

    不过让他们没想到的是,下午司马容离开公司的时候,竟然在楼下见到了昨天晚上的女孩。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