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惊悚的订婚戒指

    最后,乔带着司马容去了那栋民房,可惜人已经跑了,而且连里面的老太太也被杀掉。

    “看见了吗?”司马容抓着乔的领子将他丢在地上,正好对上老太太被拧断的脖子,“你的兄弟们连你的死亡方式都想好了。”

    乔浑吐掉嘴里的血,因为被打,他眼睛想睁开很困难:“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你准备断脖子吧。”司马容一脚把人踢到一边,“带回去!”

    晚上,张宓听说后有些惊讶:“那几个家伙逃出洛城了?”

    “已经一天了,我们没找到人。”沈王爷心情不太好,就那几个垃圾,竟然逃过了封锁。

    扭头见项小熙看着她,虽然面无表情,可是沈王爷就是看出来自家媳妇在好奇。

    “我们发现了一辆被抢的车丢在码头,下午的时候,有一艘货轮离港,现在已经到了公海。”

    项小熙点点头:“所以他们逃走了。”

    “可如果那只是他们做的假象呢?”沈公主蹙着眉头,“要是我,在知道跑不掉的时候,肯定会想其他办法。他们怎么能保证上了船之后不会被别人发现。”

    司马容又摸摸她的头:“嗯,这个假设成立。”

    “不许动手动脚。”沈公主正襟危坐,可惜红红的脸蛋特别没说服力,看的司马容又摸了一下。

    沈公子就当自己眼瞎了,咳嗽了一声:“接下来你们打算怎么办?”

    “过两天抓住的那个小子就会越狱。”司马容弯了弯嘴角,“不过越狱的代价大了点。”

    除了沈公主和项小熙,其他人都明白了,项小熙倒是不好奇。沈公主就不行了,追在司马容屁股后面不停的问,等他走的时候,还跟到车跟前。

    “你到底告不告诉我?”

    见她瞪大眼珠的模样,司马容觉得特别可爱,把脑袋凑过去。

    “干干什么?”沈公主吓得后退了两步。

    司马容一把搂住她的腰:“真想知道?”

    沈公主被男人拉进怀里,两个人的身体紧紧贴着,她甚至能感觉到司马容结实的小腹和大腿。

    “不不想了!”沈公主双手抵住司马容的胸口,“你放开我!”

    司马容却又用了两分力:“不放!”

    这回连胸也贴上了,胸前的两团柔软让司马容瞬间变了脸色,他高估了自己的控制力。

    “哥”沈公主刚要叫,嘴巴就被堵住了。

    司马容用猛烈的毫不留情的进攻碾压了她,很快人就瘫在男人怀里。只觉得胸口被什么捂着越来越热。

    “我的公主”司马容的手钻进里沈公主的衣服里,绵软的肌肤像罂粟般吸引着他欲罢不能。

    沈公主觉得自己自己要烧起来了,呼吸渐渐跟不上节奏,就在觉得缺氧要晕过去的时候,司马容松开了她。

    “过了年我们结婚。”男人咬了咬她的耳垂。

    沈公主哆嗦了一下,才发现司马容的手竟然贴着自己的后背,还是在衣服里面。

    “你你”她脸都要烧起来了,想到什么猛的扭头,就看见自家窗户上闪过几道影子。

    沈公主羞愧的要哭了:“你快放开我!”

    >

    “我是情不自禁。”司马容放开她。

    不是不想抱,是因为他下面已经有了反应,再抱下去沈公主一定会发现。他可不想还没吃,就把小丫头吓死。

    “现在还想听吗?”司马容捏了捏她的鼻子。

    沈公主本来想跑的,可又一想,都被他占了这么大的便宜,才什么都没听太吃亏了。

    “干嘛不听,你说吧!”她特意后退了几步,和司马容保持距离。

    司马容也不介意,慢慢的开口:“我们把抓到的那个小子放回去,不过我断了他一只手。而他必然会把这笔账算到那几个家伙身上。”

    “然后你们只要跟着他,就能找到那些人了!”沈公主拍了拍手,然后又一脸鄙视的看着他,“你太狡猾了!”

    司马容猛的上前亲了她一口:“嗯,我狡猾。”

    “你”沈公主捂着脸想打人,司马容已经上了车。

    就见男人探出个脑袋:“早点睡,明天我来接你去拿戒指。”

    说完也不等她反应,车子就开走了,留下原地跳脚的沈公主。

    果然,过了没两天。乔打晕了守卫逃了出去,不过他很快就被追上了。为了躲避意外断了左臂,不过命大的是摆脱了司马容的手下。

    “那边有人盯着,先不用管。”沈王爷提醒司马容,“订婚宴准备的怎么样了?”

    司马容一听这个表情就柔和了下来:“一切就绪!”

    然后张宓那边可没有就绪。

    “这是你选的戒指?”订婚宴前一天晚上,沈公主试礼服。

    张宓无意间看到了盒子的戒指,脸就黑了。

    “你明天打算带这个?”她似笑非笑的看着女儿。

    沈公主却知道她妈生气了

    “妈你要了解流行,这个多个性啊!”沈公主把戒指带到手上晃了晃,“保准没有人和我们带一样的!”

    沈公主一巴掌糊到她背上:“废话,谁家他妈的订婚手上带坨屎??”

    这一声动静可谓惊天动地,把沈霸天沈公主和项小熙都喊来了。

    “怎么了?”沈公子一见媳妇脸色就知道这是真发火了,偷偷瞟了沈公主一眼,“你又干什么了?”

    沈公主撇嘴:“我没干什么啊,妈和我有代沟,我们欣赏不到一块!”

    “呵呵!”张宓冷笑,把她的手举起来,“那你让大家看看,看看谁和你没代沟,谁能欣赏了你带坨屎!”

    沈霸天和沈公子看到公主手上的戒指时,第一个反应以为自己眼花了。

    “等一下”沈公子问了个很重要的问题,“你这是女款,小容不会带的跟这个一样吧”

    “当然不一样!”沈公主说。

    然后就在大家的心放下来一半的时候,又听见她说。

    “他的上面比我多个小棍!”

    众人:好想掐死这俩个倒霉孩子。

    不过这个众人,显然不包括项小熙。

    “我觉得挺可爱的。”她慢吞吞的发表意见。

    沈公主小心的抱了她一下:“是吧!是吧!我就说和他

    们有代沟。”

    司马家。

    “哥,你明天真要带这玩意?”司马铃特意赶回来参加订婚宴,结果给他哥的戒指吓到了。

    司马容将戒指带在手上摩挲:“当然,不好看吗?”

    你在逗我吗?司马铃抽抽着嘴角,那一坨大便上插个小棍哪里好看?别说好看了,简直就是非主流神经病!

    “沈公主果然靠不住”司马铃翻了个白眼,“她白痴,你也被传染了吗?”

    司马容瞟了她一眼:“那是你嫂子。”

    “呵呵!我可没有这么奇葩的嫂子。”司马铃跺了跺脚,“你带这玩意,明天咱们就成笑柄了。”

    “我觉得挺好。”司马容还抬手晃了晃。

    司马铃觉得她哥疯了,拉住他就往楼下扯。

    “爷爷,爸妈!”好不容易把人拖下去,司马铃赶紧告状,“你们看看啊,这是我哥的订婚戒指。”

    她把司马容的手举得高高的,灯光下那一坨便便真是

    “这是什么?”上了年纪的人不经吓,都没反应过来。

    司马容推开激动的司马铃坐下,司马铃指着他的手:“你们没看错,就是一坨屎!”

    “小容?”司马老头怒了,“你是不是反悔了?”

    白琳也急忙道:“就算你不喜欢公主,也不能这么下沈家的面子啊!”

    “爷爷,妈!”司马铃控诉,“那就是沈公主选的戒指!”

    司马山一口水喷出来,就见自家儿子一副痴汉的模样盯着手上的戒指:“只要是她选的,我都喜欢。”

    “”

    “咳咳!”司马老头又仔细看了看,后来干脆当看不见那坨玩意,“既然是公主那丫头选的,那就好好带着吧!”

    司马铃惊呆了:“爷爷爷?你疯了?”

    “小玲,怎么和爷爷说话呢?”白琳瞪了她一眼。

    虽然她也觉得老爷子疯了

    “哎呀,他们年轻人愿意这样,谁能管得了。”司马老头喝了口茶,“不过,小容啊你确定沈家那边,会让公主带这种东西?”

    司马容笑了笑:“这是公主自己选的。”

    言下之意,就算沈家现在也抓狂,也不会让她不带,不然司马容这边怎么办?

    “那就好”司马老头放心了。

    反正要丢人也是两家一起丢,哈哈哈o()o

    然而,他们太小看沈公主的作死能力了,第二天一到酒店,张宓看到门口巨大的婚纱海报时,差点晕过去。

    “这这是什么?”

    “我们拍的婚纱照啊,你们不是说今天要用一张。”沈公主仰着脑袋沾沾自喜,“不错吧,多可爱!”

    项小熙在沈王爷怀里点头:“嗯,可爱。”说完还看了沈王爷一眼。

    沈王爷暗中叹了口气,笑了笑:“你喜欢回头也去拍。”

    “沈公主!”张宓怒吼一声,“你是不是想气死我?”

    正好下车的司马家人,先是被这一声吓了一跳,等他们也看到那副海报时,顿时想晕倒在地。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